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年轻时给刘海粟做过模特吗?(图)

hshg 收藏 1 11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众所周知,周恩来总理对徐悲鸿一向青眼相待,两人自从在巴黎公墓偶遇相识之后,一直相交默契。抗战在重庆之时,周恩来托郭沫若为徐悲鸿及夫人送去了延安小米、红豆;解放后,又常常和徐悲鸿单独对谈,就文艺界的一些事情交换看法;徐悲鸿逝世后,周恩来嘱托周扬亲自看着徐悲鸿入殓,后来又给徐悲鸿纪念馆题辞“悲鸿故居”。


同时代的毛泽东对徐悲鸿评价如何呢?在翻开《毛泽东书信集》中,偶然看到毛泽东写的两段批语,现在抄录如下:


画男女老少裸体model,是绘画和雕塑必须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坏事出现,也不要紧。为了艺术学科,不惜小有牺牲。请酌定。


齐白石、陈半丁之流,就花木而论,还不如清末某些画家。


中国画家,就我见过的,只有一个徐悲鸿留下了人体素描,齐白石、陈半丁之流,没有一个能画人物的。徐悲鸿学过西洋画法,此外还有一个刘海粟。


文化大革命前夕,关于是否废除模特儿闹得沸沸扬扬。中央美术学院老师闻立鹏、王式廓、李化吉因不同意废除人体模特儿写生,1965年5月12日给江青写信:


……无产阶级在建立和完备自己的艺术教育体系中,可以批判继承旧传统中的某些合理因素,模特儿写生作为解决艺术基本功的初步训练方法,是可以批判继承的……真人(模特儿)写生是美术基本功训练的重要方法,因此,反对为技术而技术并不否定画真人习作。为了深入研究人体的运动、结构、比例、造型,至少在油画专业和雕塑专业应有一定比例的人体习作……从废除模特儿制以后,在教学活动中已经遇到了不少困难,应届毕业生的创作质量有可能因此受到影响。建议在“四清”第四阶段中,发动群众进行民主讨论,经过反复试验,使新的艺术教育体系稳定地建立起来,完备起来。


1965年7月18日,毛泽东在闻立鹏、王式廓、李化吉的来函上作出如上批示。“批示”传出后,在艺术教育领域及美术界引起极大震动。毛泽东直用英文“model”代写中文“模特儿”,可见毛泽东对古今中外美术史的通晓。


毛泽东批示之后,文化部于1965年11月15日下发了《文化部关于美术院校和美术创作部门使用模特儿的通知》。通知明确指出:


绘画和雕塑主要是通过塑造人物形象进行艺术创作,需要熟悉和掌握人体的结构、色彩的变化和运动的规律,因此,对男女老少模特儿进行写生是必须的基本功,不要不行。


尽管有毛泽东的亲笔批示,各种不同的声音还是纷至沓来。后来,一名副部长专门针对“使用模特儿问题”致函党中央、毛主席。毛泽东这次又写下了33字的补充批示:


画画是科学,就画人体这问题说,应走徐悲鸿的素描道路,而不应走齐白石的道路。


从毛泽东的两段批示中,可以看出,徐悲鸿的人物素描获得了毛泽东的认同,毛泽东也知道,有一个刘海粟学习过西洋画法,对人体素描有一定的研究。


近年来,美术界却开始流行着这样一个传说,刘海粟年轻时曾经给江青画过画,据说,一张是清晨欲醒还睡的姿态,一张是像安格尔那种样子的躺姿。如今,网络上还盛传着一张素描女人体,据说这是刘海粟画的江青素描。


这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刘海粟编造的另外一个谎言?


