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第二天,顾燕特意到赵海龙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听顾燕问到谢长林的调查,赵海龙在桌上拿出一份表格递给了顾燕。

顾燕越看越吃惊,这竟然是一份赫然印着“强奸欲望倾向调查统计”标题的统计表。

内容是:你最想强奸如下的那些美女。下面第一个名字便是张莉莉,紧接着就是顾燕,然后是黄艳、梁晴、于洁,欧阳佳慧,田莉、孙雁、甚至还有苏青,张晓敏和林珊。一共是十六个人。


下面要求排列各人最想强暴的前四名和后四名,要求写出原因。

“这是污七八糟的东西啊,我马上拿到报社去暴光。”

顾燕气愤的说。

“别别,别啊。这不过是老谢搞的一个人性调查罢了,也不是真的,你想他能把他的所爱于洁拿出来让大家分享吗?就当是游戏罢了,你不必认真的。”

赵海龙摆了摆手,示意顾燕不必激动。


“他统计这个干什么?发了多少份啊?”

“那谁知道那,我听送表格的秘书说老谢发了大概一百一十份吧。”

“哦,那也就是说军统上海站的小头目都人手一份了?”

“恩,好象是这样的,还催着今天交上去统计那,我这不是还没填那吗。”

赵海龙看了顾燕一眼,顾燕知道自己在这儿,他是不好意思填表的,就打了招呼离开了。

因为顾燕知道赵海龙一定会在表格上填上自己的名字,而且不过出前三名。


昨天晚上顾燕的一番话,似乎对汤凯的开导作用极强。


第二天,他就让情报处长陆健康去物资处以剿共需要为由调汽油和药品去了,他要让顾燕看一看自己不仅有能力,并且办事雷厉风行。

下午,他又回到别墅,看着顾燕的四力贸易公司把家搬到了他的别墅里,当然,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他老子汤恩伯和谢长林费尽了心思也想破获的地下党上海市委竟然会堂而皇之的在他的家里办起了公。


汤凯让姜荣等保镖去了他的另一处公寓,自己的别墅里只留下了保姆丘妈照应,顺便给四力公司的办公人员打扫打扫卫生。

他自己的物品全堆放在了自己的卧室和一个储藏间里,正好他顺带找到了当时欧阳佳慧留下的一双白色高跟鞋,这鞋还是丘妈当时按他的要求给欧阳佳慧买下的,欧阳也只穿了几次,还非常的新。

汤凯把鞋擦了擦油,用报纸裹起来放进了自己车上。


第二天,他就让姜荣开车带着自己去基地找赵海龙了。

“哎呀,汤老弟,我正想找你。”

赵海龙和汤凯的关系非常好,毕竟他自己是警备司令部的情报处长,汤凯的老爹汤恩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再者,汤恩伯对赵海龙也挺器重,他对汤家的人还是很恭敬的。


“哦,赵兄找我何事?”

汤凯已经从顾燕那里知道赵海龙一定是为鞋的事找他,但故意装着不知道。

“我啊,想办个美人鞋展览,最近亚洲小姐大赛的训练场不是设在了基地腾出的场地了吗。现在对公众开放参观训练,我想趁机把这个小展览推出去,也算是为大赛增加点花絮吧。”

赵海龙一老一实的说了自己的打算。


“哦,那好事啊,去商场买上他几十双漂亮的高跟鞋,放上展架上就是了。”

“那哪儿成啊,一个丑人穿上再好看的高跟鞋也还是恶心人啊,观众肯定希望看到的是脸模子俊的,腿修长和脚好看的女人穿过的鞋啊,我都配了照片的。”

“呵呵,明白了,明白了。赵兄想要收集的是穿过的皮鞋啊,最好鞋底皮鞋垫里有美人儿的美脚磨出的痕迹,那样特别的显得刺激是吧?”

“哈哈,我就说汤老弟你是行家嘛,是这样的,最好鞋面上还有长期走路关节弯曲的皱纹。”

赵海龙知道这样的鞋子比新鞋更吸引人的眼球。


汤凯说:“赵兄,那你怕别人说你这个展览有点儿变态啊?”

“这怕什么那?现在社会上流行和时兴这些啊,我是迎合观众心理。我的展览主题的是:高跟鞋能使女人更加风姿卓著。配上照片让人看鞋和女人美的紧密关系。

“恩,这个主题不错,你弄到几双了?“

“还不多,去百乐门等几家夜总会问那些名媛们买下了二十多双,又在基地里把上海四大美人里的三大美女的搞到了,就差梁晴的了,她是代表共军参赛的,暂时还不能强要她的。”

赵海龙对自己的“成绩”颇为沾沾自喜。


“对了,汤老弟,我想找你也是为鞋的事,欧阳佳慧和你相处过一段时间,想必你留下过她的鞋吧?”

