武和侠是金庸小说的基本和重心,小说中人物武功的高下,当然是人们最关心的事情,读完金庸洋洋洒洒数百万字的武侠小说,读者在流连忘返之余,往往一个问题会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来,这个问题就是在金庸这些如此众多的人物中,谁的武功应该排在第一,是最厉害的呢?


金庸小说发生的年代,离我们最近的应该是《鹿鼎记》、《书剑恩仇录》、《碧血剑》这几本书。


这三本书的年代背景都是明末清初,武功的境界和档次相差不多。


《书剑恩仇录》的出手表现了金庸超乎常人的博大雄浑的境界,一开始就不同于一般的“江湖恩仇”的武侠小说,着眼点放在了“江山谁主”这样大气度的话题上,书与剑的冲突,江湖与江山的对抗,英雄史诗,历史情仇,眩人眼目。难怪金庸武侠小说的首席评论家竟推许这本金庸的处女作为“光芒万丈”。


不过,此书毕竟是金庸的试笔之作,还没有完全放开手脚,其武功招式的描写,还隐约带有旧派武侠小说描写的痕迹,和日后《射雕英雄传》等著作相比,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因此,评选金庸小说武功之最,此书不在考虑之列。


比《书剑恩仇录》年代略远一点的是金庸的最后一部武侠小说《鹿鼎记》。


《鹿鼎记》的背景是明朝康熙盛世,据我们不过二百多年,种种史迹、掌故、传闻,还有许多史实遗迹可考,所以《鹿鼎记》即使是艺术化和夸张了的小说,也不能不留有余地。


细细想来,《鹿鼎记》是金庸武侠小说中最后一部小说,其实也是金庸武侠小说中最没有武侠味的无武无侠的小说,连金庸自己在《鹿鼎记》的后记中也承认过:“《鹿鼎记》已然不太像武侠小说,毋宁说是历史小说。”


既然在此书中“无武无侠”,此书中人物的武功当然也是较差劲的,就算是书中的第一好汉陈近南,其天下第一的武功,也丝毫没有神乎其技的地方,倒是韦小宝的一把火药枪令诸般绝世武学顿失颜色,由此看来,评选金庸小说中人物的武功之最,《鹿鼎记》当不在考虑之列。


时间再往前推算,紧靠《鹿鼎记》、《书剑恩仇录》的应该是金庸创作的第二部小说《碧血剑》。


金庸在此书中,很注意艺术手法的创新,因此文艺腔较重,对人物武功描写并不是十分侧重。


《碧血剑》中的人物和《鹿鼎记》有前后照应关系,如《鹿鼎记》中的九难师太,即是《碧血剑》中的阿九,《碧血剑》和《鹿鼎记》人物的武功有继承关系,自然相去不远,所以《碧血剑》中的武功,也可以不加考虑。


我们如果将金庸小说按时间排序倒推,大约是这样:


《鹿鼎记》(清)、《书剑恩仇录》(清)、《碧血剑》(清明)、《飞狐外传》(明)、《雪山飞狐》(明),《鸳鸯刀》(明初)、《倚天屠龙记》(元明)、《神雕侠侣》(南宋)、《射雕英雄传》(南宋)、《天龙八部》(北宋)、《越女剑》(吴越春秋),另外还有几部小说,即《连城诀》、《侠客行》、《白马啸西风》和《笑傲江湖》,难以确定年代。《笑傲江湖》有魔教之说,与《倚天屠龙记》相似,大概可以算相同的年代。


我们要评选金庸小说中的武功之最,《越女剑》、《白马啸西风》因为是中篇,分量不够,显然其武功可以忽略不计;而《侠客行》和《雪山》系列的分量,也同样不能和《射雕英雄传》三部曲相比,所以我们真正要评选的焦点,是在《射雕》三部曲、《笑傲江湖》和《天龙八部》这五部之中。


