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腐败进入了军队,那才是中国真正的灾难

潭城隐士 收藏 1 670
导读: 闲读阎崇年先生的《清朝六十年》,其中有一句话印象特深,他说清朝灭大明,凭的仅是努尔哈赤老父亲遗留的13副铠甲与其所带的40来号人马。13副铠甲戳穿秦岭,戳穿昆仑,戳穿泰山,戳穿三山五岳而刃不卷,锋更利,其可讶也欤?而当时,大明莫说有四亿人口,四千万怕是绰绰有余的吧,努尔哈赤四十人,大明对付金 清,百万比一,即使搞“人海战术”,也不在话下啊,再而言之,其时之金清,人口加起来也不过十几万,估计所有的人口从八十老头到八岁娃娃全部来当兵,也可能不及大明军队人口的一半的一半。但是,小蛇硬是吞了大象。中国有所谓

闲读阎崇年先生的《清朝六十年》,其中有一句话印象特深,他说清朝灭大明,凭的仅是努尔哈赤老父亲遗留的13副铠甲与其所带的40来号人马。13副铠甲戳穿秦岭,戳穿昆仑,戳穿泰山,戳穿三山五岳而刃不卷,锋更利,其可讶也欤?而当时,大明莫说有四亿人口,四千万怕是绰绰有余的吧,努尔哈赤四十人,大明对付金

清,百万比一,即使搞“人海战术”,也不在话下啊,再而言之,其时之金清,人口加起来也不过十几万,估计所有的人口从八十老头到八岁娃娃全部来当兵,也可能不及大明军队人口的一半的一半。但是,小蛇硬是吞了大象。中国有所谓以少胜多的战役,与金清对大明比,根本就不算什么,真正以少胜多的,恐怕是清对明的这场战争吧。


我原先特别佩服努尔哈赤的胆略与勇气,13副铠甲40来号人马,居然敢“虽千万人,吾往矣。”现在,我想,即或是胆小如鼠之辈,恐怕也是都敢的,这大明之“千万人”,实在是纸糊的大老虎,不堪一击的。看那天天荷枪的军队,是一副什么样子,你就知道努尔哈赤的胆气所来何自了。


明朝后期的官吏已经是廉耻丧尽,政德全无,他们公然贪污,无所顾忌,他们天天也去上班,不过不是去干事的,是去搞腐败的,“朝穿青衣而入,暮各持金而回。”而且根本就不掩饰,互相吹嘘,以谁贪得多为荣耀:“每以得利为夸,惟以得利为夸。”官吏之腐败,固然无可救药,但是每朝每代都是如此,未必有如明朝那么容易摧枯拉朽,兵败如山倒。


对,兵败如山倒,只有兵也“腐败”了,则什么铁打的江山、铜制的江山都将哗啦啦似大厦倒,倒得一塌糊涂。


明朝,文臣爱钱若命,武将呢,也是爱命若钱。军队里的腐败触目惊心,官僚队伍有的腐败,它都有;官僚队伍里没有的腐败,它也有。比如买官卖官,士兵当“排长”,有“定价”,排长当“连长”,有“定价”,连长当“营长”,有“定价”,每升一级,都需要用钱来买,与官僚队伍里“不跑不送,原地不动,既跑又送,提拔重用”几无二致。除此,明朝的军队还发明了一种“买闲”的腐败“新途径”,就是说,你这当兵的不想在训练场上吃苦是吧,那好,你交一笔钱,你就可以不操不练,无须“沙场秋点兵”,天天呆在被窝里睡懒觉可,去玩牌逛窑子也可;你既想让家里挂着“军属光荣”的匾额又想去经商赚钱是吧,那好,你交一笔钱,就可去贩盐去卖布去开五金器具店,而且你再交一笔钱,那军马也可以归你驱遣去搞运输,价格是每马月纳三百余钱。


