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33.html


(呃,说句题外话,小穆看见有读者留言,问是网特还是什么,小穆想问句,什么是网特?网络特务?不会吧?汗……有读者知道的话,可否说一下,小穆谢谢了。)

藤光听了族长的细细回忆,发现阿里和族长之间的恩怨,既简单又确实结怨很深。一句话,利益和女人。

女人不是其他人,而是族长最爱也是唯一的女儿。那美丽年轻的姑娘在被阿里看上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族长身边。因为正值花季的她,身体被阿里这样一个中年男人所辱,自尊心强烈的她选择了极端的方式,偷偷自尽。那件事让族长一夜之间年老十来岁,伙同族里的青年,手持农具找上阿里讨个公道。公道没有着落,反而让阿里因为自己的利益所需,抓了个正着。说不定当时阿里对族长的女儿出手,为了就是有借口对付族长。族长扣押在军区半年之久,期间所受的折磨是常人不能想象的。

阿里所看中的利益则不仅仅是阿里对莫纳地区的商业流通的黑心搜刮,还源于莫纳地区一个秘密兵工厂的所有权。

说到莫纳那间兵工厂,得追溯六十年前。那时候,陆国和水国作战,水国深入陆国内陆三分之二,有一间兵工厂就因此迁至莫纳山区深处。后来因为信息失误,陆国中央以为那间工厂已经废置,就没再迁回。于是莫纳的人接管了那里,莫纳临近的还有斯坦联邦,那是个常年战火纷飞的地区,对武器的需求量极大。莫纳族的人就从斯坦联邦进来制作特种钢材的原料,相应的,他们也以优惠的价钱将兵工厂生产的武器倒卖。

可是当阿里到来的时候,当他也知道了这间兵工厂的存在的时候,贪字作祟使得他没有上报中央,而是采取威胁的手段让族长将工厂位置告诉他。可死去女儿的族长怎么可能说出?

在遭到明确拒绝以后,阿里更加怀恨在心,可惜族长命不该亡,被一个可怜他的军人悄悄放走。阿里知道后大怒,不仅重罚了那军人,还以种种手段将族长冠上了恐怖份子头衔进行抓捕,年迈的族长就一直不停转换地方的逃亡到现在,额头上那道伤疤,就是在被关押的那半年中,一次严刑逼供而得来的。

兵工厂的存在,据藤家的眼线回报,藤光也略有所闻。当时和阿里将军谈条件的时候,他就提出要里面的军火。其实他根本不在乎那些技术含量并不高的武器,那样说只是为了让阿里更相信他的话,让阿里觉得藤光之所以干这些冒险的事情,也是为了高风险的回报。人们为了高风险利益,常常铤而走险,越是这样说,越使阿里对藤光信任感倍增。

其实在水国,藤家有着一间真正的先进武器秘密基地,但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绑应晓辰到水国,也是为了那个基地中耗费百年心血而制作的最终战争武器——终结者。

族长的因由对藤光来说没有什么利益可寻,他也不打算从中得到什么。见族长说得潸然泪下,藤光问道:“据我所知,陆国对莫纳的政策相当怀柔,阿里为什么敢那样明目张胆地无所顾忌?”

族长的老脸顿时垮了下来,叹气道:“他在中央有人保着,谁敢动他?”

原来如此,又是盘根错节的关系网。藤光心中冷笑。关系网,在世界其他地区可能也存在,但十分少见。唯有水陆两国千年来都在国内有着挥之不去、根深蒂固的关系网,这东西甚至在一定的时期内还影响着国家的走向。

关系网的存在,与水陆两国人的习性密不可分。论聪明程度,水陆两国的人在东大陆那绝对是佼佼者。可惜的是,他们很少将自己的聪明才智用在正道,反而是不厌其烦地在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数千年。为了被人算计的时候有一定的保障,关系网就此形成了,它一般以国家中央的数人为核心成员,衍射至全国范围,水国那古老的四大家族算是关系网的典范。

那阿里在陆国中央有什么背景,藤光管不着,反正他又不是陆国人,出了事对方也找不到他的头上。于是藤光开门见山地说道:“族长,我有事相求,如果你能答应,我绝对能把阿里的头给你送来!”

族长抬眼盯着藤光数秒,终于缓缓说道:“年轻人,你不是陆国人!”

藤光心中暗道这老人鬼机灵,但也不置可否,反而问道:“如果我不是,你就不会答应我的请求吗?”

族长摇摇头,说道:“我不管你是谁,只要能杀了那个混账,我说话算话,绝对满足你任何要求!”族长说着,如炬的目光锁定在藤光身上,坚毅的表情显示着他的决心。

陆国少数民族地区的国家认同感并不强烈,在藤光大量熟读了陆国历史以后,他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族长有这样的反应,也在藤光意料之中。藤光对族长的话淡淡一笑,直接表明了身份:“族长这样说,我不坦诚反倒显得小气。我确实不是陆国人,现在容我正式自我介绍吧,我是水国军部陆军上尉藤光!”商岛事件以后,作为负责人之一,藤光刚刚晋升的军衔被剥夺,再次落到上尉的头衔。

水国军部的陆军上尉?!族长虽然猜到藤光不是普通人,但没想到是水国军部的人,这倒让他大感意外。他一双浑浊的眼珠溜溜转,思考着对方的来意。

族长脸上的细微变化尽入藤光的眼里,藤光仰面笑道:“知道我的身份,族长还能保持初衷吗?”

