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亚的蝴蝶 外传 五

潭月 收藏 0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1.html[/size][/URL] * 第五章   深夜。黑色的夜空中没有半点月光,道路两旁黄色的街灯无精打采地亮着,漠然地对视者。街上冷冷清清的,街道两旁的人家,房门都紧闭着。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光线可以从这牢笼中逃脱出来。路面上的积雪上,散布着许多杂乱的脚印,以及被拉拽后在地上拖的长长的鞋印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1.html


* 第五章

深夜。黑色的夜空中没有半点月光,道路两旁黄色的街灯无精打采地亮着,漠然地对视者。街上冷冷清清的,街道两旁的人家,房门都紧闭着。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光线可以从这牢笼中逃脱出来。路面上的积雪上,散布着许多杂乱的脚印,以及被拉拽后在地上拖的长长的鞋印和车轮碾过的痕迹。


一天后,伊莎贝尔又一次出现在从明斯克开往布列斯特的火车上。

“姐姐,”伊万的嘴唇上白色的、因失水而皱起的皮肤在红色的嘴唇上十分显眼,“我要喝水。”他说,并且抬起头看着伊莎贝尔,眼睛中流露着纯真的渴望。

因为一夜未睡,伊莎贝尔的眼中布满了粉红色的血丝。她的辫子有些松开,和发丝一起杂乱地披在背上。不自觉地,她的眉头微微地皱着。伊莎贝尔并没有注意被火车的车轮轰鸣淹没的伊万的声音。

此时此刻,伊莎贝尔的思路如同乱麻,她正在努力回忆起并整理自己的所见。

“当我来到家门口的时候,”她在日记中写道,“门是没有上锁的,轻轻一推就开了。很显然,爸爸已经不在家里了。地板上到处是散落的纸张,烟蒂被扔弃在桌子上,留下黑色的污迹。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我的家被毁了。只剩下一个空壳。……不,不能这么说。……妈妈、奶奶和弟弟都还在,生活还是有希望的。

“希望?难道还有希望吗?……不,我还有希望。我还活着。只要我活着,就有希望,就有未来。……没错,没有什么被安排好的命运,……自由意志,它将为我创造未来。……”

她轻轻地合上日记,将笔放下,疲惫地靠在车窗上,很快便进入了梦境。


“同志们,布尔什维克让我们活不下去了!我们必须反抗!”

台上正在演说的人面容模糊,前面人头攒动,伊莎贝尔努力踮起脚尖却仍无法看清台上演说的是何人。她忽然想起来,这是在梦中,她回到了自己年幼的时候,在喀琅施塔得。

台下的人高声喊着,激动地挥舞着手臂:“要苏维埃,不要布尔什维克!”

她看见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扎着两根亚麻色的麻花辫,她的眼睛是明媚的蓝色。她站在人群中,茫然不知所措地问身边高大的皮肤黝黑的男人:“爸爸,为什么这样?”

皮肤黝黑的男人脸上是坚毅和冷漠的表情,他淡淡地说:“因为布尔什维克没有带给我们他们许诺的东西。”

伊莎贝尔终于看清楚了,台上的男人是奥列格,父亲的朋友。


伊莎贝尔回到韦尔霍维奇,她走到伯父叶菲姆的家门前。正午的阳光劈头盖脸地打在她憔悴的脸上,叶菲姆种的花在阳光下手足无措,显出将要枯萎的势头来。

她轻轻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开门”,静静地等着,却没有半点儿回应。阳光依然照在她身上,她的头发被晒得发烫。这冬季的阳光本不该如此煞人,而此时却仿佛助纣为虐一般狠狠地摧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孩子。

“开门呐,妈妈!”她又喊了一声,然而仍旧没有任何回应。她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便迟疑地伸出手轻轻地在门上敲了敲。出乎意料的是,门并没有锁,随着一声轻微的“吱呀”,门轻轻地开一条缝。

伊莎贝尔的眼中飞快的掠过一丝不安的成分,她一把将门推开。门晃动着,屋子里空无一人,墙上的弹痕措不及方地闯入她的视线。随后,她看见斯韦特拉娜躺在地上——她死了。地板上有拉拽的痕迹和深深的磨痕,触目惊心。

伊万甩开伊莎贝尔拉着他的手,飞快地跑上去扑在斯韦特拉娜的尸体上:“妈妈!发生什么事了姐姐,妈妈怎么了!”他摇着斯韦特拉娜冰冷而松弛的手臂,转过头从这伊莎贝尔歇斯底里地喊道。

伊莎贝尔的睫毛颤动着,眉头紧蹙。“……她死了,伊万。”她轻声说,一边走上去,将手放在伊万的背上,“妈妈死了。”

伊万回过头,泪光在茫然而悲痛的眼中晃动。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伊莎贝尔却将手伸向他:“起来吧,弟弟。妈妈死了,伯父被抓走了。我们没有家了。”她垂下了眼帘,“但是,哭是没有用的,”她淡淡地扬起嘴角,她的眼睛微微湿润,但眼中并没有眼泪。“哭……不是反抗。”

伊万怔怔看着站在面前的高大而年轻的姐姐,忽然一把扑到姐姐身上,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将头深深地埋到姐姐的围裙里,放声大哭。伊莎贝尔握着弟弟的手,看着前方,目光坚毅而冷漠。


“我必须反抗,……没错。……克格勃一定还会来抓我们不是吗?难道抓走我们我们还能活吗?……只有试一试了,只有反抗了……如果不反抗,会有更多地人被这台疯狂而罪恶的红色绞肉机杀死!

“苏维埃已经不是过去的苏维埃了,这个政权……没错,是应该有人站出来结束苏联罪恶的时候了!……伊莎贝尔,你,哪怕你是一个女人,你也决不能在沉默了,决不!”

她的笔尖划破纸张,她停下笔,弟弟轻微的鼾声震动着她敏感的耳膜。“妈妈。”弟弟忽然小声说,然后他翻了个身。伊莎贝尔轻轻走到床边,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她看见枕头上有深色的、湿的痕迹。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自言自语地说,一边坐回凳子上。她拿起笔,想继续写些什么,却又放下了下来。“明天就走,”她对自己说,她的声音轻而坚决,“这里一刻也不能待下去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