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海,我们的南海!

tanglin7020 收藏 41 3045
导读:第一节 七月的天气在中国的南方是十分的折磨人的,太阳异常的毒辣,晒得人们根本就不敢出门,而沿海一带的人们更是天天都待在空调房里面不愿意跨出房门半步,因为实在是太热了。是此时的南海海面,来自福建一个普通的渔民家庭的一艘渔船却飘荡在海面上,父子两个正在吃力的往船上收网,这个时候,是南海渔期旺季,再过一段时间,国家的休鱼令一出,今年就不能再出海打鱼了,因此一家人,全年的收入也在前半年了。所以,即使天气再热,漆老爹和他的大儿子,漆志云还是要出海的。 两个人的皮肤盯晒得黑漆漆的,乍一看,别人不知道还以为这两个人来

第一节

七月的天气在中国的南方是十分的折磨人的,太阳异常的毒辣,晒得人们根本就不敢出门,而沿海一带的人们更是天天都待在空调房里面不愿意跨出房门半步,因为实在是太热了。是此时的南海海面,来自福建一个普通的渔民家庭的一艘渔船却飘荡在海面上,父子两个正在吃力的往船上收网,这个时候,是南海渔期旺季,再过一段时间,国家的休鱼令一出,今年就不能再出海打鱼了,因此一家人,全年的收入也在前半年了。所以,即使天气再热,漆老爹和他的大儿子,漆志云还是要出海的。

两个人的皮肤盯晒得黑漆漆的,乍一看,别人不知道还以为这两个人来自非洲呢!一口接一口的喊着号子,将渔网往船上拉,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喜色,凭以往的经验,两个人都知道,这一网的收获不错。是啊,计划是今天该回家去了,两个人都已经出海十几天了,舱里的鱼卖出去以后也足够给小孩交学费和一家人的零用了。出来这么久了,志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那个结婚才半年多的媳妇巧香。那可是远近乡里都闻名的美女,自己家里虽然穷,但是自己吃劳肯干,加上这些年政府政策好,一家人拼死拼活赚了一点钱,再向银行贷了点款,买了这条船,能出远海了,渔打得也是比村里人多得多。只是全家的家当也全部在这里了。两父子两个盘算着,明年这个时候,基本上就可以将银行的贷款还清了,到时候一家人的日子就更加好过了。媳妇也真是不错,嫁到家里来以后,孝敬父母,把持家务,志云的母亲已经瘫痪多年,爷俩不在家的时候侍候拉屎拉尿没有二话,那简直就比亲闺女还要贴心,每次出海回家,巧香都是早早准备好了酒菜,侍候两个人吃好喝好,想到了这里,志云不由得脸上浮现了一阵甜蜜的笑容,正想着,父亲在大声的喊:

“在想什么呢?老大!用力呢!马上就上上网了,注意呀!今天下午我们就启航回去。”父亲的声音有点沙哑,昨天晚上肯定有点着凉,志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人就是什么都好,就是平时话太少,不太愿意说话。不过,听到父亲在喊,他加大了劲,渔网被收上来了。真的收获不错,志云看到渔网里活蹦乱跳的鱼,用手抹了抹了脸上的汗水,蹲下来,开始跟父亲一起向舱里整理鱼,将鱼分类放好,这是最后一网,他们马上就要回家了,马上就可以见到自己的媳妇了,志云想着,更加用力了。。。。。。

“闽渔9563号请注意,你已经进入了越南领海,请你们立即停止作业,接受我们的检查!再重复一遍,你们已经进入越南海域,请你们立即停止作业,接受我们的检查!”海面上传来了一阵高音喇叭的声音。

这下坏了,以前老是听村里人说这带老是有越南人的检查,他们动不动抢别人的渔网,不讲理的更加会抢船抓人,本来以前村里人老是来这边打渔的,但是现在已经很少来了。这帮强盗,本来是中国人的地方,但是他们现在到是在这里耀武扬威了。。。。。。

“怎么办?爹?”志云着急的问他爹。这条船可是家里的唯一支柱了,如果被人抢走了,一家人的活路也就被断了,志云不可能不着急。

“怕什么,这是中国的领土,老祖宗几百年前就在这里打渔了,我们不怕,继续分鱼。”漆老爹是一位老退伍军人,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军人的出身让他此时一脸的镇定。

“可是他们已经靠过来了,他们的快艇比我们的速度快得多,村里人都说这帮人碰上了不死都要脱层皮的,他们动不动就抢渔网,炸船,抢鱼。我们今天看样子要人船两空了!”志云着急的说。

“你小子慌什么,你赶紧打电话报警,事到如今,我们要自己镇定,走一步算一步,毕竟这是我们的领土。他们不敢胡来的!”

两个人正说着,穿着土黄色制服的越南边防人员已经靠过来了,这是一艘老式的美式扫雷艇,船已经很老旧了,油漆已经脱落得差不多了,装备着两挺76毫米自动火炮。对付手无寸铁的渔民,这已经足够了!他们在船上架着高射机枪,高音喇叭不停的响着警笛,仿佛如临大敌。几个核枪实弹的队员抢先登上了漆老爹的渔船,一个看样子是带队的人跳上了渔船,对漆老爹说,

“你们已经进入了越南领海,并且违法捕渔,照例我们要没收你们的作案工具。”那个尖瘦瘦的头儿奸笑着对漆老爹说。

漆老爹满肚子的火,这伙强盗,这里什么时候变成你们的领海了?这是我们的海,我们中国人已经在这里荣任几百年了,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群猴子说话了!但是人家现在手里有枪,只能低声下气的说,

“长官,我们没有什么导航设备,不知不沉得就越了境,要不,麻烦大家高抬贵手,放我们父子一马吧!”漆老爹从口供里拿出了一叠钞票,希望这一招有用。

头儿瞟了漆老爹一眼,接过了他递上来的钞票,交给旁边的一个小队员,队员接过来赶紧数了数,队长看到差不多数目,转过头来说,

“念你们是初犯,人我们就不扣了,但是渔网是要没收的。”他扭过头对他手下来了一句越南鸟语,“把他们的渔网和鱼全部搬过去。”这伙强盗没等漆老爹缓过神来,就开始走进船舱开始抢他们的渔网。

“长官,这可是我们全家人的吃饭工具呀,拜托你们了,我们求你了!”志云这个时候开始哀求他们,但是跟一群狼讲道理会有人听吗?

“你们识相点,不然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带队的叫阮雄,之前也是在中国的民族大学专修土木工程系,归国后一直在边防部队服役,所以中文说得还算是流利,这个阮雄,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他在中国时看多了中国的时尚男女,说不清楚是妒忌还是其它的原因,他对中国人始终没有好感,尽管他是中国培养出来的国际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