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共和国,别忘了这个特殊的群体…… (组图)

漂泊诗人 收藏 2 377
导读: 一 端详着眼前这组广州部队衡阳某部英姿飒爽无军籍女工们年轻时的俏影,我一下陷入长久的沉思。脑海忽然想起伟人毛泽东一九六一年二月写的那首诗:“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在那个特殊的备战年代,一个新的共和国耸立于东方,让无数敌对势力国家所虎视。毛泽东被亦民亦兵的飒爽女民兵报效祖国的精神所感动,提笔写下了这首不朽的诗篇——《七绝-为女民兵题词》。这首诗是为女民兵写的,但在某种意义上,更适合于这批无军籍女工们,红旗飘扬下的她们,十六、七岁就进入军营,从事后勤保障

端详着眼前这组广州部队衡阳某部英姿飒爽无军籍女工们年轻时的俏影,我一下陷入长久的沉思。脑海忽然想起伟人毛泽东一九六一年二月写的那首诗:“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在那个特殊的备战年代,一个新的共和国耸立于东方,让无数敌对势力国家所虎视。毛泽东被亦民亦兵的飒爽女民兵报效祖国的精神所感动,提笔写下了这首不朽的诗篇——《七绝-为女民兵题词》。这首诗是为女民兵写的,但在某种意义上,更适合于这批无军籍女工们,红旗飘扬下的她们,十六、七岁就进入军营,从事后勤保障服务,扛包、站岗放哨、下连队修鞋子缝衣服、放电影搞宣传,踏着海浪、川过茂密灌林,为了祖国国防事业的壮大,抛青春、洒热血、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地服务于军需后勤岗位上;乐于吃苦,凸现不惧艰难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勇于奉献,彰显无私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慨……



五月上旬的湖南雁城,没有往日的绚丽和炎热,天空时不时飘飞着纷雨。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这批无军籍女工中的几名代表,个头高挑的原所领导叶文轩(化名),性格豪爽的洪先莲(化名),文静儒雅的凌惠(化名)和直言率性的陈欣花(化名),虽然岁月的痕迹写进她们的眼角,但她们眼睛有神,精神矍铄,而且骨子里都透示着军人般的秉性和豪气。坐在这个偏僻而别致的茶社一角,我们一边喝着茶,一边倾听着这些和蔼可敬的大姐们讲述着她那难忘的半军旅半职工生涯……“千里长沙”的西沙,茂密的乔木林,碧蓝的大海,陡峭壮观的珊瑚礁林,从南沙、中沙到东洲,都留下她们的足迹;炮声震耳欲聋,地动山摇的法卡山,硝烟弥漫,那里留下她们的血汗;在驻守的某部营地,她们列队操练、站岗放哨、英姿绰约,那里流下她们的汗水……然而,几十年的挥洒热泪转眼化着尘沙,又如过眼烟云,那曾经波澜壮阔的岁月,连同年轻时高唱“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的雄壮都走入烟消云散……洪先莲大姐说,她所在的单位广州军区衡阳某部107名无军籍职工,于2001年9月按保障性企业移交给了地方,其中54名符合内部退养条件的由部队每月发给300元生活费,未达退休条件的53人连最低生活保障金都没有,自谋生路。因此,她们想通过上访来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谈到这里,洪先莲大姐声音有些咽噎,脸上挂起不难察觉的忧伤,由于时间仓促,她们下了些资料和照片就匆匆与我们分手了。


透过这些照片,我们看出,她们年轻时个个活泼水灵、风华正茂、英姿飒爽,带着满腔热血加入无军籍职工行列,一颗红心向国防,成了名副其实的穿军装却不带领章的女工。当时为了备战备荒,她们去西沙、奔友谊关、上法卡山,处处洒热血。特别是在中越自卫反击战时,她们因贡献突出,受到军区表彰并和当时军区主要首长合影留念,这是她们挥之不去的荣耀,正所谓军功章里有军人的一半也有她们的付出。但是,为祖国国防事业做出贡献的她们,为何也沦落到为生计而发愁的境地,而且她们的维权上访一走就是漫长的八年……



五月中旬,突来的大雨横虐着华南大地,由于想了解个中真相,我便主动挂了洪先莲大姐的电话,然而,她的小灵通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而且,连续一周如此。


