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八十章:气急败坏的要拿顾燕开刀

王大三 收藏 0 1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谢长林见赵海龙还不明白自己的许多用意,便和他详细的谈了自己的设想。 “哦,要是依谢兄这么说,那的确是可以收拾梁晴了,让她在关键的时刻被耻辱心占上风,无法领导这里的其他女战友进行捣乱了。” 赵海龙觉得谢长林此举缺德是缺德了点,但还是挺管用的。 “只是让一个莫名其妙的李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谢长林见赵海龙还不明白自己的许多用意,便和他详细的谈了自己的设想。

“哦,要是依谢兄这么说,那的确是可以收拾梁晴了,让她在关键的时刻被耻辱心占上风,无法领导这里的其他女战友进行捣乱了。”

赵海龙觉得谢长林此举缺德是缺德了点,但还是挺管用的。


“只是让一个莫名其妙的李章去获得梁晴的处女世界实在是有点可惜了。”

赵海龙心里多少有点为梁晴鸣不平。

谢长林也看出了赵海龙的意思,他说:“海龙老弟,你我兄弟缘分不错,我也该报答你一回了。你要是觉得李章先占了梁晴不妥当的话,那可否请你辛苦代劳那?”


赵海龙一听谢长林此言,惊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在赵海龙的意识里还从来没有强奸梁晴的丝毫概念那,谢长林的话让他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

这时候他才开始好好的思考了一下梁晴和黄艳间的不同之处。


其实,并不是说赵海龙对梁晴没感觉,自从梁晴进了基地的训练场,赵海龙也曾多次的远远的偷窥过梁晴,甚至还望着梁晴长脚上的那双斜拉带的高跟皮鞋的诱惑手淫过两次。

他是觉得梁晴身为新四军的一个出名领导,太引人注目了,要搞也得谢长林自己出面,否则一定要出问题的。因此,平日里他本没有动梁晴的任何打算,还多次教训李章不要骚扰梁晴。


此刻赵海龙的一时无语让谢长林完全看出了他的内心世界。

“怎么,海龙老弟对这匹大洋马不感兴趣,那要不我换胡胖子吧。”

谢长林故意用话刺激赵海龙的神经。


“不,不,不,我只是觉得……,觉得梁晴身高…..马大的,我怕我自己的身体吃…..吃不消。”

赵海龙在极力掩饰着自己渴望强奸梁晴的欲望。

“哦?你的意思是怕自己到那关口上精尽人亡啊。哈哈哈哈……。海龙啊海龙,可真有你的啊。你这不是欲盖弥彰吗!哈哈…..。”

谢长林狂笑了起来。


他说:“那就这么定了吧,梁晴有把子力气,届时我先让李章把她修理一下,等耗掉她一部分力气你再上她,这几天你去弄点东北人参和牛鞭补上一补,梁晴个子高,下边那神秘的地方肯定有容量,你别到时候自己掏空了自己还不够啊。”

“这?呵呵,我的确是怕自己不行啊。还有,我上梁晴,你手下其他弟兄没意见吧?”

“你顾虑这些干吗?那是我的事了,谁敢有意见啊。海龙,梁晴也是上海第一美女行列的人了,你可别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哦。”

“那好!我干了。”

赵海龙还装着很委屈似的说:“为了党国的利益,我是在梁晴身上泄空而亡也是值得的了。谢兄,你以后有事尽管吩咐在下就是,兄弟我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那我也把话说在前边,要是有一天我准备动顾燕这块硬骨头了,请你老弟到时候不要横插一杠子。”

这是谢长林的本意,他之所以把强奸梁晴的美差转给了赵海龙,主要为的就是彻底收买他,再一个原因就是让他再不会阻碍自己对顾燕采取行动,马步芳再狠也在大西北,赶过来有一会费事的那,但是赵海龙却可以整天看在顾燕的身边。


赵海龙想了一下说:“那,那行吧,但是就算你审讯顾燕也不能象对其他女政治犯一样,多少也得给我老上司点面子。”

他的这话等于允诺了将不再管顾燕的事了。

谢长林相信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他又和赵海龙闲扯了一会儿,就上车离开基地回76号去了。


赵海龙觉得自己需要重新审视和注意梁晴了。

他不打算再等顾燕的消息而取得梁晴脚上那双性感无比的高跟鞋了,现在只要等谢长林通知,他就可以和李章一起轻易的把梁晴制服。到那时候,梁晴脚上的鞋子自然也就属于自己了。

