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博东:吕秀莲和许添财敢来大陆访问吗?

sunsky2020 收藏 0 1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徐博东:蔡英文的策略很清楚,对陈水扁采取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度:既不完全切割也不完全挺扁,以不得罪挺扁势力为原则,尽力维持绿营内部的团结,先打好年底县市长选举这场硬仗再说。

中评社北京6月21日电/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徐博东教授,昨天在海峡之声电台《博东看两岸》专栏节目中,就海内外舆论备受关注的吕秀莲与台南市长许添财能否顺利“登陆”、民进党中央日前定调“三不一没有”大陆政策、以及民进党为何难以调整“台独”路线等一系列重要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全文如下:


吕秀莲访问大陆为何迟迟不能成行?

主持人:在今年3月份,就有吕秀莲访问大陆的说法,但她到目前都还没有成行,反而是高雄市长陈菊先行访问大陆,行销世运会观光。那么,吕秀莲访问大陆迟迟不能成行的原因在哪里呢?


徐博东:我认为,吕秀莲的大陆之行之所以迟迟不能成行,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民进党中央不赞成。目前民进党并不鼓励党内重量级的政治人物到大陆参访。大家都知道,吕秀莲不仅当过“副总统”,还担任过民进党的代主席,在台湾政坛是具有重要指标性的政治人物,一旦她成功“登陆”,对民进党现行大陆政策造成的冲击,绝对比陈菊“登陆”要大得多;第二,“急独挺扁派”的极力反对。吕秀莲创办《玉山午报》的主要经济来源是“急独挺扁派”,她多次到台北看守所探视陈水扁,就是希望陈水扁支持她创办《玉山午报》。吕秀莲想要“登陆”的消息传出后,陈水扁明确表示反对,“急独挺扁派”甚至召开记者会威胁说,如果吕秀莲执意参访大陆,就不再投资《玉山午报》,也就是说要断了她的“金脉”。上面所说的两条原因之中,我认为后者比前者最为重要。

吕秀莲真心想到大陆访问吗?

听友甲:吕秀莲祖籍地在福建省的南靖县,我想问吕秀莲是真心想到大陆来看一看、走一走吗?

徐博东:近几个月来吕秀莲多次接受媒体采访,表达希望来大陆参访,依我看她是真心想来,不象是假意炒作。前两天她公开表示:从事民主****,长期关注台湾前途的任何人,都应严肃看待中国的政经社会变化。今天的中国已不是1989年的中国,今天的共产党也不是三十年前的共产党了;她说,如果有适当的方式和时机,她愿前往中国访问,实地考察中国的变化;她目前仍采取以静制动的观望态度,7月初访问美加两国回台后再做具体评估。类似的话她最近已经讲过好几次。我认为吕秀莲的政治态度确实已经有不小的变化,比以前要理性务实了,值得加以肯定。

有舆论认为,吕秀莲在政治上并没有死心,还想“更上一层楼”。她创办《玉山午报》也好,想参访大陆也罢,都是在为下届“总统大选”精心布局。即使不能如愿,她也不会甘心就此退出政治舞台,还想在台湾政坛上继续发挥影响力。依我看吕秀莲是目前民进党内难得的主张“与时俱进”的政治人物之一,我相信她是真心想来大陆参访。

吕秀莲何时可能访问大陆?

主持人:针对吕秀莲访问大陆带来的纷扰,她目前出面证实,最近确实有香港、福建的相关团体与管道,直接或间接地邀她前往访问,但因牵涉复杂,何时受邀访问大陆,她将在访问美国加拿大两国之后再作具体评估。您认为,吕秀莲会等到什么时候才会访问大陆呢?


徐博东:现在是有几股力量在拉扯着她,我看她现在还在观望,还没有最后下决心。为什么她先要到美国加拿大访问?当然不会是去游山玩水,我判断她先访问美国加拿大有两个目的:一是寻求美国、加拿大有关方面和人士的支持;二是为《玉山午报》寻找新的更多更大的“金主”,扩大资金来源。总之,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已累积政治能量。

至于吕秀莲参访大陆的时间点,我想主要要考虑以下两方面的因素:一是要看她能否说服民进党中央特别是绿营的“急独挺偏派”大老 ——《玉山午报》的金主们,对她参访大陆的态度是否能“软化”;二是要看她跟大陆方面的沟通协商进展情况如何;总之,她要认真仔细地评估参访大陆的利弊得失,毕竟今年底台湾还有一场重要的县市长选举。“心动”不一定敢“行动”,她究竟是否有足够的政治勇气,顶住压力,排除干扰,下决心“登陆”,还有待观察。依我的初步判断,吕秀莲今年下半年成行的可能性虽然不是说完全没有,但难度相当大。

许添财会来大陆参访吗?

主持人:除了吕秀莲之外,台南市长许添财也曾预计7月登陆,参加厦门举行的“第一届海峡杯帆船锦标赛”开幕典礼,但同样遭到深绿社团以及扁系人马的反弹,您判断许添财能否与陈菊一样,冲破深绿团体的阻挠来大陆参访?

