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导致苏联帝国衰亡的双刃剑

吴下的阿蒙 收藏 0 1132
导读:排队,苏联时代的国语 苏联僵硬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人民每天最艰巨的生存考验是为三餐奔波。商店门外壮观的龙蛇阵,曾是整个东欧国闻名世界的景观。排队,比上班重要;排队,比跟情人卿卿我我重要;排队,比与人欢聚重要;排队,甚至比赚钱重要;因为那个时代的东欧,即使高薪阶层,他们不排队当晚也甭想吃上有香肠的晚餐。一位嫁给了俄罗斯人的台湾女孩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前夕,她与俄罗斯学者丈夫某天下午排了3个小时的长队,熬到最后关头时,眼看紧俏的痰盂只剩下两个,可他们前面还堵着4位同样心急火燎的难友。台湾太太只好

排队,苏联时代的国语


苏联僵硬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人民每天最艰巨的生存考验是为三餐奔波。商店门外壮观的龙蛇阵,曾是整个东欧国闻名世界的景观。排队,比上班重要;排队,比跟情人卿卿我我重要;排队,比与人欢聚重要;排队,甚至比赚钱重要;因为那个时代的东欧,即使高薪阶层,他们不排队当晚也甭想吃上有香肠的晚餐。一位嫁给了俄罗斯人的台湾女孩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前夕,她与俄罗斯学者丈夫某天下午排了3个小时的长队,熬到最后关头时,眼看紧俏的痰盂只剩下两个,可他们前面还堵着4位同样心急火燎的难友。台湾太太只好不停地心中默默祈祷,佛祖、观音娘娘、上帝皆拜到了,总算老天开眼,跟前的一位俄罗斯女人弃痰盂点了果盘,他俩得以捧回最后的一个贝。当夫妻怀抱着“世界上最丽的痰盂”欣喜若狂地奔到街头时,居然因兴奋过度,禁不住双双搂着世界上最伟大、最可爱的痰盂,当街跳起了华尔兹舞。数年的排队生涯,台湾媳妇在与当地群众打成一片中学会了俄语,学会了编织新潮的毛衣花样,学会了俄国“私房菜”和烤蛋糕窍门,尤其学会了东欧人的耐性及坚韧不拔的生命力。这位台湾媳妇前后左右绵延不绝的队友中,更有数不清的人从“大庭”中娶到了太太,交到了朋友。


1990年夏天,西德媒体对于西柏林廉价NETTO超市外恭候着的东德“自由行”龙蛇阵,刊过一张东德主妇盯着黄瓜的新闻图片。其注解是:“安娜正欣赏她生平的第一根‘香蕉’”。嘲笑长久物质短缺的东德人,连黄瓜、香蕉的模样都未见识过。旧体制时代东欧流行的讽刺是:“什么样的人最幸福?那就是祖父母健在者,因退休老人才有闲从午夜到凌晨于食品店门外站岗守候。”数十年如一日的排队生涯,令苏联人排出了艺术心得,甚至将排队当作“派对”来找乐。排队,成为民众聊天及结交朋友的好场所,队友们除了互勉为了柜台里的那个紧俏贝值得彻夜守候外,再就是以黑色幽默来自嘲和解闷。


一则排队的调侃是:香肠长龙里一位先生发牢骚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无止境的排队生涯,何时才算尽头。我真恨不能杀了戈尔巴乔夫总统。”次日,当该先生再次现身于土豆难民阵营时,旁人开玩笑询问他刺杀戈总统的计划进展如何?行刺者愁眉苦脸地哀叹:“排队刺杀戈总统的龙蛇阵,比香肠、土豆的队伍还要壮观十万八千里,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轮到我上场行动。”


苏维埃的“历史”绝不可以“预测”


对于如何执行党的路线方针,苏联人的讽刺是:“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紧跟党中央的方针路线,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若原地踏步,那是对党的不忠诚;若疾步冒进,同样是得蹲大牢的反动派。”苏联人深一步的嘲讽还有:“红色苏维埃不仅未来是不可以预测的,更重要的是,苏联过往的历史‘绝不可以预测’。”此言怎讲?因为前苏联的斯大林时代、赫鲁晓夫时代、勃列日涅夫时代……每个时期所公布的苏联历史都是截然不同的版本。红场阅兵式上苏共中央领导人的合影,今天并排着8位,天知道几天后同一张照片上,可能仅幸存7位甚至6位了。


前苏联时期思想管制之残暴举世闻名,各种出版物均受到官方宣传机构逐字逐句的审查。于是,普通百姓不得不利用口头文学的方式来宣泄对现实的不满,苏联帝国时代,各类流言及政治讽刺段子满天飞,不计其数的民众曾因讲或听政治讽刺而被关入集中营。“什么是最幸福的时刻”讽刺段子,即揭露出生活在恐怖之中苏联人的命运。苏联人最幸福的时刻,那就是,秘密警察深夜敲门后喝道:“萨沙你被捕了。”主人忙惊慌地辩解道:“萨沙住在隔壁。”


一个黑色段子是:一位老太婆,每天坚持往政府办公室申请出国护照。官员被纠缠得不耐烦了,申斥老太婆道:“你为何决意离开我们伟大的苏维埃祖国,逃到西方去?”老太婆哭诉说:“邻居每天碰面总恶狠狠地咒骂我说:‘等着瞧吧,哪天苏联灭亡后,你们这些杂种就会吃二遍苦,遭二茬罪。’”官员听后大笑着安慰老太婆道:“你放心好了,伟大的苏维埃将永生。”老太婆当即惊恐地声嘶力竭起来:“这正是我的噩梦。”


还有一则关于苏联社会主义大家庭的讽刺。前苏联时期,作为小兄弟的越南政府,有天向苏共中央发报请求经济援助。电报上书:“我们这里经济一片惨淡,请求老大哥速拉小弟一把。”苏共中央书记回电:“我们这里同样捉襟见肘,正在勒紧裤腰带,你们还是好自为之吧。”电报刚传出去,下一分钟即收到越南的回电,只有一行字:“速支援裤腰带。”越南人气愤的是,我们这里眼看着断顿了,苏联人居然还配备有裤腰带,简直太奢侈了。俄国人嘲笑说:“以往苏联与越南千真万确是兄弟关系,因为朋友可以选择,而兄弟则无法选择。”


到了苏联帝国强弩之末时代,社会上的政治气氛逐渐宽松起来,讲、听政治笑话的刑期也由10年减少为5年。最后一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统治时期,民众对于第一夫人赖莎的抛头露面颇不以为然,因为戈夫人之前,苏共总书记于公众场合下都是“鳏夫”,红色苏联的第一夫人们皆处于“地下”状态。于是,民间讽刺段子如下:有人询问一对夫妇谁在家里说了算。妻子说:“我们家丈夫是头。”丈夫马上幽默地应对:“不错,在家我是头,可太太是脖子。头到哪里都得听脖子的指挥。”


勃列日涅夫的愚人节时代


月亮如今为何混沌不清?苏联版的考据是,全因勃列日涅夫感冒病菌的污染。话说当年勃列日涅夫视察升天火箭,患了流感的他,连续啊嚏、啊嚏地冲着火箭唾沫飞溅。结果,载着勃氏感冒病菌的火箭升天后,细菌迅速扩散,导致月亮沦落为“感冒月亮”。


俄罗斯人如此评价前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他是个愚木疙瘩。”及“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呆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