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在波兰和苏联的特别行动

吴下的阿蒙 收藏 3 920
导读:2、也是在1939年9月,在德国开始了消灭吉普赛人的行动。他们到处被抓,先是被运进了集中营,然后分1941与1943年两批,被运进了灭绝营。自1941年起,东欧被占领区的吉普赛人与生活在那里的犹太人一样被全面屠杀。这一大屠杀,或许因为从未得到准备性舆论宣传与评论,而是完全无声无息地进行的,后来也没有得到详细的研究。当它发生的时候,人们不提及它,今天(1978年)人们除了知道它发生过以外,也不知道许多情况。相关文件很少。估计的受害人数多达50万人。反正1939年生活在德国的两万五千人吉普赛人,到1945年只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也是在1939年9月,在德国开始了消灭吉普赛人的行动。他们到处被抓,先是被运进了集中营,然后分1941与1943年两批,被运进了灭绝营。自1941年起,东欧被占领区的吉普赛人与生活在那里的犹太人一样被全面屠杀。这一大屠杀,或许因为从未得到准备性舆论宣传与评论,而是完全无声无息地进行的,后来也没有得到详细的研究。当它发生的时候,人们不提及它,今天(1978年)人们除了知道它发生过以外,也不知道许多情况。相关文件很少。估计的受害人数多达50万人。反正1939年生活在德国的两万五千人吉普赛人,到1945年只剩下五千人左右。


3、希特勒的第三批大屠杀大约开始于一个月以后,即在1939年10月,在德波战争结束以后,其受害者是波兰的知识与领导阶层,这一大屠杀行动持续五年之久。就此没有希特勒的书面命令(消灭病人的书面命令是他此类的最后一个书面命令),只有口头的指令,但有人作证,并且同样得到严格执行。例如海德里希在1940年7月2日的一个有关德国波兰的恐怖统治的报告中提到一个“领袖的非常极端的特别命令(例如消灭许多波兰领导阶层人员,人数多达数千人)”,而被占领波兰的总督福兰克引用了希特勒1940年5月30日的口头警告:“我们现在统计到的波兰领导阶层,必须消灭,以后上来的人,我们必须掌握,然后在相应的时段内再次除掉。”可以肯定,按照希特勒的命令,在五年内,不仅犹太人,而且波兰人在自己的国家里没有权利,受到全面的专制统治,而且恰恰是有文化的阶层(神甫、教师、教授、记者、企业家)成为了一个有计划的灭绝行动的受害者。这一行动的目的,我们可以从希姆莱1940年5月的思考录中看到(希姆莱是希特勒罪行行动的右手,因此可以作为希特勒这方面的话筒):


“对于东方的非德意志人,不许设立四年制以上的公立学校。这种公立学校的目的只是:最多直到500的简单计算,会写自己的名字,一套关于服从德国人、诚实、勤劳、与老实是上帝的戒律的教学内容。阅读能力,我认为没有必要。除了这些公立学校以外不允许任何学校存在……在严格推行这些措施的十年以内总督区的人口必然只由剩余的、低级的民众组成。这批民众将作为无人领导的劳动民族等候使用,每年为德国提供流动工人与特别的劳动任务(筑路、石矿、建筑)所需的工人。”


对一个古老的文化民族的非文明化本身当然就是一个罪行,但是它还包含着对波兰文化阶层的大屠杀罪行。成为系统大屠杀的受害者的有文化波兰人的准确数据,比被屠杀的犹太人的数据更难统计。按照波兰的官方数据,总的来说,波兰在六年的战争中失去了约六百万人口,其中三百万是被屠杀的犹太人。不到三十万的波兰人死在战场上。除去七十万难民与自然死亡,还剩下两百万,其中肯定有超过一半的人数可以记在对领导阶层的有计划的屠杀措施的帐上。其余部分,可以归类于在游击战中的报复措施、肆无忌惮推行的大迁徙与占领当局的普遍恐吓暴力。


4、德国在长达两三年的被占领的广阔的俄国领土上对俄罗斯人民的政策与上述波兰政策一样:消灭领导阶层、剥夺其余民众的权力与将其奴役化。波兰,原来被希特勒设计了一个较为宽和的命运,可以与匈牙利罗马尼亚斯洛伐克人与保加利亚人一起,充当德国的协助民族,因为它拒绝了这一角色,不仅因此受到惩罚,而且被作为早就设计好的针对俄国的灭绝与奴役政策的练习场。但是,在俄国,与波兰有两个差别,它们更加剧这一政策。


