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3)

信周 收藏 5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URL] 铁蛋急匆匆回到楼上,还没走到唐伟桦的办公室门口,就见唐伟桦已经出来了,阿昭和安建跟在他身后,准备离开。铁蛋见状赶紧跑过去。 “你去哪里了?”唐伟桦不高兴地说。 铁蛋急忙说:“我到下面去跟鬼眼要了两盒烟。” “要烟?你不是不抽烟吗,要烟做什么?”唐伟桦感到奇怪。 铁蛋赶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铁蛋急匆匆回到楼上,还没走到唐伟桦的办公室门口,就见唐伟桦已经出来了,阿昭和安建跟在他身后,准备离开。铁蛋见状赶紧跑过去。

“你去哪里了?”唐伟桦不高兴地说。

铁蛋急忙说:“我到下面去跟鬼眼要了两盒烟。”

“要烟?你不是不抽烟吗,要烟做什么?”唐伟桦感到奇怪。

铁蛋赶紧解释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在家里喝酒时,鬼眼给我抽了一口烟,以后就有了烟瘾,不抽就觉得特别难受。”

一听这话唐伟桦立刻盯着铁蛋问:“你说的都是真话?”

铁蛋茫然地点点头,说:“嗯,都是实话。”

唐伟桦伸出手对铁蛋说:“把鬼眼给你的烟给我看看。”

铁蛋从口袋里掏出鬼眼给他的两盒烟,放到唐伟桦手里,唐伟桦从里面抽出一支烟,放在手心里碾碎,又用手指拨动着烟丝仔细观看。唐伟桦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他转身对阿昭说:“让马凯立刻来见我。”说完又重新回到了办公室。

10分钟后,马凯匆匆忙忙地来到唐伟桦的办公室,他还不清楚唐伟桦叫他来的目的,见唐伟桦板着个脸,马凯心里吃了一惊,急忙问:“大哥叫我?”

唐伟桦盯着马凯没有说话,目光如同刀子一样闪着寒光,让马凯不寒而栗。马凯小心翼翼地又问了一句:“有什么事情?大哥。”

“是你让铁蛋染上毒瘾的吧?”唐伟桦冷冷地问。

马凯没想到这件事情这么快就让唐伟桦知道了,唐伟桦曾告诫过他不准惹铁蛋,因此他心里七上八下的,急忙说:“我也是刚知道这件事,鬼眼和阿旺那天晚上喝多了,本想跟铁蛋闹着玩,没想到他竟然吸上了。”

“混账,我曾经多次警告过你们,任何人都不准沾染毒品,人一旦染上毒瘾就完了。我刚找到这么一个老实可靠的保镖,没想到竟毁在你们手里,让我说你什么好……”唐伟桦愤怒地说。

马凯赶紧陪着小心说:“大哥,这也许是件好事,这个小子染上毒瘾后一定会死心塌地地跟着咱们,以后让他干什么他就会干什么,肯定不会再三心二意了。”

唐伟桦摇了摇头,心想,这么个老实孩子哪里需要用毒品来控制。但木已成舟,责怪马凯也没有用了。再说,阔州的网投厅还要依靠马凯来打理,犯不着为这件事和马凯产生隔阂。只好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不希望你再给我惹出什么麻烦来。以后把精力用在正事上,不要总盯着铁蛋,他折腾不出什么事情来。”

几天后的深夜,铁蛋正睡得香,忽然感觉有人在推他,他醒来后睁眼一看,一个人站在自己床边,食指放在唇边示意他不要出声。

铁蛋夜里经常起来巡视,所以睡觉时从来不关灯,他惊喜地发现站在自己床边的人竟然是快手。铁蛋猛然坐起来,压低声音地问:“快手哥,你是怎么进来的?”

