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二十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眼镜儿没有和冷锋、陈二愣子这几个人多说,他来到那个被绑着的人面前打量了一下,然后走到张副团长身边:“副团长,你看咱们是不是把这个人带到屋里审问一下,怎么样?”

张副团长点点头:“那就听参谋长你的,咱们审问一下!”

眼镜儿回头看了看陈二愣子:“陈排长!”

“有!”陈二愣子赶紧跑到眼镜儿面前一个立正。

眼镜儿指了指那个被绑在树上的叫花子:“给他松绑,带到我和张副团长屋里去!”

陈二愣子看了看眼镜儿,又看了看眼镜儿身边的张副团长和欧阳:“参谋长,是绑着去还是松开押着去?”

眼镜儿看了看陈二愣子:“当然是松开了,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奸细!”

陈二愣子犹豫的看了看张副团长,张副团长点了一下头:“照参谋长吩咐的去做!”

陈二愣子答应了一声跑到了那个人身边松开了绑绳。

那个叫花子打扮的人一边活动着因为捆绑的太紧已经有些麻木的肢体,一边用一种不大不小的声音说着:“我不是奸细!”

欧阳听了一指那个人:“是不是奸细一会儿就知道了!”说着,走上去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请吧!”

叫花子打扮的人哼了一声,被欧阳押着进了屋。

陈二愣子跟着走到门口的时候,眼镜儿把他拦了下来:“陈排长,你就在这儿负责警卫,万一有什么不对你随时听我们的命令!”

陈二愣子咧嘴笑了笑:“没问题!”

屋子里现在只有张副团长、眼镜儿、欧阳、海军和那个叫花子打扮的人。

眼镜儿看了看高度戒备的欧阳和海军,他关好了屋门,拉过一条板凳:“这位朋友,坐下说话不好吗?”

叫花子打扮的人看了看屋子里的这几个人:“你们都是第七旅补充团的人?”

眼镜儿笑了笑:“怎么说呢?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也可以,朋友,你费这么大力气要找补充团是为了什么?”

叫花子打扮的人忽然笑了起来,他的目光落在了张副团长身上:“觉我所知,补充团有个张学林张副团长,可是并没有一个参谋长啊?”

眼镜儿也跟着一笑:“看不出,你还知道的满多,我以前的确不是参谋长,现在也不是参谋长,我只是个团参谋,承蒙副团长提携,弟兄们抬爱,送给我这么一个虚称。”

海军不动声色的看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可是他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枪柄。

欧阳有点不耐烦起来:“眼镜儿,你跟这么个人费的什么唾沫!”

眼镜儿看看欧阳:“你别着急,一个把手指甲都保养的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是一般人,当然要客气两句!”

叫花子打扮的人看了看自己的手:“哦?我的手指甲有什么特别吗?”

眼镜儿微微一笑,扶了扶金丝眼镜:“一个要饭的,他的手指甲缝儿里都应该是很脏的,可是你的手指甲非常的干净,如果你很注重自己的手指甲,只能说明你不是一个老百姓或者普通的下级军官。”

“那就请参谋长分析一下,在下是什么人?”叫花子打扮的人狡黠的一笑,身子笔直的一挺,两只眼睛看着眼镜儿。

“你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不,应该是受过高等教育,而且你还是一名军官!”眼镜儿说着坐了下来。

叫花子打扮的人微微一愣,说话的声音里有一些惊奇:“你怎么看出来的?”

眼镜儿看了看海军,这才把目光转到这个叫花子身上:“我们这个团里说请字的人少得可怜,而且据我所知,你刚才说什么分析、在下这一类词句的时候绝对不会想到,一个普通的士兵会说这样文绉绉的词句吗?而且所有的军人都会有一个通病,他们总是自觉不自觉的流露出军人的一些动作,但是很多普通士兵却不会这么严重,你想一下,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军人会是什么人,那只能是一名在什么讲武堂或者军校毕业的军官,而且看你的年纪,我估计你是个营长之类的吧!”

“厉害!”叫花子忽然坐了下来:“我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补充团有个这么厉害的参谋!”

眼镜儿笑了笑:“现在就请你这位仁兄谈谈你的来路吧!你是替日本人来当说客来了还是别有目的?”

叫花子打扮的人点点头,目光转向了坐在正中的张副团长:“看来您就是少帅的那位本家,补充团的副团长张学林吧?”

张副团长看了看眼镜儿和欧阳、海军这三个人,然后这才看了看面前这个叫花子打扮的人:“没错!我就是!”

叫花子打扮的人又点了点头:“那你应该知道,补充团有一个还没有来得及上任的团长吧?”

没有人说话。

叫花子打扮的人站了起来:“我就是东北边防军第七旅补充团新任团长陆云龙!”

