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国首支海军舰队的生与死

dengjinshou 收藏 1 274
导读: 这是一支远早于北洋舰队的强大海军,西方的军史中称其为中英联合舰队。大清国在最艰难的时候勒紧裤腰带为它准备了巨款,而英国人也毫不吝啬地为它配置了许多先进装备。成军后,它却在政治的口水战中迅速消亡…… 清军水师官兵      1863年的春夏之交,一支火力强大的舰队,从英国启航,驶往中国。   金发碧眼的英国海军官兵驾驶着每艘军舰,舰桥上高高飘扬的,却并非大英帝国的海军旗,而是一面奇怪的新旗:黄色的对角交叉线贯穿绿底,旗帜中间是一条舞动的青龙。   这是大清帝国中西合璧

这是一支远早于北洋舰队的强大海军,西方的军史中称其为中英联合舰队。大清国在最艰难的时候勒紧裤腰带为它准备了巨款,而英国人也毫不吝啬地为它配置了许多先进装备。成军后,它却在政治的口水战中迅速消亡……






清军水师官兵




1863年的春夏之交,一支火力强大的舰队,从英国启航,驶往中国。

金发碧眼的英国海军官兵驾驶着每艘军舰,舰桥上高高飘扬的,却并非大英帝国的海军旗,而是一面奇怪的新旗:黄色的对角交叉线贯穿绿底,旗帜中间是一条舞动的青龙。

这是大清帝国中西合璧的首面军旗,它导引的这支舰队,就是西方军史宣称的中英联合舰队(Angelo-Chinese Squadron)或中欧联合海军(European Chinese Naval),被历史学界多称之为阿思本舰队(Osborn Fleet)。当然,采购该舰队的大清帝国从未承认过与他国共享该舰队主权。

这是大清国在内忧外患下痛下决心建设的第一支海军,采用了完全引进技术、引进人才的方式:所有舰艇均采购自英国,舰队官兵也都从英国海军中招募。

大清国从对抗太平天国而造成的拮据的财政中,挤出巨款购买此舰队。而英国朝野也对此给予了高度重视,议会经过多番争辩后,同意了向中国出口军舰并提供海军人才,希望因此加强自己与大清国的“友谊”,抗衡法国和俄国在远东越来越咄咄逼人的进取态势。因此,这支舰队虽然吨位并不重,却依然配备了当时最先进的技术,其中的江苏号(Kiang-Soo)采用了不少专利新技术,其最新式的引擎速率甚至达到普通引擎的7.5倍!

这样一支深受中英两国政府支持的舰队,却在诞生后不到半年,即在双方激烈的口水战中沉没,而给后世留下了巨大的迷团……




英国人赫德(Robert Hart,1835年-1911年),曾担任中国海关税务司40多年,实际控制了中国海关,并且将西方现代海关管理制度引入中国。






大清国来的大订单


太平天国席卷半个中国后,清廷的统治面临入关200多年来最严峻的考验。

1861年,作为清廷外籍雇员的代理总税务司、英国人罗伯特•赫德(Robert Hart),在英国第一位常任驻华公使布鲁斯(Frederick Wright-Bruce)的支持下,建议清政府从英国购买几十艘舰艇组建新式海军,估计费用不到100万两。赫德建议说,此费可以通过提高鸦片关税和对鸦片征收货物税来筹措。

赫德和布鲁斯的计划在当年7月就被清廷批准,但一直没有付诸行动。直到1862年初,太平军攻势如潮,宁波和杭州先后沦陷。危急之下,清廷才启动了从英国采购军舰的计划,并通过代理总税务司赫德,授权正在英国老家休假的总税务司李泰国(Horatio Nelson Lay)采购这些船只。

大清国的大订单是诱人的:购买6艘炮艇和3艘快艇,总价值约75万两。赫德建议,每艘炮艇应配备舰长1人、军官2人、轮机手2人、炮手2人、水兵10人,另加中国水手30人。每艘快艇则配备舰长1人、军官1人、轮机手3人、炮手4人、水兵30人,另加中国水手30人。

清政府希望将此舰队配置给曾国藩和李鸿章等前线将领,加强镇压太平天国的力量。为此,他们要求李泰国同时为每艘舰艇物色司舵、司炮手,一则可以将舰艇开到中国来,二是可作为教官训练中国士兵。

在清廷的构思中,这是一个技术和人才的双料引进项目,而舰队则毫无疑问地将是纯粹的“国有资产”。当时,清政府同样的“引进项目”洋枪队(后更名为“常胜军”),正在与太平天国的对抗中发挥巨大作用,这支从英国采购的舰队,无疑将成为水上洋枪队。

