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八节 彝族脱险

罗列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这时候,雨已经停了。 月亮从云层里露出来,照着大地。 邱亮连人带马摔倒。 跑在第二的郭启,勒住马头,大叫:“绊马索,有袭!” 叫不叫都不重要。 因为,我们个个听见了飞箭的破空声,听见了路边树林里人的动静。 我翻身下马,以马为掩护,抽出剑,来格挡飞箭。 好几匹马很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这时候,雨已经停了。

月亮从云层里露出来,照着大地。

邱亮连人带马摔倒。

跑在第二的郭启,勒住马头,大叫:“绊马索,有袭!”

叫不叫都不重要。

因为,我们个个听见了飞箭的破空声,听见了路边树林里人的动静。

我翻身下马,以马为掩护,抽出剑,来格挡飞箭。

好几匹马很快中箭,倒地。

我的马也未能幸免。

我只能一边格挡,一边冲进树林。

后面有两个兄弟,就没这么幸运。

他们一下马,没来得及做第二个动作,身上已经中箭。

他们只能痛苦的倒在地上。

但愿不要伤及性命。

邱亮被摔倒以后,顺势滚到一棵树下。

掏出我给他的弩,刷刷两下放倒两个黑影,又抽出刀来,追杀那些箭手。

我放下剑,装上弩,也射倒一个黑影。

趁他们慌乱的时候,我和邱亮再把附近的几个箭手做掉。

树林里飞出来的箭就少了许多。

除了躺在地上的两个,剩下的其他八个人,也趁势冲进了树林。

真正面对面打斗,那些人不是对手。

我们连续砍倒几个。

可是,这时候,有人大声说了句什么。

我们看到彭益的脖子上被架了刀。

原来,他想把路上的两个伤员,也拖进树林,被攻击者抓住了。

躺在地上的两个伤员,也被刀架着。

钟将军示意所有的人停手。

“说什么?”我问。

“我只能听懂一点点。就是叫我们住手。”钟将军说。

“他们说的是什么话?”

“是彝族语。”钟将军说。“我们以前的旅队里,就有几个彝族人。但是,我只会听一点,不会说。”

怪不得他能听懂一些彝族话。

攻击我们的,正是彝族人。

“这里怎么会有彝族人?”我说。

“原来的夜郎国,就有彝族部落。后来,我们滇国攻打夜郎的时候,大部分彝族人往西南方向迁移,有些人加入了滇国,也有人留在了滇国和羌族的交界地带。我们碰到的,就是这些人。”钟将军说。


树林各处,大约30几个人围了过来。

有人拿着刀,有人拿着箭,有人拿着矛。

他们头上围着头巾,袒露着上身,只在腰上围着一条野草编织的短裤。有的人,袒露的胸部和手臂上,还画着各式各样图案。

有个头上围着绿色头巾,帽边还插一个白色羽毛,穿着绿色长草裙,戴着耳饰的中年男子,站在两个伤员面前。

这个中年男子又说了些什么。

钟将军说:“大家放下兵器。”

我们把兵器放到地上。

彝族人过来,把我们的兵器拿走。

看来这个中年男子是领头的。

中年男子又说了几句话。

十几个人拿着刀、箭和矛过来,一边对着我们,一边推我们走。

几个人去牵我们的马。

十二匹马伤了5匹。

他们只拉那7匹好马。

钟将军说:“大家不要慌,见机行事。”

经过伤员身边时,我和郭启一人搀扶一个。

一个手臂中箭,一个背部中箭。

我问:“怎么样?能坚持吗?”

