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外传 第十九:勇闯虎穴

蒺藜 收藏 0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十九章:勇闯虎穴

“大哥!不好了!出事了!三弟他被……”张登高踉踉跄跄地闯进了山洞,浑向上下全是鲜血,如同血人一般。他一进山洞就扑通一下跪在了崔命硬的身边,接着嚎啕大哭了起来。

“什么?全忠他……你快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快说!”崔命硬一把从地上把张登高拎了起来,嚎叫着使劲地摇晃着他的身体,一双牛铃般的眼睛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得格外狰狞可怕。

“是……三弟他被抓了……”张登高无力地垂下了头,整个身子软绵绵的好似散了架,脸上的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了下来。

“什么?全忠……”崔命硬的双手一下放开了,身子重重地跌坐在了地上,脸上一片呆滞的表情……。许久,从眼角滚下了一颗浑浊的泪珠……”。


章丘县城。

城门口两边新架设了两排铁丝网路障,路障前面站满了手持长枪的国民党兵。一个个凶神恶煞般地正盘查着过往的人群,时不时的从嘴里传出几句难听的叫骂声。张登高和牛全忠站在城门不远处看到这个阵势,不由得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一下悬了起来。

“没想到盘查的这么紧!三弟咋办?要不先回去,等风声过了再说?”

“不行,既然来了,就要闯一闯,大哥可等着这批枪呢?”牛全忠一听张登高有点打退堂鼓的意思,脸上立即露出了不高兴的神情。在他心里崔命硬的事比任何事都重要,为了他,他牛全忠情愿赴汤蹈火。

“那可咋办?国军盘查的这么严,别说买枪了,俺看进城都难。唉!”张登高叹了一口气,眼睛里充满了无奈。

“容俺想想办法?”牛全忠把双手插在了袖筒里,蹲在了地上,两眼焦虑地向四下里张望起来。他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弃。虽然没有念过一天书,但他的脑子里装满了仁义道德。既然来了,说啥也要给大哥一个满意的交待。正当他俩个愁眉苦脸的时候,身后飘来了一股让人窒息的恶香,接着传来了的一阵吱吱声响。牛全忠从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一个跎背的老人正弯着腰拉着一辆平板车缓慢地走过来。车上装着一个大大的木桶,恶臭味就是从这个木桶里散发出来的。这是一辆专门用来收集粪便的平板车。每天早晨天不亮就到城里各家门口收集,然后倾倒在城外。看样子这是刚刚倒完了准备回城。牛全忠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赶紧迎了上去,把包袱解下来放在了空荡荡的粪桶里,撅着屁股在后面推了起来。拉车的老人一看车子轻快了不少,回头看见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正在后面帮着推车,沧桑的脸上露出了感激的表情。站在一边唉声叹气的张登高也舒展开了紧锁的眉头,紧紧地跟在了后面。

“站住!”干什么的?”门口的国民党兵见粪车过来了,象躲避瘟神一般,纷纷捏着鼻子闪到了旁边,连看也没看就放牛全忠进了城,却把枪一横拦住了紧跟在后面的张登高。

“俺进城看亲戚。”张登高赶紧慌里慌张的答道。旁边一个小头目立即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像冲着张登高仔细比对起来……

牛全忠进了城,取了包袱谢过了老头。见张登高迟迟没进城,就在路边等了起来。忽然,听见一阵喧哗的声音从身后城门洞子的方向传来。牛全忠转身一瞧,只见身后不远处的一面土墙前黑压压的围着一大群人正在观看着什么,喧哗声就是从那里发出的。

牛全忠扒开人群向里面挤去,围观的人群见他浑身散发着臭味,纷纷躲闪让出了一条道。牛全忠站在墙前,只见墙上贴满着悬赏布告,布告上面还画有两人的图像。他虽然不认字,但他认得布告上面画的两人正在他和崔命硬!心里不由地咯噔一下,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脸上顿时一片苍白。

“土匪头子崔命硬悬赏五百大洋;土匪头子牛全忠悬赏三百大洋……”身边有认字的人正在大声的读着布告上的文字。

“前天还四百大洋呢,今天又涨到五百了?唉,这世道啥东西都不值钱,唯有这人头值钱。也不知道那个小子有这等福气,能发这个洋财”。有人在旁边感慨地附合道。牛全忠听到众人的议论,吓得赶紧低下了头,神情慌张地从人群里钻了出来……脚跟还没站稳,就跟急匆匆追来的张登高撞了个正着。

“三弟!咱们还是先回吧。这城里到处张贴着捉拿你的布告,太危险了!”张登高一把将牛全忠拉到了一旁,神情慌张地说道。刚才在城门口被哨兵盘查了许久,张登高此时早就成了惊弓之鸟,但他更担心牛全忠的安全。

“这个俺知道!可是,大哥还急等着这批枪拉杆子呢。这么空手回去,咋跟大哥交待?再说,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进了城,说啥也要试一试!”牛全忠系了系了背上的包袱,两眼久久地注视着他。

“俺也知道大哥急着等这批枪,可这里太危险了!总不能拿自己的性命作赌注吧?听俺的还是先回去再从长计议吧,大哥那里俺去解释。”张登高紧张地看着四周,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焦急地说道。

“二哥,你怎么做事象个娘们?总是怕这怕那!如果你害怕,你就先回吧。俺可是在大哥面前拍过胸脯的。如果就这么回去俺以后咋还有脸面见他?”牛全忠见他竟说些灰心丧气的话,心里不由地有些生气,一把拔开了他的手,径直向前走去。张登高呆呆地站在了路边,不知所措地望着牛全忠渐渐远去的身影……然后又想起了什么,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匆匆忙忙地追了上来……

牛全忠左转右转,终于在城东一处偏僻的小巷前停了下来。这是一条狭窄封闭的死胡同,两边都是高高的院墙。牛全忠站在巷口朝街道左右仔细地看了看,天已近晌午,街上没有几个行人,只有一个拉黄包车的车夫脸上盖着一顶破棉帽子正躺在车上晒太阳;小巷里静悄悄的也没有一个人影。牛全忠这才放下心来朝巷子深处走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