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职场小人——《潜伏》在办公室之九

sccd88 收藏 4 1181
导读:职场潜规则第九条:你说的每句话,老板都会知道。所以要好好想想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许多人都认定一个原则,老板面前说好话,老板身后说坏话。以为遵循这个原则就能安枕无忧,既在上司面前保持形象,又可以逞口舌之快。 可以在老板身后说坏话么?可以,但仅在一种情形下可以,那就是你身边的人和你上司之间毫无瓜葛。譬如家人之间,能够轻松尽情的说公司里的事情,以血缘关系来看,足可保证安全了。 而在职场上,你必须记得,宁可当面说上司缺点,也不能在同事面前说。因为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进入上司的耳朵。 职场上的每一分钟,你

职场潜规则第九条:你说的每句话,老板都会知道。所以要好好想想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许多人都认定一个原则,老板面前说好话,老板身后说坏话。以为遵循这个原则就能安枕无忧,既在上司面前保持形象,又可以逞口舌之快。

可以在老板身后说坏话么?可以,但仅在一种情形下可以,那就是你身边的人和你上司之间毫无瓜葛。譬如家人之间,能够轻松尽情的说公司里的事情,以血缘关系来看,足可保证安全了。

而在职场上,你必须记得,宁可当面说上司缺点,也不能在同事面前说。因为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进入上司的耳朵。

职场上的每一分钟,你都要想清楚,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1、耳报神无处不在。


耳报神指的就是通风报信的人,你说的每句话,都有可能被人报到上司那边去。

千万别自我安慰说觉得这个人不像会出卖你之类,你永远也不知道谁会出卖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卖你,只需知道每个人都有可能就好。

或许你觉得可信任的人却不信任你,乃至于把你当作竞争对手,到上司那里打小报告实属平常。

或许那个人只是当玩笑,随口在别人那里又转述了一次,导致最后传到上司耳朵里。

或许你觉得重要的事情,别人却觉得稀松平常,在上司面前当作笑话讲。


总而言之,当一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后,控制权就不在你,而在听到的人。你再也没法控制这句话的传播,更无法掌握局势,要不然,历史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杀人灭口。





二、小心被对手利用。


你说的话,在有些人听起来可能没什么,甚至你自己都觉得没什么。但在你上司的竞争对手耳朵里,却可能很有价值。

说话之前要想清楚,不止要想这句话对自己有没有伤害,也同样考虑对上司的伤害如何。因为对你来说,上司与你是利益共同体,如果你的话成了对手的武器,或者是提供给他们有价值的信息,那对你而言就极为不妙了。




三、少说话多办事。


说话太多,容易被上司认作轻浮。这一点很多新人都不自知,一直要到混过很多年才幡然醒悟。

你要明白,职场是一个做事的地方,而不是个聊天的地方。当然你可以认为生活就是件很轻松的事情,没必要搞的太死板。

但不要忘了,控制着你命运的上司们,恰恰是充满野心的工作狂。他们指望看到的,是一堆工作狂而不是一群话痨。

许多新人都苦恼怎么给上司留下好印象。

溜须拍马的谄媚表现,在这个时代效果不会太好,我给出的建议,在绝大部分商业公司里,少说话多办事绝对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方法。

少说话是少说无关紧要的事情,少说公司里的八卦,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做事上去。

如果你看这本书看到这里,还以为职场成功是一件能够靠机巧钻营,靠小动作办到的,那就大错特错了。

绝大部分职场成功者的基础就是他们有强大的办事能力,如果没有这个根基,就算你学会再多的权术也于事无补。

少说话多办事,这句看似老生常谈,却是你职场生存的基础。




四、耳报神是可以利用的。


这一条是职场的技巧,也是从中国历史上大人物们用过的法子。

耳报神永远都存在,这是无可避免的,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怨天尤人了。只要你利用得当,坏事情也能变成好事情。

平时少说话多办事,关键时刻对着周围人透露几句秘闻,当然这是你想让人知道的。那些耳报神们就会在无意间被你利用,成为你的传声筒。

譬如说,你偶尔对外透露几个半真半假的消息,你的对手很可能会用这些讯息来打击你。如果你事先已经挖下陷阱,那你的对手岂不是自投罗网?

