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生——《潜伏》在办公室之六

sccd88 收藏 3 305
导读:职场潜规则第六条:上司突然垮台,不要惊慌,独自完成任务,然后借此再找到新的靠山。 在职场里,经常发生上司突然垮台的事情。 这样的情境,就算职场高手也很难避免,因为上司的命运完全不受你的控制,他有自己的机缘和背景,垮台往往在突然之间,令人措手不及。 所以无论庸人还是高手,都会遇到靠山倒台的时候。 庸人遇见这事情,第一反应就是怨天尤人,先骂老天再骂上司,觉得自己运气太差,从此后只会倒霉。庸人之庸,就在没有应变能力,当事情发生后,只会跳脚而不知道该怎么办,再假以时日便只好被胜利者接收,把生杀大权交在

职场潜规则第六条:上司突然垮台,不要惊慌,独自完成任务,然后借此再找到新的靠山。


在职场里,经常发生上司突然垮台的事情。

这样的情境,就算职场高手也很难避免,因为上司的命运完全不受你的控制,他有自己的机缘和背景,垮台往往在突然之间,令人措手不及。

所以无论庸人还是高手,都会遇到靠山倒台的时候。

庸人遇见这事情,第一反应就是怨天尤人,先骂老天再骂上司,觉得自己运气太差,从此后只会倒霉。庸人之庸,就在没有应变能力,当事情发生后,只会跳脚而不知道该怎么办,再假以时日便只好被胜利者接收,把生杀大权交在别人手上。

而职场高手会怎么做呢?


1、先找到最有价值的东西。


每个上司手里都会有一批非常有价值的资源。或者是资料,或者是关系,或者是业务,或者是工作。

总而言之,每个上司手里都会有价值存在,这是他们在职场安身立命的根本。

职场高手会迅速找到这批资源,并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这相当于把垮台上司的价值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从而确保自己未来的地位不倒。而另一方面,这也是可以拿去做交易的资源。

未来新上司接手,必然会研究俘虏里谁更有利用的价值,而抢占先机,可以令职场高手立于不败之地。



2、迅速控制局面,防止多米诺骨牌效应。


一个部门BOSS倒台,上面最怕的是什么?最怕是整个部门垮掉,再没有工作的能力。

而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出来挑起大梁,力挽狂澜,拯救危局,那必然会给高层留下深刻印象。

许多有能力的人,中层干部穷极一生都难出头,而如果有这样的机会,绝对不可以放过。

在别的时候,你可以隐忍不发,甚至于藏头露尾。但当危局出现,你又有足够能力控制局面时,就一定要出手。

因为将来不管谁要来接手这个部门,肯定会有湿手捏干面的烦恼,而一个足以掌控局势的人就显得至关重要。

有很多人在上司倒台后却反而获得升迁,便是利用这样的机会。

把所有的能力在危难之刻一次喷发,那是改变命运的时机。



3、独立完成任务,寻找新的靠山。


职场高手的最后一条锦囊妙计,就是在风云更替的时候,完美展现自己的价值,并且用自身价值来吸引新的靠山。

当上司倒台的之后,你手上遗留着重要项目的话,那就一定要独立把它做完,而且还要做的漂亮精彩。

任何一个新上司,都希望自己到任后的三把火烧起来,如果能有一个漂亮的项目做为开门红,简直完美。

如果你能完成新上司到任后的第一个项目,那这就是你未来安身立命的资本,新上司很可能比旧上司更倚重你。



案例:


鲜于副总咸鱼翻身,成为A公司华东大区销售总经理。而从前的老总黯然下台,这个结果导致了A公司华东大区整个销售系大地震。

华东大区下划分东区和西区两个销售区块,从前的老总管理东区,而鲜总负责西区。所以东区经理黄陵华是旧老总的亲信子弟兵。

这次鲜于上位,明眼人都看出来,西区势力大获全胜,而东区势力则没了靠山,很快西风就要压过东风了。

而华东大区销售副总的位置空出来,按理说下面两个区经理都有竞争的机会,可谁都晓得,销售副总的位子铁定是西区经理的。鲜总再大公无私,那也得培植自己的亲信,而西区经理上调后,西区主管乃至下面部属都有升职机会,可谓皆大欢喜。

相反,东区这边却如丧考妣,尤其是东区一部主管老拉,整日里都唉声叹气,也不出公司大门,就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就等着人来接收地盘了。

不过奇怪的是,在这种关键时刻,东区经理黄陵华却忙的要命,他先是带着林丛在各省之间跑来跑去,刚刚停歇下来,却又突然飞北京总公司去了,也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老拉就算要汇报工作也找不到黄陵华的人。

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日子又过了足足一个月,总公司的调令突然下来了。

而这份调令,着实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也让正春风得意的鲜于总经理冷汗直冒,脸色苍白。

总公司居然驳回了鲜总提交的升西区经理担任华东大区副总的报告。这种驳回是很少见的,尤其是鲜总刚刚扶正,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总公司理应支持绝大部分的报告才对。

