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冰魂 第三卷 野蛮新兵 第十六章 初现兵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05.html


操场上,钟国龙和余忠桥正在不要命狂奔,陈利华和刘强大声呐喊为钟国龙加油。

操场这边,龙云的视线随着两个新兵的挣扎而移动,最后定格在钟国龙的身上。龙云的心中,忽然涌出一种特殊的感受:钟国龙,一个早上跑3000米都让赵黑虎拖了多一半的人,他的体能远远不如短小精干的余忠桥,而且又经历了一天的“战斗”,现在却跑出去足足有3000米以上了,看他瞪得通红的眼睛,咬着牙前进的样子,分明是在靠一种精神在跑。这种精神,今天的龙云十分熟悉,似曾相识,也把龙云的思绪,带入了回忆中,眼前的钟国龙逐渐清晰起来,不错!那正是当年的自己啊!自己在新兵的时候,同样具备的这种不服输,不畏难,不甘于人后的精神。

但是,龙云知道,这种精神,与真正的铁血战士的精神相比较,还不能等同。这只能算是一种性格精神,一种个性使然。但最起码,龙云从跑道上拼死前进的钟国龙身上,看到了一个铁血战士天生就应该具备的潜力。所谓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钟国龙这个小子,看来是吃肉的!

龙云的心中,对钟国龙的看法正在悄悄改变着,甚至,他自己都已经确认,他有些欣赏钟国龙了,这个桀骜不逊,甚至一身匪气的江湖小混混,内涵中却具备一种常人不能达到的坚韧和狠劲!

雪还在下,这个时候突然又大了起来,跑道上的记雪是早上的时候扫过的,这个时候又厚厚的堆上了一层,与别的地方不同,边疆的严寒使雪不会消融,而是下一层冻一层。两个新兵不断地滑倒,又不断地爬起来继续跑,手上等裸露的部位已经被冰雪刮破了皮,划出了血。

毕竟实力有差距,3000米过去以后,余忠桥已经把钟国龙已经拉开有大约有二三百米。钟国龙摔倒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每次爬起来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但从他紫红色的脸上,似乎看不出一丝放弃的表情。

此时的钟国龙,大口喘着气,脑子里没有别的念头,一双虎眼盯着前面的余忠桥,拼命地追赶。

“不能输!不能输!我钟国龙不能输!就算跑死了,老子也不能输!”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跑到第四圈,两人距离也拉的越来越远了,钟国龙再一次重重摔倒在地上,他突然猛的大吼了一声,站起来,边跑边脱身上的衣服,外套,棉衣,绒衣,跑道上一路落下了钟国龙扔下的衣服。

此时的钟国龙上身赤裸着,浑身依然不断的冒着热气,脚步也变的更快了,发狂了一般一路边喊边跑。漫天的大雪,边疆的严寒,对于他,仿佛已经不存在了!

“不能输!不能输!我钟国龙不能输!就算跑死了,老子也不能输!”

跑道旁正在进行队列的训练的老兵们在值班员一声休息10分钟哨响后,都瞪着眼睛看着这个跑道上疯子的般的新兵,手里不自觉的鼓起了掌,嘴巴上也大声喊起了加油!

“钟国龙,把衣服穿上!你不要命啦!”赵黑虎冲着他大喊。

“虎子!别管他,你让他跑去,受点冻,死不了人!”龙云制止着赵黑虎,脸上忽然露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微笑,他大吼一声:“钟国龙!加油!”

一阵哨声突然响了!

“稍息!”

“立正!”

“副团长同志,七连老兵正在组织休息,请指示!”一个肩膀上扛着中尉军衔的干部跑步向正在向操场上走老的张国正报告。

“继续休息!”

“是!”

张国正看到跑道上跑步的两个新兵,其中一个光着膀子的似乎在哪里见过。张国正想了想,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两手后背朝跑道另一边的龙云走去。

龙云看到张副团长走过来了,心里一惊,连忙起立。跑步向张副团长报告:“副团长同志,新兵十连正在组织训练,请你指示!”

“训练?什么训练,新兵营开训动员都没开,你们新兵十连搞什么训练?”张国正黑着脸略带置疑的训喝龙云。

龙云笑了笑:“张副团长,是这样的,今天两名新兵较上了劲,都说自己厉害,主动提出要比一比,我就满足了他们的请求,进行一次小型的评比竞赛,这样还可以提高大家的训练热情。”

“恩,这样啊。”张国正也向龙云笑了笑:“那个光着膀子的小伙子是钟国龙吧?”

“是!副团长!”

“我听说今天炊事班被人抢了四把菜刀,是不是这小子干的?”张国正问道。

龙云一愣,想到这件事已经是震动全团的事情了,瞒也瞒不住,只好老实回答:“是!……副团长,这次新兵斗殴事件,我有责任!”

张国正并没有说话,眼睛眯着,看着跑道上的钟国龙。

已经是最后一圈了,钟国龙仍旧拼命地追赶着余忠桥,两人距离在一点一点的缩短,操场上观战的众人,此时已经忘了喊加油了,都在瞪大双眼,看这两个新兵拼命。

龙云吼了一声旁边流着眼泪傻看着的刘强和陈立华:“你们两个!平时不是称兄道弟的?赶紧去准备热水,再拿两床被子来!”

