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六 醉卧沙场君莫笑 第163章、血战辽阳(2)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2 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林将军不愧为名门之后,知识很渊博嘛!不像本帅大老粗一个……”金仁俊皮笑肉不笑地“赞扬”道。

“大帅您过谦了!您名震天下,咱高丽谁人不知,无人不晓……”林惟茂看到金仁俊的表情,明白自己刚才卖弄才华惹人家不高兴了,连忙补救道:“当初崔家凭借[三别抄]私兵,把持朝政、排除异己,王室和百官都敢怒不敢言。若不是大帅您力挽狂澜,策反[三别抄],铲除崔氏奸党,咱高丽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呢!”

林惟茂所说的[三别抄],就是高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崔氏家族私兵。

高丽王氏王朝在军事上,实行与中国唐朝初期府兵制相似的两军六卫的中央府兵制。政府将一定田地的使用权授予“良人”(类似自耕农的阶级),而“良人”在持有田地使用权时须服兵役,退役则还田。这种“良人”就是充当府兵者,其田地称“府兵田”。13世纪初,高丽的兼并土地现象严重,国家所占有的田地数量已不足以维持府兵制,出现了无兵可用的情况。此时国家实权的掌控者崔氏家族临时招募兵马,组成“别武班”,也就是后来的“别抄军”。

所谓三別抄,即融合都房及崔氏政权的軍事背景而成,系指崔瑀为防止小偷的偷窃与不良少年的骚扰而设置之夜別抄而言。夜別抄的人数增加后,乃分为左別抄和右別抄,并将对蒙古抗战被俘而逃亡来归者组成神义军,三者合称三別抄。在都房以卫护崔氏之安全为目的时,三別抄则负起警察与战斗等任务,并共同成为崔氏政权的军事支柱。

《高丽史节要》对此记载道:“权臣执柄以为爪牙、厚其俸禄。或施私恵,又籍罪人之财而给之。故权臣颐指气使、争先效力。金仁俊之诛崔(竩)、林衍之诛金、松礼之诛林惟茂,皆藉其力。”

“哈哈……当初要不是你父亲和柳璥大人协助,本帅也孤掌难鸣呀!”金仁俊听到林惟茂说起自己的光辉历史,看着走在部队最前面、装备精良的[三别抄]军,心情大爽,哈哈大笑道。

“哪里、哪里,家父和柳璥大人只是唯大帅马首是瞻,根本谈不上什么功劳!”林惟茂继续拍马屁。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千臭万臭,马屁不臭],金仁俊被林惟茂一通马屁拍得喜洋洋的,眉开眼笑道:“哈哈哈……想不到林将军年纪轻轻,却也见识不凡!待本次战事结束,本帅定当上周陛下,给你加官进爵!”

“谢大帅栽培!”林惟茂恭恭敬敬地给金仁俊拱手施礼,小小的三角眼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

此时,燕州古城的帅帐中,在兀良和阿术威严的目光下,原高丽太子王倎 (1219年-1274年)和太子妃金氏及3个儿子、2个女儿,战战兢兢,汗如雨下。

王倎一家人穿着白净素雅的高丽传统服装,白色是朝鲜族最喜欢的颜色,象征着纯洁、善良、高尚、神圣,故朝鲜族自古有“白衣民族”之称。王倎头戴纱织笠帽,身穿斜襟宽袖的毛织“则高利”(素色短上衣),外套黑色“古克”(背褂、坎肩),下穿裤长腰宽的"巴基"(灯笼裤);金氏则穿着貂皮制成的短袄褶裙,色彩和纹饰都很讲究,优雅而漂亮。袄襟无扣很短,用绸带系住,襟和下摆略呈弧形,线条柔和。袖口及衣襟处镶饰彩色绸缎边。王瑃、王珆、王琮、庆安和咸宁5个孩子则穿着七色彩缎作的“七彩衣”。

“王倎,你可知道本帅为何让人将你带到此处?”兀良厉声说到。

“大帅,本太子,哦不,小人知道是因为弟弟发兵入侵天国!”王倎噗通一声跪倒在兀良脚下,声泪俱下道:“小人明白,作为高丽人质今天难逃一死,但请大帅绕过我妻儿性命,这是小人的全部身家,敬请大帅笑纳!”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裹举过头顶。金氏也拉着5个孩子,跪在王倎旁边低泣,

“呵呵,你那点东西还是收起来吧!”兀良冷笑道,“陛下赏赐给本帅的铁山,每天都能赚这么多钱!”

“大帅,小人只有这点值钱的了……”王倎羞愧难当,面红耳赤道:“自从我弟弟王淐登基后,高丽国内再没派人来给小人一家送东西了!求求您发发慈悲,小人来生一定当牛做马报答您老人家!”

王倎说完,全家抱头痛哭,看得阿术都忍不住心发软、鼻发酸。

“好了,别哭了,都起来吧!”兀良心中不忍,柔声说道:“你弟弟真不是个东西,篡夺了你的王位不说,居然还派金仁俊率兵入侵我国,明显是想借我们的刀,要你的命嘛!吾皇乃仁义之君,当然不会上他的当,所以这次把你一家带来,是准备放你们回高丽……”

“蒙哥陛下要放我回国?” 王倎止住哭泣,大吃一惊道,“不知大帅何时放我们回高丽?”