但是赵海龙怕上了谢长林的当,于是他打电话给好朋友汤凯,邀他一起吃晚饭,好商量一下。


两人选择了在百乐门西餐厅见面。

“我看老谢这王八蛋是冲着顾燕去的,他想动顾燕又怕你不乐意,所以把梁晴拿出来让你享受。这事你可得想好了,你把马步芳得罪了,那可就没后路了啊,将来你就不得不依附他,为他效力成为他手上的一条狗了。”

听完赵海龙的陈述,汤凯马上做出了反映。


“是啊,凯子,我就怕这个,让人说我不仁不义。可是能奸到梁晴也太诱惑我了,所以我就暂时答应了老谢。”

赵海龙感觉汤凯说的也有道理。

“别上老谢的当,这个家伙给人一点甜头,就要人给他十倍的回报,你会得不偿失的。来,先喝酒,有了酒头脑就会清醒了。”

汤凯举起了红葡萄酒。


干完杯后,汤凯说:“的确,能奸到梁晴那样超级的美人儿,倒是特别享受。我劝你也别放弃这难得的机会,平日里她在江南大队做她的政委,别说碰了你看也看不到啊。”

汤凯不仅产生了嫉妒心。

“那你不是说做了梁晴,今后就得听谢长林的指挥了吗?”


“呵呵,话虽这么说,但也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就看你赵兄肯不肯和我合作了。”

汤凯用叉子叉了一块鸡蛋撂进嘴里,诡谧的说。

“和你合作,你得了吧,你费那么老大的劲去苏北抓了张莉莉,都被老谢截下了,你太嫩点了吧。”

赵海龙不大放心汤凯的幼稚。


“算了吧,那是没料到满财宝这个东西和我玩鬼,他看出就是抓来了欧阳佳慧也归不了他,所以他才向谢长林密报的。这次,我们可是和老玩地下工作的‘神风’张望鹤合作,肯定成功。”

汤凯是绝不甘心就这么输给谢长林的。


“那好啊,你说说你和神风的计划,合适我就入伙。”

赵海龙当然是乐意既能把梁晴奸了,又不必受制于谢长林的。

“我和神风大哥准备在亚洲小姐比赛颁奖的那天,出动宪兵以保护选手为由,把所有参赛的我国选手用车强行接走,打谢长林一个措手不及。然后放掉其他选手,把梁晴,黄艳和张莉莉都扣押下来。这样,对外说所有的选手都被送回原来的地方了,至于她们三人怎么走的,我们也不知道。这个计策你以为如何那?”

“主意是个好主意,但是这么一来和谢长林不是彻底把脸撕破了吗?”

赵海龙有点担心。


“呵呵,赵兄你不必担心,大赛颁奖前UK-7就该研制完毕定型了。到那时候,国府有了成品,就不会再在乎谢长林的作用了,加上失踪的只不过是几个小女人,谁来追究这个责任那。他谢长林想玩硬的,那我就对他不客气了。”

汤凯的计划显然是经过了和“神风”张望鹤深思熟虑的研究。

赵海龙说:“这事你最好能和你老子先通通气,免得在出现‘掏心行动’那样的失败。”

“这个我当然会的,怎么样赵兄,你参加不参加?”

“行啊,那我参加。”

赵海龙很明白自己本身就属于警备司令部,自然愿意和汤凯这样的人合作了。


“那太好了,就知道你赵兄够义气。明天咱们在一起开个小会,我把安插在基地临时看押所的韩有平也喊来一起把细节讨论好。”

汤凯知道有了赵海龙这样手握兵权的人加入,自己和张望鹤的计划也就事半功倍了。

他要狠狠的报复谢长林一下,不仅要让他颜面扫地,还要趁机抢回张莉莉。


第二天,四个人果真在中午凑在了一起。

“看押所目前的情况如何?”

汤凯问韩有平道。

“谢长林本来是准备这星期把其它四个女兵也让人轮了的,但是正赶上亚洲小姐训练,人来人往的,他怕出了什么影响,就暂停了活动。”

“就这啊?那几个美人都没事吧,张莉莉怎么样,还好吧?”

“都还好,就是昨天老谢让王黑子给黄艳上老虎凳,王黑子也没舍得下重手,不过他趁机把黄艳给猥亵了一下,听说他把手伸进黄艳的胸罩里摸她小奶子的。”


“可恶!”

