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日子 正文 第169章接着说我们的训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还是接着说训练吧。

基础科目训完以后就该训专业科目了,这样以后回到社会上混,万一哪个公司老总问我,“你学什么专业的呀”我也可以自豪的回答他“杀人”呵呵。。

我们的专业跟普通侦察兵也没什么区别,说是没什么区别主要是名字都是一样的,但标准就不一样了。我就拣几样有趣的说吧。

当兵的都得会打枪,无论你是炮兵还是什么兵的,反正会打枪是基本。这几天突然想起不知道在哪儿看到一句话说,中国陆军是永远不会沉没的航母,是呀,飞机会被打下来,战舰也有可能沉没,只有我们陆军永远不会沉没,我为我曾是一名陆军而自豪。

有的兵可能只有在新兵连的时候打过几发子弹,我承认这是实事,在我们部队也有当了两年兵也不过打了十发子弹的兵,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领导该想的我们部队并不缺子弹,曾几何时也不知道是哪位领导什么七大姑八大姨,来到我们部队说是要打靶,司令部一个电话打到我们连,于是我们出去了两个班的人马去侍候这帮外来的“领导”我们扛了一箱子弹还有五条枪,一箱子弹是整整一千五百发。等到了靶场我竟然发现还有三位巾帼红颜,

“我靠!吃饱了撑的!没事来我们这儿玩了,妈的这些子弹都给老子,老子就能变成一个神枪手!”胖子扛着子弹嘴里哼哼着。

“别鸡巴费话,你他妈就是变成神枪手有个蛋用呀,哪个傻逼让你打呀!我敢保证你打了是浪费子弹,人家打了就算是为国防建设做贡献!”

我背着枪踢了胖子一脚,“蛋贡献呀!难不成他们还能上战场!”

“那有什么准儿呀,万一哪天第三次世界大战,咱们都光荣了,你还不许人家上呀!”

“妈的你看那几个娘们瘦的跟麻杆一样!她们上战场干吗?难道去慰问国军呀!”

“操!你他妈的胖吧,审美也跟人不一样!现在以瘦为美知道吗!”

我们把黄澄澄的子弹压进了弹夹,说实在的我真为这些子弹可惜就算他们不能上阵杀敌也应该让我们练呀,现在可好成了军民交流的东西了。

还没等打呢又来事了,这几位男的是西装革履,女的是袒胸露腹,怎么可能往我们的靶场上趴呢,于是我们又把我们的雨衣给贡献出来了,等他们都趴下了,我把枪交到一个女的手里,帮她打开保险,“往后拉枪栓子弹就可以上膛了!”我对她说!

这位大姐呢伸出她那纤纤玉指勾住枪栓,怎么也拉不回来我敢打赌她的手指绝对没有我用的筷子粗。。。。我靠!这还是人吗?!

正当我准备帮她的时候,她突然把枪口就对准了我,“**!”我心里暗叫了一声,“这玩意拉不动呀!”

她应该庆幸她没有当兵,如果她是我的兵,我非一脚把她踹出个十米八米的,并且要很大声的告诉她,枪口是不能对着战友的,特别是有子弹的时候。

我压抑住冲动没有踹她,而是一把攒住了枪管,把枪口移到不能把我的脑浆打出来也不能把别人的脑浆打出来的地方!

我把枪拿了过来,“你趴着吧!”我哗啦一样把子弹上膛了,然后我就站到她的身后,我心想你老人家就算是枪法再差也不至于打到后面吧!

