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一卷 第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说了日方那边的事情,现在我们说说中方的事情。

驻守在宛平城的二一九第三营的士兵团击退了日军的第二次进攻后,他们在城头上欢呼雀跃着,梁中国望着宛平城下倒着上百具的日军的尸体,又想起了当人肉炸弹的九位同伴,心中是感想颇多,中日两国的人民本来是相安无事,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安居乐业,可是当权者就为了满足了所谓征服世界的愿望,就不惜发动战争。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国家的人民都是有政府的,政府本来是要给人民幸福,为人民做主,但是今天日本政府所作所为对得起他们的人民吗?这些死亡的日军家属,他们还不知自己的儿子已经死在了中国,也许他们还期待着自己的儿子回家跟他们共聚天伦之乐,但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日本政府发动了中日战争就注定了许许多多的家庭要家破人亡,不管是中国也好,还是日本也罢,都是一样的。

还有九位人肉炸弹的士兵的家属呢,他们知道在的儿子去当兵,或许早就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他们知道了自己的儿子死在宛平城下会是怎样的难过场景呢?这必然又是一副令人心酸的场景。

梁中国又想道,自己从小到大只有父母,什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叔叔姑姑,舅舅舅妈通通都没有,如今自己的爹娘都死了,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死了也就没有会伤心难过,嚎啕大哭,这也许也是一件好事。

他娘的,自己还没有娶老婆呢,要是自己死了我们梁家可是就要绝后了,梁中国有些不甘心的想道,他想起了老婆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南川盛樱,她现在在做些什么,日子过的好吗?中日两国的战争已经正式打响,梁中国已经南川盛樱的未婚夫堂治须彦在比武场分出了胜负,那么接下来就是要在战场上分出胜负了。

要是梁中国打死了堂治须彦,南川盛樱会找自己报仇吗?梁中国很想知道这个问题,当然了还有自己要是杀死南川原重,南川盛樱会找报仇吗?要是这些假设成为了现实,梁中国和南川盛樱将会走到更加对立的一面去,他不想这样,可是天意难测也是无情的,如果事情真的发展成这样,他一定会坦然的面对,即使南川盛樱把自己恨到骨子里面,他也会接受。谁叫战场无情,何况他们又是敌人,这是梁中国的无奈,只是南川盛樱这辈子都要永远的难过了。

算了,不想这些了,这些都还没有发生,等到事情真的发生了再说吧,梁中国叹了一口气,又开始想其他,他在这个世界上,他的知心朋友只有肖臻一人,秦海夺这些师兄弟和梁中国的有些话不投机,因为在他喜欢南川盛樱这件事情上,梁中国身边的这么多人只有肖臻一个人支持他,这让梁中国有些沮丧,梁中国真的想不到,秦海夺他们和梁中国是从小长到大的,为什么一定要阻止自己喜欢上一个日本女人,难道就因为梁中国他是中国人,南川盛樱是日本人吗?难道中日两国的人民就不能相恋?

梁中国心存南川盛樱可是我梁中国第一个喜欢的女人,老天爷,你会不会给我好运?还有……还有黄香素,梁中国也想起和自己从小玩大的小丫头,他知道黄香素喜欢自己,但是可自己对她就是没有任何的爱意,为什么老天爷总是这么残忍,偏偏要让自己不喜欢的人喜欢自己,自己喜欢的人又不能喜欢上自己。梁中国心中思绪万千,顿时心乱如麻。

最后,梁中国想:梁中国,你这个人就是爱乱想,现在你是一个军人,随时可能危在旦夕,日本人下次进攻宛平城你能不能活下来还是未知之数,你还有心情想儿女私情,你还是想着活命在说吧。

想到这里,梁中国长念道:“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旁边的肖臻拍了拍梁中国的肩膀,道:“我说兄弟,你好好的念诗干吗?”

梁中国哦道:“肖臻,那你说说我念的是谁的诗句?”

肖臻没好气的白了梁中国,道:“梁中国,你当我是文盲呀,这首这么出名的诗句我怎么会不知道。”

梁中国微笑道:“我就是认为你不知道,那你说说呀。”

肖臻晓得梁中国是因为现在实在太无聊,所以才开玩笑的,前者也闲着没事,也陪后者玩下去,道:“你念的是南唐后主李煜的绝命词,叫做《虞美人》。”

梁中国又道:“那你说说这首词是什么意思?”