赵海龙想起来正题了。

“那倒不是我专门留下的,是她跑掉的时候没来得及带走,我听顾燕说你收鞋办展览那,就特地给你带了一双过来。”

“太好了,你有欧阳的照片吗,我没机会给她拍照了。”

“有啊,也给你带来了。”

“那太棒了,我该好好的感谢你那。”

赵海龙从汤凯的手上接过了欧阳佳慧穿过的那双鞋。


“说吧,汤老弟,需要我给你什么回报?”

赵海龙知道汤凯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

“看赵兄你说的,咱俩谁跟谁啊。方便的时候让我进亚洲小姐选美大赛的训练场就行了。”

汤凯直奔了主题。

“哈哈,你是想看那些美女的体型去的吧,这个好说,训练场归我管,训练场以外归金红强管。带你去是可以的,但是咱们有言在先,你别在里边给我胡来啊。”

赵海龙怕汤凯在里面对那些选手进行骚扰,被人家提抗议。


“我哪儿会那,至少我汤凯也是个文明人啊。我就是去看看那个张莉莉罢了。”

汤凯贪谗的说道。

“哦,就是你在苏北海安抓的那个女指导员啊,她现在可是训练场里的明星了,被评委看好是夺冠的主要人选。你小子也是倒霉,不容易和张望鹤弄了个计划,还被老谢把人给截了,那女人可是我见过的绝顶性感的美人了。”

赵海龙也不得不承认张莉莉无法抗拒的动人姿色。


“那她训练时还穿着那身新四军军装吗?”

汤凯还习惯把解放军的称号叫新四军。

他很希望自己能看见张莉莉着便服的样子,尤其是穿上旗袍和高跟鞋的样。

“穿啊,选手的比赛服都正在订做,目前训练时还是各自穿各自原来的服装,怎么你想看张莉莉穿贴身的衣服啊,实话告诉你,她就是穿着新四军的制服,也能把人吸引的眼珠子掉到地上,何况她现在穿的是老谢硬性配给的高跟皮鞋,正在习惯之中,一走台步那大奶子在军装里晃的厉害那。”

赵海龙虽说最喜欢的是黄艳,但也不得不被张莉莉所迷倒。


“呵呵,是吗,那我得去见识,见识。对了,赵兄,最近我事儿不多,能常来你这儿看训练吗?”

“可以啊。训练场对外是每星期二和五,对你老弟那就没限制了,你爱来就来吧,反正你也只能是饱饱眼福了,人你是带不走的,我给你签发一张和顾燕一样的工作证,你就可以在训练场随意出入了。”

这里看得出来,赵海龙的确还是信任汤凯的。


今天不是对外开放日,训练场上三、四十个选手正在教练的指导下进行着训练。

远远的汤凯看到了张莉莉正在练习着压腿,今天的张莉莉穿的是那双白色的高跟皮鞋。压腿时鞋子老甩下来,因此张莉莉干脆把鞋脱了,穿着袜子练。


汤凯想走近点,观察一下张莉莉美脚形态,被赵海龙制止住了。

“凯子,张莉莉的教练很凶,训练时不让人靠近,他对张莉莉夺冠信心十足,只要张莉莉拿到冠军,他也可以获得一笔不菲的收入,你过去影响训练等于是断人家的财路懂吗。”

“哦,还这样那,真是。那一会休息的时候我能和张莉莉说上话吗?”

“行,一会我和她的教练谈谈,给你三分钟说话时间。”


汤凯被训练场地上的众多美女绕的眼都花了。

顾燕看到赵海龙和汤凯来了,走了过来。


“赵处长和汤团长来指导了?”

顾燕调侃道,她心想你汤凯的行动不慢啊,才隔了一天就上训练场来了。

“呵呵,顾记者,既然你来了就陪陪汤公子吧,我处里还有事那。”

赵海龙想就此告辞了。


“什么事那么急啊。”

顾燕无时不刻的想知道基地里的一切。

“哦,谢长林过来了,在审讯室审问黄艳上尉那,我得去看看。”

赵海龙担心黄艳在审讯中被糟蹋,想去探望一下情形。

汤凯和赵海龙一样,也是一直是想得到黄艳身体的人之一,一听谢长林在审讯她,气不打一处来。

他说:“谢长林那个老杂毛算是什么东西啊,假借审讯实则想占人家的便宜罢了。总有一天老子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算了吧,凯子,谢长林是老狐狸,和他斗你没甜头赚的。我过去了啊。”

赵海龙说罢走出了训练场。

汤凯对顾燕道:“我说今天怎么没看见黄艳的那,原来是谢长林来插杠子了。刚才赵海龙答应我休息时间和教练商量让我和张莉莉说说话的,他这一走,不是晾我吗。”

“没关系,一会我去和张莉莉的教练说就是了。”


“哦,那谢谢大小姐你了。”

汤凯说:“大小姐,你们训练时那些教练会趁机吃你们的豆腐吗?”

