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六十一章 父与子[拜求推荐、点击]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2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金城张温大营,张温坐于主位,身旁十几名校尉正在讨论着军情。   “大人,孙将军回来了。”   “哦!是吗?快请孙将军他们进来。”张温急忙让传令兵出去请孙坚。   “末将参见大人,”孙坚带着两名威武的汉子,走进大帐,见了张温就跪了下来。   “文台,这是干什么?快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金城张温大营,张温坐于主位,身旁十几名校尉正在讨论着军情。

“大人,孙将军回来了。”

“哦!是吗?快请孙将军他们进来。”张温急忙让传令兵出去请孙坚。

“末将参见大人,”孙坚带着两名威武的汉子,走进大帐,见了张温就跪了下来。

“文台,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先说说二郎他们的情况怎么样?”张温看见孙坚进来,赶忙奔下主位,扶起孙坚问道。

“张大人,不是我说,令公子果然不是凡人。你不知道,那金城厮杀的惨烈劲,满地都是死人,即使是末将看着也是心颤不已。真不知道令公子是如何靠着那么点人死守着金城,还能等到咱们来援的…”

孙坚还未说话,身后的的一个汉子就先说话了,这人的个头长相和孙坚有点相似。不过少了几分孙坚的勇烈之气,多了几分文雅的气质。

他这么一说,旁边的人却不愿意了。

“大荣,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张大人问的是将军,你说什么呢?”

张温笑了笑,问道:“文台,你身后的两个汉子是谁?先前倒是没见过,长的挺威猛的嘛!”

孙坚听了这话,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连忙说:“此乃末将地同乡好友,姓祖名茂字大荣,如今是在末将麾下效力。另外一个是黄盖字公覆,零陵人。”

“嗯!”张温眯了眯眼睛,仔细打量二人,说道:“都不错!对了,那我家二郎可是有事?”

“这个大人放心,刚进金城的时候,末将曾看见过令公子的武艺,那枪使的果然不错,末将深感佩服。只是末将紧追韩遂,倒是最后没有见过他,不过倒是见到了鞠义。听他说,张校尉去看其他各门的守将去了。应该没有什么事。”

“你说他的枪法好?”张温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大人。末将这些年也见过不少的少年俊杰,可如令公子一般年纪却有如此身手的,却是从来都不曾碰到过的,大人,难道不知道吗?”

“枪法好…枪法好…”张温如同没有听见孙坚的话一般,喃喃不已,“没想到,他终于还是去学了一身的武艺,想着定是吃了不少的苦,如今才有这样的成就。若是当年我没有骂他,说不定夫人也不会那么早的死去。不过也好,现在这个世道,有身好的武艺也算不错。就让他那样按着自己的想法来吧!只要他自己高兴就好。”

“传令兵”张温忽然高声叫道:“你去城中,将武猛校尉张信一行人请来大营。”

“喏!”

门外答了一声,就见一名骑士打马飞驰而去。

“那韩遂的叛军情况如何?”张温回过头来又问道孙坚。

“回大人话,这回还多亏了令公子。韩遂带着十几万的叛军闻听令公子斩了他的全家,八天来疯狂的攻击金城。可令公子却只是用两千的汉军再加上三千的降卒和金城壮丁就牢牢的守住了金城,更是阵斩了韩遂手下八健将中的梁习、李堪、马玩、张横、程银五员大将,还降服了候选。如今的韩遂兵卒虽多,可大将去只剩下侄子阎行和八健将中的杨秋、成宜两人了。根据探马来报,韩遂带着大军正向美阳方向撤退,不过刚才董卓派人来报,说是他在葫芦谷烧了边章的十几万大军,如今已在去往美阳的官道上等着韩遂自投罗网呢!”