“好,梁中国,那我就说给你听。”肖臻流利道:“三春花开,中秋月圆,岁月不断更替。回首往昔,过去许许多多的事到底做得如何呢!苟且偷生的小楼又一次春风吹拂,春花又将怒放,望着明月回想自己不堪回首灭亡的故国。故都金陵华丽的宫殿大概还在,只是那些丧国的宫女朱颜已改。问君你能有多少哀愁,那过往的哀愁好像一江春水浩浩荡荡地流走了。”

梁中国笑道:“孺子可教,翻译的不错。”

肖臻问道:“我说,梁中国,到底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困扰着你?”

梁中国默然不语,肖臻猜测道:“兄弟,该不会是那个日本女人的事情烦扰你了?”

梁中国惊讶道:“肖臻,你怎么知道。”

肖臻失笑道:“这又好猜的,你倒跟我说说,除了这件事情以外还有什么能烦你的。”

梁中国忽然道:“肖臻,你喜欢过人吗?”

肖臻道:“没有,我活到现在几乎都是在游行示威、读书和干活养活自己这三样奔走,哪里有空谈什么儿女私情。”

梁中国又道:“那从小大大有人喜欢过你吗?”

肖臻自嘲道:“我又没有你这副好皮囊,哪里会有女生喜欢我。”

梁中国笑道:“但至少你不是丑男,长得还行呀。”

肖臻显然是不好意思梁中国谈论自己的样貌,道:“梁中国,你还是跟我倾诉一下你的烦心事吧。”

也许在中国也只有肖臻支持梁中国喜欢南川盛樱了,梁中国也乐于跟肖臻谈心事,遂梁中国道:“肖臻,你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你是不会明白我的感受,那种魂牵梦萦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肖臻叹道:“梁中国,说实在的,我并不看好你和南川盛樱之间的爱情,但是你为何不放宽心态试着忘记她呢?我们中国这么多女子,南川盛樱确实是长得很好看,但是也不是没有比得上她,你为什么一定要娶日本女人,不娶我们中国女人呢?”

梁中国苦笑道:“你不会明白的,我总是有种感觉你明白吗,你知道吗,我在打仗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当心过自己会不会死,我的脑海中总是隐隐在想南川盛樱现在好吗,我死了她会难过吗之类的事情。”

肖臻道:“梁中国,我没有喜欢上一个人,我不明白你的感受,但是我看你这么痛苦,我有点不喜欢上女人了。”

梁中国微笑道:“肖臻,我是单相思,所以才会这么痛苦,你要是将来和女孩子是两情相悦那会痛快很多,必然是甜蜜蜜。”

肖臻笑了笑,道:“希望老天爷成全我不要让我患上你这种病。”

梁中国淡淡道:“肖臻,还有自从我遇上堂治须彦开始,也许就注定要和堂治须彦来个不死不休的相斗,老天安排堂治须彦的防区是要在卢沟桥附近,而我是驻守宛平城的,看来我和堂治须彦之间的斗争还没有完。”

肖臻忽然道:“梁中国,那我问你,要是南川盛樱阻拦你杀死堂治须彦,你会怎么办?”

梁中国没有好气道:“肖臻,你是不是想死了,居然问我这种问题。”

肖臻道:“那好,这种这么烦人的问题我就不说了,我们谈战争吧。”

梁中国听到“战争”二字脸色顿时正色道:“好,肖臻,你怎么看现在的战事?”

肖臻沉吟道:“梁中国,我刚才问了团座,他说卢沟桥那里还在激战,日军还在进攻那里,企图把卢沟桥吃下肚子里面去。”

梁中国忙道:“那我们师兄们能不能挺得住,要不要增援?”

肖臻笑道:“梁中国,你放心,秦连长他们还挺得住,日军是迟迟啃不下卢沟桥这块骨头。”

梁中国冷哼道:“日本人向来瞧不起我们中国人,今天让小鬼子见见我们中国人的厉害。”

肖臻道:“梁中国,但是我们也不要太高兴,日军还有一样法宝没有用出来。”

梁中国想了想,道:“你是说飞机?”

肖臻道:“对,飞机是日军一项重量级法宝,前两次日军进攻宛平城都没有用上飞机,我估计他们是太轻敌了,相信不久日军就用上飞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