《沧海》中,关于刘海粟为江青画画,有过这样一段描述:


(刘海粟)“1935年的夏天,我刚从欧洲回来。这是我第二次去欧洲,噢——名气大极了!那个时候蓝苹同赵丹合演话剧《娜拉》,有一些影响。赵丹原来不叫赵丹,叫赵凤翱。这个人聪明极了,就是比较爱冲动。当初他刚到美专,就同成家和一道斗争傅雷,还打了他。赵丹本来准备去法国留学,继续深造画画。这个人如果坚持画画,一定会有大成就的。不过他后来搞戏剧电影,成就更大些。很多人说,赵丹改做演戏是因为偶然,其实不是的。他在美专三年始终是学校剧团的骨干,一直很活跃,也非常爱出风头。毕业的时候他们搞了一个毕业公演,演出话剧,他演男主角。我当时在欧洲还没有回来,听说演得非常成功,这样才被一个叫张石川的电影公司老板看中。很多事情表面看看好像很偶然,其实都不是的。你如果不是那块料,平时没有做很多的积累,给你再多的机会也不行。


“他们在上海金城大戏院公演,一个很大的海报,上面写着赵丹和蓝苹两个人的名字。那个时候赵丹在上海已经很有名了,蓝苹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天,赵丹请我到一品香吃饭,我就问起这个蓝苹。赵丹很聪明,他说校长如果有时间,吃完饭我陪你去见蓝苹。我也是一时高兴,就答应了,否则以我当时的地位,她要来见我都是不容易的。吃完饭,就去了。他领我到他们的排练场,几个人像金山、应云卫,本来就熟识的,见了面很客气。墙边有一个穿旗袍的女孩子,踱来踱去,在那里背台词。赵丹告诉我那就是蓝苹,就招呼她过来,告诉她,这是上海美专的校长刘海粟。蓝苹一听我的名字,很恭敬地向我鞠躬,说我在赵丹那里拜读过先生的大作,崇拜得很啊!蓝苹谈不上怎么样漂亮,同我的许多女朋友都是不能比的,但是她的个头比较高,身材不错,皮肤非常好,说话举止也算大方得体。”


看刘海粟的心情不错,我(简繁)大胆地问:“江青为什么在乎老师身边有关于她的东西,是不是当初老师真的跟她有一点说不清的关系?”

刘海粟大声地噢了一声,虚着眼睛摇头,很感慨地说:“人世间有许多事情说不清楚啊!谁也不会知道,一个同你做过模特儿,同你……被你冷落不要了……这要是换作在古代的时候,连头也要给杀掉了,还要弄你一个满门抄斩!株连九族!我这个侄儿刘狮当年很风流啊,他同赵丹他们时常有来往,后来由他出面把蓝苹约来给我画过两张油画。前面一张是清晨欲醒还睡的姿态,后来一张是像安格尔那种样子的躺姿。噢——尤其前面一张我花了很多工夫,画得好极了!一大清早,太阳光线还不是很强,淡淡地从窗帘外面透进来,噢——美极了!每天早晨只有那么一歇歇工夫就过去了。那个时候蓝苹好像很忙,来的也是断断续续。所以这张画我画了很久才画完。蓝苹这个人单说外表并不出众,但是她身上的……都非常好。还有一点,这个人倒是有一些艺术天分的,你同她说什么,她都能理解。你晓得吗?……有一个唐纳,蓝苹躲到哪里他就追到哪里,还为她自杀!这件事情当时在上海闹得很厉害,很多人都不理解。我理解。为什么呢?因为有一种女人面相一般,但是身躯非常优秀。蓝苹就是这种女人。她好的东西都遮在衣裙里了,一般人不知道,所以不理解。只有真的见过了,你才会着迷!”


刘海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接着说:“赵丹也是吃了这方面的亏啊,因为他同蓝苹同居过,所以被整来整去……我还算幸运,‘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来了一群小孩子,红小兵,把我的素描、油画,统统拿到院子里烧,中间就有那两张蓝苹的人体油画。再后来,来了一批‘四人帮’的特务,住在我家里搜,不停地审问。我猜想他们是冲着那两张画来的。这个时候幸亏已经被烧掉了,要不然就不得了啦!”


沉默了一会,刘海粟神情严肃地嘱咐我:“我是对你信任,才同你说了这么许多,这种事情一定不可以拿到外面同别人乱说的!要说,也要等到我百年之后写我的传记回忆录的时候。这一点,你一定要懂得啊!”