1862年2月24日,赫德发急件告知远在英国的李泰国,称两广总督劳崇光已经接到北京指示,要为舰队支付第一期款项。

此时,李泰国已经与英国海军上校、著名的北极探险家阿思本(Sherard Osborn)进行了接触,邀请阿思本出任拟议中的舰队司令。收到赫德的通知后,李泰国立即转告阿思本,请他可以放心地向英国海军提交有关申请了。同时,李泰国催促赫德抓紧汇款:“我们需要所有你能寄来的钱。”

5月14日,赫德再次从香港给李泰国发了长信,说明主持朝政的恭亲王对此舰队十分重视,但因战争的关系,筹款可能延误。帝国政府已经行文地方,要求他们在4个月内筹措到60万两,交赫德支配。赫德给李泰国随信寄去了第一期31000英镑的汇票,并估计了以后各期付款的金额,告诫他说:“由于你完全能理解的各种原因,最为重要的是不失时机地迅速送回所采购的船只。”

6月7日的英国《泰晤士报》(Times)首次披露了这一计划,报道称正在普利茅斯(Plymouth)指挥Donegal舰的阿思本,将受命指挥一支中国舰队。

英国议会对此产生了激烈的争论。经过议会的充分酝酿,9月2日,维多利亚女王同意了该计划;9月9日,英国枢密院终于正式发布敕令,批准阿思本为中国政府服务,购买舰艇并招募官兵,但“应保证应募人员只在英籍官佐指挥下服役。”

9月15日的《泰晤士报》转载了《陆海军公报》(Army and Navy Gazette)的一篇报道,认为许可阿思本组建舰队,给那些“渴望从中国获得金钱和名望的人”提供了机会,但阿思本和李泰国目前还不大可能着手招募陆军士兵,“尽管有相当多的富有冒险精神的陆军士兵,已经远涉重洋到中国去参与镇压太平军的战争”。



风华正茂的恭亲王。图片来自作者之私家历史收藏



英国脑袋指挥中国枪?


法律障碍排除后,阿思本和李泰国组建舰队的工作大大加快。

1862年9月14日,螺旋桨蒸汽轮非洲号(Africa)驶离普利茅斯军港(Plymouth),开往维多利亚船厂(Victoria Docks)改造。这艘单桅帆船上高悬着李泰国临时设计的大清海军旗,并已经更名为 “中国号”(China)。在维多利亚船厂,同时还有另外两艘船在进行改造:拥有3门火炮的炮艇碧玉号(Jasper),将更名为厦门号(Amoy);而拥有6门火炮的螺旋桨炮艇莫霍克号(Mohawk)将改名为北京号(Pekin)。

莫霍克号在船厂进行全面机器大修的消息,还登上了《泰晤士报》。同样来自《泰晤士报》的报道说,在香港已经另有10艘炮艇准备就绪,将加入到阿思本舰队中。

最引人注目的是,1863年5月6日,在伦敦对明轮船“江苏号”进行了测试,测试的结果令海军和科技部门十分满意,一致认为这是当时最快的舰艇。该船将作为阿思本的特别通讯船。

英国政府批准舰队组建和人员招募计划后,李泰国以中国政府代表的名义,与阿思本签订了一份共有13款内容的协议,正式聘请阿思本担任这支舰队的司令,任期四年。在这份协议中,最为关键的是有关舰队的指挥权问题。

协议中明确约定,作为舰队司令的阿思本,只服从由李泰国转达的中国皇帝的谕旨,而且李泰国对于不合理的谕旨还可以拒绝转达。这一明显侵犯中国主权的条款,实际上将舰队变成了李泰国的私人武装,这成为日后争议的焦点。熟悉中国国情的赫德立即给李泰国写长信劝告,但毫无效果。

有意思的是,李泰国和阿思本两人,在这份日后颇多争议并导致舰队计划流产的协议后,加了不少注解,详细解释他们设立这些条文的考虑,但这些注解似乎没有得到中国历史学界的足够重视。

其中第一条注解明确说明,订立协议的目的是为防止今后的歧义:“我们不得不和善于欺骗和背信的亚洲人打交道,他们会随时以眼前利益和自己的观点进行修正。我们毕竟给他们提供的是实质的军事援助,必须防止这种援助被滥用,给我们自己及大英帝国中我们的支持者们带来丑闻。我们要保证女王枢密院所给予我们的巨大权力和责任,不至于被我们自己、我们的继任者乃至中国政府所滥用。”

从这一注解可看到,李泰国在作为中国政府的代表与作为大英帝国的臣民两种身份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而依照这一注解,整个舰队计划似乎不是中国的政府采购行为,而更像是英国的一个政府援助项目。

注解中详细说明,李、阿两人均认为,中国的地方官员们是靠不住的。在没有帝国政府授权的情况下,中国地方官员居然可以自行购买欧洲舰艇、自行招募各国水手,“扬子江上的舰艇一半属于(招安改编的)海盗,一半属于此类武装民船”。李泰国和阿思本因此认为,他们经手的舰队必须确保直属于中央政府,以与这些 “海盗们”相区别。