在电视剧《潜伏》里,余则成很多次都使用这样的方法,让那些对他竖起耳朵的人变作帮手,将谎言,离间的言辞,传遍整个机构。

这种方法如果使用得当,会有极佳的效果。因为你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话,没人会怀疑他的真假。而如果别人利用假消息来打击你,很可能会反而落入陷阱。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技巧同样需要很高的手法操作,必须对身边人有充分了解,而放出去的假消息也要慎重斟酌,否则很可能弄巧成拙。




案例:


在办公室里,林丛永远都冷冰冰,看不起周围的人,自然也没什么人去跟他聊天。冯晖就好很多,对人和善,但平时也不说话,人家问一句才答一句,不问时总是埋头干活。

只有王小峰很爱聊天,一空下来就抓着同事大摆龙门阵,就算当上办公室主任后,依旧如此。老拉为这件事几次三番训斥过他,可王小峰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天办公室里人都出门办事,只剩下王小峰和蒋怡。蒋怡比王小峰早来一年,两人差不多大,平日里关系不错很聊得来。

看王小峰忙进忙出的搬东西,蒋怡赶紧上去帮忙:“王主任,你升官后琐事反而多了,办公室里买东西都要你操办。”

“叫什么王主任啊,我听着都不习惯。”王小峰没架子,“我不过是打杂的。”

“打杂那也是副主管级别啊,等三个月后,你没准就是主管了。”蒋怡羡慕道,“才来第一年就升这么快,比我能干多了。”

王小峰摇头:“主管可轮不到我干,那是林丛和冯晖的事。他们的业务能力比我强多了。”

“那可不一定,王主任在文县那种山区都弄来千万单子,威名远扬,真比比看,冯晖和林丛还不是你对手呢。”蒋怡提到冯晖时,满脸的不屑。

王小峰也是无奈:“你看我现在,琐事这么多,办公室买点纸买点水要我办,订餐要我办,连老拉的文件也要我整理,哪里有时间出去做业务。”

“哎,对了。”蒋怡突然想到,“王主任不是经常整理老拉主管的文件么,例会时大家上交的访客单你都能看到把。”

“能啊,怎么了?”

“那你可以看看冯晖和林丛在谈什么客户啊。”蒋怡窃窃私语,“这可是当主任的好处,说不定你还能从他们手里抢个客户来呢。”

“嗨,想什么呢。”王小峰连连摇头,“这种客户能抢么,譬如林丛最近在谈五百多万的大单子,都是总公司的关系户。”王小峰随口说了个客户名。

蒋怡笑笑:“五百万啊,这么大的单子,可是要经理级一起跟的。”

“何止,这单子可是黄副总和林丛一起在跑,我能抢么?”王小峰突然想到什么,交代道,“这种事情可别到处乱说,就我和你知道。”

蒋怡连拍胸脯:“你放一百个心,我的嘴巴装了锁,一个字都不会露的。”

王小峰看蒋怡保证,这才放了心,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半天,到最后说过什么都忘了个精光。

又过了几天,王小峰送文件进老拉办公室,却正好看林丛怒气冲冲的跑出来。而老拉在给黄陵华打电话,拼命解释些什么。

“主管,出什么事了?”王小峰估摸着老拉是被黄副总狠训了一顿。

老拉擦着汗坐下:“真见了鬼,真见了鬼。”

“林丛又怎么?客户没谈成?”

“谈成了。”老拉深深叹口气,“还不如没谈成呢。”

“这是怎么说的。”王小峰吃惊,“单子拿下不是好事么?”

“林丛前段时间在谈个客户,是陈董的关系户,总共五百多万的大单。黄副总带着林丛跑了快半个多月,本以为十拿九稳,可刚刚那边来电话,说合同签掉了。”

王小峰愕然:“签了?那黄副总还?”他突的一激灵,“不是和黄副总签的?这怎么可能?”

“真是见了鬼!”老拉用力一拍桌子,“鲜总亲自带队去签约,那边客户看大区总经理出面,当然不会怀疑,可实际上,这张单子就归了鲜总下面的小西区。”

“虎口夺食啊!”王小峰咬了下嘴唇,“怎么可能?时机就这么寸?”

“黄副总说我们这有内奸,可这个客户,只有我、黄副总和林丛三个人知道,还能有谁通风报信?”老拉越说越气,连喝了几口水。

王小峰突然想起,前几天他和蒋怡聊天时,曾提起过这个客户的名字,不禁脑门子一炸,连打几个哆嗦。

老拉瞥了他一眼:“你想起什么了?”