首先,俄国的(真正的或所谓的)上级阶层是共产党人(而波兰的上层绝大部分是天主教与保守派),这取消了在对他们进行的系统性灭绝行动中的最后顾忌。其次,不管自愿与否,国防军参与了在俄国的罪行。


在波兰,被占领区的第一个军事司令布拉斯科维茨,还在第一个战争冬天,在一个意见书中说(他因此被撤职),在德前线后面,“动物般的与病态的本能正在发泄着”,而海德里希在前面已经提及的1940年7月2日的报告中指出,那个“非常极端的”领袖命令当然不能通知全陆军指挥部门,“因此对外界来说警察与党卫队的行动被视为任意的、血腥的独立行动”。在俄国,希特勒认为不能允许德军有这种单纯性。早在1941年3月30日,也就是在开战前几个月,他在高级军官前作了一个演讲,他对他们毫不含糊地说:“我们必须告别战友情怀。共产党人在以前不是战友,以后也不是战友。这是一场灭绝性战争……我们打仗,不是为了保留敌人……在东方,强硬就是对未来的温和。”


国防军将领们在多大程度上服从了这些警告,特别是希特勒那个臭名昭著的屠杀被俘红军政委的命令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执行,这些直到今天都有争议。没有争议的是德国手中的俄国战俘的命运。按国防军最高指挥部一般德国国防军局的统计,直到1944年5月1日德军共俘虏了516万俄国人,绝大多数是在1941年被俘了。至此,还存活187万1千人。被登记为“枪决”的有47万3千人。6万7千人逃脱了。其余的——近三百万人死在了俘虏营里。绝大部分是饿死的。当然,后来也有许多德国战俘死在了俄国的俘虏营里。


这里,那些最好被忘记的战争罪行与希特勒的大屠杀之间的界限有些模糊。当然,要在几个月内解决几百万俘虏的食粮,确实存在困难,这能解释一部分问题。但是它不能解释一切。关于在希特勒的俘虏营里饿死人与人吃人现象是故意造成的这一事实,有一个来自意外出处的直接的承认。在1942年12月12月的“中午闲谈”(?)中,希特勒说明了他拒绝允许在斯大林格勒被包围的第六军突围的一个理由,即用马拉的炮兵部队就必须留下了,因为饥饿的马没有力气拉炮了。然后他继续说,“如果这些马是俄国人的话,我可以说:一个俄国人吃掉另一个俄国人。但是我不能让一匹马吃掉另一匹马。”


对属于俄国平民的领导阶层的大屠杀不是国防军的、而是四个突击部队的任务,他们从战争的第一天起就在前线的后面,高度紧张地进行屠杀。直到1942年4月,也就是在这场近四年的战争的最初十个月,A组突击部队(北线)报告已处决了25万人,B组突击队(中线)7万人,C组突击队(南线)15万人, D组(最南线)9万人。因为后来的数据没有被保存下来,而且这些成果报告没有把犹太人与“布尔什维克分子,知识分子,颠覆分子”区分开来,所以很难准确估计到底有多少非犹太俄国平民被屠杀。但它不可能比在波兰少,只会更多。至于希特勒通过这些大屠杀没有改善,而是葬送了其获胜的机会,这点我们已经讲到了。


5.众所周知,希特勒最大规模的大屠杀是针对犹太人进行的,而且先是(自1941年中期开始)针对波兰与俄国的犹太人,然后(自1942年初起)针对德国的以及全欧洲的犹太人,为此目的他把欧洲“自西向东篦了一遍”。目的是(希特勒在1939年1月30日预先宣布了),“消灭欧洲的犹太种族”,尽管竭尽全力,这一最终目标没有实现。但是,被希特勒屠杀的犹太人,按最低的估计,有四百万,按最多的估计,有六百万。直到1942年,大屠杀以在(受害者死前自己挖掘的)万人坑前的集体枪杀的方式进行;后来,在特雷布林卡、索比波、麦当内克(卢布林)、贝尔泽克、切尔姆诺(库姆霍夫)与奥斯维辛等灭绝营里通过放毒气的方式进行,为此纳粹建造了专门的毒气室,毒气室隔壁是巨大的火化炉。


