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九节 彝族圣女<一>

罗列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月光下。 我们辨明方向,沿着河,一直跑,一直跑,跑出较远的一段距离。 料想他们追不上了,我们放慢了速度。 毕竟一匹马驮两个人,马会很吃力,马也需要休息。 而后面这一程,我们还得靠马帮我们走呢。 钟将军说:“好险!” “是啊。要不是大哥,我们就要被送给秦军了。”郭启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月光下。

我们辨明方向,沿着河,一直跑,一直跑,跑出较远的一段距离。

料想他们追不上了,我们放慢了速度。

毕竟一匹马驮两个人,马会很吃力,马也需要休息。

而后面这一程,我们还得靠马帮我们走呢。

钟将军说:“好险!”

“是啊。要不是大哥,我们就要被送给秦军了。”郭启说。

大家都惊魂未定的样子。

好在平安脱险。

这时候,天还未亮。

我们决定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

我们来到了一片高地上。

下了马,喘口气,喝点水。

钟将军他们把受伤的兄弟扶下来,坐在石块上。

我也把那女巫放下来,找块大石头,让她躺着。

他们要给受伤的兄弟拔箭。

先把背部受伤的兄弟衣服脱了。

血已经湿透了他的衣服。

那兄弟脸色苍白。

钟将军从马背上掏出一把小刀,对那背部受伤的兄弟说:“忍着点,我帮你把箭挖出来。”

他先把箭折断一长截,然后一手把着箭柄,一手拿着刀挖箭头。

“忍着。我拔了!”他刀一翘,手一拔,箭头拔出来了。

受伤的兄弟,大叫一声。

钟将军从自己的袍子上割下一圈布,帮他包扎好。

郭启再把那兄弟的衣服,替他穿上。

虽然被血水湿透,但没有别的衣服可替换,将就着穿吧。

钟将军也给手臂受伤的兄弟拔出了箭头。

到包扎的时候,钟将军又要割自己的衣服,我说:“不用。有现成的。”

我一伸手,把那女巫的纱巾摘下来,递给钟将军。

回头看这女巫。

我魂飞天外。

是多么美丽精致的一张脸啊。

清冽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是那样的圣洁。

我用了圣洁这个词?是因为她是圣女吗?

那一刻,我真的相信,她是能和神沟通的,因为,她是仙女。

美丽冷艳动人的仙女。

人间不可能存在的仙女。


郭启看我一动不动,觉得奇怪。

他也过来了,然后也不动了。

邱亮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垂下眼睛:“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美丽的女子?!”

钟将军过来,看了看,摇摇头,叹了口气。

其他人也都过来看了看。

然后,他们都离开了。

各自找地方坐下休息。

我摸了摸石头,有些冰凉,雨后的夜,也是微凉的。

我轻轻的把她的背托起,靠在我身上。

我们就那样睡着了。


将及天明。

觉得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我睁开眼,就看见了她的眼睛,是那样惊奇怀疑哀怨仇恨的眼神。

她推开我的手臂,站起来,啪的给了我一巴掌。

然后,转身就跑。

我站起来,赶紧去追。

钟将军在后面喊:“骑马。我们在这里等你回来!”

我跑到马边,翻身上马。

在经过她身边时,揽住她的腰,把她掳上马来,横放在前面。

“你放开我,放开我!”她喊道。

“原来你也会讲汉话啊!”我惊喜道。“那真是太好了!”

“你放开我!”她还是在挣扎。

“你再挣扎,我就抓不住你了,可就要摔下马去了哦。”我吓唬她。

她还是挣扎。

“看不出来,你还这么烈性啊。”我说,“刚好,我也很倔强,我就不放你!”

她看看挣扎无济于事,沉默了一下,突然哭起来。

“你别哭啊,哭什么?我答应过你们族长,要安全的送你回去。”我说。

“喂,别哭啊,别哭啊。”

“喂,别哭啊。”

她还是哭。

我看看劝不住。

只好作罢。

跑出了好远一段距离。

“放我下来,我要洗脸喝水。”她停止了哭泣,说。

只要你不哭,其他的可以商量。

“好。我放你下来。但你不准跑,我一定会送你回去的。”我说,“你说,你不跑。”

“我不跑。”她说。

我把她放下来。

她走到河边。

突然一个纵身。

她没跳下去。

我早留意了,抓住了她的衣服,把她拖回来。

我抓住她两只手:“你怎么那么傻?”

“你让我死。”她说。

“不。你不能死,至少有我在的时候,我不许你死。”我说,“我答应过你们族长,就一定要把你送回去。”

她再次哭起来。

我这次看见了她哭泣时的眼睛,流出清澈的眼泪,是那样哀伤欲绝。

我的心此时无比柔弱,伸出手,帮她擦掉眼泪。

“别哭,别哭。”我说。

她真的停住了哭。

“我要喝水。”她说。

我看着她。

“我说我要喝水。”她大声说。

我一手拖着她,一手到马背上去找到水壶。

给她。

“你放手。”她说。

我放手。

她把水壶拿在手上半天,打开了,却没喝。

“你喝啊。”我说。

“你转过身去。”她说。

连喝水也不让看?

我看看她,转身。

听见她咕咕喝了几口。

“你也来喝一点吧。”她说。

我转身,接过来就喝了几口。

“你不怕我下了毒?”她说。

“不怕。”

她叹了口气。

我把水壶放好。

“走吧。我先送你回去,我的兄弟们还在等我回去呢。”我催促她。

“我和你一起骑着吧。”她说。

是啊,路上颠簸,那样打横放在马上不舒服。

我把她放在前面,我在后面。

让她骑在后面?

我怕她再寻死。

我双手拿着缰绳,手臂轻轻的夹着她的腰。

还好,她身材不算高,所以,我的视线可以越过她的肩膀,看到前面的路况。

马跑起来。

她散乱的头发,飞舞着到我的脸上,脖子上,痒痒的。

同时,还有一些清香。

真好闻。

跑了一会之后。

我觉得身上有点发热。

“我觉得头有点晕。”她说,“我们下来再休息一下吧。”

只要她不跑不寻死,什么都好。

我们在路边的草地上坐下。

我觉得我浑身越来越热,怎么回事?

我看她,好象脸也微红。

她说:“你过来,拉我起来。”

我走过去,拉她。

她起来,一把抱住了我。

我们滚在了草地上。


半晌。

她在我身上坐起来,看着我。

还是那种哀怨至极的眼神。

我也看着她。

她突然扬手,啪啪给了我两巴掌。

我还没反应过来。

她又已经伏在我身上。

她咬着我耳朵说:“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带我走。”她说。

“可是……”

“你到底带不带我走?”她又坐起来。

“带。”我说。

我当然愿意带仙女走。

海角天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