“好!好!”张温闻言打乐,满脸尽是自豪之色。其余众人也是争相赞叹着张信,其中有的自是真心佩服,有的只是为了巴结张温罢了。

“文台,派人将战报报往洛阳,就说凉州战事即将平息。同时将恭祖、董卓几人的功劳也报上去。”

“还要报董卓的,大人难道忘了董卓在长安时的嚣张吗?”孙坚皱眉说道,浑然不顾底下祖茂正在拉着他的衣襟。

“文台啊!这事情瞒是瞒不住的,再说了,大家同是为大汉效力,以往的事情,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好了,就不要再提了。”

“喏!”孙坚闻言,只好不甘的应了一声。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那句话,张温不同意,自己再着急也是没办法啊!

……………………………………

此时的张信正坐在郭图的身旁,关切的看着正在昏迷的郭图。自从孙坚的援军到来之后,张信就命令曹性去统计伤亡,自己亲自照料郭图。

的确,郭图现在的状况很不好,嘴角上生出一个个白色的小泡泡,满脸通红,几天来一直水米未进。张信心疼的用毛巾沾着清水尽量湿润着郭图发干的嘴唇,不允许任何人前来打搅郭图。

老实说,张信周围的这些人中,只有鞠义和郭图的人缘最差。鞠义就不说了,这个人孤傲,觉得除了张信、高顺以为谁都比不上他,懒得和其他人打搅。别人看着,也不去烦他,免得自找没趣,当然这要除去那个没肝没肺的张飞。郭图则是一天到晚都是阴阴的,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想的是什么,就像一条毒蛇一样。出了徐庶、曹性、高顺这些和他呆得时间很长的人,谁也不敢接近她。郭图也是无所谓,按照他的话来说,他迟早都要死在张信的手里,没有人和他亲近也好,免得将来拖累别人。

“公子…”正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轻呼,张信恼怒的回过头来,却见曹性正站在门外,小声的呼喊着他。

张信脸色缓了缓,小心的为郭图掖了一下被角,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又小心的关上门。问道:“曹性,都统计好了?伤亡情况怎么样?”

曹性点点头,“公子,现在的情况,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高大哥的陷阵营只剩下三百人,而且高大哥肩上中的那一冷箭也是极重,此时连床都起不来。徐晃、徐庶、赵云三人的队伍基本上也被打残了,徐庶虽说有张飞保护,可是也是受了一些轻伤。鞠义那里情况也不好,悍死军只有两百不到的士卒了。最惨的是咱们的从龙卫,现在也就三十多人。”曹性说完,满脸的凄容。

张信点了点头,伤亡惨重的情况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没想到会是这么的严重,听着曹性所说,现在自己的手下就只有不到一千的士卒,还伤了高顺、徐庶折了关靖,想着就让张信欲哭无泪。

“公子,还有几件事情…”曹性这时也看出张信的心情不好,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说吧!什么事情。”

“史阿他走了,他说自己把该教的都已经教给了张苟,剩下的就只有靠张苟自己了。他还说公子这里不适合他,他还是希望过浪迹天涯的日子。”

“哦…走了就走了吧!他想走,谁也留不下他。”张信听完,落寞的说了一声。

曹性张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屋檐下一颗水珠滴落,打在了张信的头上,积雪已经开始消融,怕是春天该来了吧!

“公子,门外来了一名官军,说是车骑将军请公子和众位将军前去军营议事!”这时候匆匆的跑进来一名从龙卫,单膝跪倒向张信禀报。

“我知道,你去招呼一下传令的人,就说我这里还有些没有处理的事情,正午时分我自会前去。”张信闻言,皱眉说道。

“喏!”

“公子,老爷相唤,怕是现在就该去吧!”曹性也知道张信此时心情不好,可他一直随着张信长大,不想两人就这样下去。

“这事情你不要管,下午我带着翼德、子龙、公明三人前去,你就留下好好照顾公则,再去替我看看高顺。”张信说完,拍拍曹性的肩膀,进了郭图的房间,只留下曹性一人在屋外叹息。

………………………………….

