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亚的蝴蝶 作品相关 四

潭月 收藏 0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1.html[/size][/URL] * 第四章   这一年的冬天,天气异常寒冷。硕大的雪片从天空中砸向冰冷的地面,或者落在行色匆忙或慌张的人的脸上。   落在火车顶上的积雪,随着汽笛声的鸣响,缓缓地被社会主义的温暖融化成黑色的带着煤渣的雪水,从车顶上留下来,在结着霜的车窗上留下奇特的纹路。   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1.html


* 第四章

这一年的冬天,天气异常寒冷。硕大的雪片从天空中砸向冰冷的地面,或者落在行色匆忙或慌张的人的脸上。

落在火车顶上的积雪,随着汽笛声的鸣响,缓缓地被社会主义的温暖融化成黑色的带着煤渣的雪水,从车顶上留下来,在结着霜的车窗上留下奇特的纹路。

布列斯特的车站像所有时候一样,挤满了投机商人和各种奸诈的小贩。嘈杂的喧闹声像瘟疫一样笼罩在人群上方,吵闹、谩骂声从这个角落转到另一个角落。

这时候,一列从明斯克开来的火车缓缓地使进了站台,伴随着粗鲁的脏话,人群开始艰难地向各个门口蠕动,并且互相推挤企图涌上火车。车上有另一股力在推动着里面的人走出那个空气污浊的环境。

“请让一让!”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少女提着行李,费力地从一拥而上的人群中挤出去,但争先恐后的人所形成的巨大推力又几乎将她推回车厢。

“这些人怎么这么野蛮呀!”伊万一边护着奶奶不被拥挤的人群挤伤,一边不满地发出抱怨。但这声音很快被人们的喧闹声淹没了。

好不容易他们挤出了车厢,站台上已经空了将近一半,满地只剩下废弃的纸张和垃圾在风中轻轻地飞动。娜杰日达正在剧烈地咳嗽,她的肺病因为这几天恶劣的环境又复发了。斯韦特拉娜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很显然,斯韦特拉娜额头上的皱纹又一次以惊人的速度剥夺着她残存的美丽。

伊莎贝尔提起行李,向出站口走去,伊万小跑着走在伊莎贝尔的前边,斯韦特拉娜扶着娜杰日达缓缓地在后边跟着。


韦尔霍维奇是苏波边境的一个小村庄,这里环境优美,生活宁静,世世代代居住着勤劳善良朴实的人民。更值得一提的是,大概这儿的人都是虔诚的东正教徒,因此除了守卫边境的红军哨兵外,整个村庄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布尔什维克的影子。

伊莎贝尔的伯父叶菲姆就住在这个村庄上。像大多数人那样,他是个勤快的人,心地善良。也像所有农民一样,并没有坚定地加入布尔什维克的决心,虽然他觉得苏共来了之后生活似乎确实好过了一点儿。在他看来,这些政党也不过是走马观花……总之,外部世界如何变化,对他这个安分的农民来说也都无所谓。

听说了弟弟家人的遭遇,叶菲姆十分同情。这个朴实的、黝黑皮肤的农民对血缘有着特别的感情,他热情地收留了弟弟一家人。

“只不过,有一件事我放心不下……”叶菲姆坐在桌边,翘着脚抽着烟。昏黄的灯光照在他布满沟壑的脸上。斯韦特拉娜抬起头来,期待而迟疑地看着他的脸。

“我想,最好还是要叶戈尔一起过来才好。”叶菲姆弹了弹烟灰,说着便看了斯韦特拉娜一眼。

听到叶菲姆这样说,斯韦特拉娜额头上新增的皱纹露出了恐惧和软弱的痕迹,她立刻站起来阻止道:“不,他就是不希望拖累我们才让我们离开的……”

“妈妈,我想还是去吧,让我去。”一直站在旁边渴望说上话的伊莎贝尔插嘴说。她年轻的脸上有属于年青人的勇气和决心,就像她父亲一样坚决而勇敢,但并不隐忍。

斯韦特拉娜抬起头看着女儿,她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声音有些颤抖。“不,不,……这决不能。你回去,不是……”

“难道你能确保在这里的安全吗,妈妈?”伊莎贝尔立刻打断了斯韦特拉娜的话,反问道。她蓝色的眼睛中泛着坚定而不可改变的决心。“总之,无论如何,我必须回去。”

斯韦特拉娜还想说什么,这时候,一直沉默着的娜杰日达说话了。她的声音因为连日的咳嗽变得沙哑,如同枯树皮一般粗糙得刮人耳膜。“让她去吧,”她说,“我也不放心那孩子一个人在城里。也能顺便把我的药拿来。”

斯韦特拉娜犹豫不决地站着,瞳孔散淡,目光茫然。她还想说些什么劝阻的话,而叶菲姆却已经说道:“明天晚上有一班火车从布列斯特开回明斯克。”


伊莎贝尔在这天的日记中写道:

“在火车上的经历让我对社会主义更加怀疑了……难道社会主义不应该使人们变得更高尚吗?为什么这些人仍旧如此唯利是图呢?……他们想要改造思想,却并不向先进的方向,难道说说斯大林的好话,大家的思想都提高了?……不,这只会造成一群口是心非的小人,一群只看见利益的狗……社会主义不应该是这样!不,这决不是社会主义,这不再是社会主义了!……必须有人纠正这种错误了!……他们自己能纠正吗?……不,不能,所有的领导人都是终生任职的,谁来监督他们?没有人监督,他们如何知道自己犯下错误?……必须要有一个外面的人站出来反对它了!……不能在沉默下去了!……没错,必须是我们的国民,如果让外国人来的话,外国人可不是为了我们着想的。……”


“嗨,姐姐!”第二天清晨,伊莎贝尔走出门很长一段路,才发现伊万不知什么时候追了上来。“我要跟你一起去!”伊万气喘吁吁地对伊莎贝尔说,他的脸红扑扑的,眼神中泛着既兴奋又坚定的光彩。

“好吧,那你可得听我的话。”伊莎贝尔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头也没回地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