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幸存者 正文 前往阿富汗

cjwyc 收藏 19 5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0.html[/size][/URL] 前往阿富汗 我们练为战,战为胜。随时准备着,尽全部力量完成祖国交付的任务,必要时使 用暴力,迅速履行职责,但我的一切行为必须符合军队所捍卫的原则。 勇士们流血牺牲,树立无比光荣的传统,弘扬震慑敌胆的威名,我坚定地维护这 一切。在逆境中,先辈的遗志将坚定我的信念,指引我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0.html


前往阿富汗

我们练为战,战为胜。随时准备着,尽全部力量完成祖国交付的任务,必要时使

用暴力,迅速履行职责,但我的一切行为必须符合军队所捍卫的原则。

勇士们流血牺牲,树立无比光荣的传统,弘扬震慑敌胆的威名,我坚定地维护这

一切。在逆境中,先辈的遗志将坚定我的信念,指引我的行动。我绝不失败。



















海豹突击队员之间的告别往往非常简单。轻轻地拍一下脊背,或者友好地拥抱一

下,没有人会说出大家心中的想法:伙计们,我们又要去打仗了,去另一个麻烦

的地方,又有些差劲的敌人想在我们身上碰运气……他们肯定是疯了。

海豹突击队就是这样,这些美国武装力量中最精锐的战士们无言地告别,表现出

战无不胜的信念。海豹突击队员们身材高大、行动敏捷、训练有素、足智多谋,

神出鬼没,没有人能发现他们的踪迹。而且他们武装到牙齿,用步枪的时候都是

神枪手,用机枪的时候是艺术家,白刃格斗和徒手格斗也是拿手好戏。一般来说

,我们相信世界上几乎没有我们用炸药和子弹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们在海上、空中和陆地上展开行动。这也是“海豹”①这个名字的由来。美国

