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正文 心事

til1111 收藏 12 1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外蒙古问题由来已久,从清朝那时候起,沙皇俄国就在策划外蒙的独立。并趁中国辛亥革命之机,一手道导演了1911年的外蒙自治闹剧。民国成立后,不管是孙大总统,还是袁大总统上台,都在为外蒙问题伤神,并一再强调蒙古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民国建立后,中俄双方就一直在这个问题在谈判。1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外蒙古问题由来已久,从清朝那时候起,沙皇俄国就在策划外蒙的独立。并趁中国辛亥革命之机,一手道导演了1911年的外蒙自治闹剧。民国成立后,不管是孙大总统,还是袁大总统上台,都在为外蒙问题伤神,并一再强调蒙古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民国建立后,中俄双方就一直在这个问题在谈判。1913年,更是在北京谈了整整六个月,最终,达成了六点协议。

其中有两条是袁克恒最为看重的。

一:俄承认外蒙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之一部分,保持中国历来所有各种权利。

二:‘今后’俄蒙订约,须先经中国政府许可。

从原则上来讲,中国是不应该和俄国人谈判的,更何况,协议中将外蒙很大一部分利益都让给了俄国。但当时的国际关系错综复杂,在许多问题上,中国已经失去了其应有的主导权地位。

英国为了近一步蚕食西藏,日本为了继续其对南满的殖民统治,都在为俄国人呐喊助威,并跑出来充当不公正的协调国角色。

俄国更是和蒙古王公签定了极不合法的《俄蒙协约》,变相承认了蒙古独立。

袁克恒认为,已民国当时的情况来看,战则必败,输则更损,能谈到这样程度已经很不错了。最起码俄国人承认了外蒙是中国的领土。他们能承认此点便好,这便为今后的蒙古问题留下伏笔。不失为特殊时期之特殊办法。

可孙先生领导革命党说什么都不同意此六点协议,反对之声如潮,更是在南方酝酿发起‘第二次革命’。当时许多人看不出这将意味着什么,但作为后来人的袁克恒却深知此中利害。


历史上,《外蒙六点协议》在国人的一片反对声中,和第二次革命的枪炮声中宣告破产。看似是民国得到了应有的骨气,但却也正和了俄国人的心意。

沙皇本就对‘俄承认外蒙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之一部分,保持中国历来所有各种权利’这一条极为不满,他想要的是彻底分裂中国,一听协议没有达成,高兴都睡不着睡。

等日后袁世凯解决了‘第二次革命’的危机,坐下来再和俄国人谈的时候。俄国死死地抓住了袁世凯想要称帝的野心,在新的协议中,将上面所述的那一条,划归《声明另件》。使得民国在往后的蒙古问题上,处于极为被动的位置。

这让袁克恒想起了一句话——愤青误国。当时的民国根本就没有实力和俄国人开战,满清政府当年到是挺着脖子上了,和欧洲人打过两次鸦片战争,可到头来,还输的不是更惨,赔的更多?

二十世纪初的世界,本就没什么公理可讲,俄国的问题远还没到解决的时候。袁克恒能看到未来将会发生什么,所以他有把握,只要俄国人承认了外蒙领土归属,那中国,必有一天回将它拿回来!

这是袁克恒第一次改变历史,为此,他整整给民国二号人物梁士诒,写了十五页的长信。将许多问题论证了再论证,分析了又分析,最终逼得梁充当了一回卖国贼,促成了那历史上所不曾有的《外蒙六点协议》。

也是从那时候起,梁士诒、曹汝霖、梁启超这些政客们,对袁家的六公子有了新的认识。今天,更是让曹汝霖来亲自迎接他。

曹汝霖来接袁克恒,其实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欧战刚一爆发,袁克恒就又给梁士诒去一封电报,逐一陈条了欧洲列强的当前形式,并断言‘协约国’一方必胜。力劝民国起兵参战,解决德、奥国的在华势力。

袁克恒的去电很快引起了袁世凯的高度重视,他老人家又企是个省油的灯,自然也能看出其中的‘微妙’。于是,袁世凯连夜招见‘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外交次长’ 曹汝霖商议。梁、曹二人对袁克恒的提出的建议大为赞赏,可谓不谋而合。梁、曹二人连夜表态,只要中国能加入‘协约国’一方,就可凭同盟之谊,要求列强放弃一定的在华‘特权’,恢复平等。同时,还能彻底的解决‘同盟国’一方(德奥)的在华租界问题,废除与之的签定的不平等条约。

袁世凯也早就料定此中大有可为,只是他还拿不定主意,应该要站在哪一边。听梁、曹二人都这么一说,袁世凯马上下定了决心,当月便对‘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提议,由中、英两国共同开辟‘亚洲战场’。

中国军队进攻德国在远东的堡垒——青岛!而中、英两国海军,则组成联合舰队,共同歼灭在胶州弯内停泊的‘德奥远东舰队’!

