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伊朗政局不是“颜色革命”?(2)

中南海警卫团 收藏 1 4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伊朗12日举行第十届总统选举。现任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以62.63%的得票率赢得选举,实现连任。但穆萨维的支持者认为,此次选举存在舞弊,由此引发了国内选民的争议和冲突。法新社称,仅在15日当天,就有150万至200万人参加了抗议游行。甚至演变为流血冲突,据报道,至今已经有20人被打死。

美国白宫和国务院的发言人在当天例行记者会上均否认美国政府介入伊朗内部事务。面对伊朗政局在大选后猛然的变化,美国一再声明并没有干涉伊朗的总统大选,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7日重申,奥巴马政府对伊朗实施的接触政策不会因为伊朗总统选举结果而发生变化。

但是,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伊恩·凯利15日说,奥巴马政府对伊朗总统选举出现暴力及“可能的投票违规行为”的报道“深感不安”。同时,美国国务院要求社交网站Twitter延迟维修工作,让伊朗人可以继续使用,令消息传播。当然,美国人作出如此决定,也不用大惊小怪,面对美国在中东的主要对手伊朗出现如此局面,对美国来说,试图通过某种非政府层面推波助澜是有强烈需求的。

伊朗大选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中东之行,宣布将和伊朗接触,宣称伊朗可以有条件和平利用核能。而这个条件和穆萨维竞选中的外交政策不谋而合,即主张和西方“全面和解”,伊朗原则上不挑战西方在伊朗的利益,或解读为伊朗将保证西方在伊朗的利益渗透。而对于美国的这根橄榄枝,内贾德采取了“听其言,观其行”的有限接受的态度。但是,内贾德的有限和解和穆萨维的全面和解政策究竟哪个对伊朗更有意义却还是个未知数,但是穆萨维的态度显然和符合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人的胃口。穆萨维是否在选举前和相关国家进行过互动,却还是个谜。

目前还没有可靠的消息显示美国在大选前策划了伊朗这次类似“颜色革命”的街头政治活动,即使美国动用了间谍参与了此事,但是既然是间谍活动,就很难掌握证据。但是我们追述以前美国成施“颜色革命”的行动功实案例,和伊朗的当前形势也惊人的相似。那就是选举的失败方坚称大选存在舞弊,这实际上是一种强盗逻辑。既然是选举,必然存在失败者和胜利者。是什么因素促使穆萨维及其麾下的人在选举失败后的舍生忘死的抗议活动,甚至不惜冲击军事机关,这显然不是一场普通的抗议活动。而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难道这是某些人要向某些人有个什麽交代?这是伊朗内政实在不好多说。

伊朗是一个有悠久历史的国家,在中东地区是一个相对自主的国家,国内局势相对平稳,同时是一个有大国梦想的国家。考虑到中东复杂的地区局势,简单的把伊朗目前局势归结为“颜色革命”的结果,那将会使对局势的判断出现误差。最新消息:在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导,德黑兰市近郊的霍梅尼墓周六发生相信是自杀式袭击爆炸,袭击者当场死亡,另有两人受伤。有目击者见到穆萨维的支持者在德黑兰南部,纵火焚烧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阵营的一座建筑物。另外有示威者自行走上街头示威,并与警察发生冲突。这些事件猛然使得伊朗国内显现恐怖分子踪迹,看来不仅仅美国人盯上了伊朗这块宝地,或许恐怖分子也打算在伊朗开辟一块新的战场,成为滋养恐怖分子新基地。

普遍认为,这样的抗议活动动摇不了内贾德的地位,但是这次大选后的变局却彰显伊朗国内政治生态正在发生变化,国际社会在对待伊朗的问题上恐怕会更加谨慎,这将对伊朗的未来构成深刻影响。如果伊朗这波政治风暴更加激化下去,重新燃起美国掌控伊朗伊朗的冲动,甚至不排除美国延缓在伊拉克的撤军过程,一个更加严峻的形势将摆在哈梅内伊和内贾德面前,快刀切豆腐,恐怕是伊朗当局不得不采取的动作。

不可否认,国家领导人靠选举产生是一个国家自我修正的好办法,但是这种选举制度一旦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操控,成为某些人获取私利与权力的跳板的话,这种死抱失败即存在舞弊的观念却是民主选举的大敌,似乎只有自己选举胜利才算公平,失败一方坚决不承认选举结果,并掀起全民的政治运动,从而获取个人私利,这将是今后一些国家动荡的根源。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