直到五月底的一天,我的手机显示出洪先莲大姐的电话号码,她用嘶哑的声音跟我讲,想见面跟我好好谈谈。我们再次见面时,她们手上又多了一叠厚厚的上访材料,并带来了一本光碟和U盘。在办公室我打开了电脑,屏幕上显现出大雨倾泄的广州部队机关大门,她们50多名无军籍职工手持标语牌,头戴红头纱,在上访、诉求。庄严的大门旁,卫兵列队执勤,她们秩序井然地守候在大门旁,有的撑着雨伞,有的穿着雨衣,也有的还冒着大雨在静静等候,有几位大姐、大叔全身被淋湿了,泪水与雨水顺着脸庞往下滴,U盘中的图像不很清晰,像是用手机拍录下来的,洪先莲大姐面带苦涩,却心存自信,她颇为坚定地说:维权之路何其之苦,但再苦也阻碍不了我前行的脚步,我们相信党中央、相信中央军委!



随同洪先莲大姐一同来的还是文静的凌惠(化名),她侃侃而谈道,这是她们集体上访的第八个年头,下广州上北京已达十多次了,每次少则几个人多则近百人,虽然知道维权的道路十分艰难,但是,过去工作时,更艰苦的环境甚至战火她们都挺过来了,她们做着后勤保障服务工作,一身的军人气质让她们有着火一般的信念和顽强、执著。话题又一次转到率直豪爽的洪先莲大姐身上,凌惠说:我们这些大姐大都是上世纪70年招入部队,那时入部队审查十分严格,虽然没有佩领章,但她们也是一身的荣耀,不觉间在工作了三十多年之后,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个个心里都纳闷,后来,大家才知道这是广州军区某些部门乱作为造成的全军唯一将部队仓库无军籍职工按保障性企业移交地方的错案失误决策。她说,洪先莲大姐在几十年的工作中,无私劳作,落下了不少病来,如糖尿病、胃病和肾病等等,这次下广州还淋了雨的洪先莲大姐几乎是高烧不止,大家这才劝她不要上北京,直接从广州返回衡阳。谈到维权道路为何这般辛酸时,洪先莲大姐说,我们被移交地方是军区某部门的少数领导不讲政治、不顾大局、欺上压下骗地方,制造的一起全军唯一错误移交案。因此,她们上访时,只有真正了解她们真实诉求的首长都会理解她们,因此她们期望更高的上级机关知道她们的诉求,这种诉求其实就是维护她们的合法权益。洪先莲大姐脸上流露出坦诚和自信:中央的方针是对的,胡主席的亲民爱民惠民政策更受爱戴,只要这种诉求能到达他们那里,这种维权就会迎难而解。但是此时的凌惠有几分忧虑,她说我们一下成了社会边缘人,谁也不管,特别让大家担忧的是身体状况,这群大姐中,不少人是被疾病缠着身体,如果稍有不慎,说不定就是“杨小红”第二,“彭三秀”第二,说到这,凌惠的眼圈顿时布满泪水……



端庄清秀的杨小红出生于1967年,17岁被招入衡阳某部。其父原是仓库的老领导,87年病故属革命烈士,杨小红的母亲是位体弱多病的家庭妇女,靠着烈属抚恤金维持她个人生活,杨小红的弟弟高中毕业后也招入仓库。2001年9月,这批无军籍职工被移交到地方后,姐弟俩都属自谋生计之列,没有任何生活补助。因为这批人年龄很小时就参加工作,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加上没有很好的专业技术,踏入社会就显现劣势,再加上当时又正值全国工人下岗高潮,他们没有丝毫竞争优势。杨小红是93年离婚独居,孤身一人靠做些勤杂或打短工来维持生计,近二十年来的女军工生涯使她落下肺结核病。其实这种肺结核还属可以享受国家免费治疗的疾病,但是谁也想不到的是,没有单位的眷顾,而且本身的生存都成问题,加上过去的女军工是倍受人尊重的职业,而今沦落到做打勤也使杨小红的自尊受到打击,因此既便她没钱看病没钱做医疗检查也羞于向亲友开口。2009年贫困病痛交加的杨小红,于5月1日因病情恶化被人送进医院,进院不到二天,5月3日她就带着病痛告别了她四十一岁人生撒手人间,辞世时,骨瘦如才,体重仅剩三十公斤,更让人心酸的是,杨小红弟弟在现场清理姐姐遗物时,竟无分文……


