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一号:揭秘美国总统专机的过去和现在

据国外媒体报道,“空军一号”是一个无线电呼叫名称,用于指代搭载美国总统的任何一架美国空军飞机。为避免与同一空域的其他飞机混淆,只要总统一登机,这架飞机就被全体机务人员和所有空中交通管制员一致称为“空军一号”。下面就让我们揭开“空军一号”的神秘面纱。


飞行员起名“空军一号”


美国第一架正式作为总统专机使用的军用运输机是“道格拉斯”DC-4型,这驾专机被称为“圣牛”号,从1944年起,开始作为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专机。在二战爆发前,只有西奥多·罗斯福和伍德罗·威尔逊在总统任期期间离开过美国,这在国内引发了强烈抨击。但舆论不久即改变了风向。


杜鲁门入主白宫后,总统专机“道格拉斯”DC-6型被称作“独立”号,以示对杜鲁门家乡的敬意。艾森豪威尔的总统专机——洛克希德公司的“星座”飞机和“超星座”飞机则分别被称为“鸽子二号”和“鸽子三号”。艾森豪威尔还是首位以喷气机为座驾的美国总统——绰号“奎尼”(Queenie)的波音707客机。在艾森豪威尔执政期间,“空军一号”首次被用于指代美国总统专机。


“空军一号”的命名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肯尼思·瓦尔什(Kenneth Walsh)在《空军一号:总统及其专机的历史》一书中披露,“一次,艾森豪威尔总统乘坐代号为‘鸽子二号’的空军610专机出行。当天,一架拥有相同代号的东航商业飞机与总统专机同时进入一个空域,地面人员一时分不清楚,结果将总统专机与这驾商业客机混淆。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为了安全起见,艾森豪威尔的飞行员威廉姆·德拉普当即决定给总统专机起一个响亮的名字——‘空军一号’。”


瓦尔什还在书中谈到近半个世纪后比尔·克林顿作为总统最后一次乘坐“空军一号 ”旅行的故事:“在飞往克林顿政治生涯的起点——阿肯色州小石城——的途中,他从机舱前面走到后面,一路巡视了机舱、厨房和会议大厅,甚至还看了看媒体舱,显得恋恋不舍。”2001年,在离开白宫的那一刻,克林顿道出了他将会怀念的三件事:“我会怀念戴维营,会怀念海军陆战队乐团,还会怀念乘坐‘空军一号’的感觉。”


总统堂兄体验空中旅行




西奥多·罗斯福是第一位体验空中旅行的美国总统


尽管富兰克林·罗斯福是第一位执政期间乘“空军一号”外出的美国总统,但他的远房堂兄西奥多·罗斯福却是第一位体验空中旅行的美国总统。合众国际社在1910年10月12日报道称,“昨天晚些时候,西奥多·罗斯福上校毫不理会死神的威胁,与飞行家阿奇·霍克斯赛(Arch Hoxsey)一起登上飞机。”


实际上,这位美国前总统并没有身处险境:不要忘了同机的贵宾、飞行家霍克斯赛,他可是大名鼎鼎的莱特兄弟空中表演队成员。霍克斯赛驾机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附近的基洛奇费尔德(Kinloch Field)飞行两圈,从未超过200英尺的高度。


霍克斯赛告诉记者:“我非常地小心。我心想,‘如果他有事发生的话,我永远无法得到美国人民的原谅。’”在三分钟的短暂飞行中,西奥多显然陶醉其中,热情地向地面欢呼的人群挥手致意。西奥多对霍克斯赛说:“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妙不可言的经历。对于你这份征服太空的职业,我可是十分羡慕啊。”




1932年,时任纽约州州长的罗斯福乘坐美国航空公司“福特”5-AT三引擎飞机飞往芝加哥,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在20世纪20年代,几位美国总统在任期间喜欢在飞机旁边摆姿势拍照,但从未体验到飞行的快乐。1932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打破了这一惯例,时任纽约州州长的罗斯福乘坐美国航空公司“福特”5-AT三引擎飞机飞往芝加哥,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范哈迪斯蒂(Von Hardesty)在《空军一号:改变现代总统的飞机》(Air Force One: The Aircraft That Shaped the Modern Presidency)一书中写道,“飞机降落于芝加哥机场之后,罗斯福在市长安顿·塞马克(Anton Cermak)的陪同下乘车前往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罗斯福的总统提名在此获得强烈反响。此前,从未有一位总统提名人从堪称20世纪技术奇迹的飞机‘天堂’走出来,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承担其领导的重任。”




1943年1月,罗斯福总统乘坐波音314“迪西飞剪号”(Dixie Clipper)的飞机参加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举行的会议,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在任期内乘飞机出行的总统。


1943年1月,罗斯福总统乘坐波音314“迪西飞剪号”(Dixie Clipper)的飞机参加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举行的会议,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在任期内乘飞机出行的总统。在36架战斗机的护卫下,总统专机安全到达卡萨布兰卡。这次旅程分为三段:第一段行程1600英里,飞机将罗斯福从佛罗里达州迈阿密送往特立尼达岛的西班牙港;第二段是从西班牙港飞赴巴西,行程 1200英里;