刘强二人如梦方醒,撒丫子就往营房跑。

余忠桥距离终点还有不到400米,钟国龙此时距离他还有200米左右。操场上加油声再次震天的响起,张国正和龙云二人的表情也紧张起来。

所有人的心跳都跟着这两个不要命的新兵跳动着。

300米……200米……

“啊--”

钟国龙忽然发出一声怒吼,开始闭上眼睛,仰着头,向前面冲过去,速度居然比刚才还要快!

余忠桥大惊,自己也加快速度,不时地回头看越来越近的钟国龙,超着终点猛冲。

“好!22分50秒!”赵黑虎掐表。

余忠桥一下子跪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旁边的新兵赶紧跑过去扶起他。

“扑!”

随着一声闷响,距离终点还有100米的钟国龙重重地摔倒在冰雪覆盖的跑道上,一个翻滚,赤露的上身直接砸在坚硬的冰地上,胳膊肘、肩膀上全蹭破了皮,鲜血顿时流了出来,积雪被染红了。

钟国龙头上的绷带也被这一下子给摔掉了,刚止血不久的脑袋,这个时候伤口绷开,又流出了血,鲜红的血混合着脸上的汗水、雪水,一滴一滴地掉到跑道上。

大个子新兵李大力吓哭了,对龙云说:“班……班长,要不我们过去扶他?”

“扶个屁!扶过来他就不是钟国龙了!”龙云瞪了一眼李大力,忽然转头,向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钟国龙发狂地大吼:“钟国龙!你他娘的干什么呢?耍赖是不是?装孬种是吗?给老子起来!钟国龙,你别忘了,你是一个兵了,以后这样的事多着呢!你想到战场上也这么趴着不动弹了是不是?你要是个男人,你要还有血性,就给老子站起来!就是爬,也得给我爬到终点!”

所有人的心都收紧了。趴在跑道上的钟国龙身体猛地一震,再一次大吼一声,挣扎着要站起来,脸上的血水已经迅速地冻上了,头上再次冒出血。

“扑通!”钟国龙始终没有支撑住身体,再一次扑倒。

这次的钟国龙,没有停顿,猛地抬起头,咬着牙,一步一步地向终点爬过来!

钟国龙的肚皮,直接裸露着,紧贴在冻冰的跑道上,头上、胳膊上,手上的鲜血滴落,被肚子一扫,在身体后面迅速凝结成冰。肚子很快也蹭破皮了,整个跑道,红白分明,一道长长的血痕!

“钟国龙!加油!钟国龙!好样的!”操场上的兵越聚越多,新兵被震撼了,老兵被震撼了,张国正和龙云,也被震撼了!已经取得胜利的余忠桥,此时也惊恐地看着拼命的钟国龙,眼中早已没有取得胜利的得意,钟国龙,这个可怕的对手,让他的心中,已经认输了。

“不能输!不能输!我钟国龙不能输!就算跑死了,老子也不能输!”

此时的钟国龙,脑子里已经没有了和余忠桥的比赛,他瞪大双眼,咬着牙,忍住疲惫、疼痛、冰冷,一步一步往前爬,整个身体似乎不再是他的了,带血的手,拼命抓进厚厚的冰雪里。

“我钟国龙,不是孬种!永远不是!老子就是死了,也要死在终点线上,老子就是血流干了,这血也得往前喷!

50米……30米……20米……

钟国龙已经忘记了距离,忘记了一切,身体麻木了,眼睛睁不开了,向前,向前!不能输!

终于到了终点!钟国龙使完了最后的力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整个操场沸腾!

那些久经沙场的老兵们,也禁不住为这个新兵叫好鼓掌,钟国龙,好样的!震撼了整个军营!

“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热水!棉被!”龙云冲刚刚跑来的刘强陈立华吼着。

二人慌忙过去,把钟国龙用棉被包起来,钟国龙浑身是冰血,面色发紫。

张国正这个时候,眼睛也有些湿润。

军队狠吗?这些刚刚告别父母,告别家乡,甚至告别优裕生活的新兵,来到军队,面对铁的纪律,面对严厉的军官,面对这生命的考验。

对于眼前的这个钟国龙,张国正心中充满了赞赏。他感觉这个新兵是与众不同的,他没有普通新兵的怯懦、柔弱,却多了十分的野性。

对于这样的兵,军队要做的,不是把他磨平棱角,使他中规中距,因为他的性格,注定不是一个平庸的士兵。军队要做的,是让他保持这种野性,最重要的是,合理的引导他这份野性,使他具备的这种性格能得到升华,最终转变成所向无敌的铁血兵魂!

众人七手八脚的拥簇着钟国龙,翘开他咬地死死的牙关,灌进热水,钟国龙微微睁开双眼,说道:“我输了吗?不行!再跑!”说完,头一歪,再次昏睡过去。

“把他抬回宿舍,叫卫生员来!”龙云吩咐着,众人把钟国龙抬回去了。

“副团长,我是不是有些过了?”龙云看着张国正,心里有些没底。

“恰到好处!”张国正神色凝重,“走,一起看看去!”

“是!”龙云敬礼,跟着张国正向宿舍走去。

操场上,寒风凛冽,大雪依然飘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