军队是不能搞经营的,军队一搞经营,那就是“武人都惜命,武人只爱钱”了。而明朝的军队特别喜欢搞“经营”,其搞经营手法有二,一是给商人“当保镖”,“搞走私”,比如自汉有“盐铁论”以来,食盐作为“国家经济命脉所系”,一直是由国家搞“垄断经营”的,“专买专卖”的,但是其中利润很高,所以也一直为盐贩子所眈眈窥视。明朝的私盐贩子找到了一顶特别坚固的保护伞,那就是军队,他们花一笔钱,给某军官,然后这军官就派一个班一个排“武装护送”,“军车”谁敢阻拦?一路通行,所以不但“往往受财故纵”,而且“往往接受盐徒财物,护送私盐出境。”二者呢,自己干脆搞起了“第二职业”。明朝为让军队“减轻财政负担”,曾经开了“政策口子”,搞“军垦”,到后来,这军垦几乎变成了军官家的“私田”,他们“侵夺屯田,隐占为业,祖孙相继,盘踞自如。”而且利用“军官身份”,一分钱的税都不纳:“凡应纳屯粮,悉置之度外。”农民种田,需要纳税,军官驱使士兵给其种田,使的资源是国家土地,用的佣工是国家发工资的人,却所有的收获“颗粒归己”,全部自肥。明英宗时有名为田礼者,“侵占屯地4100余顷,递年不输子粒。”


历朝历代,国家对军队的拨款是占财政大头的,其中的“人头经费”绝对是“打足预算”的,明朝的武将在这方面“开动脑筋”,一者发扬了腐败“老传统”,直接克扣士兵粮饷,如果财政是按人头每人每月N两银子拨付,他那里就折半,另外一半就入了私囊,贪了这一半,明朝的军官还是不满足啊,他们想,若是全部都归自己,多好,半贪了之后,想全贪,他们想的办法是,士兵死了,不上报,这还不行,士兵“自然死亡”毕竟不多嘛,那就逼迫士兵“逃亡”吧,那就放纵士兵“逃跑”吧,所以,许多连排,士兵空了一小半,而上报的人数依然“记录在册”,上头得按“花名册拨款”啊,这笔收入不少,天启年间,有名为毛文龙者,通过这种方式冒领“饷银数十万”。到了明朝崇祯帝,军队号称“数百万”,其中的“水分”也许很大很大的吧,除了崇祯相信他拥有“百万雄师”之外,可能没多少人相信的了。


明朝军队腐败不止这些招数,只要可以腐败,那就几乎没有“禁区”,能腐尽腐,无腐不腐,把能够腐败的路径全部挖掘出来。比如后勤保障这块,也猛贪,营房建设是块肥肉,那就猛吃“唐僧肉”吧,打的预算是“每间营房价六金”,实际用在建设上的钱是多少呢?“不五六钱”,其中利润空间有多大?喂马的草料,看来没多少可贪吧,可是也是照贪不误,鹭鸶腿上也刮精肉,“马料,十扣其半。”盔甲是士兵作战的保命所在,也是偷工减料,致使“中不掩心,下不遮脐,叶多不坚,袖长压臂,全不合式。”为了多贪钱“以夸于人”,哪里管战士之死之活?作战的武器呢?弓力不过一二斗,矢长不过七八把,平昔尚不能射远,披甲后手不能举,射不过数十步而已。刀尤短小,亦无锋。”这样的武器能干什么用呢?说到武器,清朝末年倒是全部继承了明朝的腐败方式了的,清末北洋水军,那舰艇是号称“世界第一”的,可是呢,年年拨了无数款来购买弹药,到与日本开仗的时候,却只有几发生锈了的、打不响的炮弹,这就让小日本这“小蛇”活生生地吞了大中国这“大象”。


军队,一般而言,是封闭运行的,他们的腐败既不向社会公布,也不大与社会紧密联系,所以社会对其腐败没多大的“直接感觉”,不太“知悉”的。如今想来,明朝军队的腐败,实在是透顶了,所以才有这般记述,让我们看出其腐败的冰山一角。


在明朝的军队如此腐败的时候,努尔哈赤起兵了,李自成也起兵了。我暂时没看到努尔哈赤军队里的“反腐败资料”,不知道其军队反腐是什么情况,不敢妄议,想来是特别严格的吧;李自成呢,起兵之初,“反腐败工作”是抓得特别紧的,“时贼法严,吏不敢舞文,民不敢犯禁。”所以,李自成反明,曾经是“横扫千军如卷席”的,但是呢,后来一到北京,建立了政权,应该说,他的政权还是“军国政府”,远不是“文国政府”吧,这个时候是无论如何没资格腐败的,但他腐败了,军队一入北京就腐败了,这军队一腐败,也就没救了,立即让政权土崩瓦解。李自成军队不腐败,一队土包子把正规军打了个屁滚尿流,李自成军队一腐败,马上就被不腐败的13副铠甲起义的军队打了个落花流水,报应是如此丝毫不爽,大概是吏之腐败,病在肌肤,官之腐败,病在肠胃,而军队一腐败,则在骨髓,司命之所属,谁也奈何不了吧。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