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 第六章 锻炼 2

铁血姑娘 收藏 1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URL] 顺溜被激的怒起,一时间怒火冲天,端起刺刀怒视着三营长,突然来了个连续突刺,同时口中不断大喊道:“杀!杀!杀!我宰了你个狗娘养的!”   听到对方的喊声,三营长连声赞道:“好!好!好!就得宰了他个狗娘养的!”   可没想到那句“狗娘养的”刚落地,三营长的锄把已经再次临头,与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


顺溜被激的怒起,一时间怒火冲天,端起刺刀怒视着三营长,突然来了个连续突刺,同时口中不断大喊道:“杀!杀!杀!我宰了你个狗娘养的!”

听到对方的喊声,三营长连声赞道:“好!好!好!就得宰了他个狗娘养的!”

可没想到那句“狗娘养的”刚落地,三营长的锄把已经再次临头,与之前相似的一幕再次上演,不过这一次击得更狠,狠到周围的众战士都能听见顺溜骨头发出的声音。在重击下,顺溜一头摔倒在地,手中的步枪也跌出好远,口里更是因为疼痛而不断地吱吱吸着冷气。

三营长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重手而感到后悔,相反却再次大喝道:“抓枪!快起来,没断气就得快起来,鬼子在边上呢!都记着,任何时候都不能让枪失手!”

听到喊声,顺溜勉强忍住疼痛,爬出几步抓起枪,再次站到三营长对面。经过两次的失败,顺溜胸中的怒火几乎将自己点燃,更恨不得一口吞了三营长。而对面,三营长却始终平静如石,待击间隙里还不时教导他和观战的战士,“别盯我枪尖,始终盯着我眼睛、盯着鬼子的眼睛。对!慢慢转圈,寻找战机,对!注意身体位置,千万别让阳光刺眼,对!抓住鬼子眨眼的瞬间,突然出刺……”

那边,窥着三营长说话的当口,顺溜突然大吼着冲了过去:“杀杀杀!”

可惜,顺溜显然低估了对方的实力,见刺刀攻来,三营长利索地向旁边一闪,锄头把子连连击开他的刺刀,再次重重地把他捅翻在地。

仿佛忽略了对面顺溜是自己人,三营长在冷冷地瞄了他一眼后,再次厉声说道:“记着——连续突刺时更要注意攻防。三刺不中时就特别危险,攻击者必须大步跳开,只要动作稍慢,必死无疑!二雷起来!”

听到命令,倔强的顺溜再次爬起身,勇猛地向对方冲去,可惜结果却仍然一如从前,三营长一次次用锄把将他击翻,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对刺过程中,顺溜的刺刀却连三营长的衣角都没碰到。

“怎么样认输不?”当顺溜再次倒在地上之后,三营长终于开口询问道。

“不!再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顺溜站起身来大喊道。

“好!在战场上,这就叫做宁死不降!不过今天时辰到了,该训练冲锋了。等明天我们接着练。”听到顺溜的要求,三营长满意地说道。

未来得及恢复体力的队伍在三营长的带领下,来到村外的小山下,看着怪石嶙峋的小山,三营长大声命令道:“司号员——冲锋号!”

“的的哒的的哒,冲啊!”在号声的伴随下,三营长怒吼着率先向山顶冲去。众战士弯着腰纷纷尾随着三营长向山上奋力冲击。

可是很快,顺溜就落到后面——刚刚的格斗透支了他大量的体力,此刻无论是肩上的步枪还是腰上的手榴弹都让他感觉到无比的沉重。胸口好像压了块大石头一般,沉闷发堵,可即便如此,顺溜仍然拼命往上冲着。

不知何时,三营长忽然贴到顺溜身边,冷冷地呵斥道:“你不是嫌助手累赘吗?不是要自个儿扛枪扛弹吗?你不是自认为枪法了不起吗?那就快!阵地上急需要你这个神枪手呢!快快快!”

在三营长的催促下,顺溜吃力地加快着脚步,可是脚下却打了个趔趄跌倒在地,他艰难地爬起来,再次疯狂地、拼命朝山上冲去。

前面,战士们早已冲到半山腰,进入临时战壕,持枪瞄准着。

在他们身后,顺溜最后一个抵达,他跃入壕中,正准备端枪瞄准。三营长却又来到他身边制止道:“你的位置不在这。你的枪射程远,精度高。所以你必须占领制高点,才能发扬火力,控制整个战场。”

顺溜气喘吁吁地四下张望着问道:“制高点在哪?”

