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看《国民党抗战的五大奇迹》中的怪论

萧观音 收藏 328 10199
导读: 看了网文《国民党抗战的五大奇迹》(下简称《奇迹》),始则惊奇,继之发笑。作者的幼稚、无知让人叹为观止。不准备写长帖,下面止就就该帖中的一些怪论,略说几句。 一、从“相互印证”一语来看作者的无知。 作者在“奇迹之一”中说:“据李敖的《蒋介石评传》以及《自己不洗 别人洗》一文的统计,国民党军队抗战期间投敌人数约为50万人。而《剑桥中华民国史》下册第十一章第三节如是记录:“叛逃的将军1941年有12个,1942年有15个,1943年是高峰的一年,有42人叛逃。50多万军队跟随这些叛逃的

看了网文《国民党抗战的五大奇迹》(下简称《奇迹》),始则惊奇,继之发笑。作者的幼稚、无知让人叹为观止。不准备写长帖,下面止就就该帖中的一些怪论,略说几句。

一、从“相互印证”一语来看作者的无知。

作者在“奇迹之一”中说:“据李敖的《蒋介石评传》以及《自己不洗 别人洗》一文的统计,国民党军队抗战期间投敌人数约为50万人。而《剑桥中华民国史》下册第十一章第三节如是记录:“叛逃的将军1941年有12个,1942年有15个,1943年是高峰的一年,有42人叛逃。50多万军队跟随这些叛逃的将军离去,而日本人则利用这些伪军去保卫其占领的地区,以对抗共产党游击队。两者都认为国民党军队投敌约50万,相互印证,此数据应该比较可信。”

此处,作者显然不理解什么叫“相互印证”。李敖在《蒋介石评传》第七章中的原话是:“据英文《剑桥中国史》估计,抗战期间,中央军投敌部队多达五十万人,就在一九四三年投靠敌人的降将就有四十二人之多。”

再看一下《剑桥中华民国史》下册第十一章第三节的说法:“各省军阀们的不满随着战争的进展而越来越激烈。在1944年,主要的地方军阀结成了一个联盟实际上阴谋推翻蒋的政府。当时许多非中央军的指挥官干脆叛逃到日本人那边。叛逃的将军1941年有12个,1942年有15个,1943年是高峰的一年,有42人叛逃。50多万军队跟随这些叛逃的将军离去,而日本人则利用这些伪军去保卫其占领的地区,以对抗共产党游击队”。

我没读过英文原版的《剑桥中华民国史》,但中译本若无翻译错误,则李敖就难免有篡改资料的嫌疑啦。人家明明说“非中央军”,被李大师一引用,却变成了“中央军投敌部队多达50万人”!李大师移花接木、乾坤大挪移之功力可见一斑。

而《奇迹》一文的作者,虽说功力远逊于李大师,但在某些方面也不相逞让。李大师明明已经坦白承认自己的数据就是出自《剑桥中国史》,你怎么还能发出“两者(即李敖文与《剑桥中华民国史》)都认为国民党军队投敌约50万,相互印证,此数据应该比较可信”的怪论呢?这里,我不质疑国民党投敌人数。但把实际是《剑桥中华民国史》的一家之言当成“两者”,且还能大言不惭地论证出两者“相互印证”,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二、国民党能坚持到抗战最后并取得胜利,是“因为表现太差”?

《奇迹》之五,作者还是引《剑桥中华民国史》的说法:“到1944年,让重庆政府残存而不将其摧毁已成为日本的目标”。先不说日军在1944年时有无能力攻占重庆,退一步讲,即便攻占了重庆,就等于摧毁了重庆(国民)政府?如此说来,则国民政府早在1937年南京失陷时就已被日军“摧毁”啦。怪不得随后日本政府就声明“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原来是国民政府被摧毁啦!这种日本式笑料不知道曾让多少人笑得直不起腰。

作者随后还引用啦日本参谋本部第一部长(即田中新一)在1942年5月的一番分析和思考:“攻占重庆后,抗战的中国有落入中共手中的危险,如果没有充分可靠的估计,攻占重庆就只不过是极端危险的投机……”言下之意是日军不攻占重庆(摧毁国府),并非能力问题,而是他们不想或不愿意。这种话一说出口,作者史盲的原形就暴露无遗。

在1942年3月7日召开的日军大本营联席会议上,日军统帅部在回应东乡外相的批评时说:“如果只是中国,凭军事来搞,并不是搞不了的,不过,既有北边又有南边(的威胁或麻烦),在这种情况下,攻占重庆实际上办不到。”[杉杉元:《杉山笔记》(下),P501。转引自《日本外交史》P689]]

“既然卢沟桥事件以来费时四年半也未能使其(指重庆政府)屈服,而在被迫处于多面作战阶段,攻占重庆根本不可能。......既然无论是在军事上或在外交上都已无计可使重庆政府屈服,那么,可以说对华政策完全束手无策了。”[信夫清三郎:《日本外交史》(下),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P689-690]

实际上,日军在1942年5月12-16日,日军大本营召开了军参谋长会议,上面提到的那位日军参谋本部第一部长田中新一也参与该会议。该会议就发动攻占西安、延安、重庆等问题进行讨论。后来形成了所谓的“五号作战计划”[详见《昭和十七、八(1942、1943)年的中国派遣军》上册,中华书局1984年版,P7-50;王辅:《日军侵华战争》,辽宁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P1801-1821]。后由于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的一系列失败,部分驻华兵力被抽调到太平洋战场,导致原定执行“五号作战计划”的兵力不敷使用,才被迫中止进攻陕西、四川。

无论是日本参谋本部第一部长田中新一在1942年5月的“一番分析和思考”,还是《剑桥中华民国史》所谓的“到1944年,让重庆政府残存而不将其摧毁已成为日本的目标。”皆离不开“既有北边又有南边(的威胁或麻烦)”的前提。杉杉元虽号称“笨蛋元帅”,但总还是当事人,且得出的结论“在这种情况下,攻占重庆实际上办不到”也并非其一人的决策,而是代表了日本统帅部的观点。

既然日军统帅部都认为“攻占重庆根本不可能”,何以有些人还要助长敌寇气焰相信倭人的精神胜利法呢?是自卑自贱,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日军并非没有进攻重庆的计划。既然有这个计划,《奇迹》一文何以还会认为“日军不攻占重庆...是不想或不愿意”?日军若是“不想或不愿意”攻占重庆,还去做什么攻占重庆的计划,不是吃饱撑的么?

另,《奇迹》之二、三、四条,因或明或暗地牵扯到国共党争,我不便多作评价。就先谈上面那两点吧。

本文内容于 8/11/2009 7:50:22 PM 被萧观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