顾燕知道“吃豆腐”的含义,笑了起来。

“汤凯啊,你以为别人都象你一样无聊啊,我看多数教练都很正派,至少我的教练和张莉莉的教练从来不趁机‘捞油水’。不过梁晴的那个教练似乎有点你说的那意思。”


其实,汤凯一进训练场,首先看到的就是梁晴,因为她个头高,很容易引人注目。

“对,我发现那小子居心不良,好象帮梁晴劈腿的时候,趁机在摸梁晴大腿上的白肉那。”

汤凯注意到了梁晴的教练李章的小动作。

“嗨,你是宪兵团长,去教训他一下。”

顾燕觉得汤凯来的正好,这两天梁晴被教练李章吃了不少“豆腐”了。每次都要梁晴发火,李章才肯收敛一些。


这时候,李章正在训练梁晴走台步。

这个特务出身的家伙早被梁晴高挑窈窕的身材迷的是神魂颠倒,尤其每当梁晴穿着那双非常性感而有很显示女性气质的双斜细带的黑色高跟鞋走步的时候,更是让李章不能自己。

梁晴步子本来走的挺好,李章总是“不满意”的上前指导一下。

“梁晴,你的脚弯的弧度不对,来,要这样。”

李章弯下腰,用手抓住了梁晴的脚,扳着她的皮鞋鞋头,另一只手握住梁晴的脚踝做着示范动作。


梁晴最狠男人摸弄自己的脚了,起源于在新四军武工队时被“三哥”游子奇带头偷玩她的鞋子。

但这毕竟是训练啊,她也不好说李章什么,忍耐着按照他的要求弯曲着自己走步时的脚形姿态。

李章握着梁晴的脚,下身早膨胀了起来,他趁梁晴不注意,干脆在梁晴的长脚上狠捏了一把。


“哎呦,李教练,你干什么!”

梁晴脚面一疼,把脚本能的抽出了李章的手。

“你过分了吧。”

梁晴说:“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要向教练组汇报了。”

李章满不在乎的说:“你怎么这样啊,这都是基本训练嘛,大惊小怪的摆什么大家闺秀的架子那。摸你一下脚就这样了,也太小气了吧。”


这时候,汤凯走了过来。

“你他妈的什么鬼教练啊,趁机吃人家姑娘的豆腐,不觉得缺德啊。”

他教训起了李章。

“哎,你是什么人啊,凭什么到训练场来,今天又不是开放日。”

李章见有人出来抱打不平,仗着身强力壮横眉看着汤凯说。


汤凯见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马上愤怒了起来。

“老子是什么人?老子是你爹啊,从下没他妈把你教育好,让你在这儿做祸害了。”

李章见来人身抗着国军上校肩章,又能随意进出训练场,想来是有来头的,所以也没敢轻易造次。

他说:“上校先生,我们这是在训练,请你不要横加干涉,否则我要喊警卫了。”


“喊警卫,你喊啊。”

汤凯拔出手枪顶在了李章的脑门上。

“我一枪毙了你这个流氓教练,你看看把人家梁晴姑娘的脚面上都掐出青印子来了,这还叫正常训练吗?你个变态的东西。”

李章吓的连连说道:“长官,长官,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走火了我就完蛋了。你有什么意见尽管说,我改还不行吗。”


“好啊,改是可以的,你先给梁小姐道个歉。”

汤凯竟然在梁晴面前玩起了英雄救美的“壮举”。

“好,好,您把枪先收起来。我给梁小姐道歉。”

李章对着梁晴道:“梁小姐,本人刚才实在冒犯了,对不起,对不起。”


梁晴对汤凯说:“您是汤团长吧,谢谢你了。李教练,希望你好好的指导我,不要在做出那些不应该有的举动。”

“是,是。”

李章这时候才明白过来,眼前这个年轻的上校是汤恩伯的公子,宪兵三团团长汤凯。

顾燕也走了过来,说:“算了,汤团长,李教练知错改了就好,别影响他们的训练了。”

汤凯得意的对梁晴招了招手:“梁小姐,希望你能取得好的名次啊。”

