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在侧酣睡 妻子突然被人又亲又摸

水师军品2 收藏 0 1083
导读:一对重庆籍夫妻加班后在家中酣睡,妻子突然感觉到亲吻和抚摸自己的人并不像是丈夫,当即吓醒并大叫,丈夫气愤下出手,对方随即用菜刀连砍6刀后爬阳台跳到隔壁楼逃跑。这是本月10日凌晨3时30分许发生在南海松岗的一幕,事后女事主指认作案男子住在对面楼。   昨日(14日),被指男子及家属对此予以否认。警方称,基本确定是该男子所为,其有9年精神病史,案件目前在进一步侦查当中。   被砍伤的魏文彬36岁,与22岁的妻子廖小丽去年3月一同从老家到松岗一家科技公司打工,他们与弟弟夫妻俩在松岗显示西村昌平47号合租

一对重庆籍夫妻加班后在家中酣睡,妻子突然感觉到亲吻和抚摸自己的人并不像是丈夫,当即吓醒并大叫,丈夫气愤下出手,对方随即用菜刀连砍6刀后爬阳台跳到隔壁楼逃跑。这是本月10日凌晨3时30分许发生在南海松岗的一幕,事后女事主指认作案男子住在对面楼。


昨日(14日),被指男子及家属对此予以否认。警方称,基本确定是该男子所为,其有9年精神病史,案件目前在进一步侦查当中。


被砍伤的魏文彬36岁,与22岁的妻子廖小丽去年3月一同从老家到松岗一家科技公司打工,他们与弟弟夫妻俩在松岗显示西村昌平47号合租两室一厅,魏小时候发病致使智力逊于常人,廖则右腿跛瘸,夫妻俩月工资共一千多元。


女子清楚说出对方特征


廖小丽说,事发当时虽然没有开灯,但外面的灯光照到她房间内,她看清楚了对方的样貌,并把特征描述给了小叔子魏强。


“我根据特征,很快就找到了对方”,魏强说,他先是用手机远远地把对方拍摄了下来,带到医院给嫂子指认,由于不太清晰,嫂子也不能当场确认,只是说好像就是这个人,他又把嫂子带到村中指认。


“我百分之百能确定就是他。”,廖小丽说,她在家附近见过这个男子,但不认识,彼此没有说过话。事后,一家人发现男子就住在对面楼,是本地人,听说精神有问题。


魏强说,他们随后把情况反馈到警方。警方11日把男子带走调查,但不知道为什么晚上就放了回来。警方也没有给家属介绍案情的调查结果。


现场血腥味浓房租骤降


昨日下午2时,记者进入魏文彬所租住的二楼房间,时隔5天,房间及大厅内依然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床垫上还可以看见血迹。魏强已经搬走了东西,准备退租,称不敢再住下去了,嫌疑人的亲戚见他就骂他并威胁他,他担心自身安全。


姓罗的女房东也是叫苦不迭。她说,当日凌晨,她接到租客的电话就跑了过来,警察随后也来到现场勘查。随后她把房间内的血迹进行了清理“两房一厅,租350元,现在租250都没有人租了”。


如何入屋


估计是爬窗爬阳台上去的


事发出租屋为白色瓷砖外墙的三层楼房,每层均有租客在合租。隔壁楼房与该楼贴得很近,阳台也相邻,且离地面1米多高处有个窗户,可踩着窗户先攀登上该楼房飘台,再通过该楼房飘台爬到事发出租屋二楼房间的阳台,而男子事发后也是翻到该楼的阳台跑的。


魏强说,该男子在隔壁楼留下多处痕迹,男子留下的拖鞋就放在隔壁楼的窗户下,飘台的柱子上也清晰的留着两个光脚印,阳台旁的一根柱子上留有一个清晰的手印。


案发经过


昨日下午,脸、下颚、颈部和腿上缝着针的魏文彬躺在松岗医院的病床上,情绪低落。廖小丽沉痛地望着丈夫,在旁照护。她心有余悸地回忆了当时事发的情景:


夫妻共眠9日晚上夫妻俩加班到晚上9点30分下班,彼此都感到很累,晚上10点多就睡觉了。


妻子被吻凌晨3时30分左右,她感觉有人亲吻了她的嘴并在她身上摸了一下,由于丈夫有口臭的毛病,而当时亲吻她的人却没有,她感觉不太对劲下意识摸了下丈夫,发现丈夫正躺在自己身边,当即吓醒,她看到这名年轻男子光着上身,穿黑裤子、打着赤脚,她开始喊叫。


丈夫踢骂丈夫当即醒来,骂着对方并踢了其两脚。


砍人逃跑男子拿着她家的菜刀就砍了丈夫几刀,随即跑到阳台上爬到隔壁楼的阳台上逃跑了,她与丈夫追了过去,眼睁睁看其跑掉。而整个过程约五六分钟左右。


送医院事发时,魏文彬之弟魏强和妻子正在隔壁睡觉。“我当时以为是哥和大嫂在吵架”,魏强说,夫妻俩跑过去一看,发现哥和嫂子站在阳台上,哥身上和地上全是血。当时见哥病重,他们也顾不上追赶,当即报警并用助力车把哥送到医院。松岗派出所警察随后赶到现场调查取证,把作案凶器(菜刀)和留着隔壁楼下的一双拖鞋带走。


观点对碰


嫌疑人家属:事发时家门锁着,儿子没出去过


事发后,很多村民也听说过此事与本村一姓孔的男子有关。一是看到受害家属指认出了该男子,二是看到男子被多名警察带走去调查。


据村民称,男子有多年精神病史,一直没有工作,在家由父母照顾,平时挺乖的一个孩子,经常穿运动鞋出来玩,不太相信是其所为。昨天早上,他还出来玩过,神情很自然,跟被抓前没什么不同。


男子家与事发出租屋对门,只隔一条小巷。这是一座老式平房。下午3时多,男子与父亲、奶奶坐在家内,对被指猥亵妇女刀砍其夫一事,一家人极力否认,说对方是“冤枉”。


男子父亲孔先生说,儿子23岁,是家里的长子,下有两个正在读书的女儿。儿子读初中时就患有精神分裂症,随后辍学在家,已有9年之久,现在还在吃药治疗。近10个月来,儿子从没发过病,病好了很多。当日凌晨,他们一家人都在睡觉,听到动静后,以为是治安人员在抓小偷,他出房门一看,家里两扇门的锁都锁着,儿子并没有出去过。11日9点30分左右,家里突然来了6名持枪警察,把儿子带走,一家人非常吃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跟着去了派出所,得知儿子涉嫌入屋猥亵妇女和持刀伤人案。他随后写下了保证书,表明如果是儿子所为,作为监护人他愿意承担一切责任,由于儿子有精神病史,他要求派出所先放儿子,10点多儿子才回到家。“我以性命担保不是我儿子做的”


男子称,事发时,他正在睡觉,被治安人员吵醒,过了几分钟,他又睡着了,“我没有出过门,肯定不是我干的”。他说,在派出所,他验了指纹,也做了笔录。“几天了,如果是我做的,一对指纹,我早就被抓去了”。


警方:基本确认是该男子所为


男子一家对于受害人的指认和警方抓男子去调查很是气愤。家属说,这对男子的声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心里很难受,也怕加重男子的精神分裂症。


昨天下午,南海警方对该案做出了回应。警方发言人称,受害人家属指认男子后确认向警方报过警。从现场勘查结果和目前掌握证据,基本能确认是男子所为,而且可能是该男子精神病发作时所为。


目前,受害人还在医院治疗,法医伤情鉴定结果还没有出来。家属所称的“强暴未遂”则可以排除,男子只是亲了一下女事主,目前没有证据显示是暴力强奸。


对于家属质疑为何当天就放了男子?该发言人称,警方已向男子取证过,考虑到男子有精神问题,其父也写了保证书,在精神鉴定结果没有出来前,案件的性质尚不能定性,所以先放。该案定性的焦点在于,男子作案时是否病情发作,如果是,那他没有承担刑事责任的能力,民事责任由其监护人承担,如果不是,那就要等魏文彬的伤势鉴定出来后,按伤残等级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