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邓玉娇案看公信力的缺失

狐狼001 收藏 7 435
导读:随着法官锤的一声响,引人注目并惊动全国的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案也终于尘埃落地,邓玉娇也终于获得自由。 案件本身并不是很复杂,但是,因案件的当事人是一名柔软女子,而另一方则是地方的工作人员,这本身就给人一种浮想联翩的好的素材。人们总是有一种善良的想法,那就是;弱者总是被豪强欺压的,公理也总是站在富人一边的。邓玉娇案本身不复杂,但是从一开始的“防卫过当”,到“涉嫌故意杀人”到最后的“有条件”的‘无罪释放“,可谓是一波三折,可法律毕竟是公正的。但你能从这并不复杂的案件能看出什么端倪吗? 人们已经不再相信国家某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随着法官锤的一声响,引人注目并惊动全国的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案也终于尘埃落地,邓玉娇也终于获得自由。

案件本身并不是很复杂,但是,因案件的当事人是一名柔软女子,而另一方则是地方的工作人员,这本身就给人一种浮想联翩的好的素材。人们总是有一种善良的想法,那就是;弱者总是被豪强欺压的,公理也总是站在富人一边的。邓玉娇案本身不复杂,但是从一开始的“防卫过当”,到“涉嫌故意杀人”到最后的“有条件”的‘无罪释放“,可谓是一波三折,可法律毕竟是公正的。但你能从这并不复杂的案件能看出什么端倪吗?

人们已经不再相信国家某些人了,特别是在某些敏感的事件上,国家政府的公信力受到了怀疑,这种怀疑使得党和人民政府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害。人民曾经相信党和人民政府并为之付出生命。但随着,某些干部的严重腐败及特出利益集团的相互勾结,使得党群、干群关系遭到了从未有过的信任危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瓦解,中国自毁长城的事干了可是不少,这种亡党亡国的事在中国的历史上举不胜举。从去年的杨佳袭警案到林松岭致死案再到林嘉祥的猥亵幼女案到贵州的某些政府公职人员的强奸幼女案、再到邓玉娇杀人案,当事人的一方总是和政府的工作人员相联系。

在党和国家的制度监督制度还不完善以及还没有完全落实的时候,如果理顺党群、干群关系,如何更好的保持党的优良传统和如何保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就是考验我们的党和政府的头等大事。人民的舆论监督只能起到从下而上的监督作用而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因为某些人拥有绝对的权利。如:权利、物力、财力、人力,它可以不把舆论监督放在眼里,如:前一些日子里某一地方政府官员就曾对记者说:“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群众说话?”这位官员的素质实在是不敢恭维,电台是党和人民政府的喉舌,是党和人民群众联系的纽带,党是唯一代表人民群众利益的组织,党的利益就是人民群众的利益。替群众说话就是替党说话。这个极其简单的道理,就连一般的人民群众都能明白的道理,这位政府官员不是不知道。

但是一切都靠舆论来完成对党和政府官员进行监督,这只能说是党和人民政府的悲哀。舆论监督不是万能药,他有积极的一面,也有负面的后果,舆论既能起到贪官污吏无处逃也可能使得无辜的人冤沉海底。人们既要有知情权,又有参与权,人人即有监督权又有被监督权。只有这样向邓玉娇的案子才会杜绝。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