“不着急,等这场仗打完再说!”兀良轻轻一笑,说道:“吾皇问你,是想灰溜溜地潜回高丽,还是带兵打回去,夺回本属于你的王位?”

“谢谢蒙哥陛下恩典!谢谢大帅恩典!”王倎千恩万谢道,“陛下打算借多少天军给小人?”

“谁说我们要借天军给你!”兀良冷笑道,看到王倎失望的表情,继续说道:“吾皇打算让本帅把金仁俊的20万大军全歼后,再把俘虏全部送给你,你要不要?”

“要,小人当然要!”王倎开心地笑道,“不知大帅有无把握全歼金仁俊大军呢?”

“笑话!本帅虽然这里才8万大军,但看那金仁俊的高丽军就如土鸡瓦狗、待宰羔羊,一群乌合之众罢了!”兀良豪气冲天道,“也许你路上听说了,忽必烈等几个王爷,凭借10万天军就征服缅甸,先后俘虏了近百万缅军;河南刘整才5万军队,一夜之间也全歼20万宋军;连安南省副省长文壁,凭借5万农民就全歼真蜡、暹罗10万联军!难道本帅身为军政部部长,还不如文壁那书生?”

“是是是!小人绝对相信大帅的神威!”王倎一路上确实听押送他们的天军将士说起过这些战绩,所以对兀良军队的战斗力毫不怀疑。

“王倎,你该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句话吧?”兀良冷笑道。

“哦!小人请大帅明示,蒙哥陛下有什么条件呢?”王倎笑容凝固了,小心翼翼地问道:“是让我把高丽打下了后,充当天国的属国吗?”

“非也、非也!陛下不需要你高丽当属国!”兀良摇摇头,喝了一口马奶酒,慢吞吞地说道:“陛下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本帅马上派人送你一家坐船,走海路潜回高丽,从此隐姓埋名、安安分分当个老百姓,了此余生;二是等本帅拿下金仁俊后,你带领俘虏打回去,不过等你打下高丽江山后,要一次性补偿我国3千万两白银或同等价值的宝物!你自己考虑、考虑吧……”

“啊……3千万两!这么多,那可是以前高丽5年的税收总和呀!”王倎对天国皇帝狮子大开口有些不满。

“唉,你嫌多就算了,收拾一下,晚上本帅派人送你们出海!”兀良不耐烦地说道。

看着王倎犹豫不决,金氏凑到他耳边低语道:“夫君,您还是答应吧,也才5年的税收而已!等您夺回王位,全高丽都是您和咱们孩子的!如果咱们灰溜溜地潜回国,王淐派兵来捉拿我们,一家人东躲西藏,何时才能安生?臣妾再也不想过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看着泪流满面的妻儿,王倎咬咬牙,无奈地对兀良说道:“大帅,小人答应您就是!”

“好!爽快!”兀良抚掌笑道,“口说无凭,来人啦,笔墨纸砚伺候!”

王倎笔走龙蛇,飞快地把协议写完,签字画押后,呈给兀良。

“恭喜你,未来的高丽国王!”兀良仔细看完协议,交给阿术收好,笑道:“你们先到辽阳城中休息几天,等本帅全歼高丽大军后,你再买点酒肉、药品,到俘虏营中慰问、安抚一下俘虏,保管这些人今后都会死心塌地跟着你!”

“谢大帅指点!”王倎拱手施礼,表示感谢。

王倎一家人离开后,阿术不解地问道:“父亲,陛下怎么让王倎率领高丽俘虏打回去?如果金仁俊的20万精锐被我们消灭,那高丽国内再无强兵,我天军还不是手到擒来?”

“术儿,你想法太简单了!不过也不怪你,为父也是想了2天,才明白陛下的深意。”兀良慈爱地拍拍儿子的肩膀,笑道:“打高丽容易,治理高丽难,民心难求呀!那东宁、和州归附我们已经1年多了,还不是民变四起,被金仁俊轻而易举就拿下了。另外,别说连续打仗国库能否承受得了,就是打败[反天联盟]后,天军将士也需要休整一段时间呀!”

“那陛下让王倎回去有什么好处呢?”阿术又问道。

“据为父猜度,陛下是想让王倎回去和他弟弟王淐窝里斗,等他两兄弟打上几年,高丽必将损兵折将、民不聊生!王倎夺回王位后,他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赖帐不还,那结果就是我们拿出他的协议,名正言顺地进攻高丽,你想想看,元气大伤的高丽还能应付一场生死大战吗?咱休整了几年的天军将士,肯定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下全高丽!”兀良顿了一顿,笑道:

“第二条路是,王倎加紧盘剥百姓还债,最后官逼民反把他赶下台。咱天军再假意过去帮他平乱,只要发点吃的、穿的给老百姓,他们大部分都会归顺的,到那时王倎就只能任陛下摆布了!”

“哈哈哈……”帅帐中,兀良和阿术大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