三营长抬眼向山上看了一眼,示意他的位置是在高高的山顶上!

顺溜一怔,看看三营长。三营长微笑着点了点头。顺溜大吼一声,提着枪跳出战壕,独自继续朝山顶上冲。时间仿佛过得特别慢,原本近在咫尺的山顶却用了好半天才登上去,呼哧巨喘的顺溜却没有一丝迟疑,迅速地卧地,端枪,一边喘息着,一边瞄准。

可是,不知何时,三营长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贴到他身边,冷冷地说道:“陈二雷,你喘得跟狗熊似的,你心跳的快要从口里蹦出来了!这样的枪手怎么持枪?怎么瞄准?怎么作战?我告诉你,优秀枪手在进入阵地的第一时间就要战斗,他必须心平气和,从容不迫。否则,他不是发扬火力而是暴露自己,他每打一枪都是在浪费子弹!对不对?”

顺溜咬牙切齿地说道:“对!”

三营长再次问道:“那与兄弟部队动手,对不对?”

顺溜梗着脖子看了三营长一眼,随后说道:“对,我没错。”

早料到顺溜不会承认错误,三营长再次说道:“哦?那现在怎么办?你耽误了大家发动攻击的时间?”

顺溜恨声站起身来,不服地说道:“我再来!”

三营长厉声大喝道:“好。从山脚开始——我陪你!”

……

一天的训练透支了所有人的体力,傍晚刚过,被疲惫侵袭的众人就迫不及待地放下一切,如同死掉了一般一头倒在床上,不一会儿整个营房就响起震天的呼噜声。

忙完一天工作的陈大雷,最后的一件事照例是查房,不过这次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三营长。

缓慢地走在营房里,时不时地替战士们将伸出被子外的胳膊罩进棉被里,此时的陈大雷竟显现出与白天截然不同的另一面——看起来更像是一位慈父,而不是一名久经沙场的指挥官。

慢步走到住在最里面铺位的顺溜身边,陈大雷刚刚伸出的手,却僵直在半空,过了良久才迟疑着收了回来。

“怎么样,这小子训练刻苦不?”看着顺溜裸露在棉被外,布满青紫色淤痕的胳膊,陈大雷压低嗓音小声询问道。

“恩,是块好铁,不好好锤打一下,成不了钢,唯一的缺点就是嘴巴硬,犟的像头牛,说什么也不肯承认自己有错。”陈大雷的询问,不禁勾起营长早上的回忆,在微微挑了挑嘴角后,他点头说道。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可不是什么胡话,这是血和泪凝聚的经验,打仗也不是什么扣一下扳机就能杀敌的事,二雷这人,难得!他有真本事,所以也有点小骨气和小脾气!我很想把他培养起来,但他能不能成气候,能不能有大做为,我也没把握,全看他自个儿的造化。咱们当干部的,遇到这种兵,可以下重锤,千锤百炼嘛。你先给他来点厉害的。二雷的枪法虽然好,可是也不能让他骄傲,枪法只是士兵儿基本功之一,如果依仗着这点放纵他,那么我们就是对他的生命不负责任。”陈大雷满意地点了点头,严肃地说道。

“嗯,我知道,顺溜这小子在上次的遭遇战中打得很不错,还得你奖赏了一把好枪,战士们都以他为榜样呢,可是,这小子坏毛病也不少,在部队里讲义气,和兄弟部队的人争枪打架。所以,我才优先‘关照’着他,也好给其他人提个醒。这次的遭遇战说坏不坏,说好也不好,但是却让大家受到了一次教育,知道了敌人不是什么稻草人,这对以后的训练很有好处。”三营长点头附和着说道。

“明天我可能要去军区开个会,记得,明天的训练继续,虽然对他们苦了点,不过,熬过这阵以后就好了。”陈大雷赞同地点了点头,轻轻地将顺溜的胳膊小心地抬起来,塞进被子后,才悄悄地拉着三营长转身离开营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