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十节 彝族圣女<二>

罗列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我们整理好衣服。 我把发簪还给她。 她挽好发。 重新上马。 这次是我骑前面,她坐在后面。 她紧紧的搂着我的腰。 我打转马头,沿河原路返回。 “你怎么不问问我,刚才是怎么回事?”她说。 “是啊。怎么回事?”我问。 “我在你的水里,下了一种毒药。” “啊,什么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我们整理好衣服。

我把发簪还给她。

她挽好发。

重新上马。

这次是我骑前面,她坐在后面。

她紧紧的搂着我的腰。

我打转马头,沿河原路返回。

“你怎么不问问我,刚才是怎么回事?”她说。

“是啊。怎么回事?”我问。

“我在你的水里,下了一种毒药。”

“啊,什么毒药?”

“蛊毒。”

“会毒死人吗?”

“很多蛊毒会,你吃的这种不会。”

“我吃的这种,只会和你干那事?”我笑笑说。

她在我腰上用手用力一扭。

“疼。”我大声说。

“除了那个之外,还有别的效力。”

“还有什么效力?”我问。

“以后,无论你看见什么别的女子,都会想起我。”她说,“这是对你对我不敬的惩罚。”

“那你呢?你不也喝了?”

“是啊。”她幽幽的说,“所以,我会一辈子想你。”

这是多么甜蜜的惩罚啊。

“这种蛊毒,没解药吗?”我问。

“没有。”她说,“我师傅说,除非两人都死了,才可以解脱。”

哎,真是至死方休啊。

也许,把这个蛊毒,带到未来世界去卖,应该很受欢迎吧。

相爱的两个人,喝下这种蛊毒,就会对爱忠诚一辈子了。


“你是圣女,你不回去,他们怎么办?”我说的他们指的是她的族人。

“从今天起,我就不是圣女了。”她说,“随便他们怎么办。也许他们会培养新的圣女,也许他们会去归附有圣女的别的彝族部落。”

“哦。”我说,“我对你不敬,是因为我抱过你,看过你的脸吗?”

“都有。”她说,“我师傅跟我说,被男人碰过了,就不纯洁了,就无法和神说话了,我的卦也就不灵验了。”

“原来如此。”

“我们族里还有个规定。”她说。

“什么规定?”

“圣女在四十岁之前,绝对不能结婚。”她顿了顿。

“不是一辈子不能结婚吗?”我问。

“有些部落是那样规定的。我们部落不是。在我们部落里,你如果培养好了徒弟,那你在四十岁之后就可以结婚了。你徒弟就是新的圣女。”她解释。“如果……”

“如果怎样?”

“如果在四十岁之前,不小心被哪个男人看见了脸,无论是谁,都要嫁给那个人。”她幽幽的说。

连不小心的看见脸的,都要嫁给他;更不要说象我这种,掀开她面纱,看见了她,还和她抱在一起的人了。

“那怎么可能呢?”我说,“你总要洗脸啊。”

“所以啊,当我被选为圣女弟子时,那时候,我才四岁。族里规定,从那以后,我住的房子附近,百米之内,不准有男人靠近。如有违犯,就要砍头。而且每天,都会有几个女伴站在我房子周围,到处查看,预防那些心存不良的人。我每天外出,面上都要蒙着纱巾。”她说。

“可惜啊。”她接着叹息道。

她被一个不知道名字,只是第一次见面,还是挟持她的外族人,掀下了面纱,看见了脸,抱过了身子。

我知道她的意思,但我没接她的话往下,而是问她:“如果是个丑八怪看见你,你也得嫁给他?”

“是。我师傅说,这是族里最严厉的规定。如果不遵守,会给族里带来厄运!圣女也会被族人杀死,死后到了地狱,也会永世不得超身。”她说。

“那你看我,应该还算英俊吧?”我笑笑问道。

“丑八怪!”她叫道。

“我不叫丑八怪,我叫陈抚,滇国虎师左卫旅旅帅。”我问她:“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们好象是未来世纪的网络男女,连名字都不知道,就已经……

“我叫阿措阿合玉仙。”

“怎么这么长的名字?”

“阿措是我的姓氏,阿合是我的小名,玉仙才是我的本名。你要是嫌长,你可以叫我玉仙啊。”她说,“小时候,大人们都是这样叫我的。”

“玉仙。”我说,“连名字里都有个‘仙’字,难怪你会美若天仙。”

“你刚才说你是滇国虎师左卫旅旅帅,旅帅是很大的官吗?” 她问。

“不大。”

“小官啊,难怪会派你出来做奸细。”她说。

我笑笑。

“你有,你有妻子吗?”她惴惴不安的问。

即便是圣女,也终未能免俗。

也在意自己在男人心中,男人家里的地位。

我没回答。

“有?有对不对?”