赵海龙和汤凯几乎同时叫了出来,因为他俩原来的攻击对象都是黄艳,现在完全是出于强烈的嫉妒而已。

张望鹤这次和汤凯又搞在了一起,很大程度上是他对谢长林的失望。


作为“神风”的他在潜伏期间,十分被谢长林器重,对他是有求必应,并许诺将来为他在军统里安排重要的职位。

但是后来当他暴露以后,谢长林却很实际的认为他的价值已经失去了,对原先的允诺装聋作哑不再提及。还是汤凯顾及他的脸面,让他进了汤恩伯的宪兵司令部当了情报处长,他当然完全的和汤凯捏在了一起。

张望鹤心里也有一个女人,那就是梁晴。


本来,张望鹤对梁晴的占有欲并没那么强烈,原因和赵海龙的差不多。

但是,谢长林先前在利用他的时候曾把梁晴许诺给他的,但现在看来完全是水中之影的事了,张望鹤几乎是怒不可遏,反倒激发起了他对梁晴的幻想之份,他现在发誓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梁晴搞到手,让谢长林难堪。

因此他和汤凯一起密谋了“护送选手”的计划,还让汤凯把赵海龙拉进伙来,并且外加了一个特务连长韩有平。


他们沆瀣一气,但并没矛盾,都是各得其所。

计划成功后张莉立独归汤凯,张望鹤和赵海龙共同占有梁晴,看押所里的女战士苏青归韩有平专享,黄艳则作为机动再做处理。

当然他们也只是设想和一个暂时还看不到前景的计划罢了,作为步骤张望鹤这次设计的很仔细,看上去的确要和谢长林翻脸了。


但是赵海龙还是提出了一个细节问题。

“假如在颁奖前,谢长林下达了强奸梁晴的命令怎么办?”

汤凯正要挠头,张望鹤很大度的说:“那你就正常执行,别光觉得对我不公,总要有人第一个上梁晴的吧。至于将来我得到的是不是处女的梁晴那一点也不重要。”

“好啊,神风就是神风,有大哥的气度。”

汤凯干脆给予了恭维。

这让赵海龙很感动,他觉得汤凯的人比谢长林的人讲义气的多。也因此他铁定了心的站到了汤凯的一边来了。


不过汤凯还是没有那些强的戒备心,他晚上去别墅看望顾燕,把自己已经批到汽油和药品的事通知顾燕。

事情谈的差不多了,汤凯炫耀的把自己的计划说给了顾燕听,他知道顾燕是绝不会向谢长林出卖自己的,但是他没想到顾燕真是一名地下党的骨干。


顾燕听了汤凯的计划,心里十分惧怕。

她没想到国民党会如此不不讲信誉,竟然敢密谋公然的强奸我军参赛女选手,她实在为梁晴现在的处境捏了一把汗。事先她和梁晴都没想到敌人会如此的嚣张,她必须去通知郭书记下命令让梁晴撤退出来。


郭书记听到此事后也是一身冷汗,和汪正生、许军商量后把撤退梁晴的事电报了苏北总部。

不久,他们就接到了敌工部的回电。

敌工部否定了上海方面的撤退计划。


回电要求:一,对于梁晴同志不得做撤退处理,以免惊动敌人,影响了“美人鱼行动”的正常实施。二,为了保护梁晴同志,揭露敌人的阴谋,请动员各报纸发表内幕文章,把谢长林的罪恶计划公之于众,可逼迫谢长林在社会压力下收回成命。三,不得把此消息传给梁晴同志,以避免影响她的情绪。四,对于上海市委的过于紧张情绪给予批评。五,协助顾燕同志利用汤凯的入股,迅速搞一批战略物资。六,江南大队暂时不必在上海市区搞动作,应马上撤到崇明岛休整,做等待行动的进一步指令。七,江南大队正式批准建制为正营级,九月仍为大队长,梁晴为教导员。


传阅完总部的指示后,郭书记和汪正生都陷入了沉思。


顾燕觉得总部这样处理还是有欠妥当。

她说:“这个消息一般那家报社也不敢发,因为谁都没有谢长林的确凿证据,会被军统去找麻烦,有点强人所难了。还有,不告诉梁晴同志的话,她就没有心理准备,将来如何应对紧急情况那?”

汪正生道:“燕子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总部是不会把这里的具体情况吃的那么透的,我们也不能说总部是瞎指挥,真是很难啊。”


郭长涛狠吸了几口烟说:“不能说总部不了解情况,看来总部是从大局出发,他们心里其实很清楚怎么做会带来什么后果,但是以爆破罪恶花基地的大局看,也只好这样做了。”

顾燕是听明白了。

她说:“总部是意思是对于小梁政委的安危顺其自然了,万一敌人对梁晴不利,那就趁势把舆论引导到我们这边来了。这样做是从大局出发了,但是梁晴同志面临的危险也就只能凭运气了。”

郭书记说:“恩,你分析的基本正确。”


徐兵道:“听你们这么一说,也就是即使知道敌人要糟蹋小梁政委,也不能事先通知她采取防范措施了?”

