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 正文 (3)

信周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size][/URL] 吊筐一点点往上提升,攀在下面的东方焜感觉时间特别的漫长,因为吊筐上升到一半的时候他就感到双臂有些酸痛了。最讨厌的是站在竹筐里的两个人不时地在里面挪动脚,有个家伙的脚就踩到了他手指的部位,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东方焜的手指上,把东方焜的手指都踩麻木了。 东方焜只能是咧嘴强忍着,他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吊筐一点点往上提升,攀在下面的东方焜感觉时间特别的漫长,因为吊筐上升到一半的时候他就感到双臂有些酸痛了。最讨厌的是站在竹筐里的两个人不时地在里面挪动脚,有个家伙的脚就踩到了他手指的部位,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东方焜的手指上,把东方焜的手指都踩麻木了。

东方焜只能是咧嘴强忍着,他低头向下看了一眼,距离地面已经有三四十米了,这个时候如果掉下去,肯定是摔成一滩肉泥。

好在上面两个人的谈话分解了东方焜的注意力,俩人讲的滇西一带的土话,东方焜在昆明待了这段时间,所以能听出部分意思,俩人的谈话中就提到了在史迪威公路上打埋伏,并且抓到了一个姑娘的事情。从他们的谈话中也证实了老兵说法。

不知不觉吊筐提升到了悬崖上面,从悬崖向外伸出了一个用圆木搭建的平台,吊筐就停在这个平台旁边。伸出悬崖的平台下面有三根碗口粗的木桩,呈三角形支撑在平台与岩壁之间。

等吊筐里的俩人下去后,东方焜慢慢甩动了一下自己的下身,让双腿勾住了支撑平台的木桩,然后将身体移动到了木桩上。他终于将身体斜躺在木桩上长喘了一口气。

听到上面的人走远后,东方焜翻身上到了用圆木搭建的平台上,紧靠平台边是一栋木头房子,有烛光从木头的缝隙中透出来。东方焜从怀里拔出手枪,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趴在木头之间的缝隙上朝里看了看。

木屋内挂着两盏油灯,屋子中间有一个粗大的绞盘,是用来升降吊筐的,旁边有桌子有床,简易的木板桌上放在一盏带玻璃罩的防风灯,另外还有两碟小菜,桌边坐着两个中年男人,一边聊天一边喝着小酒,神情悠然自得。

东方焜注意到墙边竖立着两支步枪,好像是加兰德M1半自动步枪,他参加海军陆战队后,进行新兵训练时就是使用的这种步枪。

东方焜琢磨着如何把两个人分开,他弯腰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用力砸在圆木搭建的平台上,发出嘭的一声响后,只见房屋里的两个人停止了交谈,静静地听了一下,只听一个人说:“外边好像有什么动静。”

“有个鬼!什么东西能爬上来。”另外一个人满不在乎地说。

“你先喝着,我出去看一眼。”说着话他顺手抓起步枪就走出来。

东方焜把身体紧贴在屋墙上,等那个人绕过墙角来,东方焜猛然窜出来,左手捂住他的嘴巴,右手的枪柄照他的头猛敲了一下,随后把他轻轻拖到了墙脚下。

屋里的人似乎听到了动静,大叫了两声老四,随即也抓起步枪走出来,他的前脚刚迈出门槛,东方焜就从旁边朝头部给他来了一下,然后把他拖进屋内,迅速捆绑起来,最后把外边的那个人也弄进来捆绑好。

解决了两个人后,东方焜开始转动绞盘把吊筐放下去,忙碌了半个小时才把阿强和老兵拉上悬崖。

东方焜把挂在墙上的子弹袋拿下来,同步枪一起递给老兵,然后对阿强说:“阿强,你守在这里,我跟老兵去救人。”

老兵对山上的情况很熟悉,带着东方焜穿过狭长的山寨朝后面的一个山洞去。这个时候正是一家人围坐在火塘边喝茶的时间,所以街道上看不见人。

山寨的房屋都是用木头搭建的,紧贴着后面的山崖,家家的房门都是敞开的,这里的人家真是夜不闭户,绝对不会有人能上到这里来偷东西。

俩人从房屋前走过的时候,很清楚地听到屋子里面的人大声地说笑,东方焜能感受到山寨里面的人生活得还是很愉快。

走了有十多分钟,前面的老兵停下脚步,将身体靠在一块突出的岩石后,探头向前观察了一下,随后回头低声说:“前面有个敞棚,是搭建在一个山洞口的,小姐应该就关在这里。”

东方焜侧身向前看了一眼,十多米外的崖壁边果然有个木头房屋,只是前面没有墙壁,完全是敞开的,借着里面的灯光看到有人在晃悠,好像是在来回溜达。

“老兵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啊。”东方焜一边观察一边低声说。

“嘿嘿……团长带兵替山寨解了围,沐寨主带着团长把这里看了一遍,当时我也偷偷跟着看了一下,想不到现在竟然用上了。”

“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看看。”东方焜说完从岩石后走出来,大大方方朝敞棚那边走去。