正午十分,张信穿戴整齐,带着赵云三人策马奔向张温的大营,一路上张信百感交集,不知道见了张温自己该说些什么,赵云三人见张信心情不好,也没有多言,只是策马紧紧地跟着张信。

八年了,张温…这个自己的父亲对自己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是不是还是像以前那样恨不得自己去死。娘亲啊!我到底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啊!二郎一直记得你的话,才会仅仅带着两千的士卒来到凉州,经历一场场的厮杀。见着了那个所谓的父亲,我要不要为了您报仇?

张信握着贴身衣服里头发,攥得紧紧的,就像是此刻自己的心一样。

转眼间就到了张温的军营,几万人的军营布置的井井有条,军旗高展,一队队巡逻的士兵高举着刀枪来来往往,显得那么的庄重肃穆。

“是少将军来了,张大人和我家将军已经在里面等着少将军呢!快跟我来啊!”张信四人正在打量着,从营地里跑来一名汉子见了他们就亲热的招呼道。

张信仔细一看,认得是那天孙坚身后跟着的两人之一,抱拳说道:“这位将军客气了,还不知道尊姓大名呢!”

那汉子正是黄盖,笑呵呵的说道:“什么大名不大名的,我叫黄盖,字公覆,零陵人,也是荆州人,说来咱们还是半个老乡呢!”

“黄将军客气了,还没谢过那天救命之恩呢!”

黄盖!也是蛮有名的嘛!不就是赤壁时和周瑜一起祸害阿瞒哥哥的那个老将嘛。不过现在周瑜是自己的兄弟,曹操也是自己的兄弟,这赤壁之战怕是不会发生了吧!

“哈哈…这事情少将军不必挂怀,不是我说,就韩遂那些人还能拿住少将军?我黄盖不信。好了,不说了,快随我进帐吧!”黄盖说完拉着张信就进了主帐。

“将军,大人。我把少将军带来了。”黄盖还没进去,可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张温正在和孙坚说些闲话,闻言赶忙站了起来,奔向帐外,就看见了脸上冷冰冰的张信。

“二郎,你…这些年你可曾过得好?”张温嘴哆嗦着,语无伦次。

“谢车骑将军关心,末将见过车骑将军。”张信单膝跪下,依然是冷冰冰的说道:“这些年,末将幸得未死,怕是让将军失望了。”

声音朗朗,让孙坚和赵云几人都是呆若木鸡。

“二郎,你就是这样和为父说话么?你不知道这些年为父一直愧疚,一直在想你么?”张温的眼角已是泛起了泪花。

“父亲?”张信站了起来,哈哈大笑,只是脸上泪水长流,“我有父亲么?告诉你吧!从娘亲死去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没有了父亲。这几年,没有父亲我照样活得好好的,还学了一身让你很看不起的武艺。”

张信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只是看着张温伤心的样子就觉得心里有一种报复的快感,这种快感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够了?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条汉子,我孙文台还佩服你。可是现在见到你的样子,我就觉得你什么都不是。”孙坚实在看不下去,也不顾张温拉住自己的手,骂道:“须知站在你身前的毕竟是你的父亲,你的生命是他给你的。你知道‘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这句话么’?张大人纵使是当年有种种的不是,可这些年一直深深的悔恨着,也够让他难受了,你还想怎么折磨他?”

张温紧紧拽着孙坚的衣袖,哭道:“文台,你不要说了,小心二郎又走了!他要怎么就怎么吧!”

孙坚拍拍张温的肩膀,“张大人,如此的逆子,你还念着他作甚?”

“哈哈…骂的好,孙坚你骂的果然是好。逆子,我就是逆子!可我的娘亲死了,悔恨?悔恨就可以让我的娘亲活过来吗?你可知道,这八年来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你知道一个七岁的孩子深夜里一个人对着一群饿狼时那种心情吗?你没有!我只能哭喊着娘亲,抓着手中的长枪,刺死一头头的饿狼。当我满身的伤痕,连起身也起不来的时候,我最需要家人关怀的时候,他….”张信指了指张温疯狂大喊道:“这个所谓的父亲在哪里?自我出生一来,他何曾尽到过一天父亲的责任。你试过这个世界上最痛爱自己的娘亲,被自己亲生的父亲逼死时的那种绝望,那种无助吗?你没有!你什么都没有试过,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更不能理解一个只是六岁的幼童那时的心情,像是利刃在刺着心肺,你知道么?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看看我的满头白发,你见过像我这样的年龄,却长着这一头的白发吗?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来骂我?”