“对,就是这样的。”

汪正生肯定了徐兵的认识。

“这也太不公平了。早知道是这样,当初还不如不派小梁政委参赛的那。”

“徐兵,不许胡说,一个党员要坚决服从组织的需要,这都不懂吗?总部这样做有总部的道理。”

郭书记严肃的批评了徐兵。


“坚决服从组织指示,我尽量去鼓动报社把谢长林的阴谋揭露出来,也许能保证梁晴的安全。”

汪正生知道这样做很困难,但是他还是觉得要去努力一把。

顾燕说:“我来写篇文章在《申报》上揭露,不点名,这样谢长林也不好找我们报社的麻烦了。”

郭长涛道:“这样恐怕不好吧,谢长林现在已经肯定了你是我们的人了,只是迫于某些压力没敢逮捕你而已,你这文章要是一发表,那就侧面的证实了你自己的身份了。再说,谢长林是一定不会放过《申报》的。”


汪正生倒是认为顾燕的方法有可行性。

他说:“文章写的隐晦点,不点名,发表人也用化名,只是影射一下。只要有《申报》这样的大报带头,其他报纸也会跟车的,这样就好的多了。”

郭书记说:“既然大家都这么看,那就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试一试吧,这也是上级要求的。”

顾燕说:“好,我这就起草文章底稿,争取尽快的见报。”


梁晴是顾燕参加革命道路的引路人,她当然不希望梁晴有难的了。


顾燕的动作很快,隔了一天,《申报》就刊登了“军统特务控制亚洲小姐选美大赛,企图非礼共军参赛女军人”为标题的文章,文章虽未点名,但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谢长林正和满财宝,陈六,胡胖子以及一个秘书在办公室统计刚收全报上来的“强奸欲望倾向调查表”那。

一共收上来一百一十四份。

让谢长林大惊失色的是他没想到统计排名和他的预测完全不一致。

本来谢长林以为大多数人第一个想强暴的对象是张莉莉,接下来是顾燕这毫无疑问,再接下来应该是黄艳、于洁和梁晴了。


但令他失望的是一百一十四份表格所指的第一强暴对象里有一百零三人写的竟然是梁晴,而不是张莉莉,也就是说百分之九十七绝大多数的特务头目都对梁晴充满了强烈的占有欲。

被谢长林调查前看好的张莉莉却排在了第四位,顾燕的确是被排在了第二位,特务头目们的第二攻击对象有一百零一人圈了顾燕的名字。


第三位是于洁,由于是不几名,大家也都顾不上谢长林“专用”的事了,纷纷把第三人圈成于洁。

谢长林供养而不让人动的张莉莉仅仅排在了第四名上。黄艳和欧阳佳慧占据了后四名里的前二名,她们后面是田莉和苏青,而孙雁竟然没被排上。


谢长林看了看理由,大多数人写的是梁晴人高马大,身长腿秀脸蛋俊俏,又身为共军军官,强干她会感觉身体和思想意识上刺激无比。顾燕身材匀称婀娜,毫无瑕疵,迷人皮肤细腻。于洁则超美双脚,身材窈窕,气质动人。

“娘的,真没想到几乎所有的人竟然都想强奸梁晴啊,看来我得让赵海龙和李章对梁晴暂缓动手了,得重新审视一下这些娘们的作用了。”

胡胖子,满财宝和陈五也纷纷点头,因为他们的第一强暴对象也填的是梁晴,怎么能乐意梁晴先让赵海龙他俩的抢先那。


顾燕要是早知道谢长林由于统计数据而改变计划,自己晚一步发文章也就不会给自己惹下麻烦了,但她不可能知道这些内幕。

因此,《申报》的那篇文章如期刊出了。


谢长林正要通知赵海龙和李章对梁晴暂缓下手,却见满财宝把几份报纸放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娘的,这一定是顾燕干的好事,他一定从赵海龙嘴里套出了什么话,赶在我们的前头披露了此事。”

谢长林气的把报纸揉成一团摔在了地板上。

满财宝说:“站座,干脆把顾燕抓起来吧,这小妮子也太放肆了。”

“恩,是到了该考虑教训顾燕的时候了,具体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带人去《申报》报社警告那个主编一下,让他尽量给我收回已经发出的报纸。”

“是,砸报社的事我会干。”

“胡说,不是让你去砸报社,只是警告一声,让他们收敛收敛,别把事儿闹大了。”


满财宝带着人走了,谢长林给基地打去了电话,让金大牙马上过来76号面授机宜。

胡胖子敲门进来了。

“站座,李章打电话来问,今天晚上是否配合老赵干了梁晴那娘们那。”

“哦,你通知他们,暂缓几天,离大赛开始还有一个月那,梁晴跑不掉的。你来的正好,我找你和老金有要事相商。”

“哦,是为顾燕的事吧?”