族长注视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并没有花多长时间,就牙关一咬,心一横答道:“我说过,不管你是谁,只要能杀了那个混账,绝对满足你任何要求!”

藤光是怎样精明的人,他看出族长没有说谎,暗道阿里仗着自己背后的势力,也太不会做人,惹得这老头怨恨到这个程度,民族啊,国家的利益都不重要。

“族长放心,”藤光身子一躬,微微行了个礼,笑道,“我绝对不会让你做背叛国家的事情。”

族长听了这话,也暗自松了口气,不管怎样,他还是陆国人。他问道:“讲讲你的条件吧。”

藤光也不啰嗦,直言道:“我要莫纳一个月的动乱!”要惹起一个敏感地区骚动,即使不借助族长的力量,藤光也有办法。但是,如果要做到持续个把月的骚动,这必须要本地人的配合,外人想要做到非常困难。这也是藤光在水国紧张时期还亲自来莫纳走一趟的原因。莫纳的局势,关系到水陆两国海上局势的走向,大意不得。

族长这回心中暗道奇了,这个水国军部的年轻人只要他们地区一个月的动乱,这是什么道理?他自己想不明白干脆不想,点头道:“好!这个没有问题,我的族人们多年来的积怨,一旦爆发,想不持续个把月都困难。”

与族长达成协议,藤光当下与族长商量对付阿里的办法。既然非得对阿里动手,那就必须万无一失,除了要尽量消除其死去的影响以外,要知道一个军区的头目也不是那么好杀的。虽然罪天去暗杀还是有七成的把握,但藤光不希望莫纳的人知道“罪天”的存在。那么,他只能请族长方面配合他。

考虑到自己在阿里那边答应过找到努比亚武装的据点,藤光觉得干脆将计就计,让族长提供地点,再将阿里引过去。在那边设好埋伏,“罪天”的人再暗中相助的话,计划应该可行。

藤光手托着头,沉默地思考着每一个细节,把可能发生地意外事先考虑到。他不语,族长也不打扰他,只是在一边陪着,房间里异常的安静。

待到藤光觉得真正妥当的时候,他勾着嘴角对族长笑道:“族长,我有个计划,你要不要先听听?”

从族长的房间内出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四十。藤光摸了摸肚子,饥饿的感觉让他觉得有些想吐。他对守在门口的三号等人摆摆手说道:“先吃饭去!”

四号问道:“都谈妥了?”

藤光点点头:“不出意外,后天我们就能回国。”突然,他像想到什么,猛地站住脚步,盯着四号问道:“我让你买的波波饼呢?”

“……”没想到藤光还记挂着,四号有点窘迫,支吾道:“我……那个,当时没有时间……”

藤光是不用对方说得很明白就知道事情大概的人,他闻言摇摇头,说道:“算了,下午你再去买,买了直接送到上午我们停车的商铺对面,那应该有家人有个小女孩。”

“是。”四号虽然不明白藤光想要干什么,但是藤光的话对“罪天”来说就是命令,他要无条件的遵守。

在阿玛的带领下,藤光等人随意吃了午饭。藤光见阿玛如此热情,彼此寒暄了几句,装作无意的随口问道:“应晓辰也住在这里?”应晓辰是他此行的主要目标,藤光的为人,可不会那么轻易放她走。

阿玛听后,喝了一大口酒,笑道:“呵呵,晓辰确实是个美人啊,要是我再年轻个十来岁,一定也去追求她!”

知道阿玛有所误会,藤光也不解释,顺势说道:“确实很美,我从没见过这样让我心动的女人。”最后一句,藤光说的倒是有几分实话。

阿玛拍拍藤光的肩头,哈哈笑道:“你还真够坦诚的,兄弟,来!再喝一杯,喝完我带你去她的临时住所!”

莫纳人在感情方面是很开放的,爱上一个人绝对会主动追求,最快时间说出自己的心意。因此,对于藤光这样“心动”了的小伙子,阿玛倒是很乐意搭个桥让他自己表白去。

“对了,她房里还有另一个男人哦!”阿玛故作腔调的说道,说完看了看藤光的脸色,后者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依旧是微微笑着,这让阿玛的好奇心有几分失落。

藤光见状笑道:“你说的人,我知道。说起来,我和他也有点渊源,只是十来年未见,呵呵……”

藤光这句话说的是难得的实话,当晚答应应晓辰的请求,除了族长方面的原因,其实也是他自己想救迦阳。这个世界上,能让藤光真心相救的人不多,迦阳正好算其中一个。拿藤光的话来说,他们之间有着不小的渊源。

藤家常年只在暗处活动,很少明着参与战争,因此藤家的人对于军事素质并不看中。藤光之所有有今天的军事才能,和迦阳算是密不可分。只是这件事,在很久以后,迦阳才真正明白了其中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