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选举与好莱坞的关系

说起伊朗选举,就不得不说道颜色革命。

说起颜色革命,让我们先来看看关于这个名词的解释:颜色革命,又叫作花朵革命又叫丝绒革命。是民主自由派在选举失败后为了否定选举结果,所采用的非暴力抗争手段。

在历史上发生过多起颜色革命事件,如:

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又译“丝绒革命”。是指东欧剧变时,没有经过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就实现了政权更迭,如天鹅绒般平和柔滑,故得名。“天鹅绒革命”也成为非暴力的通过和平方式更迭政权的代名词。颜色革命基本上都是属于“天鹅绒革命”类型。其后发生的有:

鲁吉亚的玫瑰革命,发生于2003年,因格鲁吉亚盛产玫瑰,故得名。

乌克兰的栗子花革命即橙色革命:发生于2004年,因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市花是橙色的栗子花故得名。

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或黄色革命,柠檬革命。发生于2005年,因吉尔吉斯斯坦首都市花是迎春花,为黄色,发生革命的时间正是迎春花开的季节,故称黄色革命。

泰国的红衫军革命,这个要是命名为红色革命有些不妥。

一时间,颜色革命大有为民主伸张正义,为自由宣誓胜利的意思。

这不,伊朗的选举刚结束,绿色革命就来了。

穆萨为的支持者拿着代表本派系的绿色布条或绿色衣服还有绿色帽子上街游行了(这里大家不要误解,伊朗人的习惯和我们不一样,绿帽子待在他们头上不算什么),声势浩大,50万人,这不出事了,死了20多了,据说穆萨为不干,还要闹,将绿帽子革命要进行到底,有人说,穆萨维得到了美国中情局的亲传,近卫军深以为然,中东地区发动颜色革命从无先例 ,更何况是反美的伊朗,没有中情局的帮助,谅一个小小的穆萨维也不敢这么做。

沉寂已久的穆萨维本就是开放派,比较亲西方,这最适合老美的口味,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个穆萨维在选举中所使用的招数让世界惊呼为:伊朗成为美国选举模式的最忠实粉丝!没有老美的言传身教和大力支持,穆萨维或许还在选举时就会请求阿拉保佑呢。

近卫军看过一部关于颜色革命的纪录片,现在在网络上就可以搜的到,名字大概是《颜色革命制造工厂?》,看了这部西方拍摄的纪录片,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由美国中情局主导的,有演员(竞选者),有群众(支持者),有导演(每个国家都提前派去指挥人员),有宣传的(连海报都是在美国印的),有编剧(策划者),有制片人(老美出钱),简直是好莱坞大片的制作流水线。

近卫军认为,这次伊朗大选绝对有老美在背后参与!大家不要以为传统反美的伊朗就没有亲美派,最早的伊朗革命就是革的亲美集团巴列维团伙的命,类似于我们之前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在伊朗大有人在,毛主席那么大的力度和手段都没有清理干净,相信伊朗的亲美分子比例更不少,所以,美国在伊朗的地下是有市场的,现在的局势发展更让我们看的清楚了,老美国务卿希拉里不是公开说了吗:关注伊朗选举作弊的情况!人家自己选自己的当家人碍你什么事?内贾德当你不痛快,穆萨维当你就高兴了?这不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呵呵,其实老美有时真的很傻,只是大家不敢说破不敢得罪罢了。

现在看伊朗选举事件如何收场还为时过早,毕竟美国希望的不是哈梅内伊所希望的。美国及西欧也许曾希望伊朗也发生“颜色革命”,但这是很难的,群众运动有其必要的条件,在东欧发生的事未必能在这个***国家发生。虽然伊朗这次采取西式选举,候选人公开辩论,宣传与造势也很西式,但仍难以产生像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地的结果。