“谢谢你了。”

梁晴也微笑着表示了谢意,她知道这一定是顾燕玩的小聪明。


汤凯见到张莉莉首先表示了对抓她的歉意。

不过张莉莉显然事先和顾燕沟通过,所以此刻并没表现出强烈的排斥。

她说:“真是难为你把我抓过来,还竟然参加亚洲小姐大赛,否则也许我还没这个机会那。”

“哎呀,张小姐您这不是寒碜我汤凯吗。凭你的条件,本来就该拿到很高的名次的。”

汤凯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张莉莉趿拉着那双高跟鞋,反倒更加的显露出极端的性感,他嘴里都要流出口水了。


张莉莉说:“我不知道你当初抓我一个做气象技术工作的人干吗,肯定是想让我遭遇和张晓敏她们一样的遭遇吧。”

“呵呵,说心里话,我没那么想,本来是想把你带我别墅去交个朋友的,谁知道谢长林这个王八蛋半路上给我来了个抢人那。”

汤凯说的是言不由衷。


“我得感谢谢长林那,不是他半路上把我拦走,现在我恐怕早没资格参加这次比赛了吧。”

张莉莉的辣妹子性格一下就跑了出来。

“不,不,不。张小姐恐怕是误会了,您要是不乐意呆在这里,我想办法把你弄出去就是了。”

汤凯暗示着张莉莉,他可以救她出去。


“好啊。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等大赛结束那天你再把我接出去吧。”

张莉莉心直口快的说。

汤揩道:“哦,这么说张小姐也知道即使比赛拿了名次,谢长林也不会放你们走的了?”

“那当然啊,国民党什么时候讲过信誉那。”

张莉莉肯定了汤揩的说法。


“你放心,国民党不讲信誉,我汤揩讲,比赛结束那天我负责过来接你,不行的话硬抢我也要把你抢走,免遭谢长林他们的黑手。”

汤凯显示的信誓旦旦。

“那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好了。”

张莉莉和他周旋道说。


教练看时间到了,过来提醒,汤凯这才意犹未尽的走开了。

他问顾燕:“我等你吧,训练结束我顺便把你送回家去。”

“算了,我和梁晴说好了,今天不回去,陪她一起睡觉。”

顾燕今天得把外界的情况通报给梁晴,还要等赵海龙传过来谢长林审讯黄艳的情况,因此不打算晚上回家了。


黄艳此刻双手被吊在审讯室的横梁上,脚尖勉强的着地。

谢长林拉着一把椅子坐在黄艳的跟前。

一边是虎视眈眈的金大牙和王黑子。

谢长林说:“黄秘书,不好受吧,我看咱们都不必藏猫猫了,都干过这行,你何必自讨苦吃那。”


黄艳忿忿的说:“谢站长,你一定是搞错了。满财宝他是陷害我。”

“呵呵,是吗,那吴八和你无冤无仇,又干吗陷害你那?”

“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我运气不好吧。”

“看看,还需要嘴硬吗,你也知道你再硬下去,会如何的,还是招供出来的为好,免得吃那些苦头。”

谢长林不紧不慢的“开导”着这个自己曾经多次想得到的美女上尉。现在他并不急于自己或者指使下属强奸黄艳。

因为他在肉体上最想得到的是于洁,但他也并不打算那么快的让下属夺走黄艳的贞洁,因为黄艳毕竟属于美人里的珍品,必须在适当的时机做为高级奖励出手。


“那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那。”

黄艳双手被吊的很痛,脚也踮累的断了似的难过。

“东海一号小姐,你只要说出‘美人鱼行动’的具体日期和行动步骤,还有顾燕是否是你们人就行了。我用人格保你立刻被释放,获得自由。”

谢长林冷笑着说,他也没指望黄艳会很快的招供,今天的审讯对他来说只是试探一下黄艳的弱点而已,好为下次实质性的审讯摸点经验。


“什么东海,北海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有什么美人鱼更是离奇了,我听都没听说过。至于顾燕我也不熟悉,只知道她是个美女记者罢了。”

黄艳是个意志非常坚强的姑娘。


“哎呀,黄上尉,你这么说我可就帮不上你了啊。审讯室里这些美式的刑具你也都看见了,你也见过人犯受刑时的场景,现在你自己不会想尝一尝滋味吧。”

谢长林指着老虎凳、十字架、烙铁和皮鞭说道。

黄艳把头一偏说:“你随意,我没什么可说的。”