张温哭喊道:“二郎,为父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这些年我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可却一直没有打听道啊!”

孙坚顿时哑然,他实在想不到这个白发的少年心里会是有这么多的痛苦,只能无奈的说道:“是的,我不知道,我不理解。但曾我听说过你们父子之间的事情,其实你们双方都有责任,张大人固然不对,可是当年你若是对着张大人说几句软话,张夫人也不用死了。”

“对,你说的很对!”张信大笑着,“没错,说到最后还是我害死了自己的娘亲。对!是我…是我害死了自己的娘亲!”

张信疯狂的大喊道:“逆子?我果然是个逆子。那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用,我要去找娘亲,我要给他赔罪!我要给他赔罪。”双膝一软,就跪倒在了地上。

须臾,赵云看着不对,刚想上前扶起张信。张信猛然站了起来,所有人惊奇的发现,张信此时眼中流的已不是清泪,而是殷红的鲜血。

“二郎…你为何如此作践自己啊!都是为父的错啊!”张温大哭一声,就要扑向张信。

“你们谁都不要过来,否则我就下去陪伴娘亲!”张信大喊一声,左手一翻,“念恩”闪电般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孙坚赶紧上前一步拉住了张温,任张温如何哭喊也不敢松开。

“娘亲!原来是二郎害了你,原来一直是二郎害了你的性命,这么些年的苦难原来一直是二郎自找的。”张信朝着天空大喊一声,看着手中的“念恩”,喃喃说道:“‘念恩’我怎么会叫你‘念恩’娘亲都是我害死的,我有什么资格念恩,我只是辱了这个字眼。罢了…罢了…”

随着张信的叹息声,“念恩”“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刀柄不时的摇晃着,血红的刀身映出张信此时苍白的脸庞。

“公子…”赵云正准备上前,张信却飞身奔上战马,马缰一拉,那马嘶叫一声就冲出军营,向着远方而去。只留下原地反应不及的几人。

“子龙,你们谁都不要跟来,我想一个人静静…”声音越来越模糊,张信的身影也跟着慢慢消失在众人眼中。

“大人,末将这就去追少将军!”孙坚招呼一声,就要出帐策马。

“文台,不要去了。”在孙坚错愕的眼光中,张温落寞的摆了摆手,俯身捡起“念恩”,小心的擦去刚才掉在地上沾上的污泥,那动作轻柔的就像是对着自己的恋人。

“就让他一个人静静也好。”张温说完,抱着“念恩”转身就要回主帐。

“张大人留步!”赵云看见张温要走赶忙喊了一声。

“哦,”张温转过脸,那张脸上满是泪水,比起刚才像是苍老了十岁。见是赵云,知道是张信的亲随,也不恼怒,只是轻轻的问了声:“小将军还有什么事情?”

“张大人”赵云抱拳说道:“公子与大人父子之间的事情本不是小将这种身份该说的,可现在看到大人这样,小将就多嘴说上几句。其实小将和公子是在幽州战场上认识的,公子以往的事情小将原本也是不清楚,可是当日公子闻听大人要来凉州平乱,不惜违背了公孙瓒将军的军令,只带着小将和高顺几个人就毅然回了洛阳,来到凉州战场,金城一战,几番生死徘徊。公子毫无怨言可见在公子心里,对大人还是很看重的。所以请大人放心,小将相信,公子最后还是会回来的。”

“你不知道二郎的脾气。”张温苦笑一声,“他是答应了他的娘亲才这样的,要不然就是我战死在凉州,他也不会管的。毕竟正如二郎所说,这么些年来,我从未进过做父亲的责任。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张温说完,再不理会众人进了主帐。

“走,咱们去找公子!”张飞招呼一声,三人就上了战马,奔出凉州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