屋子里的人都吃了一惊,可是还是没有人说话。

叫花子打扮的人扫视着屋子里的每一个人的表情,发现迎接他的都是不信任的目光。

“我真的是你们的团长!”叫花子打扮的人重复了一遍。

海军第一个站了起来,欧阳紧跟着抽出手枪站了起来。

眼镜儿死死的盯着叫花子打扮的那个人的眼睛。

张副团长吃惊的张大了嘴。

海军走到了叫花子的面前,围着他转了几圈,然后看了看眼镜儿和欧阳。

眼镜儿从海军的目光里明白了什么,微微点了一下头。

欧阳似乎也明白了,他大喊了一声:“陈排长!”

门开了。

陈二愣子、麻杆、冷锋以及几个警卫一起闯了进来。

眼镜儿看了海军一眼,然后把脸一沉,用手指了指叫花子:“陈排长,把这个奸细给我捆起来,把嘴堵上!拖到后院看起来!”

叫花子打扮的人刚想挣扎,陈二愣子一个箭步扑上去,一枪托就把他打晕了,然后几个人七手八脚把人捆成了粽子。

屋里的人正在忙活,郎二华和狗蛋跑了进来:“报告参谋长、副团长,从黑山方向过来了七八个人,说是什么辽宁省省政府和沈阳地方维持委员会来的谈判代表,过来要见副团长和参谋长!”

眼镜儿、海军和欧阳三个人相互看了看:“什么地方维持委员会?那不就是维持会吗?”

······

严厉着急了。

他想不到陆云龙一个人就敢去找补充团残部,他仔细的翻找了一下,除了委任状以外的,其他的东西都在。

严厉赶紧跑到院里大声的喊叫起来:“集合!集合!”

于是他刚刚凑起来的那个排马上出现在严厉的面前。

严厉看了看这四十来个人:“弟兄们,咱们都是东北这块土地上有血有肉有家有室的爷们儿,咱们不能眼睁睁的瞧着小日本在咱们的地盘上跳跶,陆团长说过,这几天咱们这伙子弟兄就要先期打回咱们老家去,现在团长已经出发了,你们当中又不愿意去的现在可以站出来,我决不为难他,可要是过了河再想往回跑,老子认识他,老子的枪子可不认识他!”说着,严厉拍了一下身上挎着的那支花口撸子。

没人说话。

严厉点点头,“弟兄们,马上回去收拾东西,咱们准备出发!”

······

松山次郎的身高有一米七六左右,并不是一个个子很高的人,但是他的外貌看起来深沉、多谋,但没有他的师傅土肥原贤二看起来那么阴险,尤其是他身上没有那种日本军人特有的气质,穿上长袍马褂带上礼帽和眼镜儿之后更像是一个普通的什么公司里的文职人员,完全不像是一个从事情报工作的特工人员。反而是他身边的龙天理(铁血ID:李天骄龙)身上透着一种军人的味道,尽管身上是长袍马褂,但是掩饰不住他身上的英武之气。

龙天理是个地道的东北人,他是张学成手下的亲信,比起张学林来,他这个亲信可要比张学林强多了。因为他和张学林见过几次面,所以这一次松山次郎特意的带上他。但是松山次郎对这个龙天理确实有点看法的,准确的说,松山并不喜欢龙天理这样的人。

龙天理是属于那种为了自己能够杀兄弑父的人,他唯一的信仰就是活着!好好活着!为了他能够好好活着,他可以不管他人死活。

坦率的说,如果不是事先和军官们商议了一下,这几个说客很可能就会被欧阳给毙了。

但是现在,欧阳的手紧紧握在枪柄上,可是手枪却一直插在枪套里。

听了松山和龙天理的那一些长篇大论,什么东西欧阳也没有听进去,但是松山和龙天理答应的那些枪支弹药以及医药粮饷欧阳确实动了心。他看了看海军。

海军的脸铁青着,和刘萧眼镜儿的不动声色有着很大的区别。

张副团长环顾了一下这些人,没有说话。

眼镜儿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儿,站了起来:“龙特派员、宋先生,你们的话我们听明白了,但是我们还要商量一下,请你们稍等,如何?”

龙天理有点紧张,但是他看到松山还是那么沉稳,于是微微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和宋先生等你们的消息!”

刘萧微笑一下:“好的!”说着站起身一挥手,屋子里就只剩下松山和龙天理。

欧阳走到门口的时候轻声吩咐了一下陈二愣子几句话,虽然眼镜儿没有听到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是眼镜儿估计,这个欧阳一定是想把这几个说客当成汉奸给处置了,可是他看到欧阳冲自己挤了挤眼睛,于是就没有说话。

这几个人来到了另外一间屋子里坐了下来,眼镜儿吩咐麻杆把狼牙刘耀冷锋这三位也请了过来。

听完眼镜儿的话,这三个连长一律摇头,表示坚决不愿意给日本人当汉奸。

海军看了看眼镜儿和刘萧:“我知道你们两个有点鬼心眼,说说吧,好让大家伙也明白明白!”