谢长林一下犯晕呼了,给黄艳上刑吧,恐怕把她身体打坏也得不到结果,还不好再去训练场训练了,遭外界的议论。让人轮奸她吧,倒也是个对她很致命的办法,但似乎还不到时候。

谢长林把王黑子喊到跟前,耳语道:“给她上老虎凳,少垫几块砖,别把她的美腿真弄断了。”

“明白。”

王黑子答应着,上去把吊着黄艳的绳子放了下来,然后把黄艳绑上了老虎凳…….。


这时候赵海龙赶到了审讯室,谢长林知道他是为黄艳求情来的,便起身把他接到了金大牙的办公室,也就是原来黄艳的办公室里。

“呵呵,赵老弟是为黄艳上尉的事来的吧,也真怪了事了,汤凯喜欢黄艳,黑子也喜欢,连你也喜欢 ,这女人看来魅力还真不小啊。”

谢长林笑道。


“不,不,不完全是,我是弄到欧阳的鞋子,这样美女美鞋展览就差不多了,想让你帮我的小展览出谋划策那。”

赵海龙是个典型的北方汉子,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想得到黄艳。

谢长林说:“是吗,那好啊,一会去你那儿参观一下你收集到的美人鞋。对了,你不是说梁晴脚上那双超性感的鞋子不是还没弄到吗?”

“哦,这个问题不大,我已经托顾燕去和梁晴说了,估计没问题。”


“哦,海龙啊,咱们都是党国的栋梁,有句话不得不和你说说。”

“哦,谢兄甭客气,有话请讲就是。”

“好,您请喝茶。我要和你说的就是顾燕的事,据可靠情报显示,顾燕肯定是‘那边’的人。”

谢长林知道动顾燕要牵扯很多关系,赵海龙也是其中之一。


“是吗,谢兄没搞错吧。”

“肯定没搞错,这是吴八招供的,对顾燕几次去苏北,以及配合上海地下党工作的事他说的一清二楚了。”

谢长林本来以为可以象对付黄艳一样对付顾燕,但是毛人凤给他的指示是不行。

原来吴八招供了黄艳和顾燕后,谢长林发函给毛人凤让他协调逮捕二人的事。毛人凤给黄伯韬的电报,被黄伯韬认可并回电同意逮捕自己的侄女黄艳,电报的内容正是前面金大牙给黄艳看过的。


但是毛人凤给马步芳的电文得到的回复却只有三个字:放狗屁!

毛人凤也曾经和顾燕的后台宣传部长朱家骅沟通,同样被朱家骅骂了一通。他告诉毛人凤:“你要是觉得上海容不下一个才女,那我调顾燕来南京就职就是了,不必设计陷害她。”

因为毛人凤指示谢长林不得对顾燕轻举妄动。


赵海龙没有老上司马步芳的旨意,是不可能坐视顾燕被捕的。

因此他说:“也许顾燕记者只是和共军走的近了点,但绝不至于就是他们的人啊,你老谢还慎重点好,闹翻了大家面子都不好看。再说,仅凭吴八一个人的供词就证明顾燕是共军未免太牵强了点。”

谢长林知道赵海龙是个念旧而又愚忠的人,便停下了话题。

“好了,暂时不谈顾燕的事了。海龙老弟,我要告诉你,共军很可能利用亚洲小姐选美大赛之机在基地做文章,你要多注意近期的风吹草动。”


“不会吧,你不是搞了‘人体盾牌’吗,难道他们会不顾梁晴和张莉莉以及黄艳和那些女兵的死活吗?”

“他们当然不会置自己人死活于不顾,但是事先他们可以采用袭击的方式先救人再搞爆炸。

“那就是你的事了,我看你把金红强调过来就是为的防止共军突袭吧。”

“是啊,你说对了,但是不能全靠老金啊,在基地里只有你手握重兵,还要多多的仰仗海龙老弟的神威那。”

谢长林知道军统不和赵海龙搞好关系是不成的。


“没问题,同是为党国尽忠嘛,责无旁贷。谢兄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赵海龙想起了什么似的说。

“请讲。”

“江南大队的政委梁晴的那个叫李章的教练是不是你手下的人啊?”

“哦,海龙老弟如何得知的?李章难道有什么异常吗?”

谢长林觉得赵海龙的话里有话。


“我看李章那家伙总是利用指导梁晴的机会吃她的豆腐,不是你的人谁敢这样啊。顾燕可是准备在《申报》上揭露此事啊。”

“呵呵,你还是劝顾燕少管闲事的好。李章正是我安排的一颗棋子儿,我不仅要他调戏梁晴,还准备近期让他奸了梁晴那。”

“哦?这又是为什么那,你就不怕给国府惹上麻烦?”

赵海龙实在觉得谢长林的做法很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