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军有邻 第二章小试牛刀 第二章小试牛刀(9)

赵启杰 收藏 9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7.html[/size][/URL] (9) 黑黑是农场的一条土狗。 许有发说,黑黑比老邱头还要能干。只要有陌生人进了农场,黑黑会第一个“旺旺”地叫着报警,不像老邱头,看到陌生人进来,屁都不敢放一个。如果谁胆敢动农场的一草一木,黑黑就会变得一声不响,偷偷地上前就是一口!但是黑黑也有个特点,看到穿军装的,不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7.html


(9)


黑黑是农场的一条土狗。

许有发说,黑黑比老邱头还要能干。只要有陌生人进了农场,黑黑会第一个“旺旺”地叫着报警,不像老邱头,看到陌生人进来,屁都不敢放一个。如果谁胆敢动农场的一草一木,黑黑就会变得一声不响,偷偷地上前就是一口!但是黑黑也有个特点,看到穿军装的,不管是否熟悉,都会摇着尾巴亲上去。别看是一条土狗,却灵性着呢!

听许有发这么一说,鲁高扬对黑黑产生了兴趣。部队上的军犬一天几十元的伙食费养着,也未必能像黑黑这样敬业。鲁高扬在早饭后特地把锅里没有吃完的稀饭端着,倒在许有发门前的一个小铁盆里,那是黑黑专用的餐具。

黑黑这时刚围着农场四周巡视了一圈,蹄子被露水打得湿漉漉的,尾巴上还夹着一片油菜花的花瓣。看到鲁高扬为自己准备的早餐,顾不上表示感激,脖子一伸,就用舌头得得地舔食起来。

鲁高扬想进一步与黑黑拉拉关系,就放下手中的钢精锅,一手捋着黑黑的脖子,另一手学着军犬引导员训犬的样子,在黑黑的胸前使劲地拍了拍,同时叫了声:好!

黑黑正吃得高兴,误以为鲁高扬是在阻止自己。平时放在这盆里的东西是它独享的,谁也没有这样阻止过它,甚至像鲁高扬这样拍打自己。低头冲鲁高扬的手就咬过来,鲁高扬手快,迅速抽手,但黑黑的那颗长牙还是把鲁高扬的手指给划了道口子。

晕!鲁高扬不禁十分恼怒: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抬腿一脚把黑黑踢出一米多远,然后握着被咬的手指,到井台上去冲洗。

不用说,黑黑是没有打过疫苗的。这下被它咬伤,还得去医院打疫苗才行。许有发听到黑黑一声惨叫,从鸡舍里出来,早不见了黑黑,倒是看到鲁高扬抱着自己的手指,连忙过来问:“怎么了场长?”

“被黑黑咬了一口。”鲁高扬说,“这个狗东西,对我一点儿也不友好。”

“那要去打针啊?”许有发说罢,从地摸起一根木棒,四处张望了一阵,“这个畜生!跑哪儿去了?打死它算了!”

“早跑了!”鲁高扬苦笑了一下,“还是把你车子给我吧,我去镇上医院打针去。”

许有发这才放下手中的木棒,慌忙去推他的那辆老爷车。

“向南一直走,穿过街道右拐。”许有发把车子支稳,对鲁高扬说,“要不,我骑车送你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鲁高扬接过车子,“正好,我去镇上看看。”

沿着农场向南的一条乡村公路,鲁高扬不紧不慢地向前骑着。路两旁的悬铃木因缺乏必要的修剪,枝杈四处伸展,使本来并不宽畅的道路愈发显得狭窄了。好在路上机动车少,偶尔有辆手扶拖拉机冒着黑烟驶过,烟雾之中还散发着没有燃尽的柴油味道。

穿过一条狭长的街道,往右拐,好不容易才看到一处破旧的院落,门前挂着个牌子,因长期遭受风吹雨淋,字迹都脱落了,依稀还能看清“卫生”两个字。

想必这就是镇上的卫生院了,鲁高扬想。鲁高扬一直把车子骑到一排房子前,才落了锁。不错,进门就是门诊。

“怎么了?”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那儿看报,见鲁高扬进来,抬头问道。

“被狗咬了。”

医生也不说话,从抽屉内摸出一支笔来,在处方单上划了几下:“打针!”

“哎!”鲁高扬接过单子,“在哪儿打针?”

“先去划价取药。”医生继续看报,头也没抬。

注射室里一位年轻的护士正在收拾东西,见一位军人进来,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问:“打针?”

“嗯,被狗咬了。”

“你是部队农场的?”护士从鲁高扬手中接到一盒药水,从中取出一支,用针管轻巧地一敲,然后慢慢把药水往针管里吸,神情很专注。

“你怎么知道?”鲁高扬感到有点好奇。

“嗬!这儿只有农场有驻军,当地谁不知道呀?”护士冲鲁高扬一笑,“听你口音,我就知道你不是本地人,所以肯定你不是回来探亲的。”

聪明!鲁高扬不禁打量了一下护士。一个大口罩遮住了面容,两只大眼睛正望过来,与鲁高扬对视了一下,但很快又收回了目光。

“脱!”护士对鲁高扬说。

鲁高扬早把衣袖捋得老高,不解地问:“还不行?”

“脱!”护士说,“打屁股!”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