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国将帅中,彭德怀的严厉是出了名的。他一向疾恶如仇,连天王老子都敢骂,因而他的部下都很敬畏他。大将陈赓是有名的天不怕地不怕,见了谁都敢开玩笑。在巴金的笔下陈庚也有例外:一个是毛泽东,另一个就是彭德怀。甚至见了彭德怀比见了毛泽东还要规规矩矩。

有一回开大会,陈庚竟然大摇大摆地走上主席台,当着正在做报告的毛主席的面,众目睽睽之下喝毛主席桌上的茶水,而且喝完之后飘然而去。如果是遇到彭德怀,陈庚绝对不敢有如此举动。彭德怀从来不与部下打赌,但是在朝鲜战场上他却在线天荒地与部下打了一次赌,而且是赌输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一天,志愿军《火线报》上发表一篇豆腐块文章:《替麦克阿瑟测字》引起了彭德怀极大的兴趣,他兴致勃勃地读完后便问军事秘书杨凤安:这“金京水”是谁?杨凤安说:他是咱们志愿军总部文书钱景浩的笔名,平时只知道他写得一手好字,想不到他还会测字。彭德怀笑了:他这个测字先生神通广大,连洋人的命都能测,替麦克阿瑟测得好!


朝鲜战争爆发后,1950年10月19日,彭德怀率二十六万志愿军秘密入朝,麦克阿瑟根本不知道对手是谁却狂妄地叫嚣,继续北进,统一朝鲜,推进到鸭绿江,要实现在“感恩节(11月23日)前占领全朝鲜的计划”。第一战役打响后,志愿军首战告捷,歼敌1、5万人。联合国军被迫退到清川江以南,朝鲜战局发生了起死回生的根本性变化,第一回合的较量麦克阿瑟输了。第二回合的较量又开始了,麦克阿瑟的头脑依然没有清醒过来,他仍在叫嚷,“圣诞节前结束总攻势”,他甚至夸下海口,说,“我希望我的话可以兑现,就是让他们(指美军)回家过圣诞节。”


钱景浩在文章中写道,麦克阿瑟如此自信,他到底有几成胜算的把握呢?笔者在此想替麦克阿瑟测个字。既然这位洋五星上将姓“麦”,那我就来测个“麦”字吧!俗话说,针尖对麦芒,那意思是谁输谁赢有好戏看了。中国的针尖与美国的麦芒在出身、学历、家境都有天壤之别,两军的统帅在肤色、语言、经历、信仰也都截然不同,然而他们却在同一战场上正进行着生死的角逐,自然引起了全世界的瞩目。中国有个地名叫麦城,就在今天湖北的当阳市的境内,当年关云长为孙权所袭,失守荆州,西走麦城,即是来到此地,麦城也就是西方人所说的滑铁庐。败走麦城便是形容当年事事成功的人也会有失败的时候。《圣经》的《马太福音》第十二章第三十三节,耶稣说:“因为看果子就可以知道树”,转换为中国话的意思就是:窥一斑而知全豹。


说到“麦”字,大家都会想到一个中国成语:不分菽麦,那是指愚蠢无知的人连豆子和麦子都分不清,孙子也说过,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如今麦克阿瑟连自已的对手的底细都闹不清,却狂妄之至,他能不败吗?第一回合的较量麦克阿瑟输了,第二回合的较量他也注定是要失败的,那么他还有几个回合可以较量呢?麦克阿瑟擅长“蛙跳战术”,我们倒是要拭目以待看一看他这只爱吹牛的洋青蛙还能蹦跳几回?美国人的姓名与中国人不同,中国人一般连名带姓不过二个字,最多三个字,只有复姓才会有四个字的。美国人的名字分前名和后名,麦克阿瑟的全名是: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麦克阿瑟是他的后名,一共四个方块字,所以笔者大胆预测志愿军要与麦克阿瑟较量四个回合才能彻底打败他。“麦”字上半部是一个大人夹着二个小人,下半部是一个夕字,中国人造字真是太绝了,有时居然也可为洋人量身打造,这个大人好似美国兵,二个小人犹如联合国军和南韩的伪军。夕字又是什么呢?中国有句古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夕又是死的一半,只差一把匕首给他最后的一击,它离死期还会远吗?