快手笑了笑说:“进这里跟回自己的家一样方便。”

铁蛋看了一眼房门,发现门已经被快手关闭了。他的门睡觉时都是开着的,而且对面就是唐伟桦的卧室。

铁蛋一把抓住快手的胳膊,拉着他在自己的床边坐下,小声说:“这段时间我太想你们了,师傅他们都好吧。”

快手拍拍铁蛋的肩膀,亲切地说:“大家也都很想你,无时无刻不牵挂着你。”

铁蛋心里一阵感动,又有些酸楚,他低着头憨笑了两声,说:“嘿嘿……我很好,什么事情都没有。”

“队长让我给你送点东西来。”说着话,快手像变魔术一样把一个装手机的盒子递给铁蛋。

“是手机,我有手机了,干吗还给我?”铁蛋看到包装盒上的手机图案后说。

“这可不是普通的手机,从外表看与平常使用的手机没有区别,但内部结构完全不同。里面有两条通话线路,你可以用其中一条线路直接与李萱通话,这条线路你用密码锁住后别人是打不开的。还有一些其他特殊功能,我以前都教过你,应该一看就明白。”

快手边说边拿出购物单和发票交给铁蛋,叮嘱他说:“你把现在用的手机弄坏,有人问你你就说刚买了一部新的,这是购机发票和付款小票,上面有购机地点。一定看仔细,千万不能出任何纰漏,这帮家伙的智商可不低。”

铁蛋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放心吧,快手哥,保证不出问题。”

“这段时间有什么发现没有?”快手接着问。

“自从我跟着唐伟桦后,他就从来没有去过赌场,每天都待在办公室里,很少外出,也不见外面的人。”

“哦,他不去赌场怎么了解里面的情况?”快手疑惑不解地问。

“我听他们说唐伟桦从电脑上就能知道赌场里的所有情况。对了,唐伟桦总是随时携带一个手提电脑,外出也带着,有个叫安建的保镖,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保管这个手提电脑。只要唐伟桦一出门,安建就会用手铐把装电脑的皮箱铐在自己的手腕上。”

“防范得这么严密,看来这个手提电脑对唐伟桦非常重要。”

“嗯,我问过安建,为什么总带着电脑,他说电脑里存储着公司所有的秘密。还说唐伟桦通过这台电脑,可以掌握所有赌场的情况。”

快手兴奋地说:“太好了,这么说如果把这台电脑弄到手,就可以掌握唐伟桦犯罪的全部事实。”

“跟安建聊天的时候我开玩笑问他,这台电脑这么重要,如果被人偷走可就麻烦了。安建说电脑是用密码锁住的,别人打不开,要是连续三次输错密码,电脑的硬盘就会自动烧毁。我不知道硬盘是个什么东西,也没敢多问。”

“看来这些家伙的防范意识非常强,如果不小心把里面的证据都毁掉就拿他们没办法了。”快手沉思了一下又问,“铁蛋,赌场里有什么发现没有?”

“赌场那边我就去过一次,前几天我去跟鬼眼要烟抽,他带着我到里面转了一圈,不过赌场里面的情况真的好奇怪。”

“哦,有什么奇怪的?”快手问。

铁蛋把自己在网投中心看到的情况向快手详细地说了一遍,还特别讲到了那几个戴面罩的人。

快手听后若有所思地说:“看来进入赌场的通道不止一条,还有一个秘密出口,专门供一些特殊客人使用。你讲的网投大厅里的情况同燕滨庞队长提到的一致,从这里抓不到他们的犯罪证据。”

“唐伟桦不去赌场,我也没有理由去……”

铁蛋还没讲完就被快手打断了,快手问:“你刚才说去赌场跟鬼眼要烟抽是什么意思?我记得你不吸烟的。”

“我以前的确不抽烟,半个月前唐伟桦在家搞了一个庆祝,喝了些洋酒,因为有怪味我不想喝,鬼眼就给了我一支烟,说抽一口后再喝酒就没有怪味了。谁知道第二天就有了烟瘾。说来也怪,抽其他的烟都不行,只有抽鬼眼给的烟才感觉有劲。”

铁蛋若无其事的话在快手听来却是晴天霹雳,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一进房间就闻到一股非常淡的奇异味道。他跟随龙震宇查办过多起毒品案,对毒品非常敏感。海洛因伴随着烟草燃烧后留下的味道快手非常熟悉,他根本没有想到铁蛋会吸毒,所以就没往深处想。

“快把鬼眼给你的烟拿给我看看。”快手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用平静的语气说。

铁蛋也注意到了快手神情的变化,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伸手从枕头下摸出一盒烟递给快手,疑惑地问:“怎么了?”