第三段则是将罗斯福及其随从从大西洋送到冈比亚,行程2500英里。从冈比亚,一行人乘坐C-54飞往卡萨布兰卡。其他与会领导人享受的待遇与罗斯福相比可谓有着天壤之别: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搭乘一架没有暖气的B-24 “解放者”(Liberator)重型轰炸机,休息时只能屈尊躺在机舱后面的床垫上。




第一架正式的总统专机——C-54“空中霸王”(Skymaster)


由于不愿让总统在未来出行中依赖于商业飞机,美陆军航空队委托道格拉斯飞机公司制造第一架正式的总统专机 ——C-54“空中霸王”(Skymaster)。这架专机的绰号为“圣牛”,1945年载着罗斯福前往雅尔塔参加他第三次、亦是最后一次的战时会议。罗斯福去世后,杜鲁门总统频繁乘坐“圣牛”出行。


飞行员最喜欢的乘客


在总统专机飞行员亨利·迈尔斯的眼中,杜鲁门总统是他最喜欢的乘客;飞机起飞后,为人随和的杜鲁门常常出现在驾驶舱里,准备玩扑克,给机组人员讲故事。杜鲁门十分敬重迈尔斯,在迈尔斯考虑去驾驶商业飞机淘金时,杜鲁门非但没有恼怒,反而向他提供“将军衔”(general's star),以及顾问的职位。迈尔斯婉言谢绝了总统的好意。


约翰·肯尼迪当选美国总统后,一架波音707-353B客机成为新的总统专机,“空军一号”的称呼从此变得流行起来。这架具有历史意义的客机服役了35个年头,既见证了肯尼迪的辉煌,也见证了他的殒落:1963年6月载着肯尼迪前往西德柏林参加会议,肯尼迪在这次会议上发表了一段可载入史册的讲话;1963年11月22日,将遇刺身亡的肯尼迪的遗体送回华盛顿特区。


在肯尼迪遇刺当天,合众国际社驻白宫记者梅利曼·史密斯(Merriman Smith)乘坐的媒体采访车就跟在总统车队的后面,他因报道这一历史事件而获得普利策奖。有两名记者被允许乘“空军一号”返回华盛顿特区,史密斯就是其中之一。


在《空军一号》一书中,美国航空航天博物馆馆长范哈迪斯蒂写道:“将肯尼迪总统遗体放在‘空军一号’货舱的建议最终没有通过。这样,唯一的选择只能将遗体放到机舱后面的乘客舱(passenger compartment),这便需要亲自动手,对这一相对小的空间进行重新设计。一个隔段连同四把椅子被拆卸,如此一来,就能将装有肯尼迪遗体的棺椁抬进来安放好。几乎毫不费力就将900磅重的青铜棺椁经由狭窄的过道抬进乘客舱。肯尼迪女士自己在这里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四周是丈夫以前的助手,经过长途飞行回家。”


空军一号首次飞北京




尼克松曾参与空军一号内部设计


在理查德·尼克松1969年入主白宫时,“空军一号”急需大修。新总统满怀热情地参与了“空军一号”的内部设计,这次设计用了三个月时间。尼克松侧重于飞机的私密性,推翻了林登·约翰逊推崇的开框肋板(open floor)设计,转而要求为自己和家人设计一个三间房大小的总统套房,一间作为办公室,一间作为休息室,一间作为卧室。随队的媒体记者则被安排到一个小套房,与安全人员同处一室。




1972年2月21日,“空军一号”缓缓降落于北京机场


1972年2月21日,当“空军一号”缓缓降落于北京机场时,中国仪仗队早已等候在那里,迎接尼克松总统及随行人员的到来。尼克松在谈起与中国总理周恩来的历史性会面时说:“当我们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一个时代结束了,一个新时代开始了。”范哈迪斯蒂在《空军一号》中披露,其实当时机组人员对这次访问非常紧张:“机组没有无线电频率、着陆程序以及中国领空飞行协议的最新数据。此外还有一些技术上的担心,如与辅助地面动力的兼容性连接(compatible linkage)。”




2001年9月11日,在恐怖袭击发生的当天早晨,乔治·布什总统被安全人员迅速转移到“空军一号”


2001年9月11日,在恐怖袭击发生的当天早晨,乔治·布什总统正身在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他被安全人员迅速转移到“空军一号”,然后飞往路易斯安那州的巴克斯达尔空军基地,接着是内布拉斯加州的奥福特空军基地,最后前往华盛顿特区郊外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几架F-16战斗机为“空军一号”护航。


范哈迪斯蒂在《空军一号》中披露,“自约翰·肯尼迪遭暗杀以来,‘空军一号’ 还从未登上过国家悲剧的中心舞台。‘空军一号’的屡次延迟和奇怪的飞行路线反映出当天极为特殊的情况,一个总统本人描述为战争‘迷雾’的时刻。”在这张照片中,布什正乘“空军一号”飞赴伊拉克的途中,拍摄于2006年。(孝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