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三章 败军乞怜东洋鬼 王师演武振雄风 第十三章(1)一丘之貉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阎康侯有气无力地逃回到于家务老巢以后,连羞带恼地一连三天没有爬起炕来。他原本想依附大日本皇军称雄新海县,步其先祖的后尘重振老阎家的声威,做一个割据一方众人仰慕的土皇帝,不想却弄得损兵折将,大败亏输,差点把自己的小命也给弄丢了。自己思来想去心下难平,满脑子里萦绕的都是要想办法报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阎康侯有气无力地逃回到于家务老巢以后,连羞带恼地一连三天没有爬起炕来。他原本想依附大日本皇军的势力称雄新海县,步其先祖的后尘重振老阎家的声威,做一个割据一方众人仰慕的土皇帝,却不想弄得损兵折将,大败亏输,差点把自己的小命也给弄丢了。自己思来想去心下难平,满脑子里萦绕的都是要想办法报这丧师之恨。

在这个倒霉的时候,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爱妾九姨太翠花,想起了与自己的九姨太翠花如胶似漆的伍代大佐。他知道,眼时下仅仅靠自己手下的这点武装力量要与抗日救国军来抗衡是没有多少胜算的,孩子哭了就得给孩儿的妈抱去,自己花了大本钱去给大日本皇军上香,就是泥塑的菩萨也该有点灵验,便想着要去向伍代大佐去求援。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他郁郁地爬起炕来,吩咐管家摆了一桌珍馐美味,把黄省三和董祥荣都给请了来,要同二人商议去天津找伍代大佐求援的事情。丑不丑一伙手,一丘之貉才会声气相通,在这个失魂落魄的时侯,他一个人拿不定准主意,就只有找这两个与自己臭味相投的心腹来出谋划策了。


黄省三一向自视甚高,总觉得自己满腹韬略,智计过人,又是阎康侯的首席军师,没有几个人能够放在他的眼里。可是他出的那些馊主意不但没有能够帮助阎康侯开疆拓土增户添丁,反而招致了一连串的失败,自己甚觉颜面无光。

他的心中非常清楚,自己若是总像蒋干蒋子翼那样给主人添堵,那他这碗饭也就吃不长了。为此,最近几天来,他也在挖空心思地琢磨着如何辅佐阎康侯东山再起,重返金沙镇,好给自己皱巴的猴脸上搽搽粉。一听说阎康侯有召唤,便赶紧屁踮屁踮地跑了过来。

他一走进寝室,见阎康候正斜躺在炕上喷云吐雾地抽大烟,便快步凑上了前去,哈着腰在阎康侯的面前一站,满脸谄笑的问道:“三爷,您休息好了吗?找我有事儿?”

阎康侯躺在炕上欠了欠身子,轻声哼道:“好了,好了,您老兄就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去找老董了,咱们哥仨得好好地合计合计,不能够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把金沙镇丢给了土八路,说什么咱们也得出出这口窝囊气呀!总不成就让土八路这么白白地给算计了!”

黄省三应和道:“我这两天也是黑白睡不着觉,天天在搅尽脑汁地琢磨这件事儿。这些土八路打着抗日救国的旗号招揽人心,拉队伍拉得太快了,得及早想办法惩治惩治他们,若是等到他们的羽翼丰满了,他们的尖儿就会冒得更大了,说不定还会得陇望蜀地来打咱们这老家的主意。有道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三爷您可不能不防!”

阎康侯眯着眼抽足了最后一口大烟,把烟枪往炕桌上一放,溜下炕来就要穿鞋,黄省三赶快猫着腰把炕沿下放着的一双两皮脸的靴子给捧了起来,递到了阎康侯的手里。

阎康侯一边穿着靴子一边蹙着眉毛说道:“要从咱们哥几个过来谋划的事情来看,就是咱们的智计比不过神机妙算的诸葛孔明,至少也不会亚于满腹韬略的司马懿,可比知道为什么,这唱戏的锣鼓总是敲不到正点子上呢?是不是咱们弟兄的运气太差了些?”

黄省三赧然道:“总是我帮三爷想的不够周到,光想到大年除夕去黑龙港端土匪的老窝是个好时机,就没曾想到土八路也会利用年节防守松弛的时机来算计咱们。而实际上,就是咱们大年除夕兵发黑龙港,只要守军紧紧地把四个寨门都给把守好了,土八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攻进镇子里去的,咱们就是大意了,也不完全就是运气差的事儿。”


两个人正说着话,董祥荣也匆匆地赶了过来。阎康侯把二人让到了隔壁的密室,围着摆满珍馐美味的餐桌坐了下来,便把伺候的下人都给打发走了。酒过三巡以后,便把闲话转入了正题。他先把向伍代大佐求援的想法粗略地讲了讲,又向黄、董二人征求意见。

