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正文 归国

til1111 收藏 1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公元1915年2月,北平火车站外戒备森严、刀枪如林,成队成队的北洋军将整个车站严密封锁,禁止任何人靠近。 “都有了!立正!”。 三个年龄相访且打扮时髦的年青人,在大队士兵们的夹道护送下走出了车站,他们均是一身西装革履,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在三个年轻人身后,是一大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公元1915年2月,北平火车站外戒备森严、刀枪如林,成队成队的北洋军将整个车站严密封锁,禁止任何人靠近。

“都有了!立正!”。

三个年龄相访且打扮时髦的年青人,在大队士兵们的夹道护送下走出了车站,他们均是一身西装革履,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在三个年轻人身后,是一大群下人,大包小包拎着,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装了多少东西。长长的,跟了好大的一排。

三个年轻人刚出来,一位年轻的军官便跑上前,敬礼道:“卑职奉大总统令,前来迎接三位公子!”。

走在最前面的年轻人面无表情,显得文文弱弱,低声问:“车来吗?”。

“把车开过来!快!”。

军官一挥手,三辆早已准备在一旁的‘洋马车’开了上来,停在三个年轻人面前。

在民国初年,汽车绝对是一个稀罕事物,老百姓们平时能见到一台,都要当做‘见闻’一样珍藏,逢人便会说道说道‘洋马车’神奇。想不到,今日一下就见到三台,竟还如下崽子一样排成了行。

一定是来了大人物,会不会是东洋鬼的代表团?一时间,人群中议论纷纷,也不知是谁先喊了有一句,“打倒列强!反对二十一条!日本人滚出中国去!”。

人群很快开始骚动,越来越多人跟着嚷嚷起来。护卫在三个年轻人身边的士兵们连忙转身,将长枪横住。

“公子们,快点上车吧”军官焦急的催道。

走在最前面,脸色本就不太好看的文弱后生闻言,迅速地钻进一辆汽车。在的他身后,是个长相跋扈的愣小子,正翻着豹眼瞪向鼓噪不止的人群,大骂道:“真是反了啊!来人,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军官为难道:“七公子,卑职只是奉命将三位公子接回去。这抓人的事,要等警察厅的人来了才行”。

“什么!?你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愣小子扬手就要打人,但刚刚撑起的巴掌被人从后一把擒了过去。

“七弟!你还嫌惹祸不够?”。

愣小子转头一看,骂道:“用得着你管!”。刚想反手要挣脱那人的控制,但挣了几下都没能挣开,立时便急红了眼,抬起肘子就要打人。

这时,早就钻进车里的年轻人焦急地露出头,“七弟,赶紧上车吧,母亲还等着我们呢。算五哥求你还不行吗?快上车吧”。

“哼!”

他瞪了那多管闲事的人一眼,气鼓鼓地上了另外一辆车。

见‘瘟神’被打发了,军官的脸色变得好看了一点,忙对帮忙的人小声客气道:“您一定是六公子吧?曹次长在车上等您呢”。

长相平和的年轻人朝最后一辆车上望了一眼,玩笑般道:“他也来了?我还以为他忙得脱不开身呢”。

临上车前,六公子担忧地朝人群中看了看,看到那些山呼口号的年轻人,各各都群情激愤,狠不得冲上揍人。顿感形式逼人。

一上车,等在车里的外交次长曹汝霖便命令司机马上开车,直奔总统府。

“克恒,此次留学英国的感想如何?”。

袁世凯的六子袁克恒笑道:“还好吧,只是那么边的局势过于紧张。本以为回国后能太平一点,看来也不乐观”。

袁克恒望着车外的人群。

“是啊”曹汝霖如长辈般拍了拍袁克恒的腿。“日本人去年占领青洲后(青岛),不顾我方的强烈反对,强行接管了‘胶济铁路’全线。此刻,正咄咄逼人的与我们谈判呢。克恒,你怎么看?”。

“《二十一条》?当然是严词拒绝了”。

“到底是年轻人啊!”曹汝霖苦笑道:“但事情远远没那么简单呐,贤侄可知,东洋人这次给你老爷子开的是什么筹码吗?”。

袁克恒不屑道:“狼子野心之毒不辨自明,无非是些口头许诺罢了”。

“哦?难道贤侄已有所耳闻?”。

曹汝霖惊讶地望着年仅十七岁的六公子,日本人提出的《二十一条外密约》除了大总统本人,知道的不过了了几人。这事说什么也不应该传出去才对,可这小子好象已经知道了?!

袁克恒的眼睛虽然一直盯着车外,但也观察着曹汝霖的动静。对这个日后中国最大的卖国贼,他有着极为复杂的认识。

从事实上来讲,曹汝霖是个能干的人,早年曾在留学日本,一心渴望君主立宪。当年,就是他的亲自觐见劝说,才让老佛爷下定了‘立宪’的决心。其在口才、世故上的本事,由此可见一斑。

也正是因为曹汝霖的能说会道,民国成立后他才得已顺风顺水,领‘外交次长’的职位,但凡是与国外人打交道,多是梁士诒拿大调,他出面周旋。但此人对待日本的态度,过于暧昧。

袁克恒从小就对曹汝霖没什么好印象,原因无外,因为他知道此人日后所做的那些勾当。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便是曹汝霖亲手签定,五四运动的时候,这人还因此被爱国青年烧了房子,骂的百死难赎其罪。

可后来,袁克恒发现,曹汝霖并不像‘印象’中的那么不济。此人不但不能算是个软骨头,还颇有能力,处事虽有些圆滑,但对于外交方面的事物见解独道。

一年多前,袁克恒第一次和曹汝霖‘打交道’便一拍即合,才落下了今次由他亲自迎接的情分。

袁克恒到今天是第一次和曹汝霖面对面交谈,以前与之见面,无非是叔侄见礼,问候家常。或是书信、电报来往。

两年前,袁世凯当上总统后,便让大教育家‘严修’,带他上的三个儿子,五子袁克权、六子袁克恒、七子袁克齐,去欧洲学习军事。

1913年临去欧洲前,十五岁的袁克恒给‘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留过一封长信,信中阐述了他关于蒙古问题的观点。力劝梁士诒顶住压力,促成当时在北京谈判的《外蒙六点协议》。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