海军海豹突击队,无论在水下,在水面,在陆上,在空中,我们都能完成任务。

不过现在我们要去的地方与水基本上没有关系。那里到处是山,严重缺水,海拔

一万英尺以上,树木稀少,荒凉得如同月球表面,是世界上最孤独、有时也是最

混乱的地方之一。那就是阿富汗。

“再见,马库斯。”“祝你好运,迈克。”“放松点,马特。”“一会儿见,伙

计们。”离别的场景就像昨日般历历在目,有人拉开了我们营地宿舍的门,灯光

射入巴林温暖的黑夜。这是一个奇特的沙漠王国,一条两英里长的“法赫德国王

堤道”将它与沙特阿拉伯连接起来。

我们六个人穿着轻型战斗服(卡其布制的沙漠迷彩和欧克利突击靴)走出房间。

外面有温暖的微风吹动。这还是3月,还没有像盛夏那样酷热难当,但对于美国人

来说,甚至是对我这样一个得克萨斯州人来说,这样的春天也热得异乎寻常。巴

林位于北纬二十六度,在巴格达以南四百多英里处,气候异常炎热。

巴林首都麦纳麦城位于巴林岛的东北角,我们所在的部队驻扎在麦纳麦城的南郊

,而负责进出巴林飞行任务的美国空军基地则位于穆哈拉格岛②,这意味着我们

要去空军基地就必须从麦纳麦穿城而过。

这段行程大约有五英里,我们必须穿过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城市。当然,当地居

民也不喜欢我们,他们总是一副愠怒的表情,仿佛美军的出现令他们厌恶至极。

麦纳麦的某些区域被称为“黑旗区”,这些地区的商人、店铺主人和市民在门外

悬挂黑色旗帜,表示“此处不欢迎美国人”。

我们驱车穿过麦拉麦,来到了穆哈拉格岛,岛上的美国空军基地就位于巴林国际

机场的南面。一架巨大的C-130“大力神”运输机正在等着我们。这是一架大型涡

轮螺桨货运飞机,是平流层中噪音最大的飞机,是专门用来运输粗糙货物的钢铁

洞窟--决不应该载运我们这样多愁善感、细致优雅、满腹诗情画意的人。

我们把基本装备装上飞机:重机枪、M-4步枪、赛格-索尔九毫米手枪、战斗刀、

子弹带、手榴弹、医疗和通信设备。几个家伙在机舱里挂起厚网结成的吊床,其

他人则坐在编网制的座位上。商务舱?不是。但蛙人出门都不轻松,他们也不指

望旅途能够多么舒适。顺便说一句,我们都是蛙人。

如果我们六个被扔到严酷的战场上,不管泥泞不堪也好,寒风刺骨也罢,也不管

我们是受了伤,陷入包围,以寡敌众,还是在做殊死搏斗,你都不会听到一个字

的抱怨。这就是我们的兄弟情谊,一种绝对美国式的兄弟情谊,它是用鲜血凝成

的,来之不易,牢不可破。

机组人员确认我们都已经坐好之后,那些波音引擎开始雷鸣般的怒吼。上帝。噪

音之大简直难以置信。我还不如干脆坐在变速箱里。整架飞机抖动着冲向跑道,

起飞后迎着从阿拉伯半岛沙漠吹来的强风,朝西南方飞去。机上除了机组人员和

坐在机舱后部的我们之外没有其他乘客。

我们在巴林湾上空左转弯,向东南飞去。在我们身后是酷热的令人厌恶的伊拉克

和它的邻国科威特,这两个国家我都曾驻扎过。在我们的下面则是沙漠王国卡塔

尔,也是世界未来的天然气之都;遍地石油的阿布扎比;若隐若现的迪拜摩天大

楼;再向东飞,就是阿曼崎岖的海岸线。

在巴格达,我们面对的敌人常常是看不见的,必须四处仔细搜寻。这些敌人无处

不在,极度危险,而且让我们感到完全不知所措。

到目前为止,那些隐藏在山里的武装分子在与我军的遭遇战中占了些上风,这也

就是高层派我们前往的原因。在这种时候,山姆大叔就会脱下天鹅绒的手套,露

出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的铁拳。

我们知道自己的目标,也知道我们将前往何处:兴都库什山脉的高峰。本·拉登

和他的追随者可能依旧藏身其中。就在山中的某个地方。


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的守则中,最后两段是这样写的:

我们练为战,战为胜。随时准备着,尽全部力量完成祖国交付的任务,必要时使

用暴力,迅速履行职责,但我的一切行为必须符合军队所捍卫的原则。

勇士们流血牺牲,树立无比光荣的传统,弘扬震慑敌胆的威名,我坚定地维护这

一切。在逆境中,先辈的遗志将坚定我的信念,指引我的行动。我绝不失败。


即便按照海豹的标准衡量,与我一道离开巴林的同伴们之间的差异也实在太大了

。马修·吉恩·埃里克森中士还不到三十岁,来自加利福尼亚,深爱着自己的妻

子辛迪、双亲科德尔和多娜,还有他的弟弟杰夫。

我一直叫他艾克斯,我们的关系很好,我的孪生哥哥摩根是他最好的朋友。艾克

斯曾经去过我们在得克萨斯的家,而且我们两个人曾在海豹运输载具第一大队A排

一同服役很长时间。他与摩根在海豹突击队受训时曾经一起接受过游泳和狙击训

练。

艾克斯是个安静的人,身高六英尺四英寸,一双锐利的蓝眼睛,一头卷发。他是

我所见过的益智棋盘游戏“智力追击”最出色的玩家。我喜欢跟他交谈,因为他

的知识非常丰富,无论是地理位置、国家、人口、主要工业,他全都一清二楚,

能够让哈佛大学教授相形见绌。

在部队里,艾克斯一直驾轻就熟,头脑清楚,我也从未见过他心情沮丧。他是个

行家,在别人看来困难重重的任务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在战斗中,他是位

超级运动员,动作迅速、凶狠,必要时冷酷无情。他的家人永远不知道他的这一

面。他们只看到一个冷静、开朗的海军军人,喜欢欢笑和冰镇啤酒,本来可以成

为一名职业高尔夫球手。

艾克斯对中东了如指掌,曾先后在约旦、卡塔尔和非洲之交吉布提服役。我们同

时成为海豹突击队员,而且因为我们两个都非常喜欢讲俏皮话,所以相处得非常

融洽。另外,我和他一样,只要有一点压力就会失眠。我们经常会一起待到半夜

,真的,再也没有人能让我那样开心了。

我总是嘲笑他邋遢。有时候,我们一连几周每天都要执行巡逻任务,没有时间洗

澡,而且既然几个小时之后又要涉过齐胸深的污水,洗澡也没有什么意义。我这

个士官与他这位海豹军官一般是这样相互交谈的:

“迈克,你简直臭的像堆狗屎,看在基督的份上,你干吗不去洗个澡?”

“马上就去,马库斯。明天提醒我,记住了吗?”

“收到,长官!”

对那些他最亲近的人,迈克总是送一些大个头的礼物,换句话说,就是美国的公

路交通标志。我记得他送给他漂亮的女朋友希瑟用礼品盒包装起来的交通锥标,

作为她的生日礼物。圣诞节的时候,又送给她装在锥标上的红色闪光信号灯。当

然,信号灯也是用礼品盒精美包装起来的。我过生日的时候,他则送给我一个停

车标志。

你还应该看看他的旅行包。那是一个巨大的帆布曲棍球包,是全海军最重的行李

。包的样子跟他最喜欢的球队“纽约游骑兵队”用的包很像,但上面没有队标,

只有两个大字,“滚蛋”。

迈克在任何场合下都能说出让人捧腹的俏皮话。他有一次碰上了一起差点让他丧

命的严重事故。后来有人问他当时是怎么回事。

“行了,”这位来自纽约的上尉答道,好像他已经深深地厌倦谈论这个话题一样

,“你们总是提那件事。别提了。”

实际上,事故发生只有两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