而调令的内容,才是让人觉着不可思议的。总公司竟然提升黄陵华为华东大区副总并兼任东区经理,即时生效。

这一幕简直天翻地覆,让下面的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按理说,鲜总击垮了旧老总,现在圣眷正浓,他有什么计划报告,上头不该不批核。就算是总公司觉着西区经理升任副总不合适,要委派他人,那也该和鲜总通个气。

这都是面上必须做的事情,而总公司以前也不曾搞过这种突然袭击。

但这次的蒙头一棍,的确打的人不轻。西区经理本来都收拾办公室,准备走马上任了,突然一下子又打回原形。鲜总也是有点不知所以,捉摸不透总公司那边的意图。

而东区这一派却又重新振奋起来。

尤其是老拉,迅速摆脱之前的颓相,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就好像升职的是他。东区靠山倒台,可经理反而上位,这让下面的人如得意外之喜。

不过高兴虽高兴,老拉也一样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过了一个礼拜,黄陵华已经上任,老拉才瞅准个时机,陪新任黄副总喝两杯。

酒过数巡,两人脸色微红,略略有些酒意,老拉终忍不住开口问:“黄副总,你说也蹊跷啊,鲜总打的报告是升西区的人,怎么会被驳回呢?”

“蹊跷么?”黄陵华微微一笑。

论年龄,黄陵华还不到三十五岁,论起年资,黄陵华和老拉都差不多,但就职场上的功力,老拉恐怕连黄陵华一半都不到,所以现在两人等级是越差越大。

老拉连连摇头:“怎么不蹊跷,历来都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次我们东区的上司倒了,按说倒霉的应该是我们才对,怎么反而能升职呢?”

“你啊。。。”黄陵华拿筷子点点老拉,“混了这么久,还是不懂职场的真义啊。”

“怎么说?”

黄陵华今天也是喝多了几杯,老拉又是亲信里的亲信,就知无不言:“在公司里,平平稳稳的能有多少升职机会?上上下下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位子都有人霸占着呢,你要是不想做开荒牛,要按部就班的往上升,多少年才能得个机会呢?”

“那是啊,我不就是个好例子么,这么些年还只是个小主管。”老拉撇撇嘴。

“所以么,危机才是真正的机会。”黄陵华扬扬下巴,“懂吗?危机才是机会。只有危机来了,有人下台了,位子空出来了,那才是我们的机会。”

老拉先是觉得这话挺残忍,但低头细想想,却觉得很有些道理。职场上大家都占据着地盘和位子,也没那么多空间让你升值,只有上头出事了,有位子空余了,下面的人才有机会。

所以职场上的事情,说穿了就是下属盼着上司出事,一人出事,下面可能就有一大串的人能升迁,可谓一人倒台,造福大家。

“这么说也对,可毕竟输的是我们这一边,难道不该他们的人夺胜利果实么?”老拉还是如坠迷雾。

“一般来说,自然是这样。”黄陵华眯着眼睛卖了个关子,“但实际上,却看你怎么做了。”

“怎么做?”老拉知道快到重点了,“黄副总是怎么做才扭转局面的?”

“我们的旧老总为什么下台?”黄陵华却又拉开话题,他说这话的时候,对旧老总毫无感情,完全看不出他曾是嫡系亲信。

“因为送器械下乡的事情啊。”老拉部下犯的事情,又是老拉部下揭开的内幕,害的他被黄陵华指着鼻子骂过,又怎么会忘。

“你迂了。”黄陵华叹气,“那事情确实大,但也不过是个由头,公司若是想要留住人,又怎么会用这种事情来开刀呢。”

“那是为什么?”老拉一头雾水,“不是为这个,还能为什么?”

“问题就出在,我们那位旧老总实在太能干,太厉害了。在他带领下,我们华东大区是全国大区里业绩第一,比第二名高出一大截子。”

“这不好么?”

“哼!”黄陵华冷笑,“只有业绩好有什么用?华东区出类拔萃,可也尾大不掉,旧老总只手遮天了那么久,华东区变得水泼不进,总公司的指令下来,我们这边不过阳奉阴违,着实变成了个小王国。”

老拉一拍桌子:“我明白了,旧老总权力太大,势力太足,所以总公司早就想着搞掉他。”

黄陵华喝了一杯酒:“一点都不冤枉他,旧老总被扫地出门前,还和我深谈过一次,想拉着我和你们这帮子人,一起去新公司。他是要让整个华东大区的销售系彻底垮掉,给总公司一点颜色看看。”

“哎呦!”老拉这才晓得还有这段秘闻,“黄副总,你那时怎么也不说。”

“说来干嘛,难道还真的跟他走么。老拉,咱们是自己人才说说,他那一走,可不就是我们的机会来了么。”

“怎么说?”

