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四部 返乡:仇恨满腔 第六十一章

潇然001221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兰馨向右方甩出去的一支柳叶镖挡住了从右边扑过来的黑家伙,那东西一阵扑腾着掉到了地上,却来不及躲左边扑过来的那黑家伙!

兰馨一矮身,那黑家伙“呼”地从头顶上飞过,爪子下抓,抓伤了兰馨的手背。看着那家伙飞过去的瞬间,兰馨腰一挺,右手又飞起一支镖追着它而去,于是,它也是一阵扑腾着掉下来。

看着还在地上扑腾的两个黑家伙,兰馨已经估计到是两只鸟,因为自己往树干上扔柳叶镖又用力撑着树干,摇动了树干打扰了树上的生灵了,于是才让它们攻击自己。不过,兰馨有些奇怪,这应该不是一般的鸟,它们个头不小还飞得很快,又有尖利的爪子,而且还充满了攻击性!

于是,兰馨警惕地走了过去,看到那两个大鸟已经不再扑腾了,就用脚尖轻轻地踢踢,把那鸟的头翻了过来,圆睁的大眼睛突然盯住她一样,把兰馨吓了一大跳,伸出去的脚赶紧缩回来!

定定神,兰馨再仔细一看,原来是猫头鹰!

这种昼伏夜行的鸟儿兰馨在老家就看到过,在她的家乡就把这猫头鹰叫做“夜猫子”!不过,那可不是当成好鸟看的,叫什么“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她和姐姐在五岁的时候第一次看到这种鸟,还被吓哭过呢!就是此时兰馨看着这两只猫头鹰,心里还扑腾扑腾地,她忍不住抬头往宅院的高墙看去,好像就觉得会有什么东西出现呢!

正好这个时候一阵风吹来,树上又噼噼啪啪地掉下许多枯枝,把个兰馨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冲着大门喊道:“哨兵!哨兵!谁在外面站岗呢?快进来一个!”

闻声大门开了一个缝儿,一个战士探进头来,问道:“兰馨队长,是你在叫我们吗?”

兰馨看到挂在大门外的马灯射出的光随着那战士打开的门缝也射进了院子,心里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赶紧对那战士说道:“外面站岗的是两个人吗?我刚才打了两只鸟,你们谁进来把它们拿出去吧!”

那战士进来后,走到近前一看是这东西,就说道:“啊,兰馨队长!这是夜猫子啊,它怎么会到院子里来了?啊,它们来可不会有好事,!”

兰馨听到这话,故作镇定地说道:“哦,这里也把它们叫夜猫子啊?我们家乡也把它们叫夜猫子,也并不是预示着什么好事坏事的,它实际上学名叫猫头鹰的,是益鸟,会抓田鼠呢!别瞎想!嗯,不过,咱们这桥头镇上也真来过夜猫子了的,那就是小鬼子!我现在不是把它给打死了嘛。”

那战士却仍然没有用手去捡那两只猫头鹰,而是拔出腰间的刺刀把两只鸟串在一起,还远离自己的身体挑着往外走去,一边对兰馨说道:“我把它们扔远点去!”

兰馨看着他的动作有些好笑,却突然间想到那两只猫头鹰身体上还有两支柳叶镖呢,赶紧让那战士停下来,自己动手在那刺刀串着的鸟儿身上找出来。

看着那战士挑着两只猫头鹰走出院门,兰馨转身提着镖走向厨房去找水洗洗,一边想到,自己的最初对猫头鹰(夜猫子)的感情,不是也和他们一样吗?虽然自己早就从学校的图书馆里知道了关于猫头鹰的科学知识,也知道了世界上不同国家对猫头鹰有着很不一样的感情。

比如希腊神话里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爱鸟就是一只猫头鹰,那是一只可以预知事件的神鸟,所以在希腊猫头鹰就是一种智慧的象征啊!姐姐还说过,同样是莎士比亚的剧作,猫头鹰可以在一个剧里预示死亡,却在另一个剧本里却唱出欢乐的歌!

是啊,民族的情感是一个民族通过千百年的融合后所形成的,族群全体成员所共有的对自然、环境、人生、社会等等的认知,它会左右着这个族群里的每一个人的情感!

天,世界上得有多少个民族啊,那该有多少的不同呢?怎么可能如此大同呢?这小鬼子就想的什么“大东亚共荣圈”,可能吗?太阳是从东方升起,却是在中华大地上升入顶空啊,他们就以为太阳永远照着自己的吗?竟然就只有一个血红的太阳画在旗子正中,狂妄!偏执!

还是看看我们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吧,多么大气!

兰馨记得在学校里,先生讲过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是孙中山先生确定的 —— 旗帜上的三色跟三民主义对称,白色代表民生主义,蓝色代表民权主义,红色代表民族主义,同时,青天也代表自由、白日代表平等,满地红则是代表博爱。

兰馨不由得多想了一下子,这实际上就是姐俩相同的地方,但是她更活泼灵动些,不太能像文婉那样静下来再往更深处去想,能够这样联想,也就是因为今天独自在宅院里,但是也就这么感慨了一下下,又放下了。

转了一圈后,兰馨还是坐下来一边把洗过擦干的柳叶镖放入镖袋里去,一边想起沈剑说的明天开始训练的事情,回忆着黑龙潭边上沈剑带着大家的训练内容,总结着自己从拿起武器参加对小鬼子的战斗的心得,在心里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粗略的提纲 —— 就以黑龙潭时候的训练为母本,再增加训练项目和训练量,特别分队的“特别”就在于更多更好地掌握战斗的技能和技巧!

