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一章 探密抚仙湖 第一节 考古队出发

罗列 收藏 13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我叫罗列,湖南人,是中国地质大学的2006届在读博士生,我的导师是中国著名的考古学家裴致远教授。两年半的繁重学习已经过去,再过半年,我就将毕业。最近,我和江教授准备到云南省澄江县抚仙湖做一次考察,当然,最主要的是完成我的毕业论文。而我的毕业论文,正是以古滇国的文化研究为题。在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我叫罗列,湖南人,是中国地质大学的2006届在读博士生,我的导师是中国著名的考古学家裴致远教授。两年半的繁重学习已经过去,再过半年,我就将毕业。最近,我和裴教授准备到云南省澄江县抚仙湖做一次考察,当然,最主要的是完成我的毕业论文。而我的毕业论文,正是以古滇国的文化研究为题。在抚仙湖附近挖掘出土的大批古滇国墓葬文物,是我必然要研究的对象。另外,对于传说中的抚仙湖水下城市遗址,我们也要一并考察。

我们出发的时间,就定在5月4日。那天,刚好是青年节。我们上午在实验楼下集合。同行的,除了裴教授,还有四个人,我的两位同学常大维和董钊,2007届的学弟李自刚和2008届的学妹江静。

裴教授的学生当然不只我们五个,选中我们五个人的原因,只因为我们一直参与了教授的这个考察计划。而且,我们四个男生还专门为此去进行了潜水训练。带个女的去,是我的建议,我对他们说:“如果没有女生,谁来为我们做饭?”那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活啊。

裴教授的女学生却只有这一位了。

裴教授学时渊博,性格稳重,他在学术上要求严格,在生活中却很随和,不拘常礼。我们私下里,常常叫他老头。常大维是北方人,大身板,大嗓门,性格也大大咧咧。董钊是个活宝,有他在,旅途就不寂寞。李自刚则比较内向,他不善言谈,只专心做他的学问。江静是湖北本地女子,皮肤白净,秀发披肩,中等身高,身材苗条,是个不错美女,比较调皮,喜动。

在这些人当中,董钊是我的舍友,所以只有他知道,我和江静其实是一对恋人。因为我要争取留校任教的关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在学校期间,对我们的恋人关系是比较保密的。

在教学楼下,我们把行李和设备都一一搬下来,有探测设备、声纳设备、计算机绘图数据存储、测深仪、定位器、摄像机、绳索、锤子、笔记本电脑等等。这些东西,都要打包好,然后往校车上搬,一会儿还要办理铁路托运。

看着这么多器材,江静却发愁:“带着这么多东东,这哪象是旅游啊?完全象是搬家。不对,搬实验室。知道的,说我们是去考古;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小偷呢。”

“哎呀,我就说大小姐,能不能少发点牢骚?快点,把那三把小锤子递给我。” 常大维站在车门口,转头对她说。

我走过去拍拍美女的肩膀:“放心吧,我们这次去啊,少说四五个礼拜,多则两三个月,你还怕没有时间去昆明啊、抚仙湖周边到处看看?”

“就怕到时候你们一个个的都去看那些云南美女,没有人陪我去逛啊。”江静假装失意。

“谁说云南只有美女?云南也有很多帅哥呢。” 董钊反驳道。

“真的?”美女两眼放光。

“我说你们上不上来啊?我都坐半天了,不上,我们走了。” 李自刚冲着两个人喊。

“走咯走咯,去看云南帅哥了。” 董钊嚷嚷着上了车。

教授和我们都上了车。

美女在后座的行李中乱翻。

“干嘛?别动,都打包好了的。你一翻,就弄散弄乱了。”则刚嘟囔着说,“净帮倒忙。”

“谁帮倒忙了?”她拿出一个弩机来,“看看,罗列,你把这个都拿去了,想到抚仙湖下面去射鱼啊。”

“我也就是玩玩。”我辩解。

“玩玩?在学校里,这里射射,那里比划,也就算了,还要拿着它千里行?”美女白我一眼,“这是危险品,懂不懂?不准带上火车!”

“这个,我倒是忘记了。”我大窘,“司机,麻烦你帮我带回去。”

“行。就放后排座椅下面吧。我先给你寄存着。”

“谢谢了。”我说。

很快就到了武昌火车站。

“大维,董钊,你们四个人拿着随身行李,去候车大厅等我。我和罗列先去办托运。”裴教授吩咐到。

于是,他们下车了,我们去了托运处。


等我和教授办理好托运回到大厅,找到他们时,江静还在缠着董钊讨论帅哥,美女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傣族彝族壮族帅哥?那些帅哥有没有韩赓帅?我们会不会去泼水节啊?”

“韩赓是谁啊?他有我帅吗?” 董钊故作帅帅的样子。

“韩赓是谁都不知道?你真白痴啊。” 江静拍了他一掌。

“那韩赓知道我吗?” 董钊又换了个自以为很酷的POSE。

“你很有名气吗?你是歌星还是影星?”

“对,我就是隐星,” 董钊故意躲在我身后,探出头来,做了个鬼脸,继续说:“被罗列挡住了万丈光芒的隐藏之星。”

江静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脸一红,给了他一个白眼。

“好了。别闹了。站起来,快检票进站了。”我拿起自己的小包,然后又看看美女说,“来吧,我帮你拖箱子。”

美女顺从的把手里的拖箱给我。

“大维,自刚,”教授招呼道,“行李拿好,大家都跟上!”

一行人跟着人潮,涌进站台。

2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