前面我们提到过,年代距我们最近的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人物武功最差,而就金庸整体小说来看,这个规律很是明显,时间距我们越远,小说中的武功似乎越高,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远古年代神乎其技的武功逐步在遗失、在失传,颇有鲁迅小说中九斤老太之论“一代不如一代”。


比如,关于武功的失传,南宋时的《天龙八部》中萧峰的降龙十八掌,十八招招招俱全,威力无比,惊天地泣鬼神,而在《射雕英雄传》中降龙十八掌传到洪七公,就已失传数招,幸亏洪七公天资聪明,靠自己的个人聪明,将遗失的招数补齐,保住了十八之称,不过降龙十八掌在洪七公和郭靖使出来时,总觉得没有萧峰那样潇洒自如,浑然天成。


关于武功一代不如一代,在另一件事情上也可以看出来。


比如,《天龙八部》和《射雕英雄传》中,高手过招,还有大宗师的王者气象,既是赤手空拳,又不拿兵刃,萧峰如此,段誉如此,虚竹如此,一灯大师的一阳指如此,欧阳峰的蛤蟆功如此,黄药师的弹指神功如此,周伯通的双手互搏如此,洪七公、郭靖的降龙十八掌如此。


虽然洪七公有打狗棒、欧阳峰有蛇杖、黄药师有玉萧,显然他们几乎不用这些兵器,但这与萧峰、段誉、虚竹相比毕竟又逊了一筹。


《射雕英雄传》之后的《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中,杨过拿起了玄铁剑、张无忌也有了倚天屠龙刀,再到《笑傲江湖》的令狐冲,离开了剑已经如同废人,他们和萧峰、段誉、虚竹相比,其武功境界的高下已不言而喻。


按以上的这些分析来看,《天龙八部》显然是金庸武功境界最高的一部书。


试拿《天龙八部》和其他小说中的武功略作一对比。


年代离我们最近的《书剑恩仇录》中,剑术第一的是“追风快剑”无尘道长,但看其对无尘道长武功的描写,他的剑法与《天龙八部》中排名第一百九十二名的一开篇走过场的人物无量剑东宗掌门人左子穆差不了多少。


《书剑恩仇录》写无尘和乾隆的御前侍卫“一苇渡江”褚圆比剑:


全身衣服已被无尘割成碎片,七零八落,不成模样,头上又是热辣辣地,一摸头脸,辫子、头发、眉毛均被剃得干干净净,又惊又羞,忽然间裤子又向下溜去,原来裤带也给割断了。


无尘的剑术随心所欲,似乎很是高明,再看《天龙八部》中左子穆的表现:


左子穆踏上两步,长剑倏地递出,这时那貂儿又已奔到龚光杰脸上,左子穆挺剑向貂儿刺去。貂儿身子一扭,早已奔到了龚光杰后颈,左子穆的剑尖及于徒儿眼皮而止。这一剑虽没刺到貂儿,旁观众人无不叹服,只须剑尖多递得半寸,龚光杰这只眼睛便是毁了。双清寻思:“左师兄剑术了得,非我所及,单是这招‘金针渡劫 ’,我怎能有这等造诣?”


左子穆的表现,也并不比无尘差多少。


另外,在《书剑恩仇录》中,点穴是非常厉害的武功,而在《天龙八部》中,点穴是一个小丫头阿朱都会的粗浅入门功夫。


《笑傲江湖》中,任我行的吸星###,使众人谈之色变,论其渊源可和《天龙八部》中星宿派丁春秋的吸星###相提并论,比之段誉所学的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前者为臣,后者为君。


《笑傲江湖》中首推独孤九剑最有创意,但此种武功只有花架子,全无内力阴阳相济,最多和古龙“那一剑快的已超过了速度的极限”的境界相仿,这样的剑术不要说和《天龙八部》中段誉的六脉神剑相提并论,恐怕连《天龙八部》中“剑神”卓不凡的剑芒也比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