我只好点点头。

“对不起。”我说。

“那也应该我说对不起。我对不起她,我抢了她夫君。”她自嘲般笑笑。

“你不介意?”我问。

“我还能怎样?”她说。“要她不介意才好。”

是啊,该怎么和玲儿说呢?虽然象钟将军说的那样,男人有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可我还是担心玲儿。

她会接受这个现实吗?

我头都大了。


我们跑回了那片高地。

他们看见,我又把彝族圣女带了回来,都吃了一惊。

我说:“她决定不做圣女了,要跟我们走。”

他们看了看,没说别的话。

只有钟将军摇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


从高地此去,就再无意外。

我们走走停停。

终于在第四天中午,回到了邛都。

我说的这个第四天,是从我们出去侦察的那天,开始计算的。

在快到城门口时,钟将军说:“有没有想好怎么办?”

我知道他指的是玉仙。

“没想好。”我老老实实的说。

“要不,先到我那里去住几天?”

“方便吗?”

“就算不方便,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是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叫她和玲儿一起住吧。

还不知道玲儿会怎么想呢。

我看看玉仙。

玉仙低着头,没说话。

“那行。”我说。


我在城南门口,把郭启、邱亮等十人打发回营地。

“在我的帐篷里,有治刀箭伤的药,拿去给兄弟们用,好好照看。”我说。

他们去了。

我带着玉仙,跟着钟将军去他的府第。

他的家在金铭大街。

门前有一对石狮子,很好找。

门口有仆人,看见他回来了,对着院子里喊:“将军回来了。”

“将军回来了。将军回来了。”

院子里三个女人叫着跑了出来。

见了面。

“将军。”她们都叫着。

“恩。”他淡淡应道,“来,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她们也看到了后面的我和玉仙。

“这是大婶,二婶,三婶。”他一一介绍他的女人,又指着我和玉仙说:“这是我侄子陈抚,这是陈抚的媳妇玉仙。”

我们一一见过礼。

她们都围在玉仙身边,“好漂亮的妹妹。”

“玉仙?还真是仙女一样美啊。”

“就是啊。你看这皮肤,吹弹可破啊,你看这小嘴……”

哎,三个女人一台戏。

四个女人呢,能弄出三台戏来。

“别在那里傻站着,去,带玉仙姑娘买衣服去。”钟将军对她们三个女人吩咐道。

“好啊。“三人说。“走,妹妹,我们带你买衣服去。”

她们去了。

钟将军朝我招招手,我过去。

我跟他把玉仙的事情如实的说了一遍。

“你是说,她在水里下了蛊毒?”他问道。

“是。她还说这种蛊毒是没有解药的。”我说。

“这个我听说过。苗人里,也有使蛊毒的,很多蛊毒,是上一代传下来的,只有配的方子,没有解的方子。”他说,“这就难怪了。但是,你还是要想好,怎样设法向玲儿解释。这件事情,要瞒是瞒不住的,玲儿也常上我这里来走动。”钟将军说。

“我知道。可是……唉,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跟玲儿开这个口。”我说。

“你先想吧。反正,我跟你说,有你小子够受的。”他是过来人,个中滋味当然明白。

我惟有叹气。

“当然,目前最紧要的,还是那个计划。”他说,“现在地图有了,你再好好想想,看看有什么要补充的。我们明天再去找你岳父。”

我说好。


等她们回来。

玉仙已经换了一身白色衣服。

三个婶子手里,还拿着几套。

那白色的衣服穿在玉仙身上,是那样的出尘脱俗,美丽绝伦。

我在心里感叹道:她的确应该是圣女,她也应该是天上下来的仙子。

“别傻看了。”她用手捅了捅我。

“那一套黑衣呢?”我回过神来。

三个婶子在旁边呵呵的笑。

“丢了。”她说,“我不做圣女,还留着干嘛?”

我一想也是。

我把玉仙在钟将军那里安顿好,还吃了晚饭。就回到了营地。

营门口的岗哨,认识我。

他说:“陈旅帅吧?”

我说是。“有什么事情?”

他说:“这几天,有两个女的来找您,来好几次了。”

“他们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

“哦。谢谢了。”

“不用谢。”他摆摆手。

两个女的来找我?

一个肯定是玲儿。

那另一个是谁?

难道是她?

我的眼前浮现另一个女人来。

管她呢。

目前,最重要的是军事计划,击破秦军。

我还是想这个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