老兵躲在岩石后面,奇怪地望着东方焜的背影,心想明明那边有人在活动,他怎么什么也不顾地走过去了。

只见东方焜径直走进敞棚里,好像还跟里面的人打了个招呼,几秒钟后就见他探出身来,朝这边挥了挥手,示意老兵赶快过去。

老兵双手端着步枪快步跑了过去,只见地上躺着一个人,旁边还放着一支盖德M3式冲锋枪。

东方焜指着地上的人说:“你把他捆绑起来,我到里面看看梦薇是不是关在这里。”说完,东方焜举着手枪快步走进山洞里。

洞穴不是很深,进去二三十米后东方焜就看到了一个用碗口粗木头做成的栅栏,在栅栏的两边的石壁上各点着一盏油灯,东方焜急忙走过去,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里面搭着一个地铺,上面躺着一个人,这个人面朝里,身形瘦削很像一个女人。

东方焜低声叫道:“梦薇,你是梦薇小姐吗?”

听到叫声,躺在地铺上的人猛然坐起来,她似乎听出了东方焜的声音,急忙跑过来,果然是慈梦薇。

梦薇一把抓住东方焜扶在木栅栏上的手,激动地说:“东方老师,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

东方焜微微一笑,“你怎么那么肯定?我是不小心走错了地方来到这里,既然碰到了就顺便把你弄出来吧。”

一边开着玩笑,东方焜一边低头看木栅栏的门,发现一条粗大的铁链缠绕在门上,一把铁锁将铁链两端紧紧锁在一起。东方焜左右巡视一下,想找东西把铁锁弄开。

“门口的看守身上有钥匙。”梦薇提醒说。

慈梦薇的话音刚落,老兵急匆匆跑了进来,手里举着一串钥匙说:“我在那个家伙身上发现了一串钥匙。”

东方焜接过钥匙匆忙打开锁,把慈梦薇从里面放出来。

老兵站在一边,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高兴地对梦薇说:“小姐,我把你的事情都对东方公子说了,小姐说的不错,东方公子真的是个好人。”

梦薇故意把脸朝旁边一扭,冷冷地说:“谁说他是个好人了?刚才他还说是走错了地方,根本不是来救我的。”

“东方公子是跟小姐开玩笑。”老兵急忙低声说。

东方焜把铁链轻轻放在地上,看到梦薇摆出了小姐架势,一边朝外走,一边开玩笑地说:“你一直在欺骗我,这笔帐暂时先不算,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轻轻松松就把人救出来了,东方焜和老兵的心里都很高兴,想不到事情这么顺利。他们知道主要是山寨里的人太大意了,想不到有谁会冒险爬到上面来救人。那么多日本鬼子,凭借着飞机大炮拿山寨都没办法,有谁能来这里救人!

三个人很快赶回悬崖边,隐蔽在暗处的阿强见他们回来了急忙跳出来,一脸焦急的表情,“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可把我急坏了,正准备去找你们。”

东方焜看了一下手表,笑着说:“前后还不到半个钟头,你真能虚张声势。”

“阿强兄弟是心里着急的原因,要不怎么有度日如年的说法。”

老兵刚说完,慈梦薇就催促大家,“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等到了安全的地方你们在客套,比女人的话还多……”

听梦薇这么说自己,阿强心里很不痛快了,不高兴地说:“小姐,我们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不但没有感谢的话,还说不好听的?”

“好了,别斗嘴了,赶快进吊筐离开这里。”东方焜急忙制止了俩人的争斗。

阿强和老兵刚要朝悬崖边的平台走,突然俩人不约而同地都停住了,他们忽然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东方焜用吊筐把他们送下悬崖后,他自己就无法离开这里了。换了其他人也一样,也就是说他们几个人中,最后肯定会有一个人将要留在这里不能离开。

“少爷,你先下去,我把你们送下去。”阿强抢着说。

老兵也摇着头连声说:“不,不,你们都到吊筐里,我把你们送下去。”

东方焜明白俩人的意思,笑着说:“都别争,赶快进吊筐里去,把你们送下去后我自然有办法离开。”

“少爷,还是我来吧……”阿强猜出东方焜是要顺着吊筐上的绳索滑下去,不过这样做危险性很大。

阿强还没说完就被东方焜打断了,“我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控制绳索的能力比你强,你们赶快进吊筐里去。”

说完,东方焜朝三个人挥挥手,自己转身朝放绞盘的木屋里走去。阿强和老兵知道再争抢只会耽搁时间,三个人默默地走进吊筐中。

木屋中的绞盘就是将一个水桶粗细,大约有一米半长的一截大木柱安装在一个铁制的支架上,上面缠绕着粗绳,木桩的两端各有一个像船舵一样的轮盘,上面有十多个手柄,用来转动木桩。

平时都是由两个人来操作绞盘,一人站在一端,握着轮盘上的手柄来带动中间的大木桩,不停地缠绕上面的绳索使吊筐上下。

现在由东方焜一个人来操作,而且吊筐里还是三个人,所以非常吃力。事实上把人送下去花费的力气并不拉上来少,同样需要用力搬住手柄,控制住吊筐下落的速度。

看着绞盘上越来越少的绳索,东方焜估计吊筐应该落下去一大半了,他的额头上也渗出了许多汗珠,不过他顾不上擦一下,因为需要两只手交替着转动手柄。

就在这时,木屋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七八个端着枪的人冲了进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