快手迅速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放在手心里碾碎,轻轻把烟丝拨到一边,下面果然留下了少许白色的粉末。

快手用舌尖舔了一下白色的粉末,品尝了一下,正是海洛因特有的酸涩味。他感觉自己的心如同被刀捅了一般。铁蛋来卧底之前,龙震宇和他曾经详细地考虑过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唯独没有想到对方会用这种手段来控制铁蛋。

看到快手严峻的表情,铁蛋也猜到这里面有问题,他担心地问:“快手哥,不会是烟里有毒吧?”

快手担心铁蛋承受不住打击,不敢对他讲得太严重,就安慰他说:“铁蛋,别担心,你听说过海洛因吗?”

铁蛋愣愣地点点头,说:“知道,是毒品,是不是烟里有这个东西?”

“你吸的烟里的确有这种东西,不过你别害怕,你刚开始吸,一定可以戒掉……”

快手的话还没说完,铁蛋猛然跳了起来,激动地说:“我去杀了鬼眼这个混蛋,竟然用毒品来害我……”

快手眼疾手快一把拉住铁蛋,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巴,低声说:“别出声,铁蛋,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你现在是个猎人,是专门抓恶狼的猎人。”

快手把铁蛋按在床边,压低声音说:“铁蛋,你忘记你娘和冯爷爷说过的话了?从革命老区出来的没有一个是孬种。你现在如果去找鬼眼报仇,我们所有的计划就会暴露,唐伟桦这帮坏蛋就会逃脱,如果那样他们会害更多的人。”

“快手哥,你说我会不会死?”铁蛋担心地问。

快手知道这件事给铁蛋造成了非常大的心理压力,必须尽快让他结束卧底,趁他吸毒的时间短赶快戒掉。

“放心吧,你吸入的量不大,绝对不会死人。你听我说,从现在开始,你要忍着,一天最多只能吸一两支。你现在还戒不了,必须在医生的帮助下才行。我回去后跟队长研究一下,尽快让你离开这里,听明白了没有?”

铁蛋使劲点了一下头,说:“知道了,我一定强忍着,俺娘要是知道俺吸毒,非打死我不可……”

“铁蛋,正义跟邪恶作斗争,有时是要付出残酷代价的,甚至是自己的生命。你不是经常提到你们村里的老一辈,打鬼子时死了好多人,没有一个后退的吗?”

“我知道了,放心吧,快手哥,我知道怎么做。”铁蛋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很好!一定要记住跟以前一样,不能让他们看出破绽来,另外把一部分烟偷偷丢掉,然后再去跟鬼眼要,装出吸烟越来越厉害的假象。”快手说完看了看手表,又对铁蛋说,“时间不早了,我必须回去了,有事就用那个电话跟李萱联系。”

铁蛋走到门口,拉开门探头向走廊两端张望了一下,见外面没有动静,就对快手说:“没人。”快手点点头,轻快地出了门,他没有走楼梯,而是向阳台跑去,他拉开阳台门,身影一闪就消失了。

快手离开后,铁蛋转身回到床前,看到丢在床上的三五烟,铁蛋愤怒地抓起烟准备揉碎,刚想用劲,心里忽然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感,没有烟抽的难受滋味一下子侵上心头。他情不自禁地松开了手,耳边好像有个声音在说,如果扔掉烟,犯了毒瘾怎么办?想到这里铁蛋就感觉身体里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动。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把烟扔掉,他不清楚毒魔已经开始控制他的精神,他的心灵对毒品已经产生了依赖。

人很容易控制自己的肉体,却很难控制自己的情感。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