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采访马来西亚受鞭刑者

我最近十来天几乎每天都在网上采访一位马来西亚鞭刑受刑者,现将一部分采访记录发上来。虽然不能保证内容属实,但凭想象和阅读的感觉,对方的陈述不像编造的。如果是真实的,那就是网上能看到的最详细的在东南亚国家受鞭刑的经历。这样难得的当事人亲述,我觉得作为父亲节献给大家的礼物是够分量的。


此稿已经受访者审阅,并应其要求隐去了他的名字和罪行部分。为阅读方便,在不违背原意的基础上对内容适当作了一些整理,尽可能保留了受访者的原话,连他的错字都没有改。文中的“我”是我,“A”是受访者。


全文:


一.中学挨鞭打


我:你是台湾人吗?还是香港人?

A:不是。我是马来西亚

我:我看见你在我的《你小时候可曾挨打?挨打程度如何?》里面投票了,是投的是“不脱裤子打屁股”,就讲讲这个经历吧。

A:哦,那是中学时的。犯错被校长处罚。通常就是隔著校裤被藤条抽打屁股。马来西亚批准学校对男生体罚,大致上都是由校长执行,犯错学生站住翘起屁股,校长以小藤鞭抽打屁股三至六鞭。通常在班上或校长室。有时也会在周会上。马来的城市学校里体罚学生的很少,农村很普偏。我在农村长大,所以常被罚。在农村男生都很顽皮,我也不例外。一个月总有一两次被打。

我:那么多次你大部分都能回忆起来吗?

A:有点啦,被脱裤就一定记的,只一次嘛。

我:你把那次挨打的情况说一下吧

A:挨打是因为我们逃学到游乐场玩。初三中考后上课,提早开溜了。训导主任抓到后,把我们带回校见校长

我:校长怎么说的?

A:臭骂一顿后,那时学校已放学了,又刚好是星期五,他就叫我们回去,星期一周会时罚public caning。我们4个人,就我有挨打经验,告诉他们多穿内裤。结果挨打时每个人穿了四条短裤。校长察觉了。挨完打后刚回到教室,老师还没来,又被叫到校长室报到。 他问我为什么要骗他,不肯认错面对惩罚,我死口不认,他更加生气。作状要扇我耳光。 然后他问我穿几条裤子,我就知道瞒不住了

我:然后你承认了?

A:没话好说,头低低的 默认。 然后他又喝问另一同学,那家伙怕了,说穿了四条咯

我:然后校长怎么办了?

A:他说要加培惩罚我们,先抽出鞭子,挥了几下,指著我一个同学叫他把裤子脱掉趴下。

那同学马上哭了出来

我:什么样的鞭子?

A:普通的藤鞭,尾指般粗,有两尺多长的。同学在连番喝骂下哭著脱下校裤和泳裤,再次要求校长不要再脱,但他都不肯,恐吓说如再不脱,就叫学长来帮他脱。同学唯有听话照做,脱光趴在墙边。他被打了四下。我也照样但多了两藤。共挨了六下。我看著他挥藤鞭打下来,下意识的向前移动屁股。

我:那藤条就打歪了吧?

A:不会吧!还是打的很痛

我:是站着挨打吗? 还是趴着?

A:站住

我:刚打完就肿起来了吗?

A:是,鞭子一触臀肉,一条白痕,马上变红

我:刚打完你用手摸伤痕了吗?

A:是,按的紧紧的,另一手又档在前面。。

我:按住伤痕时,能感觉到肉鼓起来吗?

A:不大记得了,但过后连坐都痛


二.监狱受鞭刑



我:你写一下19岁那年在监狱受鞭刑的经历吧。我可以用我的名义发帖子,不会说出你的名字。从逮捕说起吧。

A:逮捕后我被扣留了三天后就被控上庭,过堂后由家人保释。定了大约一个月后再上庭。过后我找了律师,商量后,律师认为此案很难脱罪,建议我尽快认罪,然后他会向法庭求情,由于我还年轻,也是学生,应该不会判很重惩罚,我才在第一次聆讯时认罪的。法庭在两个星期后下判的。

我:保释家里花钱了吗?