麦克阿瑟创下了美军军史上许多的第一和之最,他二十三岁时以总分第一毕业于西点军校,他创下了该校二十五年的最高分:98。14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创记录地获得了七枚银毛质奖章,1919年,他成了西点军校最年轻的校长,二十八岁时他成了美国最年轻的陆军准将,1930年他当上四星上将并成了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陆军参谋长,1936年,他当上了菲律宾的陆军元帅,也是美军的第一个外国元帅。麦克阿瑟创下的第一和之最太多了,他还要再创下一个美军的第一,那就是他将成为第一个被中国军人打败的美军四星上将。麦克阿瑟的挽歌已经唱响了,别了,麦克阿瑟,你老人家可得走好!


彭德怀将钱景浩召到办公室里,问他:《替麦克阿瑟测字》这篇文章可是你写的?钱景浩回答:是的。彭德怀说:你的测字可真有两下了。钱景浩说:我出生于测字世家,我父亲、我祖父、我祖父的养父都是测字先生,所以我对测字也略知一二。彭德怀说:原来如此,第二战役还没有结束,我作为志愿军的司令员,以后的军事部署尚未做出,毛主席也还没有批准,你怎么就已经知道要与麦克阿瑟打四个回合呢?钱景浩笑了:我不过猜测而已,纯粹是游戏之作,彭总可不要当真。彭德怀说:那我就和你打个赌吧,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四个回合打败麦克阿瑟,我就把这个手表输给你。钱景浩忙说:那不行,你是司令员要指挥作战,怎能没有手表。彭德怀说:也是,那就改为钢笔吧,我输了,这把金笔归你,你输了,你把钢笔送给我,咱们一言为定。钱景浩当然乐意与彭德怀打赌,他对四回合打败麦克阿瑟是有信心的。


第二战役终于结束了,联合国军被歼3、6万人,其中美军2、4万人。消息传出,美国朝野大哗,各大报刊骂声一片,大骂麦克阿瑟是美国陆军史上最坏的笨蛋,说他已沦为蠢猪式的司令官。第三回合的较量,美军失去了汉城,被歼1、9万人。第四回合的较量,美军被歼7、8万人。美国总统杜鲁门终于忍无可忍了,他竟然在1951年4月11日15时通过新闻媒体宣布,免去麦克阿瑟盟军总司令、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远东陆军总司令的职务,而且立即生效。听到广播,不可一世的麦克阿瑟差点瘫倒了,他只好灰溜溜地告老还乡了。这一消息,对钱景浩来说可谓双喜临门,他不但测字准而且还赢了彭德怀的金笔。当彭德怀郑重其事地将金笔交给时,他坚决不肯接收,说:彭总,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怎能拿你的金笔。彭德怀说:我可是认真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更何况是一支笔。钱景浩只好收下彭德怀的金笔,他还要求彭德怀在自已的笔记本上题词作为纪念,彭德怀打赢了麦克阿瑟心情好极了,便欣然命笔,题写了“测字真如神”五个字。他说:我这一辈子倒是从未测过字,但我改了名字,也算是与测字沾了点边吧?钱景浩说:改名可是人生的一件大事,也许整个人的命运就因此而扭转了。朱总司令原名朱代珍,读私熟时,老师将他改名为朱玉阶,他报考讲武堂时又改名为朱德,多好啊,红色的品德。林彪原名林育蓉,多少有点女人气,改名为林彪就虎虎有生气了。贺龙原名贺振家,他改名为贺龙,腾云直上重霄九,当云中之长者。陈毅原名陈世俊,他从曾子的名言“士不可不弘毅”受到启发,改名为陈毅。罗荣恒原名罗慎镇,他从《诗》的“恒恒于征”受到启发,改名为罗荣恒。徐向前原名徐象谦,他改名为徐向前,表示要不断地向前进。叶剑英原名叶宜伟,他也是在报名讲武堂时改名为叶剑英,要当民之利剑,真是扬眉剑出鞘啊!彭德怀回忆道:我原名为得华,也是在应好友黄公略之邀报考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时改名为德怀的,取“君子怀德,小人怀土”之意,我这人不想升官发财,买田置地,就想做个有道德的人,一辈子为人民多做好事。我还给自已起了个号,叫石穿。那时是在当堤工时,因反抗压迫,被官府追捕,逃到一个山洞里,看到滴水穿石,便给自已起了这个号,以“绳锯木断,水滴石穿”自勉。不知麦克阿瑟有没有号,如果也是块石头的话,那我就是和他硬碰硬了。


钱景浩在心中暗暗祈祷,彭老总啊,你和敌人可以硬碰硬,和毛主席可不敢硬碰硬,他也是属石的,他的乳名就叫石三伢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