徐博东:许添财已是两届台南市市长,今年底他已经不能再竞选连任了。对于访问大陆,我想许添财会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方面,许添财作为一方“父母官”,想要在他有限的任期内给台南市的经济发展做出努力和贡献,争取民意对他的最大支持与肯定。这样做的目的,当然也是为他自已日后的政治生涯累积政治资本;另外,据岛内媒体报道,许添财下一步有意竞选民进党的主席。如果许添财真想当民进党主席,那恐怕就不能不顾及民进党当前“不鼓励”参访大陆的政策。另外,也不能和“急独挺扁派”的关系搞僵了。所以他现在也是被两股势力拉扯着,左右为难,使他原本早就准备好的“大陆之行”添加了变数。不过,陈菊参访大陆之后,绿营内部也不敢拿她怎么样,而且民调显示,高雄市民众对她的支持度和满意度都有大幅的提升,这对许添财下决心“登陆”不能不是一大“诱因”。因此我判断,许添财在衡量了利弊得失之后,有可能会选择到大陆来参访。

“三不一没有”体现出民进党大陆政策何种思路?

主持人:大陆政策对于民进党来说是烫手山芋,内部争议不断。民进党中央日前定调“不辩论、不订注意事项、不陷入政治操作、没有鼓励赴大陆交流”等“三不一没有”原则。徐教授,您是如何看待这“三不一没有”政策的?它体现了民进党在处理大陆事务上有什么思路?

徐博东:民进党中央明定所谓“三不一没有”政策,这说明民进党目前不想对它现行的大陆政策作任何调整,采取是一种“拖字诀”的消极办法。因为民进党认为,年底的县市长选举毕竟只是地方性的选举,没有必要为一场地方性的选举调整大陆政策,也就是说民进党并没有调整大陆政策的“急迫感”。今年底的县市长选举,民进党已经确定以“ECFA公投”作为它选战的主轴和诉求;另外就是以 “声援阿扁司法人权”为幌子,拉住“急独挺扁势力”,试图与蓝营争夺选战议题的主导权。因此,民进党认为,目前绿营最重要的是“团结”。明定所谓“三不一没有”政策,目的就是要稳定内部,不要因为大陆政策步调不一而引起内部的矛盾与争斗,影响县市长选举。所以它目前并不急以处理大陆政策问题,采取“拖”的办法。

民进党为何难以调整大陆政策?

听友乙:台湾的主流民意都是偏向于跟大陆沟通交流,民进党的大陆政策为什么总是停滞不前呢?

徐博东:民进党不肯调整保守僵化的大陆政策,我认为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第一,民进党输得还不够惨,败的次数还不够多,还不服气,并不认为它的大陆政策是造成它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上届“立委”选举惨败,它认为主要是“单一选区两票制”这种选举制度对民进党不利;而“总统”选举中惨败,则是因为党内初选时“排蓝条款”造成了绿营内部的不团结等等。另外,下台一年来民进党搞了几次大规模的街头抗争运动,感觉自己的动员能力还相当强,基本盘还在,并没有松动流失。再加上民调显示,马英九的民调满意度一直低迷不振,这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幻想,党内主流并不认为“台独”路线有什么调整的必要。

第二,民进党内部派系林立,几大“天王”各拥山头,他们都只为本派系的政治利益着想,而不是为民进党的整体发展考虑,只会明争暗斗,对民进党的改造没有人真正关心,也很难达成共识。

第三,党主席蔡英文没有自已的派系班底,政治性格又比较软弱,很难整合各派系矛盾,没有能力推动民进党进行路线转型。

第四,民进党内的“理性务实派”一盘散沙,难以形成党内主流,推动民进党的改革。

第五,只占绿营基本盘百分之十五左右的“急独挺扁势力”,人数虽然不占多数,但能量却很大,而且斗性十足,目前由蔡英文所领导的民进党,无力摆脱这股保守急独势力的绑架。

总之,各方面的原因造成了目前民进党难以调整“台独”错误路线,它的保守僵化的大陆政策也就只能“停滞不前”,维持现状。

蔡英文为何不赞成进行党内大陆政策大辩论?

主持人:民进党这项“三不一没有”原则在民进党内部也引起争议。扁系人马认为“辩论才是王道”,前民进党副秘书长陈其迈直言,他对不辩论感到失望,他建议举办路线大辩论或扩大中执会讨论。扁系人马为什么主张在民进党内部针对大陆政策进行辩论?而民进党中央又为什么不进行辩论呢?

徐博东:民进党内要求进行大陆政策大辩论的主要有两股力量:一是“理性务实派”,比如说李文忠等,他们最早提出这个主张,目的是想改造民进党;后来扁系亲信,例如陈其迈、高志鹏也主张进行大辩论,不过他们的出发点完全不同。扁系人马在这个时候主张“大辩论”,主要是想争夺民进党的主导权,防止民进党和陈水扁切割,最终目的当然是要“保扁”。而对于蔡英文为首的民进党中央来说,眼前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要打赢年底的县市长选战,而选战的主轴就是炒作“ECFA公投”,如果在这个时候进行党内大陆政策大辩论,就等于要扭转选战主轴,放弃主导选战议题。而且搞得不好的话,还可能让“急独挺扁派”占了上风,进一步绑架民进党,甚至引起绿营的分裂,给年底县市长选举带来负面影响。所以,民进党中央在这个时间点上当然不会允许在党内进行大陆政策大辩论。蔡英文的策略很清楚,对陈水扁采取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度:既不完全切割也不完全挺扁,以不得罪挺扁势力为原则,尽力维持绿营内部的团结,先打好年底县市长选举这场硬仗再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