A:是,三千

我:你那时是高中的学生吗?

A:是,十八了

我:认罪后可以马上回家吗?

A:是的,还是保外。两个星期再回来。

我:宣判后还可以回家吗?

A:不能了,除非不服所判,申请上诉。但我没有

我:然后你呆在什么地方?

A:直接由庭警送往监狱服刑

我:怎么服刑?每天干什么?

A:早上起来步操,过后工作到下午四点,然后是打打球,下棋,看书等,晚餐后看电视然后回囚室

我:做什么工作

A:个人不同,我作图书馆篇排与清洁

我:那还挺清闲嘛,生活还不错。

A:嗯

我:饭菜好吗?

A:很普通,不好吧

我:住的地方条件怎么样?

A:没什么好的条件,一间大房,住了整十个

我:上下铺?

A:没有,都在地上

我:宣判后过了多长时间打鞭?

A:我等了十四个月十七天才受刑的

我:讲受鞭刑的经过吧

A:好。我在行刑的前一天接到通知的,听后的一整天我都变的像呆子,满脑子都是挨打的惨况。一直都害怕其他犯人说的那句话“被打藤的话,严重的可能会不举的”我就一直怕这个。

我:他们说的这种情况是真的吗?

A:不知道,很多人都这样说,打24鞭就变“死能”了。

那天一大早7点,我就被令脱下上衣,只穿短裤押往刑场毗邻的囚室。那天共有十一人一起。都被令坐在地上等候。

8点钟,一个狱官进来,告诉我们今天打藤。等下有人叫号,点到号的站起来脱掉裤子跟著长官走,不能发问等等。。。

那时我很怕,其他人也一样,都怕的不敢一声。大约9.00,铁门开了,我的心差点就掉了,他们叫了一个,一个人被押了出去,那时我不知道外面的情况,隔了大约五分钟,就清楚听到藤鞭打在臀肉上的声音,接著犯人的惨叫声

我就这样,怕的蹜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几久。终于叫到我的号,我是第九个了。

我勉强站起,双脚不停的抖,很不容易才脱掉裤子,颤颤克克的跟著狱卒走出囚室

一出囚室,我的天,外面有整十人,就我一个一丝不挂,虽然都是男的,但也羞得无地自容

外面是个有四面围墙的草场。狱卒把我押到一张长桌前,面对著五个狱官站好,他们好像每个都往我下体看似的。。

他们告诉我要打六鞭,我认对后,回转身走到对面墙的尽头,一个A型的木架竖立在那,架旁有个有几根藤鞭的水桶,都有整一米长,大母指般粗的。

他们令我趴在刑架上,上身伏下,双手高举,屁股翘起,几个狱卒七手八脚把我手脚绑紧,腰部围上一块中间有个洞的布,露出整片臀肉,然后一个狱卒对著我叫说“犯人xxx,体重xx公斤,打六藤,用1.6公分藤。鞭刑手准备。。”

我深吸了一口气,前面的狱卒把我的头按下,有人喊了声,“唰”的一声,藤鞭划破空气,结结实实的击在我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噼啪”声!就像有人开了一枪似的。就在一秒钟内,我双脚一软,一阵剧痛从屁股直冲上头,忍不住喊了出来

往后的五鞭,每打一鞭,我都喊破喉,全身都痛的无法忍受。

大致上就是这样。虽然只是六鞭,但是那种疼痛就是一鞭也难挨!

我:挨打时小便能控制吗?

A:挨打前狱卒都令犯人先大小便。而且刑前的一天只供面包清水。但有听说有些犯人忍不住拉料的。

我:他们是挨打前拉屎的,还是挨打时拉的?

A:应该是挨打时吧,不过我没看过。

我:听说鞭刑只是第一二鞭很疼,后面几鞭屁股已经麻木了,不觉得很疼了,是这样吗?

