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十五,画眉怀上了冷长生的孩子1

北方老驼 收藏 1 2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画眉的内心非常矛盾,因为除了冷长生,她心里又装进了另一个男人,一个印象既模糊又清晰的年轻人。

岳林带马占奎、陈管家到秦天喜家后没过几天,画眉便听村里人传言说他爹把她订出去了,订给了油坊镇首富,维持会会长岳林的儿子岳锦荣。画眉忽地记起那次和冷长生到七里河看她娘,回来路过油坊镇时,有两个伪警察说她和冷长生是八路军的探子,要把他们带到据点审问。亏了一个风流倜傥的年轻人解围,他们才得以摆脱伪警察的纠缠。记得当时有人说,那年轻人便是油坊镇维持会会长岳林的公子,名叫岳锦荣。

画眉心里装着冷长生,很近,很亲切;画眉心里也装着岳锦荣,很远,很敬仰。当画眉得知岳锦荣将要成为她未来的夫婿时,她心中便一团乱麻了。

此后没几天,秦天喜让画眉把脖子洗得白白的,辫子梳得亮亮的,换上最好看的衣服,说是要带她到油坊镇串个门去。画眉隐约意识到秦天喜带她到油坊镇要干什么,这回她没有顶撞秦天喜,也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快,而是顺从地按照秦天喜说的做了。

岳家大院坐落在油坊镇北街,那是一处青砖碧瓦的大宅院,宽厚的院墙有近一丈高。秦天喜向看门的护院报了姓名,护院便进院里通报,没一会儿,陈管家出来把他们迎进了院子。

画眉像是走进一处梦境中的天堂,脑子恍恍惚惚地。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屋子里,那位曾经到过她家的岳老爷身穿五龙缎,神情傲然地坐在太师椅上。屋里还有两个雍容华贵的女人,她们都穿着鲜艳的绸缎,头发油黑光亮,先是用惊讶的目光审视着她,而后渐渐露出满意的笑容。陈管家介绍说,那位端庄富贵,看上去很和气的女人是大太太,那位模样俊俏、浓妆艳抹的是二太太。秦天喜捅捅画眉,画眉便给岳老爷和两位太太鞠了躬,问了好。

那天,画眉在岳家不但第一次喝了那种颜色碧绿,清香沁鼻的茶水,还吃了顿饭。那顿饭是画眉有生以来从没有吃过的,有八、九道菜,每道菜看上去都是那么好看、馋人、香气四溢。两位太太见画眉不敢动筷子,便轮着给她往碗里夹菜。画眉心中惶惑,不敢说话,不敢看人,拿筷子时手直哆嗦,尽管那些菜都好吃,却忘了都是什么味道。吃了一顿饭,就像受了一场大刑似的。

从油坊镇回花村的路上,秦天喜问画眉说:“画眉,你看岳老爷家的院子大不大?”

“大!”

“岳老爷家的房子好不好?”

“好!”

秦天喜满腹的感慨,“是呀,岳老爷家不但院子大,房子好,还有钱。今天你都看见了吧?看看岳老爷家吃的是啥?穿的是啥?画眉,你对爹说句真心话,你想不想天天都过岳老爷家那样的日子?”

此时的画眉忘却了冷长生,满脑子都是在岳家大院看到的景象。她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想!”

“这就对了。”秦天喜长长地嘘口气,带着满腹的愧疚说:“画眉,爹做过许多错事,那都是不可弥补的,也是无奈的,爹不求你原谅爹,只求你理解爹,爹都是被大烟害的。”

画眉没说话,只是又点了点头。她知道秦天喜说的是心里话。

秦天喜又说:“画眉,你还记得日本鬼子到咱村的那天吗?”

画眉听到“日本鬼子”几个字,立刻便浑身起鸡皮疙瘩了。秦天喜叹息了一声,“唉,那次是你命好,躲过了一劫,可日本鬼子如果哪天又来了,你还能躲得过吗?画眉,你生得太漂亮了,太漂亮了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也是坏事。你还记的吧?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咱村有多少女人被鬼子给糟蹋了。”

想起鬼子在花村的暴行,画眉便后怕的不得了,她终于叫秦天喜“爹”了。“爹,你说鬼子还会再到咱村来吗?”

秦天喜听画眉又喊他爹了,知道带画眉去了趟岳家大院,画眉的思想已经有了转变。心说:无论大人孩子,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绫罗绸缎和土布放在那儿,人人肯定都抢着绫罗绸缎穿;白面馒头和玉米面窝头摆在那儿,人人肯定都抢着白面馒头吃,何况嫁到岳家享的是一辈子的福呢!他说:“画眉,那鬼子说来便来了,你想想,就你这模样,遇上鬼子,他们能放过你吗?所以,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快把你嫁出去,嫁个有钱有势的人家让他们护着你,那样,你就啥都不用怕了。”

画眉虽然没说话,但秦天喜看出画眉已经接受了他的劝说。他接着说:“画眉,现在你知道爹的苦心了吧?爹其实是疼你的,所以才给你找了这么个千里挑一的好人家。你也到岳老爷家亲眼看了,在那样的人家当少奶奶,你这辈子就算是进了天堂呀!”

画眉忽地想起了冷长生,嘴唇嚅动道:“可是,我还是觉得长生哥好。冷大伯和灵秀大娘都被日本鬼子杀害了,现在只剩下了长生哥和红雁,真怪可怜的。”

秦天喜鼻子一哼,“画眉,爹也知道长生可怜,可爹不能因为可怜他就把你嫁给他,那是把你往火坑里推呀!你想想,你嫁给他有啥好?他一个穷羊倌,有钱给你买绫罗绸缎?有钱供你天天吃白面馒头吗?”

“可是,我进了那院子就觉得瘆的慌,看见人就害怕。”

秦天喜拍拍画眉的肩,“傻闺女,那是你初次到他家的缘故,将来成了少奶奶,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哦,爹听说那岳公子不但人长得俊,肚子里有学问,还到东洋留过学,许多有钱人家的闺女想攀还攀不上呢!你就准备好穿金戴银,吃香喝辣,过一辈子的好日子吧!”

画眉心说:那岳公子我见过,生得的确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材。可我总觉得他陌生而遥远,远没有和长生哥在一起时那般亲切……

那一夜,画眉做了好多的梦,有欢乐的,有忧伤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