“你怎么知道的?”

“今天的报纸我看了,虽然作者用的是化名,但风格明显的是顾燕的,她披露了你要搞梁晴的计划。”


“恩,是这样的。得适当的教训教训这个丫头了,否则她还得给我们捅乱子。”

谢长林对于顾燕揭露自己的计划愤恨不已。他让金大牙过来,是因为他一直在让金大牙收集有关顾燕的方方面面的情况。


一个多小时后,金大牙赶到了76号。

三人对“收拾”顾燕的事是一拍即合。

胡胖子说:“我那标点模特公司里有个顾燕的朋友叫黄星星的,最近见顾燕参加亚洲小姐大赛训练,邀请她过来参加我们的礼拜天演出那。”

“哦?这倒是个极好的机会,你们看是不是这样…..。”


等谢长林说完了针对顾燕的计划,金大牙道:“老子豁出去了,不过到时候你老谢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看你说的,我谢长林是那不讲义气的人吗,我明天就推说去南京开会,躲到南京去,等你们这事儿成了,我再回来给你们擦屁股就是。”

谢长林相信自己的计策还是应该很完善的。


胡胖子说:“老大,得给黄星星点钱,这个女人一贯见钱眼开,让她把顾燕骗过来,没钱打点是不行的。”

“这没问题的,给她四百美金好了。”

谢长林现在很舍得下本钱了。

“那好,我明天就让黄星星给顾燕打电话。”

金大牙说:“对,后天就是礼拜天了,这次让她顾燕再不敢在我们面前耍大小姐的牌儿了。”


谢长林说:“就这么按计划办吧。我明天就到基地,当着顾燕的面说去南京开会,让她将来找不到我的茬。”


第二天上午,正在训练场训练的顾燕接到了女朋友黄星星的电话。

“顾记者吗,我是星星啊。”

“哦,星星你好,这些时忙着训练,也没捞着时间去看你,没怪我吧。”

“怎么会那,你是名牌大记者,一直说要来我们模特公司做社会实践,可惜一直也没见着你来啊。”

“呵呵,真的忙的很,对了星星,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这个美女记者了啊,告诉你,明天是礼拜天,我们公司有重要演出,但是人不够,想请你过来客串帮忙那。”

黄星星按照胡胖子和金大牙教的话和顾燕说。

“哎呀,我明天还有训练那啊。”

“看你,还整天说和我是好朋友那,连这点忙都不肯帮啊,架子可真大。”

“这…..?那好吧,先说好,我只能出来半天啊,再说我又不是专业模特,登台演出可能会影响你们公司的形象啊。”


“没关系,谁不知道你顾燕是上海滩的第一美人啊,你上台不用走步,就够光鲜的了,有你加盟明天的演出准火不成。”

“那好,明天几点啊?”

顾燕觉得几次答应黄星星,结果都没兑现,有点不好意思了,所以她决定答应黄星星明天参加标点模特公司的演出。

“哦,那谢谢你拉,明天上午十点演出,你九点过来化装准备吧。”

黄星星放下话筒对着胡胖子一伸手:“成了,给钱吧。”

“瞧你那吼巴巴的样,还能少了你的钱啊。”

胡胖子拿出了四百美金交给了黄星星。


晚上,顾燕和梁晴睡在一起,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哎呀,你是不是要和郭书记他们打个招呼,这样大家也知道你的去向啊。”

梁晴提醒道。

“没关系的,我就是上午去两个小时,午饭时我就回别墅和郭书记他们会合了,到时候汇报一声就是。”

“那你得注意安全,标点模特公司原先是我们的一个联络站,后来被军统破获了,谢长林长期让胡胖子在那里蹲点想守株待兔那,可惜他是一无所获。”

“我知道,我还带着保镖那,再说他谢长林想抓我在这不就抓了啊,何必在外面动手那。”

顾燕认为谢长林已经去了南京,他不在,手下的特务自己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