“鲜总截和,时间这么寸,很难说不是得到消息。。。。。。”王小峰遏制心里的慌乱,分析道,“我们这里和鲜总熟悉的,也就那么几个。”

说是几个,其实不过冯晖一个,王小峰的言下之意,老拉当然听明白。可事情发生都发生了,他们又没有证据,不可能拿冯晖怎么样。

王小峰从老拉办公室出来,脑门上和后背全是冷汗。他能想到唯一的可能,就是蒋怡。

这么大的机密,黄副总、老拉和林丛自然不会乱说,而王小峰只是偶尔瞟到过客户名单,除蒋怡外谁都没说。

但问题是,蒋怡怎么会把这个秘密告诉鲜总呢?

王小峰回到自己座位,把整件事情细细的捋了一下。首先蒋怡和鲜总不可能有接触,以鲜总这个级别,犯不着安插如此小的棋子。

王小峰忽然想到,前段时间大家竞争主管时,冯晖本来是要带着人跳槽到小西区的,而他事先拉的人里,就有蒋怡。

这个思路犹如利剑,把满天乌云拨开。事情就是这样,蒋怡表面两头光,实际却是冯晖收买的线人,平时来找王小峰聊天,自然也是套取情报。

那天王小峰说漏嘴,把客户名单透露出去,蒋怡表面拍胸脯保证,但私底下却把消息转卖给了冯晖。

蒋怡和林丛没有利益冲突,可冯晖却有。他们两人正在做三个月的业绩比拼,胜出者可以晋升主管。

王小峰透露的客户名单对冯晖本身没用,他就算有通天本事,也没法子让这客户归入自己名下。但冯晖却能做到损人不利己,他只要把客户告之鲜总,就能让鲜于半路拦截,从而将业务转入小西区。冯晖表面上没好处,但实际却让林丛损失了五百万的巨额业绩,也浪费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还极大的讨好了鲜总。如果上面调查起来,很可能查到王小峰头上,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这是一箭四雕的妙计啊。

王小峰连连倒抽冷气,这幸亏透露的不是他自己的秘密,要不然,这回吃苦头的就不是林丛,而是他王小峰。

直到这刻,他才明白为什么老拉要斥责他乱说话,在办公室里讲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有无数只耳朵在听,将会带来的后果根本无法预料。

虽然这次王小峰侥幸躲过,可以后呢?他感觉到很棘手,蒋怡这样的耳报神如果留在身边,迟早都会成为祸害。

要想法子除掉蒋怡,剪去冯晖的羽翼才成,王小峰陷入了沉思。


三人主管之争,进入白热化。原本林丛的业绩可以遥遥领先的,可浪费半个月时间在跑掉的单子上后,顿时变成了第三名,而排列第一的居然是王小峰。他依靠着山区里几个市不断介绍过来的业务,以微弱的优势领先于冯晖。

冯晖为人中庸谨慎,为了不犯错而不冒进,这在平时是好事,可到刺刀见红的关键时候,却反而拼不过王小峰。

最近一段,王小峰在谈个本市的大业务,那是本地一家知名IT企业,老板很新派,预备给每个员工购买一套保健器械,以弥补长期做办公室带来的损伤。

王小峰为这件事情已经做了多个方案,本来谈的七七八八,可南方企业家,总喜欢在最紧要关头用些手段,最后就差在几个百分点的折扣上了。

那天王小峰看着心情不好,蒋怡趁机又和他聊了几句。王小峰告诉蒋怡,这张单子实际已经丢了,谈判彻底破裂。王小峰说话时,装着不经意的把客户名字漏了出去,完全像第一次般无意。

蒋怡听在耳里,记在心中,一转身就向冯晖汇报了。

冯晖收到这么重要情报,自然喜出望外。他观察王小峰的方案,双方实际只卡在5个百分点的折扣上。王小峰给IT企业报的价格,已经是公司的底线,确实没办法再让,而那边死活要这5个点的折扣,结果好好的业务谈僵掉,上百万见财化水。

冯晖把来龙去脉分析一遍后,不禁暗笑王小峰的迂腐。虽然公司不能再让价格,可那五个百分点却是业务员的提成,如果王小峰肯不要业绩提成,那单子就谈下来了。

眼前来看,确实少赚了好几万块钱,可多了上百万的业绩,却是竞争主管的大筹码。

两边衡量,还是赚了。

如此想通后,冯晖立刻按照客户的要求,重新做了份让掉五个点的方案,给客户那边发了过去。

第二天例会,虽然会议室人都到齐,可看得出大家都心不在焉,包括平日最积极的冯晖,他还等着IT公司给他回音呢。

黄陵华和老拉一起走进会议室,众人看着两个上司阴沉的面色,心中皆惊。这种每日例会,都是老拉主持,黄陵华几乎没参加过,今天过来,显然有别的事情。

果然,黄陵华一走到会议桌前,就砰的把资料夹狠狠砸在桌面,一脸怒容:“还开什么例会?这叫例会么?这叫拆台会!”