看着她趴在那里我心里就有气,我成心不教她怎么打枪,让她吃点苦头,也让她以后少来豁害我们这些当兵的。我看着她趴在那里的姿势实在是想笑。。。

我们打靶的时候产尽量让身体伏地,让枪和身体结为一体,这样可以抵消枪的后座力。

这位大姐的射击姿势是这样的,双手据枪,后来我才觉得庆幸她没像阿诺那样单手持枪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一般来说左手都是紧握护木或者是弹夹(只限八一式自动步枪呀),她却只是用左手轻扶着枪身,我们基本上都是把整个胸部紧贴地面的,她不知道是嫌我们的雨衣不干净还是有两块“多余”的肉顶着的原因,反正她的胸是没能贴在地面上,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不能这样做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很少见女兵打枪,穿的像这么少的女兵就更少了。。。

我们的两条腿都是紧贴地面,双脚紧紧的扣住地。她是两腿交叉在一起,还跷的老高,这个事我能理解,她的裙子那么短,平时站着就快收到大胯了,要不是我那会还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肯定要沾她点便宜的,哪怕是多看两眼,男人总是很奇怪,总希望自己的媳妇穿的越多越好,让别人看见的越少越少,而希望别人的媳妇穿的越少越好,自己能看到的越多越好。

保障他们打靶根本不需要报靶,上不上靶根本不重要。反正他们也不在乎上不上靶。

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我们几个站在他们身后等着将要发生的事。

“叭”旁边的一位男士很勇敢的扣动了手中的枪。

我面前的这位美女大姐猛的抖了一下,那感觉像是子弹是打在她的屁股上一样的。

“叭!”美女大姐终于扣动了扳机。。。

只听“啾”的一声,在距我们面前十来米的地方溅起一朵土花,操!打的可真他妈够“远”的,我估计我撒尿都有这么远了。

伴随着这啾的一声还有那位美女大姐的一声尖叫,接着她双手一抬把那把我们当做第二生命的枪给丢的老远,那枪在空中划了一条短暂的抛物线就落到了地上,又溅起了一缕尘土,**!我当时就急了,这要是我的兵敢这样的话,我非把他的屁股给种到地里不可!其实不光是我侍候的这位大姐在这儿抽风,一边那位由胖子侍候的不知道该叫大姐还是大婶的更离谱,一听到别人的枪响就很干脆的把枪给丢掉,然后捂着耳朵大叫,她尖叫的的声音绝对比枪声要大。

那位大婶从地上就跳了起来,也许用蹦更合适,这时她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了,站在那儿脸色发白,(当然这可能跟她脸上那厚厚的化妆品有关系吧)浑身直哆嗦。再看看她身后的胖子,只能无奈的站在那里,我知道这要是我们的兵胖子准一脚把他放倒在地,虽说是文明带兵,但也不能太文明了,毕竟杀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可能文明的事。至于到底该该怎么带兵那是上级领导们该想的事,我们就是把我班长教给我的东西再传给下一代。不是我不负责任,而是我根本不知道这责任该怎么负。

还有一位女士,很勇敢的在那儿开着枪,但也只是开了两枪,就站了起来。一边的两位男士见女士都停下来,于是也就都站了起来。

这时我看到那位开了两枪的女勇士那漂亮而性感的锁骨上有一个很红的印子,很明显是枪的后座力造成的,穿着吊带打靶这不是没病找病吗?一个字活该!!!

至于站在我面前的那位女士她的锁骨也没能幸免,我们几个人都站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着,其实并不是我们有多坏,只是那几位大姐刚见到我们的时候眼睛里就流露出一种鄙视的神情,那意思好像就是说你们不就是一个穷当兵的吗?而且当她们看到我们那破烂的迷彩服的时候,就更不屑了。所以我们就很生气后果当然就很严重了!我们当时心里想的就是“你牛逼个蛋呀,不就是几个二奶吗?!肯定还是二手的!”看看你们身上那几块破布,穿了跟没穿基本上没什么区别了,标准当小姐的料,哪天做二奶失业了,肯定就去当小姐了,当然也说不定她们就是由小姐改行当的二奶。我拿眼睛瞟了一眼胖子,胖子一脸的坏笑,连小牟这样不喜欢捉弄人的木头都跟着笑了起来,骨子里谁都不会喜欢让别人看不起,虽不说我们有多伟大有多高傲,但对于“兵”这个称呼的基本荣誉我们还是要维护的。当兵的能剩下的也只有这点东西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