而具体训练些什么项目,兰馨觉得应该重点琢磨明白沈剑给安排的教官们的特长!于是,兰馨又在心里想着沈剑给特别分队安排的教官们:

沈剑大哥,中央军校的高材生,又在对鬼子的实战中有那么多的经验,从南京到这里大大小小的仗可都是他指挥的啊,我们不仅冲出了南京城,而且由五个人发展成为两百多人的锋芒铁血队呢!他当然是总教官了,他提出的训练项目和方法应该是最正规和科学的,而且最有实战的指导意义。

世杰大哥当然是教日语和文化了,这个大哥已经说过了。

虎哥,他会的那些大哥都能指导啊,沈剑大哥安排他来教什么呢?哈,对了,一定是教驾驶汽车!现在石桥边上停着两辆汽车呢,仓库里汽油多多的,够用着呢!是啊,如果我能够把车开得至少像阿彬哥的水平,昨晚和今天上午就不会让大哥和虎哥那么累了!

李小刚?他教什么呢?猎人的那一套应该有不少人会啊,不过,他心思细密,手又特别巧,想来大哥是要让他做猎手战士们的表率,集思广益。嗯,大哥说,要提倡战士间互教互学,对,就让他们把自己的绝活都显出来,大家都来学学!哈,等大家把相互的绝活都学会了,我们这个特别分队该够多厉害啊。

我和姐姐么,当然得想着把太极功夫怎么融合到军事技能中去,当然,我们还有教大家文化知识。对,姐姐虽然大学里学历史,可是她的知识哪里只是这些呢?我好歹也算学了一年多化学知识啊,这些总是要慢慢教给大家的。

正想着,听到外面街道上传来跑步的声音,在街道两旁房舍的回音应和中显得很是雄壮,当听到脚步声中响起“一二一”的时候,兰馨感觉有一种能够使热血沸腾的东西在胸中涌动!

兰馨有一种要去和大家一起奔跑的冲动,抬腿之间左边身体的疼痛让她停了下来,还是耐下心来走出堂屋,站在院子里,静静地站起太极桩,让身心与自然融为一体,缓缓地进入太极内家功夫的修炼之中去。

当再次听到街道上传来跑步声的时候,兰馨的心已经完全静了下来,又过了半小时,缓缓地收功。然后把堂屋里的油灯端着走向厨房去,用一只手往那口大锅里舀满水,坐到灶台旁的小凳子上,点燃了柴火,她要给过一会儿就回来的大哥和姐姐烧热水烫脚!

文婉跟着大队跑步回来,赶紧地安排了后勤分队的工作,带着李菊她们三人再次巡查完病房,耐心地安慰着几个轻伤员。又走到炊事班去安排明天早晨的工作,就赶紧往朱家宅院里赶来。

这两个昼夜的战斗,文婉和兰馨有了好几次的分别,而且其中一次兰馨是受伤回来的!而且今晚又是把她一个人留在大宅院里,文婉牵挂着妹妹的伤,不知道好动的兰馨得多难受呢!

文婉一边想着一边快步走向朱家宅院,走上大门,哨兵给她敬礼,她赶紧微笑着回礼。

可是,文婉推门进去,却看见堂屋和南厢房都是一片漆黑的!文婉心里一阵紧张,赶紧喊道:“兰兰!兰兰!你在哪里?”

然而,空旷的院子里没有回声!

文婉心中一紧,赶紧反身回到大门,打开门问哨兵:“兰馨队长出去了吗?”

哨兵回答:“没有啊!哦,刚才她打下来两个夜猫子,让我们给扔了,然后就一直没有叫过我们啊。文婉队长,有什么问题吗?”

文婉赶紧安慰他们说:“哦,没有什么问题。可能她到后面厨房去了,我去找找看。你们继续站岗吧。”

文婉穿过院子往厨房转去,果然看到了厨房传来的光,心里一下子松了下来。可是,她走进厨房,却仍然没有看到兰馨,还以为兰馨躲起来在和她开玩笑,赶紧往门后看去,却也没有人!

文婉又紧张了起来,喊道:“兰兰,你在哪里?大晚上的,不许吓姐姐!”

兰馨此时坐在灶前看着炉膛里燃烧的柴火正愣神呢,她的确没有听到姐姐的声音,却也没有想什么,突然听到姐姐在这厨房门口喊她,这才回过神来,并没有想着好玩来吓姐姐,赶紧站起来说道:“姐,我在这里烧水呢。”

文婉赶紧快步走过去,抱着兰馨的腰,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说道:“兰兰,你把我给吓着了!怎么想起要跑厨房里来烧水呢?我叫你也听不到啊?”

兰馨笑着把头靠到姐姐肩膀上说道:“哈,这样就会把姐姐给吓着啊?我就是想起烧水了呗,也没有为什么啊。”

文婉揭开锅盖,用手背去试一下温度,对兰馨说道:“已经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不然大哥他们回来也会像我一样看不到人担心的。”

文婉轻轻推开兰馨,走到灶前,把灶门口的柴全都推到灶膛里面去,收拾了旁边的柴草后,站起来拉着兰馨的手走出了厨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