首先,俄国的(真正的或所谓的)上级阶层是共产党人(而波兰的上层绝大部分是天主教与保守派),这取消了在对他们进行的系统性灭绝行动中的最后顾忌。其次,不管自愿与否,国防军参与了在俄国的罪行。


在波兰,被占领区的第一个军事司令布拉斯科维茨,还在第一个战争冬天,在一个意见书中说(他因此被撤职),在德前线后面,“动物般的与病态的本能正在发泄着”,而海德里希在前面已经提及的1940年7月2日的报告中指出,那个“非常极端的”领袖命令当然不能通知全陆军指挥部门,“因此对外界来说警察与党卫队的行动被视为任意的、血腥的独立行动”。在俄国,希特勒认为不能允许德军有这种单纯性。早在1941年3月30日,也就是在开战前几个月,他在高级军官前作了一个演讲,他对他们毫不含糊地说:“我们必须告别战友情怀。共产党人在以前不是战友,以后也不是战友。这是一场灭绝性战争……我们打仗,不是为了保留敌人……在东方,强硬就是对未来的温和。”


国防军将领们在多大程度上服从了这些警告,特别是希特勒那个臭名昭著的屠杀被俘红军政委的命令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执行,这些直到今天都有争议。没有争议的是德国手中的俄国战俘的命运。按国防军最高指挥部一般德国国防军局的统计,直到1944年5月1日德军共俘虏了516万俄国人,绝大多数是在1941年被俘了。至此,还存活187万1千人。被登记为“枪决”的有47万3千人。6万7千人逃脱了。其余的——近三百万人死在了俘虏营里。绝大部分是饿死的。当然,后来也有许多德国战俘死在了俄国的俘虏营里。


这里,那些最好被忘记的战争罪行与希特勒的大屠杀之间的界限有些模糊。当然,要在几个月内解决几百万俘虏的食粮,确实存在困难,这能解释一部分问题。但是它不能解释一切。关于在希特勒的俘虏营里饿死人与人吃人现象是故意造成的这一事实,有一个来自意外出处的直接的承认。在1942年12月12月的“中午闲谈”(?)中,希特勒说明了他拒绝允许在斯大林格勒被包围的第六军突围的一个理由,即用马拉的炮兵部队就必须留下了,因为饥饿的马没有力气拉炮了。然后他继续说,“如果这些马是俄国人的话,我可以说:一个俄国人吃掉另一个俄国人。但是我不能让一匹马吃掉另一匹马。”


对属于俄国平民的领导阶层的大屠杀不是国防军的、而是四个突击部队的任务,他们从战争的第一天起就在前线的后面,高度紧张地进行屠杀。直到1942年4月,也就是在这场近四年的战争的最初十个月,A组突击部队(北线)报告已处决了25万人,B组突击队(中线)7万人,C组突击队(南线)15万人, D组(最南线)9万人。这些成果报告并没有把犹太人与“布尔什维克分子”区分开来,所以很难准确估计到底有多少非犹太俄国平民被屠杀。但它不可能比在波兰少,只会更多。至于希特勒通过这些大屠杀没有改善,而是葬送了其获胜的机会,这点我们已经讲到了。


5.众所周知,希特勒最大规模的大屠杀是针对犹太人进行的,而且先是(自1941年中期开始)针对波兰与俄国的犹太人,然后(自1942年初起)针对德国的以及全欧洲的犹太人,为此目的他把欧洲“自西向东篦了一遍”。目的是(希特勒在1939年1月30日预先宣布了),“消灭欧洲的犹太种族”,尽管竭尽全力,这一最终目标没有实现。但是,被希特勒屠杀的犹太人,按最低的估计,有四百万,按最多的估计,有六百万。直到1942年,大屠杀以在(受害者死前自己挖掘的)万人坑前的集体枪杀的方式进行;后来,在特雷布林卡、索比波、麦当内克(卢布林)、贝尔泽克、切尔姆诺(库姆霍夫)与奥斯维辛等灭绝营里通过放毒气的方式进行,为此纳粹建造了专门的毒气室,毒气室隔壁是巨大的火化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