眼镜儿看看刘萧,刘萧看看眼镜儿,最后还是眼镜儿先开了口:“我是这么想的,咱们现在虽然有三百多人,可是毕竟这里不是咱们理想的战场,我琢磨着,咱们不如来一个假投降,表面上顺从他们,等他们拨下来的枪支弹药和其他物资一到手,咱们立刻造他们的反怎么样?”

刘萧看看其他人:“我也是这么个意思!现在咱们有不少的伤员,部队的战斗力和其他方面都需要提高,如果日军继续向我们进攻,那我们就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部队很可能就会被打散,所以我同意眼镜儿的办法,一方面我们得到了部分补充,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抓紧时间为进山做准备,现在马上开始农忙季节,一旦青纱帐被放倒,我们这点人马和日军在平原地区作战几乎没有什么胜算!”

欧阳第一个跳了起来:“不行!那样的话我们不就成了汉奸了吗?我坚决反对!”

刘萧没有搭理欧阳,他看了看海军:“海营长,你说呢?”

海军犹豫起来: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碰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决才是最佳方案。

冷锋站了起来:“各位长官,既然咱们是抗日的队伍,那就不应该用鬼子的东西,否则不就是汉奸吗?”

眼镜儿看了看冷锋:“冷连长,那咱们手里的三八大盖和歪把子不也是日本人的东西吗,照你这么说,那咱们就不能用啦?”

冷锋不服气的说道:“参谋长,话可不能这么说,那是咱们缴获的,不一样!”

眼镜儿笑了笑:“冷连长,咱们现在缴获的这些日本枪械,那几乎是一颗枪一条命,那是咱们的袍泽弟兄用血和命换来的,要是咱们不费一枪一弹不流一滴血就能缴获他一批枪弹,照你说,这个买卖咱们到底是做不做呢?”

冷锋楞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看了看欧阳和海军,坐了下来。

刘萧一笑:“弟兄们,我们又不是真的去投靠日本人,我们只是从他们手里糊弄一批物资,然后咱们调转枪口继续去打小日本,这有什么不好?”

欧阳咕哝了一句:“反正就是不好!”自己找了地方再次坐了下来。

海军考虑了好一会儿:“眼下咱们还没有个站脚的地方,虽说刘连长愿意领着咱们进山,可是那也需要时间来适应,咱们还要做长期的准备,怎么也得需要几天的时间,我看咱们不如冒一回险,骗到物资更好,骗不到也不要紧,只要再给咱们几天时间,部队就可以撤进山区,那样的话,咱们还可以继续和小日本干,大家说,怎么样?”

刘耀站了起来:“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带着几个弟兄再回山一趟,毕竟北山口那一带我熟悉一些,看看什么地方适合咱们大部队!”

海军看看刘耀,又看了看身边的其他人:“刘连长,我看就不必了,你们刚来,需要休息休息,我们现在就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应付这几个说客!”

······

龙天理有点焦急的站起来,不停的向门外张望着。

松山微微一笑:“龙特派员,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等一会儿吧!”

龙天理赶紧微微一哈腰:“宋先生说的对!”说着,重新坐了下来。

松山看看这个坐立不安的龙天理,心里有点不满意,但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他还是问了一句:“龙特派员,你看这个张副团长就是那个张学林副团长吗?”

龙天理想了想:“没错!就是这个人,前些天还和我们张师长在一起呢!”

松山点点头:“可是我看这个人好像不怎么主持大局,倒是他身边的那几个人总是发号施令!”

龙天理笑了笑:“宋先生,有些事情您不知道,这个张副团长那是草包一个,嘴又笨,脑袋瓜子也不灵光,要不是张师长考虑到他一直在自己手底下多年,对自己忠心耿耿,怎么会把这个饭桶提拔起来!”

松山显得有点好奇,虽然自己不止一次看过情报部门和张学成提供的关于这个张学林的情报,但是特别具体的东西他还是不清楚,于是他有意无意的问了起来:“龙特派员,那这个张副团长到底是个什么人,为什么帝国的军队接二连三的败在了他的手下?”

龙天理轻蔑的笑了笑:“宋先生,不是我看不起贵军,实在是贵军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那么棘手的,轻敌是主要的,要是换成了我来指挥,保证不会出什么问题,一仗就能解决他这二百来人。”

松山点点头。

虽然松山不是一个带兵的指挥官,但是松山清楚,现在的关东军里面确实有一种轻敌的思想存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