首先,伊朗革命后采取的政体很特别,是在神职人员监督下由总统与议会统治,神职最高领袖(目前是哈梅内伊,也是反美反以领袖)是国家最高领袖,内贾德其实是总理,哈梅内伊的话能控制局面。

其次,老美的导演、宣传、策划、制片等不能直接进入伊朗,美国与伊朗没有外交关系,在伊朗没有使领馆,无法提供更多的支持和土壤,全靠对穆萨维的遥控指挥和穆萨维的自身发挥。

再者,穆萨维的支持者多为年轻人,虽然有激情,但是没有自控能力和耐久力,其***家庭对他们的控制能力不可小看,一旦事态扩大,老美被搬上舞台现出原型,老派反美成员居多的伊朗中下阶层对内贾德的支持就会极大的显现,因为内贾德的政策是扶助中下阶层,限制上流社会的,所以内贾德在伊朗的支持率非常的,而且内贾德深得哈梅内伊的支持,并且手中掌握着对国家机器的控制权,这些都是穆萨维与其支持者望尘莫及的。

伊朗局势正在混乱中,其实,做为这场骚乱的内因就是老美势力与***传统势力的决斗,作为我们,只有尊重伊朗人民的选择,静观其变为好。

但是,近卫军想到的了普京在任俄罗斯总统时对付颜色革命的方法,给大家讲一讲,大家分析分析内贾德是否可以试用呢?

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斯坦爆发“颜色革命”,以“不流血的政变”方式取得的政权,普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西方社会派遣的好莱坞分部已经在俄罗斯境内安营扎寨,颜色革命流水线已经开始运作了。

普京将领导颜色革命歼灭战的任务,交给了他的总统办公厅副主任苏尔科夫。2005年3月,在乌克兰爆发“橙色革命”仅3个月后,一个名为“纳什”(意为:“我们”)的青年运动组织,在莫斯科成立了。

在“纳什”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苏尔科夫表示,“纳什”最紧迫的任务就是保障2008年俄罗斯总统选举的顺利进行。他同40名与会者,为“纳什”制定了明确的战略任务和战术目标,其中就包括“不允许俄罗斯发生乌克兰式的权力更迭”。

此后,苏尔科夫率领这支“青年禁卫军”,展开了一场又一场针对西方的反击战。

2007年7月,1万余名“纳什”成员参加苏尔科夫组织的夏令营,接受为期两周的思想教育培训,为备战2008年的大选做准备。“毕业”后,“纳什”的骨干不断组织活动,并在网站上公布那些与西方势力勾结的反对派名单。5个月后,“纳什”成员再次举行示威活动,抗议由美英等国控制的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抹黑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并决定起诉该组织,索赔3亿卢布。

2008年3月3日,俄罗斯大选结果公布后,3000余名“纳什”年轻人聚集在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门前,“以这种方式让西方人明白,不要对俄罗斯政治指手画脚”。

经过短短3年的洗礼,“纳什”迅速成为俄政坛一支重要的力量。

只要有颜色革命支持者出现的城市,纳什的成员就会从各个城市汇集过来,以更多的人数和纯粹的暴力和亲西方示威者展开正面交锋,结果当然是亲西方势力的彻底失败。

一个纳什,挫败了老美好莱坞的梦工厂,一个纳什,维护了俄罗斯的社会和政权稳定。

有时,近卫军想,面对老美和西方势力的好莱坞流水线,俄罗斯的纳什,其实适合每一个愿意稳定、持续繁荣的国家,纳什的思想和行为,也适合每一个享受安宁、热爱祖国的公民。

有时,近卫军想,面对老美和西方势力的好莱坞流水线,面对少数破坏我们现实生活、威胁祖国安全的人渣,最直接、最有效、最好的办法就是,迎面而上、直接暴打、直到打残,虽然这个需要胆量。。。

但是,为了祖国和民族的团结,为了社会和家人的安宁,这个胆量也没有的话,我们还吃饭干什么?

中年近卫军:以上为个人观点,或许对错与否,进攻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