加入一战,对新成立的中华民国来说,是一个重返国际舞台的大好契机。就如袁克恒在电文中所陈述的:列强割据,必会因欧战倾覆,而新民国,绝不应放弃这个重新崛起的机会。要以战争换尊严!不遗余力的参与进去!

但是,‘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却极其傲慢的拒绝了袁世凯。在当时的朱尔典看来,解决欧洲战事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也根本就没想到,与德、奥的战争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鏖战,根本没必要借助中国的力量。在朱尔典那高傲的眼中,中国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中国也根本没有与大英帝国站在一起的资本。

朱尔典的言辞拒绝令袁世凯很气愤,但秘书长梁士诒却说,只要欧洲战事持续下去,英国就没有理由拒绝中国。接纳中国参战,只是早晚的事情。而中国所需要做的,仅是等待。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日本次跳了出来,企图再次阻止中国的崛起。日本人这次不但打碎了民国想要参加一战的想法,还毛遂自荐出兵青岛,与英国人一起开辟了亚洲战场。摇身一变,成为了‘协约国’中的一员。

从前德国人的在华利益,日本人现在不但想要全盘接管,还变本加利的提出了更为无礼的要求。《二十一条》是什么?是亡国灭种的毒药!想到此处,袁克恒不禁攥紧了拳头,他已经十七岁了,不应该看着历史再这样发展下去。

“怎么了克恒?好象很紧张啊”曹汝霖意味深长的问。

袁克恒突然想起了刚才曹汝霖关于《二十一条外秘约》的话,连忙笑道:“国内局势如此紧张,我很为父亲担心。对了曹叔,刚才您说倒哪了?”。

曹汝霖反笑道:“啊——,没什么。但这曹叔以后就不敢再要叫了,我哪担当得起啊,叫次长便好”。

“次人大人?那好,以后我便叫您次长大人了”。

“唉,大人两字也免了,叫次长”。

袁克恒淡淡一笑,转头望向车外。他知道曹汝霖打的是什么心思,这人比鬼还精三分,正变着法儿想探出自己的想法。

曹汝霖一定知道父亲要称帝了,当臣子的还敢再给皇子做叔叔?袁克恒到也不怕曹汝霖看穿了什么,日本人不就是已帮助父亲称帝为要挟,想让父亲签署《二十一条》吗?袁克恒这次回来,便是死,也要阻止这两件事的发生。只是,曹汝霖不是个一般的昧日派,不足与之为谋。

清末出的这些维新派,新潮人物,往直了说,都是日本人培养出来的。就是那远在南京,声望隆高的孙先生,不也是靠日本人的庇护才得以起家。指望这些人和日本人翻脸?白日做梦!

日本人这一手毒得很,他们似乎忘了当年自己在西方人面前是如何的卑躬屈膝,有了点资本,就想收小弟造反。活脱脱地,把自己那西方走狗的身份,美化成了‘亚洲卫士’。想拉着中国给他当小弟,不,是当奴才!

袁克恒一直都对革命党没什么好感,虽然也知道他们的初衷是好的,但这群人,日本人的毒中得太深!养虎遗患。


想要阻止《二十一条》的签署,近而断了父亲称帝的念头,有谁可以依靠呢?

梁士诒?勉强算是半个吧,那人向来以国体为重,倒也不盲目崇拜谁。这次的参战事宜更是少他不得的周旋,说什么也要把他拉上船。

黎元洪?这个被人强绑上台的大督军,会不会缺乏做大事的魄力呢?

冯国章?此人老成持重,在军中更是举足轻重,但城府颇深,很难会看上自己这个毛头小子。要是自己有大哥的身份,也许还能说得动他,但现在只得放在一旁。

南方的革命党是万万不能用,不是信不过他们,利益悠关,需防备他人落井下石。

这想来想去,袁克恒觉得可用之人都攥在父亲手中,此事可就难办了。也许,说服父亲才是最好的办法,但袁克恒对此不抱太大的希望。权利会让一个人发疯,六亲不认,坐下来谈根本行不通,唯一的办法就是造势,逼着父亲放弃称帝的念头。

他要让形势风起云涌!堪比五四!

(我要说话:在铁血发文章真是又期待又害怕,因为他们都说,铁血的爱国多,那个多。而我写的这个东西,多少有那么些软,也不能靠王八气杀敌一千,不损一人。有时候,甚至还必须‘卖国’。所以只发了5000字,算是看看形式吧,虽然短,但希望大家最好给点建议,说说看法,众怒不可犯,我也不想沦为罪人。如果我错了,我愿意改,谢谢大家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