彭三秀也是17岁招入部队,工龄达三十余年,2001年7月因身患糖尿病入部队165医院,9月22日,单位移交后,其包干证无效,若要继续治疗就得自己交钱;但她夫妻双双下岗,俩人每月仅600元生活费,生计尚成问题哪有钱治病。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得做出放弃治疗的决定,次年1月9日,年仅四十多岁的彭三秀因无钱救护而在悲愤中死去。


辛醒的死,一直是这批女军工挥之不去的阴影。17岁入部队,工龄也近三十年,后虽患上轻度精神病,但尚能正常工作、生活,无需他人照料。2001年移交地方时,整个仓库就象散了架似的,辛醒便独自一人住在生产车间区的一间杂房里。而当时的女工们都人心惶惶,纷纷为前途担忧时,辛醒自然被人所遗忘,当年八月的一天,几名女工在议论时谈及已有几天不见辛醒身影了,女工们抱着几分关心赶到杂房看她时,而辛醒已死去好几天了,连遗体都有些腐烂,目睹到这一情景的女工无不泪流满面……



洪先莲大姐、凌惠含泪诉说完三位曾经的同事悲愤中死去的情景时,我们都默默低头无语,像是在哀悼她们的亡灵。此时,凌惠打破寂静,声音有几分低沉:为了我们的维权愿望早日实现,我们的这几位大姐常常是带病上阵,她们的病情不轻,为此她们的孩子没少跟她们闹别扭。


洪先莲大姐擦了擦眼眶边的泪花,颇有感慨地说:“我们的孩子都把我当国宝来尊敬。而现实中我们是被遗弃的人,我们被移交后,已经成为社会边缘人了.有时想起来我们都暗自落泪.难免找过去姐妹们诉诉心中的苦来,不想总遭到孩子的责备:老妈你也想开点,不然会加重病情的。我一听就有火,便训驳斥她,你妈有病都是因这事给惹出来的,谁能让你妈过去的血汗白流?再说,我们这批人活的容易吗?不想我这话把闺女逼急了,她冲着我咆叫起来:别的我不管,没有什么比您的身体更重要,我这一世就你这么个妈妈……”


洪先莲大姐说到这,再一次失语。但我们知道,这就是人间母女真情最直面最朴实的流露,洪先莲大姐被这种至亲情义交织着时,我顿时觉得洪先莲这批大姐的高大来,对她们有种说不出的敬重。在她们纯朴的心底,她们把职工们的权益看得高于她们自己的生命……



洪先莲大姐这批无军籍职工们的维权遭遇令人同情,为了解更祥尽的实情,笔者通过渠道找到曾在这个部队担任过领导职务的一位处长,该处长坦言道:这个部队建制于53年,它是部队后勤军区仓库,2000年前的历次编制中都是军人少,职工多,职工为编外定编职工,修理所是库属分队只有3名军人编制,况且1999年已撤编。2001年将仓库123名职工中的107名以仓库修理所名称按移交地方的保障性企业上报军委,从而制造的这起错案,完全是广州军区某些部门个别领导的胡乱作为造成的,是上有政策下搞对策的“杰作”。这种粗暴做法深深地伤害着这么一批为了祖国国防事业付出过汗的无军籍职工的心,也给来之不易的和谐社会埋下祸根。



夜深,我打开洪先莲大姐带来的光碟,碟片中映象出她们过去的扛包站岗、守卫海疆照片,当时她们被称为“海上铁姑娘队”;她们组成宣传队下基层连队、说拉弹唱、为官兵表演文艺节目;友谊关检查站,她们为官兵补鞋修被褥,战士们向她们致以崇高敬礼;她们获得的珠荣、奖章、证书挂满了房间,然而,为了祖国国防事业付出了那么多的她们,却要为后半生的生计和养老、医疗等等苦苦担忧?为了了解他们的真实心声,笔者还个别走访了他们当中的叶文轩、洪先莲,陈欣花,凌惠以及贺荣耀(化名)、谢小花(化名)、邓辉文(化名)、冯兰(化名)、瞿明(化名)、戴铭忠(化名)等十余名无军籍职工,他们表达的是同一种诉求。


时间可以淡化往事,但历史不能忘劫她们的艰辛付出,那个特殊年代下的艰辛困苦和默默奉献磨练了她们的毅志,她们平凡却而伟大,如今她们不断向上级诉求,只求落实一个无军籍职工的合法权益,解除自己的今后生存之忧。因为她们曾是为国防事业付出过青春和热血功臣,人民不会别忘记她们;部队的首长们,也别忘了她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3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