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讨论]“拣”到百万珠宝究竟有罪无罪?

从无意中“拣”到价值几百万的珠宝,到突然被拘,可能将被以盗窃罪起诉,甚至可能面临无期乃至死刑的结局。这样的大喜大悲,把一名普通的机场清洁女工一下子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使得梁丽这个默默无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女人,成了全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对于一个人或者一个家庭来说,短时间内冰火两重天的遭遇和变故,无疑是可悲的。但对于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中国社会,尤其是在法治建设发展掣肘重重、举步维艰的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梁丽事件却更具标本意义。可以说,无论是一度沸沸扬扬的许霆案,还是如今争议不休的梁丽案,都对当下的司法进程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考验。而在社会快速转型期,面对物欲的诱惑,人们良知的底线又在哪里?


飞来横财,还是飞来横祸?


走在大街上,与其他普通打工女没有任何区别,如果不是这次的突发事件,也许这个行走在茫茫人海里的女人,与其他许许多多打工女一样,没有一个人会注意到她的存在。但生活就是这样的神奇,一次偶然的事件,就把一个普通打工女推向了大众视野,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因为这一纯偶然的事件,打工女梁丽必将会在中国司法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甚至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性人物。


作为丈夫的刘建华,怎么也想不明白。在他的眼里,妻子不但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女人,而且是一个拾金不昧的好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举了事发两个星期前的一个例子:梁丽还捡到一个公文包,里面有不少证件和人民币,她急忙赶到商务中心交还给了失主。但现在,他眼里的好妻子,却可能面临盗窃罪的起诉。


根据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2008年12月9日8时20分,深圳机场B号候机楼二楼出发大厅,为同事顶班的梁丽在候机大厅里打扫卫生。当她走到19号登机柜台时,看到垃圾桶附近有两位女乘客带着一名小孩在嗑瓜子,她们中间有一辆行李车,车上放着一个类似方便面箱的小纸箱。过了五六分钟,梁丽第二次来到垃圾桶旁,见到嗑瓜子的两位女乘客带着孩子急急忙忙跑进安检门,而那个小纸箱还在行李车上。梁丽以为小纸箱是她们丢弃的,左右看看也没有人,就顺手把小纸箱当作丢弃物放到清洁车里。然后梁丽继续在大厅里工作。约9时左右,梁丽来到大厅北侧距案发现场约79米远的16号卫生间旁,对同事曹万义说自己捡到一个纸箱,里面可能是电瓶,委托他将纸箱先放在男性残疾人洗手间内,如果有人认领就还给人家。


当天下午4时,梁丽同事曹万义在她出租屋楼下喊,说你捡的东西,人家失主报警了。梁丽告诉曹万义,说明天上班交上去不就行了。傍晚约6时左右,两个人来到梁丽家,说他们是警察,问她是否捡到一个纸箱。梁丽确认他们真是警察后,就主动从床下拿出那个纸箱交给他们。警察把梁丽一家人带到派出所。机场派出所便衣民警分别在梁丽、曹某、马某处找回了这批纸箱里的黄金。经鉴定,在梁丽处找回的首饰均为足金首饰,总重13599.1克,价值人民币2893922元;在曹某、马某处找回的黄金首饰分别价值106104元和66048元。


至此,警方表示将以盗窃罪刑拘并起诉梁丽,甚至有专家表示,如果盗窃罪罪名成立的话,梁丽将可能面临无期甚至死刑的惩罚。而在舆论圈里,一场口水官司也就此开始,到底是非法占有还是故意盗窃,专家、网民们争论不休。


本文内容于 2009-6-21 15:53:16 被网络卫士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