黄省三自报奋勇地说道:“我觉得三爷您这个主意挺好,日本人不能光把咱们摆在前面顶雷,到了该撑门面的时候他们也应该来卖两膀子,要是能够请得动日本人派兵过来的话,咱们的事情就好办了。国民政府的几百万大军都让他们给追得屁滚尿流,又何况是几个泥腿子的土八路,我再去天津跑一趟就是了。”

董祥荣沉吟道:“金沙镇这一仗打下来,咱们损失了有上千人的队伍,元气大伤,眼时下若是全凭着咱们自己的军事实力和土八路对抗较量是很吃力的,能够请得动日本人派兵过来支援咱们那当然是最好不过。可是,能不能请得日本人派兵过来这还得两说着,咱们不能光烧火棍子一头热,得他娘的日本人也跟着热起来才好商量。”

接着,他又疑虑重重地分析道:“上次咱们请伍代大佐过来参加县政府成立庆典宴会的时候,他不是和咱们反复讲过,日本皇军在南方的战事正在吃紧,要咱们自己扩大武装力量搞好地方的治安管理的吗!现在日本皇军在南方的战线越拉越长,咱们的求援计划只是一条道儿,还是得做多方面的打算才好!”

阎康侯听他分析的有些道理,便心有不甘地揣摩道:“要是照你这么一说,日本人能不能派兵过来那还真不一定,可咱们就窝在家里每天这样囚着,也不是个了局呀!今天土八路把金沙镇给夺了去,明天他们要是再追到咱们家门口来找麻烦,咱们不就光剩了被动挨打的份儿了?这可不是三爷我要的结果!”

董祥荣解释道:“要是依我来看,咱们去天津找伍代大佐求援还是要去的,也可以把请求派兵过来支持放在第一位,但不可以把这个请求作为唯一的要求;他们若是不能够派兵过来支持的话,咱也可以向他们多要点武器弹药。只要武器精良,就是日本皇军不给派兵过来支援,咱们也不会输给土八路的。”

又道:‘从乔家庄和金沙镇两次战斗的情况来看,咱们之所以两次战斗都没有打好,让土八路占了便宜,一个原因是咱们部队的军事素质不好,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咱们的武器不行,而最最重要的是咱们的队伍没有炮。就拿金沙镇这一仗来说吧,咱们要是有炮的话,还用得着让弟兄们去放火烧寨门爬城墙!那金沙镇一战打得结果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了。”

说着,他长叹了一口气,又道:“金沙镇一战,若是换了咱们的队伍守城,让土八路在没有炮火支援的情况来攻坚作战,他们也一定讨不了什么好去的!咱们过来就是漏了这一手,没有让队伍配备火炮,这是一个最大的失招!”

黄省三干笑道:“这个事情好办,这一次去天津求援,咱们就先把请兵支援放在前面迎着,伍代大佐答应了更好,若是他答应不下来的话,咱再蒯破腚赖着他多要些枪炮子弹,这样去要咱们就满情满理了,不怕他不答应咱。为了对付土八路,咱们现在又出钱、又出粮、又出人、又出命,帮着他们打天下,世上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他们若是连几门炮都舍不得给,那就实在是没有天理了!我觉得这样去办一准儿能成!”


听着黄省三和董祥荣二人一唱一和的议论,阎康侯紧锁的眉头渐渐地舒展了开来,慢慢地恢复了往日的精神,信心十足地说道:“咱们今天就拿定这个主意好了。老董你也不用愁,现在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咱们再多招点人马,你再好好地训练训练,不就又兵强马壮了吗?求得来援兵更好,请不来援兵咱就自己想办法!”

黄省三一见到阎康侯的面色有了缓和,便不失时机地跟风煽乎了起来,奸笑道:“还是三爷看得远,这唱戏不能光听头一口,咱们和土八路的较量也不过刚刚开始,这鹿死谁手现在是不能定论的。等咱们招兵买马把队伍扩大起来,瞅个棱子杀他个回马枪,非得把土八路给打得抱头鼠窜不可。到了那个时候,金沙镇还不又成了咱砧板上的鱼肉!”

见黄省三说得活眼见,董祥荣也跟着笑了起来,说道:“咱们队伍的这些士兵过来大都是些庄稼汉子,不过是学着会放两枪罢了,守在土围子里打打冷枪还可以,若是打野战打攻坚根本就赶不到架子上去。咱们要想发展壮大,还真是得好好地训练训练,这个事情就有我来负责操办好了。”

三个人在一起,越说越黏糊,越说越有神,都觉得在他们的面前前程似锦一片光明,又加上酒助贼胆,便益发地得意忘形起来。等酒喝到终席,都有些飘飘然起来。

临到分手之际,阎康侯嘶哑着声音鼓动道:“学曾兄,您放心,明天一早我就给您准备好去天津的礼物,去到天津以后先去找翠花摸摸路子,这婊子还是有点骚劲儿的,让她也在暗中给咱使使劲儿!”

黄省三和董祥荣这时还多少有些清醒,廉耻之心尚存,两个人脸色一红,便都讪笑着走了。



——一丘之貉味相投,又将奢望寄倭酋!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