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境内难民亟须国际关注

睿勤善威 收藏 0 15
导读: 索马里持续18年的内战给邻国肯尼亚带来了严重的难民问题。一些国际人道主义援助组织指出,由于肯尼亚本身能力有限,加之难民人数不断增加,肯境内难民的生存条件十分恶劣,国际社会应对这一饱受战乱之苦的群体给予更多关注和支持。 “各国往往把难民视为负担,然而我们应当认识到,在这些庞大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像你我一样活生生的人,”耶稣会难民服务组织东非地区负责人弗里多·普夫吕格尔在20日“世界难民日”当天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他们因为战乱、压迫或暴力而不得不背井离乡,但依然表现出争取美好未来的勇气与毅力。

索马里持续18年的内战给邻国肯尼亚带来了严重的难民问题。一些国际人道主义援助组织指出,由于肯尼亚本身能力有限,加之难民人数不断增加,肯境内难民的生存条件十分恶劣,国际社会应对这一饱受战乱之苦的群体给予更多关注和支持。


“各国往往把难民视为负担,然而我们应当认识到,在这些庞大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像你我一样活生生的人,”耶稣会难民服务组织东非地区负责人弗里多·普夫吕格尔在20日“世界难民日”当天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他们因为战乱、压迫或暴力而不得不背井离乡,但依然表现出争取美好未来的勇气与毅力。”


肯尼亚境内目前约有40万难民,其中大多数来自索马里。仅在东北部的达达布镇就有3个难民营,居住着大约28万人。那里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难民聚集地之一。


达达布难民营设计容纳人数的上限只有9万人。严重超员的状况使得那里居民的生活异常艰难,而索马里不断恶化的安全局势仍在迫使更多人涌入肯尼亚境内。根据肯政府公布的数据,即使在肯索边境已经关闭的情况下,平均每天仍有约150人进入肯境内。


由于达达布难民营已经没有容纳更多人的空间,后来者中幸运的能与先期抵达的亲友合住,而更多人则只能住在用树枝、破布和塑料布搭建的简陋、狭小的窝棚内。


“遇到下大雨,这些没有正规房子的人只能被淋个透,因此很容易生病,”难民卡西姆·谢赫·马哈茂德说,“我们中有些人在这里已经住了18年。我们不指望能过上奢华的生活,只求能满足基本需求。”


普夫吕格尔呼吁各国政府为接纳难民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采取措施确保这些人的安全和健康。他同时希望东道国的民众对难民采取更加宽容、友善的态度,对他们给予尊重而不是害怕与排斥。


“难民不是罪犯。是不可抗拒的外部环境造成了他们的不幸,迫使他们逃离家园,一无所有。他们中的许多人与家人失散,孤苦无助。我们应当欢迎他们而不是将他们视为异类,”耶稣会难民服务组织的工作人员斯蒂芬·库蒂萨说。


肯尼亚西北部的卡库马难民营居住着大约4.2万人,其中十分之一的人已在那里生活了10年以上,但他们仍然无法得到一个能使生活稳定下来的长久解决方案。这迫使他们不得不继续依赖国际援助,而且与当地人的紧张关系也难以缓和。


也有一些难民通过各种途径离开难民营,进入城镇地区以求改善生活。据估计,目前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就居住着至少3.5万名难民,其中只有少数有独立经济来源的人获得了肯政府的批准,其他大多数人都属于“黑户”。这些人因此无法得到物质上的援助或法律的保护,随时面临被警察逮捕的危险,同时也不得不面对一些肯尼亚人的仇视。


“肯尼亚境内的所有难民都面临诸多困难,无论他们是住在达达布这样过度拥挤的难民营还是在城里,”肯尼亚难民协会执行主任朱迪·瓦卡希乌说,“在这个世界难民日,我们必须记住,这些人是无辜的受害者,是因为他们本国的战乱或其他原因而被迫逃离家园,他们的权利和需要必须得到尊重。”


今年6月20日是第九个“世界难民日”,今年“世界难民日”的主题为“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需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