几十个人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喘。

黄陵华扭头盯住冯晖:“你和酷雅公司单方面联系过?”

冯晖心里一跳,他虽想到会东窗事发,却没想到这么快,不过这件事情迟早会被翻出来,所以他心里已经有了准备:“是联系过,我递了个方案过去。”

“你知不知道这是王小峰在谈的客户?”黄陵华面无表情。

冯晖点点头:“知道。”

“怎么知道的?”

“那天和小峰聊天,他说酷雅的客户谈崩了,我想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就又丢了个新方案过去。”冯晖胸有成竹的说。

黄陵华也不做声,问王小峰:“有这回事么?”

“没有。”王小峰连连摇头,“我没和冯晖聊过酷雅的事情。”

“哎!你怎么忘了!”冯晖提高声调,这也是他事先就拟定的方案,“明明是前天跟我说的么,就在办公室快下班的时候啊,你说酷雅的谈判已经破裂了,我说要不我试试,你还说爱试不试呢。”

冯晖整套说辞编排的很完整,听着就像是真的,因为大家都知道王小峰热爱聊天,常常口无遮拦。而酷雅那边的业务确实是谈崩了,这时候冯晖接受,一点毛病都没有。

“胡说八道!”黄陵华突然震怒,点着冯晖的鼻子斥道,“平时看你冯晖做人很老实,怎么也会干这种背后下绊子的勾当!”

“我没有啊。。。。。。”冯晖感觉事情有变,顿时紧张起来,“黄副总您听我解释,这的确是。”

“的确什么?”黄陵华更是愤然,“王小峰根本不可能和你谈酷雅的事情,因为那边的单子前天就已经签了,对方昨天就把钱打进我们账号。一个成交的业务,他怎么会跟你说谈崩了?还让你跟进?”

“签了?”冯晖陡然一震,下意识的去看蒋怡,可蒋怡也是惊讶万分。

“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以为。。。以为。。。。。。”冯晖犹如坠进了冰窟窿,百口莫辩,四肢瘫软在椅子上。

“以为什么?”黄陵华的怒火越来越炽热,“一张都签下的单子,你居然还发方案给对方,而且价格比公司规定的底线还要低五个百分点。你想干什么?谁给你的权利?你要挑战公司的销售制度么?”

冯晖张大了嘴,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当然知道自己是掉入了陷阱,可这个陷阱是怎么形成的,究竟如何到这一步,冯晖却没有想明白。

老拉扶震怒的黄陵华坐下,黑着脸说:“酷雅的客户接到冯晖的方案大为光火,认为我们公司的业务员有欺诈行为,强烈要求我们把五个点的费用还给他们,否则就要闹上总公司去。为了息事宁人,鲜总和黄总已经同意退回五个点的费用,这张单子对我们而言,不止是没得赚,还严重损害了公司的形象。”

众人目光都集中在冯晖身上,大家都是做销售的,明白公司价格底线是一条不能动的红线,就算上千万的单子都没退让过,冯晖究竟哪里来的胆量,敢随便让出五个点。这时候,冯晖自然不敢把肚子里的小九九说出来。

“宣布一个处分,冯晖严重违反公司销售制度,人事部会发警告信给他。为了惩戒,还要扣除冯晖这个月总业绩的20%,扣除部分将不计入三个月累积销售额。”老拉把一张盖章的文件拍在面前。

冯晖满头冷汗,连喘气都是发颤的,接下来的例会讲了些什么,他连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这种头脑发懵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整个会议结束,冯晖这才抬头,刚好看到王小峰慢悠悠的收拾着文件,准备走出去。

“酷雅的单子真的签了?”冯晖突然问。

“签了啊。”王小峰一脸茫然,“那天我还和蒋怡说过这事情呢,他还叫着要我请客。冯晖啊,你到底哪听说业务谈崩的,不是做恶梦了吧。”

冯晖突然一口气闷在胸口,眼前一黑,半天都喘不过气来,等眼前再能视物,偌大个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



章后疑问:王小峰为什么要出手对付冯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