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梁启超飞箝徐志摩

民国二十年(公元1931)秋冬时候,唔,是十一月后半月的事吧……那位“新月派”的诗人,中国小布尔乔亚情调的开山怪,与金岳霖同龄的徐志摩,从南京起身急于赶回北平参加林徽因在协和小礼堂的演讲,不意所乘飞机在济南坠毁,诗坛奇才竟然死于飞机偶然事故,怎不让人扼腕叹息。


志摩是有魏晋遗风,风流不羁的,弃结发妻子如敝履,转而在林小姐和陆小姐两人中间朝秦暮楚,没个定性。直到和陆小曼结婚了,还对自己恩师的儿媳林徽因念念不忘。不过,他那老师梁任公也不是个善茬子,在志摩和小曼的婚礼上,作的证婚词里痛批徐、陆二人用情不专:“希望你们不要一错再错自误误人,不要以自私自利作为行事的准则,不要以荒唐和享乐作为人生追求的目的,不要再把婚姻当作是儿戏,以为高兴可以结,不高兴可以离,让父母汗颜,让朋友不齿,让社会看笑话……”


这段儿证婚词听得小曼几欲晕去,急得徐志摩哀声求告:“恩师,请为学生和高堂留点面子吧!”


梁任公这才喘了一口气,作最后总结:“总之,我希望这是你们两个人这一辈子最后一次结婚!这就是我对你们的祝贺!——我说完了!”


……梁任公狡猾得很哩,不过护犊之情人皆有之,梁公子是太老实了点儿,虽抱得美人归,可也成了众矢之的!也难为他家老头子肯施展鬼谷子的“飞箝”之术为他未雨绸缪。


鬼谷子就是王禅老祖,春秋时候“诸子百家”之一,纵横家的鼻祖,曾隐居清溪鬼谷,并在那里教徒授艺。他有四个登堂入室的弟子,乃是“围魏救赵”的孙膑、庞涓,“纵横捭阖”的苏秦、张仪。其余像毛遂、徐福、甘茂、司马错、乐毅、范雎、财泽、邹忌、丽食其、蒯通、黄石公、李牧、魏僚、李斯、商鞅等,不是受教年浅,就是“私淑”而已,并没有得了鬼谷先生的真髓。


《鬼谷子·飞箝第五》曰:引钩箝之辞,飞而箝之。钩箝之语,其说辞也,乍同乍异。其不可善者,或先征之,而后重累;或先重累,而后毁之;或以重累为毁;或以毁为重累。……说白了就是用话挤兑住对方,使其不能为所欲为。


想到这里我摇头赞叹,梁任公老而弥辣,从“公车上书”始,数十年政治斗争经验岂是志摩毛头小伙儿可比,只是私心也太重了!


本文内容于 2009-6-21 21:36:32 被霹雳系列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