A:不对的,我觉得每一鞭都痛的要命。通常三鞭以上的,会有几鞭重叠打在同一处,伤上加伤,更加痛。

我:打完做什么了?

A:走回囚室隔壁的医疗所,趴下由医药助理在屁股上图上蓝药水。然后就趴著

我:狱卒扶你下架、走回去的吗?

A:是,狱卒解绑后,我自己慢慢“爬“回去的

我:真的是双手触地爬回去的?

A:没有啦,是一陂一拐的走

我:手扶墙吗?

A:没有,就这样走而已

我:狱卒扶你了吗?

A:没有,我没要他们扶

我:这么说他们想扶你了?问你需要帮助了吗?

A:没有问。他们看我走的了就在两旁跟住走

我:挨打时你回头看屁股什么样了吗?

A:我想但不能回头啊,有个狱卒在前面按住我的头

我:为什么按你的头?

A:不知道。听说怕疼痛会把头往后摔,伤了颈骨。

我:你下架后马上看屁股了吗?

A:没有,我已痛的什么都不会做了。那还会看?

我:上完药没有回囚室?

A:没有,在医疗所躺了三天

我:挨完打后的几天大便怎么办?

A:记得有好多天没大便,过后的就是站住,又不能叉开双脚,的确很惨

我:为什么几天不大便?

A:痛啊!痛的难已下咽,应该是这样吧!不大记的。

我:“痛的难已下咽”——这个意思是不是吃不下东西?

A:是

我:那还睡得着觉吗?

A:难孰睡咯!

我:什么意思?整夜都睡不了觉吗?

A:整体来应该没睡,打完只能趴著,屁股朝天,没移动一下就痛的惨,这样子能睡才怪呢。

那你几天没吃没睡?

A:两三天吧。我记得回到囚室才吃的下,在医疗所都是水加面包。我在一个月后就出狱了

我:为什么大便时不能叉开腿?

A:屁股的伤结痂,叉开腿会把结痂的地方撕开,增加疼痛

我:那也不能蹲了?

A:更加不能咯

我:那只能直直地站着大便了?

A:是的,两个星期后才勉强能叉开腿

我:大便时弯一点腿行不行?

A:打完的整个星期都不能,只能光著屁股趴著。别说弯一点腿,就连穿裤也不能

我:那大便就蹭到腿上了啊?

A:没印像了,应该不会的,只是很辛苦才完事

我:有个办法:自己把两个屁股蛋扒开,这样就不会让大便蹭到腿上了。

A:哈哈!干吗当时没想到!!如果能以双手把两个屁股蛋扒开而不痛的话是可以的

我:当时采取什么措施不让大便蹭到腿上的?

A:呃!没想过,第一个星期好像没拉

我:那还不大便干燥啊?

A:没想到那么多,只是觉得又丑又羞而已

我:到什么时候就能弯腿了?

A:大概二十天吧

我:打完多长时间出狱的?

A:刚好三十天。

到什么时候就能坐了?

A:真正的久坐该是出狱后的两个星期

我:监狱的厕所是马桶还是蹲坑?

A:蹲坑

我:出狱时能坐车吗?

A:还可以

我:那时候走路屁股还疼吗?

A:不会了,只是挨打部分还有点肿

我:你屁股上的伤疤是什么颜色的?

A:深褐色

我:打完刚形成疤痕的时候就是这样的颜色吗?

A:嗯

我:最下面的伤痕到屁股蛋下边沿有多大距离?

A:三四寸吧

我:你说的是英寸还是市寸?

A:英寸,

我:每鞭间隔多长时间?

A:大概三四十秒

我:有没有挨过鞭刑后来又再次挨鞭刑的?

A:有啊,与我同仓的就挨了两次

我:还有挨很多次的吗?

A:说有,但没看过。别说多次,打一次后,下一次肯定未打先晕倒

我:谈一下牢里那个挨过两次鞭刑的人的情况吧。第一次挨几鞭?

A:我不知道他第一次挨几下,我不敢问,看鞭痕应该三鞭

我:他两次都犯的什么罪?

