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89火车208列车长经典言论:


别说什么公仆 ,我没有拿纳税人的钱,我领的是自己工资。


我坐2个位子是铁道部规定的!


你们还年轻,不该自己的事情你们就别管,看到一点小事就大惊小怪,不知道社会深浅。


你是假记者,真记者像你这样坐火车?


去郑州出差,回来的时候临时碰到好友同路,他第二天要8:30上班,遂改签车票买了6月15日凌晨1:37分的T189返回武昌,到站时间6:33。


火车晚点,过了1:37分才开始检票,从站台下去,列车T189停在站台旁,可是一靠近,门口的乘务员就摇手向后指,“这里不能上,你们往后走。”


我们一大群人大约50人左右,带着行李大包小包的向后跑,没有想到刚才那个乘务员所在的竟然是第一车厢,而我们从郑州站上车的大多在第16、17两个车厢,我在第17车。一般火车客车车厢标明全长26.6m,也就是说下了站台后,我们还要跑450米左右才能走进所在车厢,有些年纪大的已经气喘吁吁,等到了车上,发现车厢里竟然已经满员,走廊里到处站着人,只有进门的1、2号两个联排座位空着。一个40岁左右的大姐试图坐下去,一个人阻止了她,说这里是列车长的位子。我和朋友走到旁边的一排位子,把行李放好,正好有个人睡醒出去放风,就让我坐了一下。我那个朋友站在我的对面。过了一会儿他用嘴巴示意我,我往后一看,原来列车长回来了,一个人坐2个位子。而旁边有个60多岁在地下坐着。他拿着手机,我说,你拍下来当资料。


他有些胆小,抖抖索索的拍了半天,也没有拍好,于是我站了起来,说他,你怕啥啊,该拍就拍,要不我来!!


估计我的声音太大了,等我拿到手机去拍摄的时候,已经引起那个列车长注意,他看着我突然说,小伙子不要乱拍啊,侵犯我肖像权,告你!


我也反击,我拍我朋友不行啊。他声音突然变大,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不就是看我坐2个位子不舒服吗?我告诉你小伙子,这个位子就是给我坐的,这是铁道部规定的。你懂不懂法律啊?


我曾经跑过法制报道,为此还专门修过法律,所以我反击,“是规定的你怕啥呢,是不是规定等我们回去找专家一问就清楚了。”


我说关键是你们这种态度,像我们下站台竟然要从一号跑到17号车厢,你们要是有点服务精神,停到火车中间了,现在你坐2个位子,也浪费,起码你可以让人坐一会儿啊。


他冷笑,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坐两个位子是规定,你想坐还不够格,胡锦涛出门坐专车,飞机停到他家里,有本事别坐火车啊。


我也愤怒,就是你们这些部门,借着社会垄断为所欲为,一点没有公仆意识,你们花我们纳税人的钱不脸红吗?


他竟然说,别给我说什么公仆,我没有花纳税人的钱,我拿的是我的工资。


我讶异之下,重复反问了他一下,你竟然敢说没有花纳税人的钱,这个时候很多乘客已经关注我们这边,我向旁边的乘客说,大家做个证明啊……他打断我的话,你们还年轻,不该自己的事情你们就别管,看到一点小事就大惊小怪,不知道社会深浅。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他在说第二个“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的时候,旁边一个青年接过了话茬,说,你不要说我们年轻人都说上啊,这车厢里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他楞了一下,对我说,看样子你还在上学吧,或者刚参加工作吧?我说我工作的6年多了,他摆出很不信的样子,切,你对社会了解多少啊,你根本不了解这个社会!


我说,对社会我了解的已经够深的了,我在报社跑过新闻,社会的东西我们也懂,但是有些事情我们就是看不下去。


他突然问,你是干什么的,你有什么资格看不下去,我也楞了一下,不管我是干啥的,但是,监督你都有资格。看他眼神犀利,我干脆接着说,对,我是记者,就是监督你们这些特权部门的。


他很不屑,就你,是记者?他带着嘲笑,记者这样坐车?(他看到我买的站票很鄙视的样子),记者还赶这环境?你是冒充的!


我本来想拿出证明来,但看到他肩上的武铁的字样,就没有开口。我知道本地媒体发本地负面新闻比较难,就问,你是武铁分局的?话说一半想起现在分局已经升格成局了,就改成武铁的?


他得意的嗯了一声,你是XX日报的?好,等回头我找你们领导,喊你出来,咱们聊一下!他语气充满威胁,我当然也不怕这种色厉内荏:“好,我等着你。我经常写时评,他们都愿意跟我聊的。”


然后我们就罢战了。


我在采访本上记录下过程,找了愿意作证的几个顾客,签下了他们的名字和电话。


早晨8.35,火车到武昌,晚点了2个多小时,没有一句道歉,播音员提醒着空调车厢不能抽烟,而那个列车长则还是一只脚垫在座位上,一边抽烟,另外一个位子上放着包。


下车,这个编号208的列车长竟然也在武昌下了车,走在一起,他说,小伙子,要学乖点儿。我笑了,正要说话,正好,路岔开了,各走各的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