致命的是,这两位似乎处处为中国利益着想的英国绅士,没有解释、也无法解释李泰国凭什么可以选择性地遵从或拒绝中国皇帝的谕旨。

当李、阿两人在伦敦沉浸于千秋伟业的大梦时,中国的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因清军围攻南京日急,太平天国最骁勇的忠王李秀成率大军回救首都,上海之围遂解,李鸿章所部淮军在英法军、“常胜军”配合下,收复嘉定。军事态势对太平天国越来越不利,清廷已经完全不需要依赖阿思本舰队来实现军事救急。

条件过于苛刻的李阿协议,面临着更为挑剔的审视。


中国大势发生了变化,而在英国,报刊还在热烈地报道着阿思本舰队的每一项重大进展:

阿思本舰队需要的24磅(5.5英寸口径)海军榴弹炮,及8英寸口径臼炮已经就绪;(《泰晤士报》1863年2月10日)

中国号昨日开始装备弹药,它装备了两门旋转炮和四门舷侧炮,并即将校准罗盘;(《泰晤士报》1863年3月4日)

北京号抵达斯普合德(Spithead)(《泰晤士报》1863年3月16日)……

舰队所有军官的军衔几乎都得到了提升,《泰晤士报》报甚至事无巨细地报道了每个晋升军官的情况。

针对国内不时出现的反对声音,《泰晤士报》于4月4日发表了长篇政论, “旗帜鲜明”地为政府的政策辩护,给阿思本舰队的“神圣”使命上纲上线进行拔高。而英国首相巴麦尊勋爵(Henry John Temple Palmerston)也在议会发表了长篇演说,提出英国应当加强对华“忠诚的、坦率的、友好的政策”,并明确指出阿思本舰队就是中英友好的一个重要标志。

1863年初,阿思本舰队分阶段开往中国的计划制定完成后,李泰国就由英国赶到法国,并于3月12日携家眷在马赛登船,4月24日到达香港,5月1日到上海。同行的有后来相当著名的秘书金登干和包腊。

代理李泰国职位的赫德,在5月9日从汉口乘船抵达上海,迎接李泰国。赫德在当日的日记中不无担忧地写到:“他变得如此英国派,以致我担心他同中国人共事将是非常吃力的。他不会迎合他们的意图;他一定会坚持己见。他一定会说教,而不做解释。天哪!如果所有事情都变得一团糟,所有人都吵起来,我不会感到奇怪。”

这两个英国年轻人惟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正在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书写浓重的一笔。时年仅31岁的李泰国和28岁的赫德,已经实际掌管了占世界人口1/3的中国的经济命脉。

他们从海路由上海赶往天津,然后从天津乘牛车赶往北京,去完成阿思本舰队的最后事宜。毕竟是位高权重的年轻人,他们将津京之行变成了长达4天的郊游,并且在其中一辆牛车上装满了面包、啤酒和葡萄等。

6月1日,他们抵达了北京,旅途中的轻松心情随即被一扫而空:清廷拒绝接受李泰国与阿思本协议的主要条款,坚持要求舰队必须接受地方督抚的节制。

6月6日,在总理衙门举行了首次联席会议,气氛相当沉闷。李泰国坚持舰队只接受中央政府的命令,他得到了英国公使布鲁斯的坚定赞同。

布鲁斯于6月16日致函恭亲王,要求中央政府将关税和指挥权抓在手中,以保证舰队的运转费用和军饷,及不受地方当局节制。恭亲王则毫不客气地回信指出:是否准许英国军官为中国效劳,当然是英国公使的职权范围,不同意就拉倒;但如果同意,则英国军官由谁指挥、饷银从何开支,这就是亲王的权力范围了。

其时,布鲁斯处境相当尴尬,因为戈登率领的“常胜军”就是由地方政府节制的,如果也要“坚持原则”,则戈登等军官就必须离开“常胜军”,赫德认为这将成为英国的噩梦。

在这些谈判中,赫德敏锐地发现:中国皇帝虽在形式上是最高权威,但这种权威并非无限的。皇帝对官员的监督管理是在事后,地方事务、包括当地的对外事务在内都是由地方官员们自行掌管。任何“直属于北京”的舰队,如果不在曾国藩和李鸿章的指挥下,其实难以在南方的战事中发挥作用。

经过几轮辩论,最终双方同意在阿思本之上设立一位中国“总统”(总司令),由曾、李推荐人选;而阿思本则担任“帮同总统”(副总司令)。双方达成了五条协议,对舰队的维持费用在内做了详细安排。7月2日,赫德在日记中写道:“解决舰队的事情成功了”。

现在就等着舰队及阿思本的到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