“能。”他们说。

但我明显看到,背部中箭那位兄弟,头上的汗都疼出来了。


我们跟着他们,在月色下的树林里穿梭,然后趟过一片草地,再走进一片树林。

树林里,有树木茅草搭建的房子。

许多妇女儿童也出来看。

人群一阵欢呼。

几栋房子中间,有一片大的空地。

空地四周,燃着几堆火。

他们过来一些人,把我们逐一绑起来。

其他人围在四周,用刀矛箭对着我们。

在他们绑的时候,我使了点小心眼,故意把手中间的空隙留得大一些。

又是在夜色下,他们也看不大清楚。

他们要我们围成一圈,用脚踹着我们,让我们蹲在空地中央。

那中年男子走进一栋房子里。

不一会儿,出来一个手持木杖的老者。

人群再次欢呼。

中年人向老者说了什么,老者点点头。

老者走到我们身边,围着我们转了一圈,然后,又说了什么。

“他说什么了?”我问。

“他说,我们是滇国人,不是秦国人。”钟将军说。

中年男子也说了什么。

“那人说既然是滇国人,那就是奸细。可以把我们交给秦军,换几匹马和食物。”钟将军解释说。

老者有些犹豫。

这时,另外有个老者出来说了句话。

“刚才那老者说,如果族长不能决断,可以请圣女出来卜卦。”钟将军说。

“什么族长?什么圣女?”我问。

“手持木杖的,应该就是他们的族长。他们叫圣女,其实就是女巫,会卜卦,会一些巫术,据传还能和天上的神沟通;在很多少数民族里都有女巫,遇到难以决断的事情,就由女巫来卜卦,根据卜卦的结果,来决定怎么做。还听说,很多女巫都是终身不嫁的,她们认为,一旦出嫁,男人玷污了她的躯体,就不纯洁了,也就不能和神沟通了。”钟将军说。

圣女?女巫?禁忌还是蛮奇怪的。

一辈子不出嫁,那就要做一辈子老处女了。

现在我们的命运,就由一个女巫的卦数来决定了。

要是把我们交给秦军,只要秦军搜出我身上的那份图纸,那我们就死定了。

绝对不能让他们把我们交给秦军。

我暗自打定主意。


有人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又跑回来了。

几十秒钟后,人群更大声的欢呼起来。

就见一个脸上蒙着黑色纱巾,全身黑衣,身材并不高,挽着发髻的女子,走进了场地。

她先向族长致意,然后是全部的人向她致意。

看来,她在族里面的地位是很高的,仅次于族长。

她也围着我们转了一圈,那一席黑衣,随着她的脚步摆动,衬托出她的身姿,妙曼异常。

一双顾盼生辉的妙目,射出的,却是冷冷的目光。

冷艳的女子。

她示意人群安静。

她拿出两个木制的卦具,双手合什,嘴里念念有词,念完,把手里的卦往地下一放。

卦在地上翻了几翻,停住。

那女子说了句什么。

族长叹了口气。

钟将军也叹了口气。

“怎么了?”我问。

“是凶卦。”

“那也就是说,我们凶多吉少?”我说。

钟将军再叹了口气。

族长开始说话了。

当然我是听不懂的。

我猜应该是说:他决定要把我们送给秦军,因为这也是他们所谓的“神”的旨意。


我趁他们都在听族长讲话的机会,赶紧对郭启说:“打架。”又朝邱亮做了个配合的眼色。

郭启果然朝邱亮踢了一脚。

邱亮就大叫起来:“干嘛?踢我?看我不踢死你!”他站起来,用脚踢郭启。

郭启也站起来,踢他。

“就是怨你,要走这条路。就是怨你!”郭启说。

“好。反正是个死,我先踢死你再说。”邱亮也装做火大。

两个人一边骂声不断,一边互踢起来。

他们这一踢架,我们所有的人都站起来,装做避让的样子,在场地中央到处躲闪。

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彝族男兵跑过来想要阻止他们。

我挣开绳索,快步到那女巫面前。一把勒住她的脖子,一手拔出她的发簪,抵住她的喉咙。

“住手!”我大喝一声。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起来的变故惊呆了。

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十几个人过来围着我和女巫。

这中间当然有那个中年男子。

“我不想杀她,你们别逼我!”我看着他们慢慢围拢。“最好是散开!”

族长说了句什么,他们散开了些。

“壮士,请息怒!一切好说。”那个族长说。

原来他会说汉语啊。

“我说过,我并不想伤害她。我只想安全离开这里。”我说。“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保证放了她。”

“好。你说。”族长说。

“把我的同伴都放了!”我说。

族长说了句什么话,几个男兵上来把钟将军和其他几位的绳索解开了。

我把女巫挟持到钟将军身边。

女巫被我勒住脖子,剧烈的咳了好几下。

我稍微松一点点,让她呼吸。

“归还我们的兵器和马匹。”我说。

族长说了什么话。

那个中年男子怒气冲冲的回了什么话。

族长又对另一个男兵说了什么话,那人带了几个人去了。

我们的兵器被丢在了地上,马牵到了场地边上。

我对兄弟们说:“拿兵器,上马。”

他们捡起兵器,先把那个背部受伤的兄弟扶上马,单独一骑,然后,两人一骑的上了马。

我把女巫一掌打晕,扔上剩下的那一匹马的马背,自己再跨上去。

“壮士,壮士……”族长在后面叫喊着。

我说:“为了防止你们再使诡计,让她送送我们。只要我们安全了,她就能安全回来。”

我对兄弟们说:“快走!”

我们一抖缰绳,马飞奔起来。

后面,是中年男子带着他的人,跑着追了一段路,看看追不上,放弃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