“我算笔帐给你听听。”黄陵华放下酒杯,板起了手指,“以前华东区业务在全国出类拔萃,旧老总自己的关系户,就掌握着三成销售额。而小东区和小西区也有差别,我手下的小东区,占着四成销售额。也就是说,旧老总的手上掌控着华东区七成业绩,而鲜于的手头,不过三成而已。这才是旧老总可以牛的地方。”

“说的对。”老拉心算一下,确实如此,旧老总虽然跋扈,可却是做销售的第一把好手,整个华东大区就是他一手打江山打下来的。

“旧老总一走,总公司最怕什么?最怕的就是华东大区的销售垮掉,因为我们占着全国三成业绩呢,华东大区一垮,总公司也吃不了兜着走。别忘了他们不过是大中国区总公司,总公司还有董事会监督着,上头还有全球总公司呢。”

老拉倒抽一口凉气:“总公司担心的事情的确发生了呀,上个月业务报表我看了,华东大区业绩锐减,如果按这个销售量,全年至少减少五成业绩,那总公司的销售也至少要减一成半啊,足够董事局发飙了。”

黄陵华压低声音,下巴几乎贴着桌面:“老拉,我告诉你个秘密。上个月是我故意把小东区一半的销售单给压住了。”

“什么?”老拉愕然,浑身一震,“按着公司章程,销售单是要小东区经理批核才能入账的,上个月你一直出差见不着人,难道是故意的。”

“我就是故意的。”黄陵华说,“旧老总一走,就少了三成业绩,我压了小东区一半的单子,又少了两成,这加起来,华东大区的业绩锐减五成。总公司赶走人后,最关心的就是第一个月的业绩,那份成绩单交上去,鲜于总经理可不止喝了一壶啊。”

“这不是损人不利己么?”

黄陵华也不多加解释,继续说道:“第一个月的业绩交上去后,董事局震怒,认为总公司办了件天大的蠢事。那些个董事,要总公司高层立刻想办法,挽回危局。可鲜于这个人,上下钻营可以,做销售却差了点,他花了一个月时间都没能控制华东大区的局面,让上面的人很失望。”

“哦!”老拉这时候明白了,“然后就该黄副总你出马了。”

“你以为我这些日子都在瞎忙么?我可是下了大功夫。”黄陵华淡淡道,“先一个我拒绝了旧老总拉走队伍的要求,给总公司留下了忠心的印象。接着我费尽心思,从旧老总手上挖出了他一半的老客户,相当于抢回一成半的业绩。然后这个月,我又和林丛尽快落实政府采购的案子,把那笔钱收了回来。再加上我上个月压下的那两成单子,这一个月还没过完,我们小东区就已经超额完成业绩,而且还是小西区几倍之多。”

“这就是实力啊!”老拉听着就兴奋,“你手上掌握着整个华东区六成业绩,这就是实力啊。”

黄陵华又说:“前几天我入京一趟,和陈董见了一面。”

老拉哦了一声,这个陈董就是林丛的后台大靠山,算是董事局里实权派人物,这次林丛没出事,就是陈董保下来的。

“陈董听了我的工作汇报,知道了华东大区的情形,也明白鲜总没办法掌握整个局面。。。所以么。。。。。。”

这回真相大白,老拉一拍桌子:“所以才会升你当副总,而不是小西区那几个兔崽子。黄副总,你这一套组合拳可真是漂亮,生生的就从虎口夺食,以后你和鲜总又是分庭抗礼,我们就不用怕小西区那一套人马了。”

“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黄陵华悠然道:“总公司的人也要搞平衡,他们怕华东区再出一个土皇帝山大王,又怎么会把权力都集中在鲜于一个人身上。既然知道我和他是两路人马,那升我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老拉对黄陵华佩服的五体投地,再三请教,把内情问了个清清楚楚,又暗暗记在心里,准备日后好好学习,也能借此上位。



同样是上司倒台,老拉只能怨天尤人,可黄陵华却逆势而动,反而大获全胜。

这原因之一,黄陵华对上司倒台毫不慌张,反而觉得是机会来临。既然是机会,他就有活动的空间。

原因之二,黄陵华审时度势,知道上头的隐忧是什么,而自己手上最大的资源是什么。所以力抢旧老总最有价值的客户资源,又暗暗压下自己部门的业绩单子。第一个月的业绩滑坡,是打击刚上台的鲜于,又为拔高自己做准备。

原因之三,黄陵华懂得利用自身资源去寻找新靠山,他用自己部门内的林丛牵线搭桥,攀上了陈董的高枝,又一次性展示出自己业务上的实力,让陈董有了帮他升职的理由。

原因之四,黄陵华明白高层想要制衡的心思。一个专权者的倒台,让黄陵华看明白,上层是不会让另一个专权者出现的,所以他才会主动出击,将自己包装成鲜总的竞争对手,而他在适当时候以适当的方式出现,自然为他带来了升职的机会。


正如黄陵华对老拉所说,上司的倒台,对于不知进取毫无长处的人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噩耗,可对于早有准备并且很有实力的职场高手来讲,却是最好的机会。

新的职务,新的权利,新的晋升通道,一切都为有野心的人准备着。



章后疑问:林丛为什么要帮黄陵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