A:他是因为拥有军火与抢金劫被定罪

我:这是第一次的罪吗?

A:不清楚,拥枪判鞭,打抢也挨鞭。第一次打是拥枪罪。他第一次与第二次相差四个月

我:第2次判几鞭?

A:六藤

我:判几年?几年坐牢?

A:他说六年,应该先我一年吧

我:是不是挨两次鞭刑的人很少?

A:我知道就很少

我:网上说鞭子泡在药酒里,是这样吗?

A:没有,只是泡在清水一夜

我:你阴天下雨的时候屁股会疼吗?

A:不会啊!现在没有事,只有痕

我:挨完鞭刑后的几个月阴天时屁股疼吗?

A:也不会,好了就完全没事

我:你们那里鞭刑的英文是什么?

A:caning

我:鞭子多长?

A:1.2 M

我:录像里藤条看起来是一根棍子啊,是不是比较硬?

A:那我不懂,不过有弹性,可以弯

我:你用手摸过藤条吗?

A:有,有一天我被叫去准备刑具

我:估计有多重?

A:不大清楚,半公斤吧,不过浸水后就不止了

我:是不是感觉像橡皮棍子?

A:不,像硬棍

我:像木棍那么硬?

A:嗯

我:用手撅得动吗?手能把它弯曲吗?

A:可以的

我:能弯曲多大角度?

A:微弯是可以的,30度吧

我:你说它硬是掐不动的意思吗?

A:是

我:最粗和最细的藤条直径各是多少?

A:由1.2cm 到1.8cm 左右

我:他们打人根据什么选择藤条的直径?

A:年纪及体重,还有罪行,少年的较细。

我:网上是这样介绍新加坡鞭刑的:“每打一鞭,医师必上前检查,一直到该犯人的体力承受不住为止。若法官判4鞭,到了第3鞭时犯人承受不了,医师就会上前检查。若是医师认为犯人的身体状况目前不适合再承受鞭打,余下的一鞭将留到下次证明可承受时再补上。”跟你那里一样吗?

A:不,身体状况不适合再承受鞭打,余下的就作罢,改由监禁代替

我:是每打一鞭医生都要检查吗?

A:没有,他只站在一旁看住。如果犯人晕到,站在前面按住头的狱卒才叫他

我:网上说“在马来西亚,鞭刑前会给犯人服药,保证犯人不出现内伤。”是这样吗?

A:没有这样的事,网上有很多出入。打屁股不会内伤的。

几条控罪分开罚才会被打几次,比如强 奸两三个人后才被逮捕,几条罪都判打鞭。

我:几条罪中每一条都判打鞭的话,总鞭数会不会超过24鞭?

A:如果超过24鞭,就以 24 为最高

我:鞭上有刺吗?

A:没有,藤条而已啦 !网上与现实有很多出入,比如网上的犯人押出挨鞭时有块布遮住前面下体,现实是没有的,完全脱光的

我:你从第一鞭就开始叫?每打一鞭都喊吗?

A:嗯

我:打一鞭喊一声还是喊好几声?

A:一声

我:流眼泪了吗?

A:嗯

我:挨完第一鞭就哭了?

A:没有,第三下就忍不住了

我:马来西亚鞭刑对多大岁数的人适用?

A:十六岁至五十岁

我:打多少鞭屁股就烂了?

A:一鞭屁股就开花了。

我:鞭刑最厉害的能把屁股打什么样?

A:流少许血,通常三鞭下去,屁股已看到血肉。鞭痕也无法消除

我:打20鞭后什么样

A:我听说极少人挨的住十鞭以上,通常都晕倒。打20鞭肯定皮开肉烂,整个屁股都是血痕了。

我:你结婚了吗?

A:还没

我:是不是因为受过鞭刑的原因?

A:有点。有一个与我来往年多,而且都上了我的床了。知道我挨鞭就不要我了。

本文内容于 2009-6-23 19:12:33 被让世界充满爱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