我连声保证。


刘海粟平静地摆摆手,说:“好了,不谈了,时间不早了。你去楼下看看师母有没有需要帮忙的,我要开始工作了。”


我把刘海粟架起来,扶到画案前,然后退出画室,关上门,看手表,时间是深夜11点38分。


(《沧海》简繁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年8月版,第187-189页)


《沧海》一经出版,就引起喜欢关注花边新闻的人的大肆讨论。江青真的给刘海粟做过模特儿吗?结合当时的背景,刘海粟是上海滩的当红名人,江青是上海滩的进步女演员,刘海粟又是赵丹的老师,若说刘海粟给江青画过画,似乎也事出有因。有记者还专门以此去采访刘海粟的女儿刘蟾。


刘蟾给予坚决的否认。刘蟾说,父亲根本就不认识江青,怎么可能给江青画画?如果真的画了,“文化大革命”中父亲还能活过来吗?


似乎说得也在理。


那么,刘海粟口述的这段历史又有几分真实呢?


我们可以看一看,“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江青解放前在上海演艺圈的一段经历成为让她坐卧不安的钉子。


江青,原名李云鹤,1935年3月到上海进入电通影业公司,取艺名“蓝苹”。她在上海参加演出话剧《娜拉》受到广泛好评,后来又在电通影业公司参加了《自由神》、《都市风光》、《王老五》等具有左翼进步倾向影片的拍摄。


蓝苹在上海期间,与著名演员赵丹、唐纳都有过交往。蓝苹最先与同一电影公司的唐纳相爱、同居,在1936年4月,在杭州六和塔下,由沈钧儒证婚,蓝苹与唐纳、赵丹与叶露茜、顾而已与杜小鹃三对夫妻举行集体婚礼,成为当时上海电影圈中的一大盛事。


不久之后,蓝苹开始觉得唐纳不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对唐纳渐渐冷淡。唐纳心中放不下蓝苹,当时蓝苹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还常常以自杀要挟对方,弄得蓝苹很痛苦。后来,蓝苹写了一封公开信在《大公报》上发表,在这封信中,蓝苹自述离合经过,并说与唐纳早无关系,结婚时并无婚书等等事情,信中表示,她对脚踩两只船、动不动就自杀的唐纳深感厌倦和愤怒,并表示不会屈服于社会对女性的偏见和压力而自寻短见。


蓝苹与赵丹的半生纠葛也如同电影一般令人眼花缭乱。据说当时蓝苹对赵丹一往情深,但是赵丹似乎并不答理她的碴儿,蓝苹还给赵丹写了不少情书。


60年代,厄运开始降临在这些老上海影视圈的人身上。赵丹是“文化大革命”中最直接的受害者,与赵丹一起的,还有当时与江青往来甚密的郑君里、顾而已、陈鲤庭、童芷芩等,均遭受冲击。


2007年出版的《 特别辩护——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辩护纪实》(马克昌主编,中国长安出版社2007年4月版)一书中,记录了当时审判江青迫害上海文艺界人士的经过。


书中记录了当时的审判过程以及证人的证词,据记录:1966年7月,江青指使组织40多人抄上海文艺界人士的家,并亲自监视将搜得的关于江青的大量书信、照片烧毁。


原上海市副市长梁国斌(曾经分管政法工作)于1977年9月24日的证词提到:


1966年6月张春桥找郑君里谈话前,曾对我说……我要找郑君里谈一次,为慎重起见,你也参加一下,我答应了。张春桥找郑君里谈话时我在场……张春桥对郑君里说,现在江青的地位不同了,她过去还有一些信件等东西在你家里,存在你家不是很妥当,还是交给她处理吧。郑君里完全答应。事隔一个星期左右,张春桥对我说,郑君里那里信件、照片等交来了,已转交给江青,她当场烧了。


但是,江青仍不放心,于1966年10月勾结叶群,指使江腾蛟,组织指挥刘世英、袭着显等5人对郑君里、赵丹、童芷芩、陈鲤庭、顾而已5家进行抄家。


可见刘海粟之女刘蟾说的是有一定道理的,假如她的父亲刘海粟真的给江青画过裸画,她家不掘地三尺才怪。


要不,也存在着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简繁在《沧海》中的记述不可靠,或者是简繁在造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