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性开放与*的现代日本性文化

红韧星星 收藏 0 5987

日本女学生与“大叔”的性交际

在现代日本家庭、性方面中一个突出的问题便是女中学生的“援助交际”。

日本民族是一个勤奋的民族,也是一个能够忍耐的民族,男人们一般从进入公司开始就一直奋斗和忍耐,人到中年的时候,在大大小小的事业上总算有了自己或多或少的成就,大小也混了个社长、部长或课长的职位,也许这时才想到可以放松自己,并放纵自己。

也许要体验幸福和享受生活的时候,已经成为“大叔”的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力不从心了,他们需要通过偷情来激发自己,需要年轻的肉体来使自己激动。正如渡边淳一许多揭示现代生活的小说中所反映的那样,“为了消灭这种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男人总是不可救药地爱上一个女人,在与女人细致温柔的缠绵中,在肉体的相互抚慰下,不可自拔地沉沦下去”。这个女人总是比他小十几岁或二十几岁的少女或者女人,他要从她们青春的肉体中复活自己的青春。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里,但人们总想重新来过,重新度过青春年华。尤其是那些成功的日本男人,社长、部长或课长这一阶层常有年轻的下属“OL”小姐(即办公室小姐)追求他,而那些普通的公司职员们在得不到OL青睐的情况下,就把眼光转向了更年轻的中学生,他们引诱那些缺少零用钱的少女。这些是导致女中学生搞援助交际的重要原因,所谓的援助交际就是变相的色情交易甚至是卖淫。

还有,“主外”的日本男性在工作上有很多人感受到极大的压抑,感受到被无视、被践踏,他们需要被尊重,哪怕是那种被尊重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在日本有时只能用钱来买。据村上龙透露:


以前在采访性风俗的时候,据说新大久保有一条“大叔街”,我大

吃一惊。日暮从公司里下了班,大叔们都拥到那条街上去,阳光女孩

(“阳光女孩”这个称呼大概也是很过分的)们也闻风而动汇集过来。

双方躲在电线杆背后见面,一旦谈妥,就去咖啡馆接着交谈。说说话就

结束了,其他什么都没有做,连握手也没有,当然也没有射精。


这些大叔们这样做应该不是追求浪漫,如果是这样的话,也显得太窝囊了。因为“那些可怜的中年男人,他们之所以追逐站在东京新大久保的防护装置下拉客的高中生卖淫女,出三千日元只在路边的茶店里泡着说说话,并不是为了追求徒有虚名的浪漫,而是渴望维系像下水道泡沫一般转瞬即逝的自尊”。因此,日本有不少专供人打骂发泄不满的服务,因为这是一个压抑而需要发泄,需要各种减压阀的社会。在现代日本“能获得自尊的场所在减少,不断增加的尽是一些剥去自尊的场所”。

由于现代日本社会疯狂的物质追求、男性变态的性欲,日本的少女自然成为色情猎物。加上自古以来发达的日本风俗业,艺伎和游女的生活方式等对日本现代价值观依然存在影响,最为深刻并引人注目的怕是对在校女中学生的影响了,性被她们很自然地视为可以随意出售的商品或者服务。

由于20世纪60年代西方兴起的“性革命”浪潮加速冲击日本,到70年代,日本青少年的性观念发生巨变;加上避孕技术的提高,性教育的变味,中学生中有过性行为的人数在不断上升,女学生中还出现了卖淫活动。现在日本的女子高中生中间流行的援助交际应该与此诸多因素有关。

1993年以来,有越来越多的女高中生将自己的制服、内衣内裤卖掉,以此得些零用钱,这是女高中生开始卖春的萌芽。

她们建立援助交际的过程很简单,一般是将自己的传呼机和移动电话号码贴在传言板上,然后等待别人来联系,在20世纪末的日本,男性“上班族”很容易见到这样的启事:


嗯!初次利用,我是初三学生,虽然是15岁的少女,我也想募求

援助交际的对象。一个月内会见两三次,条件是给我买手机。拜托和我

联系。


如果某个工薪阶层的男子有意,就可以找到机会和这个女孩见面。她们或者在网络上发出这样的帖子:


你好!我是一个希望援助交际的15岁的少女,如果可以的话请告

诉我您的联络方式。简单的信息告诉你,身高162厘米,体重47公斤。

嗯,因为还是处女,许多事情还不知道,各方面都请多多指教。也请告

诉我您希望付出的金额,拜托了。


这就是所谓的援助交际,少女卖淫的代名词。任何被少女们称为“大叔”的男人只要愿意出钱,少女们都会尾随他们去各种名目的“情人旅馆”。

如果更进一步,女中学生们可以给色情杂志拍一些裸体照片,或为音像制品商拍摄一些色情表演的录像出卖。正因为如此,到1996年很快出现了日本全国流行的“援助交际”活动,成为日本社会的新话题。

村上龙说,他以前采访过色情书、淫秽书的模特儿,所以对这些女孩知道得很清楚,她们并不是痛不欲生地为了替父母还债而脱衣服的。村上龙深有体会地说:


她们基本上是快乐的。报酬也不赖。她们的机会虽然比不上那些顶

尖的模特,但至少比贫困而悲哀的手淫读者多得多。


除了经济发展使人成为道德缺失的经济动物,从而影响了纯情的少女之外,性自由的革命口号、艺伎及风俗业利益动机等,对日本女学生的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如今自愿卖春的比例相对于被迫卖春的比例大大地提高了。

性的欲望和追求满足的动机无疑是激发犯罪的重要动机之一。随着参与援助交际的中学少女越来越多,威胁、勒索等犯罪的现象也多了起来。在这种交易中,男人满足欲望的条件是金钱,倘若没有金钱而要满足性欲,那就只有耍手段占这些少女的便宜了。因此在日本玩弄这些少女之后不仅不给钱反而威胁她们的人有不少。

这些对女学生耍无赖的男人主要是流氓、痞子,即日本人所谓的“呀哭刹”、“恶党”。因此在接客之前女学生们一般都要在暗中观察一番,看事先在电话里接上头的这个人是否像流氓地痞,若感觉危险掉头就走,她们称之为“危险回避”。

自古以来性的买卖主要在黑暗中进行,是比较危险的事。不过这些女中学生一般都自信自己是幸运的,因而不断去冒险。女学生在援助交际过程中若遭遇到麻烦基本上都是无助的。无论是双亲还是警察或是学校的老师,她们都不能向他们求助,因此更激发了坏人的犯罪动机。她们在援助交际中被威胁被勒索的情况一般是这样:


阿雅子(音译)在中三(初中三年级)的时候曾经有这样的经历,

现在已经是高校一年级的她告诉记者说:通过传呼(电话传呼服务)约

定的那个男人说:我给你十万,你到上野来。阿雅子因此便乘车去了上

野,这次是约定在莺谷碰面,那人驾车来接。在面包店前等待的阿雅子,

觉得那个男人怎么看也是地痞,心想:这样的男人超讨厌。那个男人穿

着西服看起来像个有钱人,有些肥胖并且秃顶,戴着太阳镜,因为电话

里说三十岁,阿雅子心想他绝对不是,走近一看,至少年过四十。他很

快认出阿雅子,打了个招呼:“让你久等了。”因为阿雅子已经告诉他自

己的服装。她一般和同类的小姐一样穿着学校的制服,此时想马上走开

已经来不及了。

“跟我来。”男人说着便在前面快步走起来。

“为什么走那么快?”阿雅子便忍不住问他。

“因为这一带有许多便衣(警察)。”男人回答着,脚步迈进了旅

馆街。

……

等H(这里是象形词,指性交——引者注)结束之后,那个男人的态度急变。

“因为有你这样的女孩,太麻烦了!”

“啊!什么意思?”

“像你们这样,利用传呼接头卖淫,影响了我们的经营。”

听到男人这样的回答,阿雅子想起来了,之前听说黑社会(痞子)

经营和H有关系的店,这个男人大概就是做那种经营的地痞,阿雅子立

即害怕起来,哭着讨饶:“非常对不起,以后绝对不干了,让我回去吧

……”

“真的以后不干了?以后要是再碰到的话,怎么对付你就不知道

了。”

其实那个男人也害怕被警察抓到,指示阿雅子从前门回去,自己从

后门走了。

阿雅子对记者回忆说:“一元钱也没有给我,也许是真的地痞,也

许是那种干了就跑讨便宜的家伙。超恐怖!”

阿雅子接着对记者说起两个月前的一件事:

因为那时的恐怖,阿雅子一时克制住没有去卖春,等到钱完了的

时候,她又开始了,结果又遭遇让她痛哭的倒霉事。

这回约定支付五万日元的男人,看不到痞子的习气和风格,衬衫外

套西装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上班族(公司职员)。

“五万元太贵了吧?”上班族在H结束之后开始砍价起来。

阿雅子这时发现,在电视机桌子的侧边放着的职员的提包口正开着,

那开口正对着床铺的方向。

“那个皮包一开始就一直那样放着吗?”阿雅子问他。

“呵,从进旅馆的时候就一直放在那里。”职员这样回答。

肯定被拍了裸体录像,阿雅子这样想着便回忆起在莺谷的那次恐

怖遭遇。

“如果没有钱的话,我也不要了,作为交换条件,什么也别做让我

回去吧!”阿雅子哭着哀求。作为交换条件,那个职员要了她家的电话

号码。无奈的阿雅子灵机一动把朋友的号码写在纸上给了他,说:不信

可以打电话试试看。毫无疑问,那个星期日给朋友及她的父母带来超级

的麻烦……


这些女中学生停止卖春一般要等到她们遇到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的那一天。日本少女的这一表现给外国人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她们在东南亚一些国家旅游的时候,很能引起东南亚的不良少年的注意,激发他们犯罪的冲动。针对援助交际等社会问题,日本有人甚至喊出了“女生误国”的话来。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